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良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风起(二)

良婿 意千重 3595 2012.12.22 08:58

    康王府此番来的女客只有一个,便是康王二子张仪先之妻王氏。因世子妃李氏即将临产不便出门,康王妃则是进宫去了,但将军府这边却是不能缺席,所以王氏便奉命来给将军夫人捧场。既是捧场,便不能砸场,马车才停稳王氏便叫侍女:“去请三爷并四爷过来。”

  少时,张仪正并张仪端两兄弟快步走了过来,垂手立在车前道:“二嫂有何吩咐?”

  王氏掀了车帘,看张仪正,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想着稍后这球赛,两位小叔玩时还当小心谨慎些,不要伤了自个儿也莫要伤了旁人。”

  张仪端是自来不惹事的,也晓得这话其实是专说给张仪正听的,便爽爽快快地应了:“知道了。”

  张仪正淡淡一笑,道:“二嫂放心,不是早就说好了的么?何况我身上鞭伤未愈,哪里敢放肆?”

  “你武家大表哥来了。”鞭伤是未愈,但一肚子的坏主意可没见少,王氏点到为止,笑着挥手让他二人去同迎上来的武进打招呼,自己也下车含笑扶住了快步赶上来的许杏哥的手:“府中有事耽搁了,倒是来迟了。”

  她虽然亲热,到底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许杏哥不敢怠慢,含笑行礼道完辛苦,一一问询康王妃、世子妃的身体可否安康。

  王氏逐一答来,眼睛看向一旁,只见武进身后的年轻男子正同张仪正兄弟行礼,张仪端一如既往的和煦,张仪正却是似笑非笑地弯了唇角,表情不太好看。

  王氏不由问道:“这是?”

  许杏哥看着张仪正那讨人嫌的模样,微微有些烦躁,仍好言好语答道:“这是家父的学生赵璀,现任殿中侍御史。”

  今日武家请客还不是为了这事儿,婆婆既然让她领着张仪正兄弟来了,便是要让此事消停的意思。可这小叔子委实不让人省心,王氏暗叹了口气,正要吩咐自己身边的侍女去传话,却见那边的张仪正已然朝赵璀摆了摆手,笑道:“无需多礼。看你这模样是好多了,那我便放心了。”

  终是不曾当众给人难堪。王氏并许杏哥都松了口气。

  内园里,女眷们早已经下了画舫,三三两两地散在树荫下的茵席上吃果子点心喝茶说笑,钟氏气鼓鼓地坐在姚氏身边,倒叫那些想与姚氏说笑的夫人们退避三舍,自觉地让了开去。

  姚氏并不知何处又得罪了她,但知道她心眼自来就小,看她这样子也觉得有些好笑,却也不当回事,慢悠悠地喝了半盏茶,方不经意地道:“这天怪热的。”

  钟氏板着脸道:“没觉得,我倒觉得有些凉。”

  许二夫人孙氏有心打个圆场,便笑道:“夫人是心静自然凉。”

  钟氏不冷不热地道:“妹子,我可比不得你大嫂心静,我心里想着正事呢,急都要急死了,哪里有什么闲心去想热还是不热?”

  姚氏摇摇扇子,含笑道:“夫人急的什么?”

  钟氏满怀怨念,却没有指责她的余地,便抱怨道:“还不是为了孩子们的事情!都说孩子是前世的债,果不其然!真真折腾死人了,这些日子我头发都白了许多。”

  “这种事是急不来的。”姚氏见已说到这份上,心想好歹日后还要做亲家,也就见好就收,温言劝慰了她几句。

  几个小的在一旁小心凑趣,总算是叫钟氏笑了,复又和好如初。冒氏看得分明,就私下同赵家二奶奶道:“看来你我要亲上加亲了。”

  赵二奶奶也姓冒,乃是冒氏的同宗,恰恰小着冒氏一辈的,二人年岁相差不多,早年也有来往,这情分也不算差,便不瞒她,笑道:“可不是?我们夫人其实对这亲事也是很满意的。所顾虑的无非是高娶了……”这上京的风俗自来都是门当户对,高嫁低娶,争的无非就是女儿有个好前途,儿子不受气。可这许赵两家联姻,却是倒过来了。

  许择嚷嚷口渴,冒氏喂了儿子小半杯水,笑道:“不是我夸自个儿的侄女,樱哥最是周到不过,在家里就没有不喜欢她的,便是我们五郎,有什么好的也还记着要分他二姐姐一份。”

  赵二奶奶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许樱哥。这未来的妯娌倒是好手段,退婚之人,出门就惹了这么大的祸事,不但让窈娘为她吃家法禁足至今,赵璀为她挨了一刀子,还搅得阖家鸡飞狗跳的。若是旁人家,这亲事怎么也做不成了,偏到了这里,亲事还要继续。

  冒氏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轻轻叹息了一声:“好命。”

  赵二奶奶笑而不语。

  正当此时,一个体面的仆妇进来请众人外头去瞧球赛。众人隐隐绰绰地听说来了贵客,少不得打听一二,那仆妇含笑承认:“是长乐公主殿下、康王府的二奶奶,还有两位王府的小王爷。”

  听说是这几个人,众人也不觉得奇怪,长乐公主是个爱宴游爱马球的,到处都能见着她的影子,康王府则是与武家有亲,两家长期互有来往,很是亲密,竟是谁都没往其他地方想。

  少倾众人入座。因着军中常有打马球以练骑术并配合作战的传统,故而将军府这马球场修得极好,场地用的牛油并罗筛筛成的细土筑成,纤尘不起,两端有球门,球场三面筑墙防止小球滚出,留出一面建了“讲武榭”为看台。

  场上已是一片热闹景象,红旗随风飘扬,场上参赛的二十人皆着窄袖袍,戴幞头,穿黑靴,胯下骏马鞍鞯华丽,马尾缚结,皆勒马立于讲武榭前听长乐公主击鼓下令开赛。

  长乐公主虽上了年纪,却是朱后所出唯一一个嫡公主,乃是康王一母同胞的亲姐,但她却并不只与康王府亲近,几个王府公主府的宴席上皆能看见她的芳踪,帝后面前更是常见,乃是宗室贵女中最爱玩闹不过的一个名人,击鼓开赛这种事她做得多了,今日也不过是手到擒来。

  鼓声响起,众骑手挥动球杖,竞相击球,左边的男宾,右面的女客,个个儿都看得兴高采烈。许杏哥却不能闲着,先趁隙将姚氏并钟氏引到长乐公主并王氏面前,由婆婆熊氏引见说话,又把几家与长乐公主并康王府往日有交情的女眷也领过去入座,一一照顾周到。

  许樱哥也没闲着,她抱病不出许久,好些人和事都生疏了,需得借着这机会慢慢捡起来,至于场上的球赛,她并不怎么关注。梨哥却是最忙的,又想看球,又想向姐姐多学点东西,这个也好奇,那个也新鲜,一双眼睛来回不得闲。

  小姑娘们欢喜,冒氏却是百种滋味在心头,想起早年大裕还不曾覆灭,娘家还风光之时,自己也大抵就是这个年纪,每每也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无忧无虑地随着母亲嫂子们一起出门做客看球赛,谁不夸赞奉承几句?再看看自己现如今的模样,想想家里腿脚不便,轻易不出门的丈夫,她由来觉得凄凉万分,又有几分不甘之意。

  正自感叹,就听身旁的孙氏郑重叮嘱樱哥和梨哥:“到了贵人面前不得无礼,千万谨慎,记着规矩。”

  冒氏忙打起精神,笑道:“怎么了?这是要去哪里?”

  这是在想些什么?怎地什么都不知道?孙氏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道:“那边使人来唤,道是公主殿下要见见她们两姐妹呢。”

  冒氏忙解释道:“好久不曾出门,这场上太吵太热闹了些,择儿吵着,我竟是没注意……”

  许择到底是小孩子,虽然兴奋,闹腾这许久却是没什么精神了,怏怏地趴在冒氏怀里,眼看着上眼皮就要和下眼皮合到一处。孙氏不赞同地道:“弟妹,孩子还是小了些,你不该带他来。”

  “不是想着他没见过世面,怕他养成他父亲的孤僻性子么。”冒氏悄悄将手放在许择的腋窝下搔了搔,许择痒痒,就笑了出来。冒氏证明似地道:“看么,他精神着呢。”

  孙氏叹了口气,没再言语,只担心梨哥会在长乐公主等人面前失礼,又恐贵人召见樱哥会徒生事端。

  不用说,梨哥心里也是颇有些不安的,一双手里汗津津的全是冷汗,步子也有些迈不开,有心想和姐姐求安慰,又恐给前头传话的人听了去笑话。

  樱哥见状,牵了她的手示意她跟着自己走,小声宽慰道:“莫怕,问什么答什么就是了。”又赞她:“我妹妹人生得好,规矩也是挑不出错的,谁都喜欢。”

  梨哥给她夸得不好意思,那紧张略去了几分,待行至前头,见主位前坐了好些个衣饰华丽的夫人都在打量自己,便又全身僵硬并红了脸。

  其实长乐公主等人真正想见的是她,梨哥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陪衬罢了,倒叫小姑娘受罪。樱哥正自思忖间,已听座首的中年贵妇笑出了声:“好一对姐妹花。”

  许樱哥很想看看这长乐公主是个什么模样,却不敢造次,眼观鼻鼻观心地领着梨哥行礼拜见。

  长乐公主广结善缘,自是不会为难她们姐妹,还让人分别赐了一串香珠,说了几句称赞的话。

  见过长乐公主,少不得还要见一见王氏,王氏早把这对姐妹花打量清楚,由不得叹息,许家女儿是真长得不错,还一副好生养的模样,最难得虽然美丽却看着端庄可亲,不见妖娆之态。正要叫人送上见面礼,就听人道:“三爷要过来拜见姑母。”接着就见张仪正已经含笑走了过来。

  ——*——*——

  今天的太阳照样升起来了哈,O(∩_∩)O~大家周末愉快。

  感谢素食小猪的和氏璧,see_an的圣诞帽,tashidelek、偶住长江头的香囊,汩淼、Chieh-Ching、懒豆豆810的平安符,小院子的圣诞袜。

  然后,很羞愧,昨天有点忙,没能记录下PK票的投放记录,只看到lillian00的20张,汩淼的10张,其他好像还有,但我这里查不到,挠头,送上╭(╯3╰)╮一个以表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