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良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太岁(一)

良婿 意千重 3330 2012.12.04 09:02

    却说许樱哥出了芍药圃就急匆匆往赵家所居的精舍奔将而去,行到门前见两位夫人都得了消息正收拾着要出门一探究竟,她也不管周围人等,一头朝着姚氏扑将过去,跪倒在姚氏面前把脸埋在姚氏怀里,牢牢抱住姚氏的腰低声抽泣起来。

  别看这事儿是赵家兄妹引起来的,她是受害者,可这会儿不把责任认定,日后她就要被钟氏和赵家人笑话挑剔压制一辈子。死贫道不如死道友,还是让赵窈娘和赵璀挨顿罚罢。

  姚氏唬了一跳,疾声道:“这是怎么了?”

  许樱哥只管哭不管解释。自有青玉与紫霭将事情经过委婉地说了一遍,姚氏与钟氏都是当家的人,当然明白这中间的经过和曲折,更明白谁是谁非——这事儿全是赵家兄妹惹出来的,若非是他们精心设计引了许樱哥去看什么芍药,又不清理干净场子,扔了她一人在那里,哪会有这许多事?

  本来这种事情从来都不问谁是谁非,总是女子吃亏就是了,但许樱哥这一哭,这责任就全都认定在赵氏兄妹身上了,就是赵家人理亏狂浪惹出来的事。姚氏正和钟氏别着上下高低呢,又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下冷冷一笑,将许樱哥扶起来擦泪,安抚道:“好女儿莫哭,这可不是你错。爹和娘就算是要生气也要找那罪魁祸首。”言罢回头看着钟氏淡淡地道:“赵夫人,你看怎么办吧!”

  钟氏气得脸上的肥肉乱抖,可真是半点辩驳不得,只得气道:“这两个不省事的混账东西……把四爷和窈娘给我叫来!”

  话音未落,就见赵窈娘急匆匆地从后头追上来,口里还喊着:“樱哥你莫生我们的气,我们也没想到会这样……”

  钟氏正兜着豆子找不到锅炒,看到她这模样气得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孽畜!给我跪下!”

  赵窈娘一抖,膝盖一软就跪倒在钟氏面前认了错:“娘,我错了,以后再不敢了的。”钟氏气不过便当着许家母女的面去打赵窈娘,赵窈娘哭喊着围着她绕圈子,连声只是讨饶。钟氏虚张声势,赵窈娘手脚灵活,躲避得当,却是雷声大雨点小。

  姚氏不耐烦看,便拉了许樱哥冷声道:“我们走,莫要耽误你赵家伯母教导儿女。”

  最是守礼挑礼的人偏偏给人看了现行笑话,钟氏气得倒仰,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于是又狠狠拧了赵窈娘两把。

  许樱哥见好就收,忙收泪拉住钟氏的袖子劝道:“伯母消消气,窈娘也不是有意的。”

  赵窈娘忙道:“是啊,是啊,我本是好心来着,要怪也怪那不要脸的登徒子。”

  钟氏更气,猛地挥开许樱哥,将手拧住了赵窈娘粉嫩的脸颊使劲地掐:“你还敢说!你还敢说!老赵家的脸都给你个不成器的东西丢干净了。”赵窈娘吃痛,只管朝许樱哥和姚氏身后躲,正热闹间,突然进来个人道:“夫人,事情不好,四爷被那狂徒给刺了一刀!那狂徒又说自己是康王府的三爷!”

  “啊……”钟氏忙收了手,与姚氏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出些烦躁和担忧来,齐齐道:“快去把大爷(四爷)叫来!”

  不待她们叫人,赵璀与许执已然赶来了,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先把相干的丫头婆子给约束起来不许乱说话,再把不相干的给赶出去,关起门坐下来互相商量。

  钟氏看着赵璀肩上草草处理过的伤口,又是心疼又是后怕,还有几分怨气,由不得拭泪道:“那可是个太岁,轻易招惹不得,怎就惹上了他?多险啊,差点我就见不着你了。”想想就觉着运气真不好,倘若不是应了赵璀的请求跑来这香积寺见姚氏,也不会遇到这种衰事。再想想就又觉得真烦,连带着看许樱哥那张漂亮的脸蛋也觉得是个麻烦,好似这麻烦就是许樱哥招惹来的,赵璀那伤就是许樱哥害的一般。

  许执平静地道:“是他来招惹我们,并不是我们招惹他。”总是张仪正失礼讨嫌在前头,谁都打得,难不成许樱哥就该给他调戏羞辱不成?何况他自己早前不肯亮出身份,赵家的下人也给他伤了几个,赵璀也受了伤,算是有个说头。

  姚氏把钟氏的神态语气尽都看得分明,淡淡地道:“不惹也惹上了,现下还是想想怎么处理这事最妥当的好。”

  赵璀虽觉着惹上这太岁确实是件麻烦事,但不惹也惹上了,抱怨后怕没有任何意义。此刻他只担心钟氏会因此迁怒许樱哥,也怕她说出些不中听的话来惹怒了许家的人,便先把责任担了堵她的嘴:“总是我不好才害得两位妹妹受了惊。这件事我仔细想过了,也没什么不得了的,正如大哥所述,是他不自重来招惹我们,我们又不晓得他是谁,就不存在故意冒犯一说,何况他如今只是受的皮肉伤,我却是挨了这一刀。如今康王府正到处遍寻他不着,我们且好言好语将他哄着,等他养好了伤再让康王府来认人,不见皮肉伤也就没那么多气,两样相抵,我们这边再请公主出面,师母那边请熊夫人出面,这事儿最后总能办好的。”

  许执沉思片刻,道:“不妥,这事儿再耽误隐瞒不得的。那边康王府找他找得发了疯,王妃也因此病着,他一直不说,或是没人听了去也就罢了,现下已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便不好再瞒,否则只怕那边更怪。这样,赵四弟你过去好言好语,好医好药稳住他,我回上京把康王府那边安置妥当。”

  许樱哥暗自点头,赵璀聪明狠厉处有之,端方持重实不如许执。姚氏也是这么个想法,当下问钟氏:“不知您的看法如何?”

  钟氏心里还犹自不是滋味,可牵扯进去的是她赵家人,赵璀更是绝对逃不掉干系,便打起精神道:“我也回去,待我亲自去公主府一趟,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姚氏便不再言语。钟氏以为她会带了许樱哥同自己一道回去,立即就去寻她亲家熊夫人说情想办法,谁知她却稳坐如山,便有些不高兴:“这是两家人的事,虽然占着理不怕他,但也要放在心上尽量办周圆了才好……”

  难不成要全都跑回去才叫把事情放在心上?姚氏心头有些看她不起,明明白白地道:“我们还有法事未做,今日就先不回去了。”

  钟氏还要再说,赵璀忙道:“上京的事情有大哥去做,师母留在这里最好,我有决断不下的也要师母出面拿主意呢。”

  “这是自然。”姚氏起身吩咐许樱哥:“你回房去歇着,我同你赵四哥一同去看那位小三爷。”然后有条不紊地吩咐下去,拿什么吃食,什么药材,什么礼物过来,又要谁跟着她一起去。

  钟氏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便也低声叮嘱了赵璀一回,张罗着让人收拾东西跟她回去,一转眼看到许樱哥同赵窈娘还在那里交头接耳地说悄悄话,想到她二人就是罪魁祸首,由不得心头的怒火一拱一拱的。但她不能拿许樱哥发脾气,便怒斥赵窈娘:“还杵着作甚?还不快去收拾你的东西跟我走?”

  赵窈娘晓得她的脾气,无奈地同许樱哥使了个眼色,小声道:“总是我不好,你莫怪我四哥和娘就是了。”

  小姑娘虽然做事有点不稳妥,但还晓得错,和自己这样不厚道的人比起来更是天真纯善。许樱哥笑道:“你不怪我跑回来哭诉害你挨罚就好了。”

  这事就算是想瞒也瞒不住,何况也是自己做得不妥才导致的,赵窈娘摇摇头,伸手与许樱哥勾小指:“那我们说好了,谁也不怨谁。”

  许樱哥含笑与她勾过小指:“好。”

  那边钟氏又喊了起来,赵窈娘捂住耳朵跑过去:“我走了。以后有机会又聚。”

  许樱哥朝她挥挥手,转眼看到钟氏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喜和厌恶,想了想,把那厚脸皮绷着,装着什么都看不懂的上前去同钟氏行礼告别:“伯母回去后不要再骂窈娘啦,都是我眼泪浅,沉不住气。我们当时也是吓坏了才乱的阵脚。”又一脸的愧疚:“还有四哥的伤,我那里有上好的金疮药,这就叫人送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钟氏的脸板了又板,终是胡乱点点头,勉强“大度”地安慰了许樱哥两句:“算了,也不算是你的错。”

  许樱哥得了这话也就知趣地不在钟氏面前晃,乖巧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回了房,便换了副自在神情,让青玉和紫霭替她弄热水来洗脸梳头,又把衣服换了,舒舒服服地躺在榻上喝茶润喉吃瓜子歇气。

  紫霭见她似是万事都不放在心上,忍不住道:“二娘您就不怕?那泼皮可是个狠角儿,他说他要把打他脸的孙婆子全家满门抄斩呢!”

  ——*——*——

  感谢反求诸己的和氏璧,tashidelek的桃花扇,lillian00、水清莲媚、Chieh-Ching、偶住长江头、1973101lizi、魔幻雨滴、柏觅双、see_an、miranda95、munaiyi123的平安符。还有水清莲媚的pk票,另外好像还有一位,囧(后台看不见名字),总之都么一个,十分感谢

  然后,请让我继续打广告,如果你喜欢《良婿》,请给它投一张或者多张推荐票!!!我要推荐票!!!要推荐票!!!还有点击以及长评!!!真的很想要,打滚……O(∩_∩)O~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