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良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憎恶

良婿 意千重 3037 2012.12.09 08:58

    许执忙道:“哪里不像?她们的眉毛就长得一模一样!还有手,长得多像啊!”他这纯属自然反应,从前每每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他便是如此回答,此时也是冲口而出,可说出来后,对上张仪正灿烂的笑容他莫名其妙的就有些后悔。

  幸亏武进不悦地咳嗽了一声,板着脸道:“大舅哥失言了,除了亲人谁会注意到她们的手像不像?谁敢去看她们的手像不像?”

  许执尴尬得很,对着武进作了一揖,便板起脸不肯再搭理张仪正,暗自责怪自己不够机敏,张仪正才开口时就该斥责他不该妄议许樱哥的容貌才是。但话已然出口,想收也收不回来,就有些埋怨自己机变不足。

  这边武进如同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的,一本正经地同张仪正道:“三爷,虽然二娘得罪了你,但她好歹是你表嫂的亲妹子,你就算是不看谁的面子,也该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不要再折辱人!”

  张仪正淡淡一笑:“我是个粗人,不过就随口那么一说,可没想那么多。不喜欢就当我没提过。”言罢转身昂首自入了寺院,不再搭理众人。

  武进同许执、赵璀低声道:“你们且去歇着,这里交给我,待我与他好好分说一番,不管有无作用总要试试才是。”

  许执、赵璀便同他深深一揖:“有劳。”

  武进连忙还礼:“客气什么?”含笑从赵璀身上扫过,别有深意地道:“日后总要寻个机会与若朴把酒夜谈一番。”

  赵璀脸上微热,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日后还要武大哥多多指教。”

  “好说。”武进拍拍他的肩膀,快步赶上张仪正笑道:“三爷走得那么快做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你该不会为了刚才几句话就生气了罢?”

  张仪正的脚步慢下来,淡笑道:“武大哥开玩笑,我不过是看那许执与赵璀二人看我不顺眼,不乐意与他们假模假样地周旋罢了,哪里又是生你的气?”

  “不是就好。”武进语重心长地道:“你虽是天家贵胄,但你我也算是一同长大的情分,我母亲与王妃更是情分不同,你若不嫌弃,且听我一言相劝。”

  张仪正道:“你说。”

  武进便放低了声音,放柔了姿态,笑道:“这事儿说起来也是误会,左右你也打伤了赵家几个下人,还杀了赵璀一刀,也算是报得仇了。再说许赵两家人赔罪修好的心也诚恳,你便看在我的份上暂且饶了他们这一遭如何?”

  张仪正淡淡地道:“许家是大表哥的岳家,我便放了此事也不怎样。可这赵家又与大表哥何干?实话实说,得罪我狠了的就是这赵璀。有仇不报非君子,我若能,便要把他再穿上十几个洞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武进见他声音虽然平淡,眉眼间却是杀气横生,半点不似作伪,心头不由一惊,本不想再劝,但又想到姚氏曾说有意与赵家结亲,少不得要更尽一把力,便好声好气地道:“那你要如何才肯饶他?”

  张仪正笑了一笑,昂首看向天边的流云,并不回答。

  武进等了片刻不得他应答,由不得多了几分失望,正想找个由头把话题转过去,却听张仪正悠悠地道:“大表哥,你这般肯替他出力,莫非是你们要做亲戚了?”

  武进不知他到底是个什么主意,但想着这事儿最后也瞒不住的,又猜他表现反常,莫名攀上许樱哥,也不知是否对许樱哥有别样心思,索性试探道:“两家是有这个意向,但不知最后能不能成……”

  “嗤……”张仪正冷笑道:“难怪得,我就说呢。”言罢抿唇垂眸看着脚下的青苔,再不发一言。

  武进连同他说两句话都不见他搭理自己,又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只当他是在故意刁难自己,心中也有些恼了,索性使出从前的手段来:“肯是不肯你就给句准话吧。从前你可没这般婆妈!”

  不防张仪正突然回眸盯紧了他,那双微带了浅灰色的眸子凶狠逼人,身形紧绷,仿似随时都可能暴起伤人。

  武进只觉自己对上了一对狼眼,心中微凛,可他也是上过战场,刀口舔过血,以军功起身的人,当下盯牢了张仪正的眼睛半点不退让,缓缓道:“我知道,我们都大了,我父亲只是个从二品,你父亲却是亲王皇子,我是个五品小官,三爷却是金枝玉叶的皇孙,我们本就是天差地别,你瞧不起我也是有的。”根据他的经验,张仪正虽然刁蛮却从不爱听这些,以往只要他一说类似的话,张仪正虽然会大发脾气但往往也会把之前的事情一笔抹杀。过后他们再吃喝一顿,多大的气也就都消散了。

  此时张仪正却只是沉默地盯着他,一言不发,一动不动。时间久了,武进也被他看得有些发憷,便闭了闭眼,后退一步,低了姿态:“若我适才的话有冒犯之处,还请三爷莫要与我计较。”

  “你说得对,我们都大了,再与从前不同,这是事实。你若觉得我是瞧不起你,那也随你。我就厌憎那姓赵的,你要如何?你既然看重你我这份情,便该劝你岳家不要与这种阴险狡诈之人结亲,那便全都不为难了。”张仪正半晌才轻飘飘地扔了这句话,转身自行离去。

  武进在原地站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五味掺杂地看着张仪正的背影叹了口气,果然是疏远了,再与从前不同。遗憾着正要转身离去,又见张仪正的一个叫朱贵的侍卫折回来道:“武将军,我家三爷要小的带话给您。”

  武进打起精神:“请讲。”

  朱贵道:“我们三爷说,请您不必再让人查他这几日都在做什么了,他这几日住在香积寺也是请寺里高僧替他做法事超度亡灵的。他早前在病中多见冤魂,曾祈愿只要他能病好便做一场法事超度他们,这是来还愿的。您若是还想知道什么,只管亲自去问他就是。”

  张家除了朱皇后以外竟然还有这样的善人?这样正大光明的理由不拿出来正大光明的说,偏要偷偷跑出来悄悄地做?武进根本不信,但还是一本正经地道:“请你转告三爷,我这也是受了二爷之托,非是有意冒犯。”言罢当着朱贵的面喊回了自己的人,再不追查张仪正的事情。

  香积寺最好的精舍里,张仪正仰面躺在白藤躺椅上,疲惫地微闭了眼问朱贵:“人都撤走了?”

  朱贵小心翼翼地道:“都撤走了。”

  张仪正又道:“武进除了说是受二爷之托外还说了什么?”

  朱贵摇头:“不曾。”

  张仪正沉默许久,挥手让他下去。

  自这位受宠的三爷病好以来,身边的近人贬的贬走的走,近来已没什么十分受倚重的亲近之人。若要出头,这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朱贵有心要讨好他,并不依言出去,而是出谋划策:“三爷,难不成这事儿就这样算了?待小的们设法替您出了这口气!”

  张仪正睁开眼睛沉默地看着朱贵,眸子里闪着晦暗难明的光芒,一直盯到朱贵鼻尖上冒了微汗方露出一个亲切的笑:“朱贵,我记得你同皇祖母是一个地方来的?”

  今上在迎娶朱后之时已然有了几房妾室,儿子也有了好几个,而这康王真真切切才是朱后所出的嫡长子,是以康王府看待与朱后有关的人是不一样的。听张仪正如此问,朱贵由不得大喜,忐忑不安的心也随之笃定下来,咧嘴笑道:“三爷好记性。小的祖上论起来其实与皇后娘娘那一支前几辈还是一家哩。”因见张仪正似笑非笑的,惊觉失言,又吓得跪倒在地磕头不止:“小的胡说八道,还请三爷恕罪!”

  张仪正淡淡地道:“算什么胡说八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若不可靠,父王也不会把你调到我身边近侍。”

  朱贵磕头:“三爷英明。小的对王爷王妃三爷一片忠心,可比日月。”

  张仪正抚着额头懒洋洋地道:“知道了,且下去罢。那姓赵的暂且放放……好好当差,日后我自有用得着你的时候,此时就不要给我添乱了。知道了么?”

  朱贵欢欢喜喜地倒退着出去:“是,谨遵三爷吩咐。”

  张仪正将目光落在窗外,一脸的茫然地看着天边的流云,良久,冷冷一笑,挥袖将身旁的茶盏茶壶尽数扫落于地。

  ——*——*——

  感谢秋日长风、lillian00、兰舟轻远、魔幻雨滴、澄果、munaiyi123、漫儿in上大、水清莲媚、tashidelek、素食小猪、Chieh-Ching、懒豆豆810、see_an的平安符。

  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