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良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积云(四)

良婿 意千重 3343 2012.12.28 08:47

    午后,许樱哥午睡起来,想着许扶的首饰铺子里该上新款了,便命青玉取了炭笔并纸张,坐在窗下细细描绘。青玉小心地把一盏茶放在她手边,悄悄退了出去。

  紫霭正在院子里指挥着铃铛几个把残余的樱桃尽数摘下来,回头看到青玉靠在门边发怔,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便命铃铛她们几个忙着,自己走过去轻轻撞了撞青玉的肩头,笑道:“嗳,你在发什么怔?”

  青玉却被唬了一大跳,待看清是她,方挤出一个笑来,嗔道:“好不好的,做什么吓唬人?”

  紫霭奇道:“谁吓唬你来?我明明从那边走过来的,你竟然没瞧见我?”再看青玉,只见她眼下有青影,一脸的倦容,不由关心道:“莫非是昨日随着二娘子出去,累着了?可要同二娘子说一声,放你半日假,歇一歇?”

  青玉猛然摇头:“不必!我好好儿的请什么假!”

  紫霭道:“别强撑着,二娘子不是不体恤人的主。我看你脸色委实不好瞧,不信,你问铃铛她们。”说着便要叫铃铛过来。

  青玉瞟了一眼屋里专心画图的许樱哥一眼,轻声道:“别!我不过是没睡好而已。你若真疼我,今夜便替我上夜,让我好好睡一觉。”

  她二人感情极好,紫霭自不会推辞:“那行。”默了片刻,四处打量一番,低声道:“昨日可是出了什么事?”

  青玉正色道:“我不知道,你也莫胡乱打听。”

  姚氏治家的手腕大家都是知道的,紫霭吐了吐舌头,道:“我不过就是多句嘴么。我继续干活去了。”

  昨日之事,真的是小人作祟么?青玉仰头看着幽蓝的天际,想起昨夜那个做了大半宿,恍若亲见的噩梦,再想想自己这些年无意之中知晓的那些阴私,一点幽寒,自脚心顺着血液慢慢扩散到了全身。

  三日后,学士府正院上房,武进将一包衣物亲手送到许衡并姚氏面前,沉声道:“小婿无能,竟然无法查清此事。”

  彼时在场的丫头婆子都是可信的,严查了这几日也不曾查出任何有用的信息,每个人都是一口咬定是在突然间就着的火,此外并不曾发现任何异常。他是带过兵的人,火烧敌营的事情不是没见识过,可也要有引子,譬如是火箭、或是火油什么的,且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可惜的是,除了那两片松动的瓦片外,他找不到任何痕迹。而那两片松动的瓦片,谁又能说得清,究竟是什么时候松动的,怎么松动的?

  姚氏脸色微变,当着女婿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武进把姚氏一瞬间的变化看在眼里,斟字酌句地道:“鬼神之说,小婿自来不信。还请岳父大人仔细想想,是否得罪了什么小人?”

  “子不语乱力怪神!”许衡起身,背手踱步思忖许久,并不回答武进是否得罪过什么人,而是向一旁静立的许执发问:“你平日爱看杂书,可知是否有什么东西,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引燃物品,却不留任何痕迹?”

  许执皱紧眉头:“儿子这些日子也在细想此事,奈何……”

  许衡便沉默下来,一时屋内的气氛有些沉寂。武进瞧见

  许府大管家许山在外露了个头,似是有事的样子,便起身告辞,道是自己有事,改日有了眉目又再过来。

  许衡便吩咐许执送他出去,转头问许山:“何事?”

  许山进来行了礼,回禀道:“老爷,五爷求见。”

  这五爷,自不会是旁人,而是自香积寺之后便不曾上过门的许扶。他在这个时候来,指不定也是听说了什么风声,许衡正想寻他,当下便去了外头。

  姚氏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额头,傅氏带着丫头素素捧了只匣子从外头进来,见状忙上前去帮她捏肩膀,劝道:“婆婆这几日都睡得不太好,是否要请太医来开一副调养的药?”

  姚氏摇头:“过了这两日也就好了。”看见素素捧着的匣子,问道:“这是什么?”

  傅氏忙将匣子递过去:“是三婶娘娘家来人了,说是得了块好何首乌,给婆婆补补。”

  姚氏想起冒氏前几日在将军府别院的作派,心里很不高兴,淡淡地道:“来的是哪位?怎不请进来说话?”

  傅氏笑道:“来的是五郎的大舅母,那时候大姑爷正在这边,媳妇只好请她多坐片刻。三婶娘便将这匣子使人先送过来。”

  冒氏的大嫂蒋氏本是个忠厚妇人,姚氏向来礼遇,听说是她,面上神色稍缓:“这便请她过来吧,你仔细挑挑回礼,不要那些华而不实的,选些得用体面的。”再想想冒氏先使人送这礼过来,由来就有几分鄙夷,难不成以为她这里没有及时延请蒋氏,是嫌冒家穷?但即便是,送了礼又如何?冒家难道就不破落了?

  不多一时,蒋氏带着个才留头的小姑娘,由冒氏陪着进来。姚氏起身笑脸相迎,听说那小姑娘是吴氏的小女儿,少不得郑重给了见面礼,又让领下去和孩子们玩耍,还要留她们母女用饭。蒋氏却是委婉地拒绝了,母女俩略坐了坐,尽了客人之礼便告辞离去。

  冒氏亲自送她嫂子并侄女出去,姚氏问苏嬷嬷:“可知道冒家大舅母是为了什么来?”冒家早就败落了,日子不好过,虽然不喜冒氏,到底还要安抚她与许徕好好过日子,若是她娘家果然有难处,该帮的还要帮。

  苏嬷嬷摇头:“老奴不知,可看冒家大舅母的样子,不似是忧愁的模样。”

  姚氏也就丢在一旁,却不防玛瑙在帘外喊了一声:“三夫人来了。”接着冒氏就走了进来,一脸不忿地道:“大嫂,赵家欺人太甚!”

  姚氏正在思量,自将军府别院钟氏不告而别之后已是四日过去,赵家也该有动静了。此时听冒氏这般说,少不得请她坐了,道:“怎么说?”

  冒氏冷笑道:“适才我娘家大嫂过来,不是为了旁的,而是受人之托,替人家打听赵四品行如何来了!这赵家,出尔反尔,把我们学士府当成什么了?”原来钟氏已经使人去打听兵部侍郎的千金阮珠娘了,这阮珠娘的母亲和蒋氏有亲,想着赵璀是许衡的门生,经常出入许府的,要知其品行如何,最好不过来问这边。因此便请托蒋氏过来向小姑子打听消息。

  冒氏一边说,一边打量姚氏的神色,眼看着姚氏的脸上好似罩了一层寒霜,说不出的难看,心中舒坦不少,面上却是一脸的愤慨:“真没想到赵四是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以往真是错看了他!可怜樱哥……”

  姚氏脸上浮起一层怒色,厉声打断她的话:“三弟妹慎言!他不过是你大伯的学生,婚嫁自由,何来忘恩负义?和樱哥又有什么关系?你做婶娘也当爱惜侄女的名声,才不枉她平日尊重你,疼惜五郎。”

  自己和许樱哥当然没有仇怨,无非就是想看看这个独断独行惯了的大嫂伤心难过而已。好叫她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似自己这般好欺负的,也有人能给她脸色看,给她气受。冒氏心中冷笑不已,面上却是毕恭毕敬并委屈万分:“是我不会说话。可我也不过是因为疼惜樱哥,早前他们家不是提过……”

  姚氏心烦意乱,委实不想看到她,不待她说完便把脸侧了开去。傅氏赶紧上前,寻了个由头恭恭敬敬地把冒氏请了出去。

  冒氏出了正院门,别过傅氏,站在路上想了想,又朝着许樱哥住的安雅居走去。

  姚氏喝了半盏凉茶才把心头那股邪火压了下去,吩咐丫头绿翡:“你去外头同许山说,五爷和老爷说完话后不要走,我有事要交代五爷。”又叫过苏嬷嬷:“你去打听一下,是否属实。”

  外书房。

  许扶听许衡说完当日将军府别院的事由经过,脸已经绿了。再联想到另一件事,这心里便再也平静不下来,左思右想,终是道:“小侄还有一事要禀告姨父。”

  许衡见他神色慎重,由不得也带了几分慎重:“何事?”

  许扶起身将书房门窗四下里尽数打开,方又走回来低声道:“前些日子,小侄得知,有人暗里资助崔家老幼,心想着总要晓得是什么人才好,又有什么企图,便使人去查。四日前,派去的人跟着那人一直到了将军府别院,然后看见那人隐入了康王府当日随侍的仆役之中,并进了康王府。”

  “康王府?”从不曾听说崔家与康王府有什么关联,便是当年崔家风光时,康王府也与崔家没什么往来,听闻好似是康王十分鄙夷崔顺的为人。但皇室中,秘辛太多,也不是可以尽数知晓的。许衡沉思许久,叮嘱道:“近些日子,你当小心些才是。”那莫名燃烧起来的霞样纱千褶裙,与其说是一个恶作剧,不如说是一个警告。

  许扶应了,带了些为难道:“姨父,小侄想见一见樱哥。”

  才发生了这许多事,许衡哪里会阻止他们亲兄妹见面?便道:“见吧。正好你姨母也有事情要和你说。”

  ——*——*——*——

  起点在搞双倍粉红票活动,从12月29号0点到1月7号24点。我在年度总票的第四名,好像能开口要要粉红票,那啥,大家如果愿意,12月份的可以投在老书那边,不拘任何一本都行。如果是1月份,《良婿》将在元旦节上架,到时候我也要求一下粉红票,并且努力多更新冲刺一把。挠头,好像我好几次新书上架都遇到粉红双倍,战况惨烈得让人不想回顾。

  但一定是要战的,而且要努力。嘿嘿。

  感谢素食小猪的切糕,年少轻闲、魔幻雨滴、秋日长风、1973101lizi的平安符,还有小院子的葱油饼,夜黎丽的1张、西瓜娘的1张PK票。

  继续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