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良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母子(二)

良婿 意千重 3213 2012.12.16 08:58

    第22章母子(二)

  康王虽然行四,却是实实在在的嫡长子,但也是唯一的嫡子。虽则今上十分敬重朱后,看重康王,但到底其独自一人在一群凶横年长的兄长与表面带笑,实则暗里窥伺的幼弟之间显得太过势单力薄。说起即将待产的长媳李氏来,康王妃心中又有另外一层忧虑。

  大华立朝不过十余年,还有许多拥兵自重的前朝勋贵不肯承认大华张氏,犹自虚奉着前朝已经差不多死绝了的皇室黄氏。其中最有实力的莫过于晋王黄密,再就是同为前朝节度使出身,被封为梁王的李通。李通虽然承认了大华,受了大华的册封,也把嫡长女嫁入康王府做了世子妃,但实际上其所辖的西北一片却宛若国中之国,军政税收均独立于大华之外,李通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土皇帝,骄横得很。

  这样的亲家,是莫大的助力,却也是莫大的祸根。康王妃揉揉眉头,低声道:“你既然都懂,就不要再犯浑。”

  张仪正默然片刻,决然道:“您放心,再不会犯这种浑了。”

  此时看起来他又似是回到了前些日子的懂事知礼,怎地前头他偏就会犯那种混?康王妃盯牢了他,低声道:“此时没有外人,你且同我说说,你何故要对那女子如此无礼?可是许家得罪过你?”

  张仪正不语,只眼皮剧烈地跳了两跳。

  康王妃又道:“还是赵璀得罪了你?”

  张仪正抬头看着她一笑:“可不是他们得罪我了么?我不过是看那女子生得还算好看,就多看了两眼,本也不曾说过一句不该说的话,更不曾有什么失礼的举动。可恨许家养的刁奴,一口一个登徒子,一口一个小贼。那女子……”

  他顿了顿,讽刺一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和崔家订婚多年,生怕牵连而退婚,人不过才死半年,便和那赵璀私下会面,谈婚论嫁,转过头来还一副三贞九烈的模样,我看不过就多说了两句。谁知他家就要喊打喊杀的,可恨那赵璀,明明认得我,偏生要躲到一旁让人打我,打够了才假模假样地走出来说是误会。我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康王妃由不得皱起了眉头。她虽不曾见过许樱哥,却是见过许杏哥并姚氏的,尤其是与许杏哥接触得最多,那母女都是端方有礼之人,她并不敢信许家会教导出这样的女儿。再说那赵璀,她虽不曾见过人,却知道是永乐公主的义子,许衡的得意门生,两家又是故旧,想来孩子们见了面多说几句话也是有的。张仪正口口声声说人家行为不端,却又说不出个实际的所以然来……

  她狐疑地看了张仪正一眼,见他满脸的痛恨怨愤,咬牙切齿的,仿佛那就是他杀父仇人一般的,不过是遭了白眼和挨了几句骂,就算是当时生气,过后也不至于如此。要说是为了挨打的事情,就凭着赵家那长袖善舞的模样,她可以肯定赵璀绝对不会明知道是皇孙还敢动手打人……她能想到,张仪正不可能想不到。左思右想,由不得心中就有些明了,便轻声道:“小三儿,你早前虽然不肖,但我只当你是聪明的。这件事你却是糊涂了。休说是退了婚,人还死了,便是死了丈夫要改嫁又如何?干你何事?”

  张仪正垂眸不语。

  康王妃又语重心长地道:“我们虽然富贵,却也不能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你不能如此纵情任性,拖你父兄的后腿。你可知道此番你突然不见,你父兄和我有多担忧?只当你又是被那些人给……”

  张仪正沉默许久,郁闷地把头别开,缓缓吐出一口气:“儿子记在心头了。”

  差不多也就只能说到这份上了。康王妃看看天时,便出声唤人:“去问问王爷回来没有。”

  曲嬷嬷仿似她肚子里的虫一般,这里才开口,就在外头帘下回道:“回王妃的话,王爷回来已有半盏茶功夫了。”

  康王妃就道:“且先去寻你父亲认错。”

  想起当着外人一团和气,当着他却从来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凌厉得似要把人看穿的康王张友训来,张仪正脸上顿时露出几分不情愿。

  康王妃看得真切,忍不住嘲讽道:“这时候知道怕了?早先何故就不知道怕呢?你父亲一直想着要寻机结交许衡,你却无端羞辱他的女儿,这不是找抽么?去,一顿鞭子无论如何都是少不了的,自己去还略轻些,被人拖去的可保不齐一鞭子下去就开了花。”

  张仪正忍不住腹诽,有儿子挨打还这样幸灾乐祸,不停恐吓儿子的母亲么?但他不敢说出来,也怕那鞭子抽在身上的滋味,那滋味,尝过便再没兴趣品尝的。便做了可怜模样:“娘亲救我。”

  “我救不得你。自己做下的自己承担。你父王待你虽然严厉,却是真心疼你的,总不能要了你的命。”康王妃硬着心肠把他赶出去,又怕他会中途逃走,吩咐大丫头秋实并秋蓉二人:“好生跟着,三爷若是走错了路,记得提醒他。”

  看来果真是劣迹斑斑,就连亲娘也不信这人品。张仪正无声地苦笑,转身往外。才行不多远,就遇到了他二嫂王氏带着几个丫头婆子,提着个雕花朱漆食盒走过来,猜着是来侍奉康王妃的,便做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含笑在道旁立了,作了个揖问了声好。

  王氏含笑还礼,不经意间已把他这副模样给看了个清清楚楚,却也不多言,只柔声提醒道:“适才王爷召了崔先生说话,又吩咐厨房准备酒菜。三弟若要去见王爷可得趁早,不然后头议起事来不知要等多久。”

  也就是说康王此时心情还算不错,赶紧抓住时机去认错。张仪正认真谢过王氏,待王氏去了,板了脸呵斥跟在身后的两个丫头:“回去伺奉王妃!我一个大男人,你们这样紧紧跟着我算什么?没得让人笑话!”

  秋实与秋蓉对视一眼,齐齐行礼下去:“三爷饶了婢子的命罢!”

  张仪正不耐烦,一脸凶相地指定她二人:“再敢跟着我来看我笑话我就把你们扔到池子里头去!信也不信?”

  两个丫头就似是见着洪水猛兽一般地,苍白着脸齐齐往后退了一步,互相扶持着可怜巴巴地看着张仪正,想哭又不敢哭,只结结巴巴地求饶:“三爷饶了婢子的命!”

  张仪正仿似不曾听见,仰头自去了。两个丫头差事在身,不敢回去,又不敢紧紧跟着他,便战兢兢地远远吊着,眼瞅着他立在康王书房外头请传了方留了一个在外头候着,一个回去交差。

  康王妃正同二儿媳王氏并曲嬷嬷诉苦:“我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混账东西?老了才叫人看我笑话。”她指的不单是各府的王妃,还包括府里那位连着生了两儿一女,日渐风光的宣侧妃。

  王氏只是笑:“谁没个犯糊涂的时候?三爷近年来看着是在懂事了。”

  康王妃只是叹息:“你早前可曾听老二说起香积寺那事真相究竟如何?”二儿子是刻意瞒着她,她堂妹武夫人虽然委婉提过些,却不曾说得仔细,有许多细节她是不知道。赵家请托了永乐公主来说情,永乐公主更是个滑不留手的,只说是误会和替赵家赔礼认错,其他一概不曾提。

  王氏面上就露出些为难之色来。这是同婆婆说小叔子的劣迹呢,这小叔子再混账也自来是公婆的心头肉。既然大家都不提,她也不乐意做这恶人。

  见她犹豫,康王妃不由怒了:“怎地个个都当我眼瞎耳聋了么!你也别推说你不知道,装那贤良妇人,两不得罪。”

  王氏吓了一跳,赶紧跪倒在地磕头认错:“媳妇不过是怕您听了生气而已。”

  康王妃道:“不说给我知晓我才生气!”

  王氏无奈,只得委婉地把从丈夫那边听来的实情说给康王妃知晓。这样说来确是自己的儿子无事生非,康王妃听得头痛,沉思许久,道:“有谁见过许家的二娘子?此人品性如何?”

  许夫人若无事是轻易不来的,也从未带过这位二娘子上门,康王府门第高贵,也不是无事四处串门子的人家,哪里晓得这许多?王氏低声道:“要说谁最知道,当属三姨母和武家大奶奶了。”

  康王妃沉吟片刻,道:“可人家也是亲戚,就不要为难人了。二媳妇,你且着人去打听打听,我要听真话。”

  王氏应了,照料康王妃进药。秋实走进来把适才的事情禀告了一遍:“三爷不要婢子们跟着,自己去了王爷的书房请见。现下秋蓉在那边候着的。”

  才说着,就见秋蓉急匆匆地跑进来道:“王妃,王爷命人把三爷绑了,关了门要拿鞭子抽呢!”

  康王妃站起来,又坐了下去,慢慢饮完药才又稳稳当当地往外头去。

  ——*——*——

  周末愉快,感谢悠歌行的桃花扇,汩淼、1973101lizi、神马都是服芸、朽木琉璃、munaiyi123、天秤派对的平安符,以及诸位的PK票,推荐票,留言,点击,谢谢O(∩_∩)O~

  明天又是新的一周,新书榜重新计数,再求推荐票、PK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