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良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风起(四)

良婿 意千重 3230 2012.12.24 08:58

    从菱角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钟氏便欢欢喜喜地上前去同长乐公主等人告罪:“孩子们不省事,妾身瞧瞧去。”

  长乐公主自是知道这个干亲家不自在,便含笑说了两句亲热话,放了她去。钟氏长出了一口浊气,缓步走出。若非是不能得罪长乐公主,也还巴望着前头赵璀那里能多少有几分转机,她真是想立即就走人。待见了长媳,她脸色也没恢复过来,板着脸道:“什么事?”

  龚氏的脸色也不好看,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声音低不可闻。

  “可说了是谁让传的话?”钟氏气得浑身颤抖,不想惹事和怕事是一回事,但真被人这样明目张胆地骑在头上随意欺压,那滋味儿却是真正不好受。

  龚氏小声道:“没说。”传话之人虽没说明主人是谁,但除了那太岁会说这种话,想来其他人也不敢亦不会明目张胆地说出这样没天理的话来。

  什么叫想要赵璀活得好好儿的,便不要与许家结亲?如若不信,尽可试试?钟氏咬牙切齿,真想冲到永乐公主和康王府二奶奶面前把事情嚷嚷出来,可想到那不许外传的威胁之语,再想到自家无凭无据的,终究也只是叹了口气,重重地坐了下去。

  按着婆婆的脾气性情,只怕小叔子的这番心意真是要落空了,那许家二姑娘,兴许倒霉还在后头呢。这女人,长得不美说是不好,可长得美了,却也不见得是福气。可说到底,这事儿原也与她没什么大关系,龚氏看向不远处并排坐着的许家姐妹俩,轻轻叹了口气。

  梨哥年纪小,家中许多事大人都是瞒着她的,她当然也就不晓得杏哥与张仪正中间那段纠纷,只顾着和樱哥分享她的快乐:“原来公主殿下是那个样子的,一点都不老。听说皇后娘娘是个大美人,是真的吗?”

  樱哥笑着逗她:“公主殿下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女儿,你说皇后娘娘会是什么样的呢?”

  梨哥嗔道:“我哪儿知道?我又没见过。”

  樱哥一摊手:“我也没见过。”

  “说什么悄悄话呢,这样的欢喜?”冒氏凑过来,满脸的好奇。

  这二人便都笑道:“在说公主殿下长得好看。”

  两个小姑娘都能去见公主,她却不能,冒氏有些羡慕,却不表现出来,只道:“那边都在说公主殿下要找人组队打球呢,樱哥你去么?”

  许樱哥道:“不去。”

  梨哥天真烂漫,便问道:“三婶娘,你也会么?”

  冒氏笑道:“当然会。想当年,你三婶娘我在家中,几个哥哥都比不过我。”说着面上露出几分怀念之情来,沉默片刻,复又笑起来,试探地问孙氏、傅氏等人:“你们说我若是应了公主殿下之请,下场去试试会如何?”

  傅氏妯娌俩也就罢了,只笑不语,孙氏面上却是露出古怪的神情来,看定了她轻声道:“不妥吧?这满座的女眷也没几个应的。马蹄子下头可不讲人情,若是伤了可怎么好?”

  冒氏眼里掠过一丝失望,又有些羞愤,喃喃道:“有什么?每年端午、中秋、元宵,宫中不是都要举行宫人马球赛么?也不见人说什么。便是公主殿下,也经常打球的。”

  宫人能与外头的人比?谁又能与公主比?孙氏自来奉行的女子要贞静,要不然也不会把梨哥教导成这般。可她不是喜欢和人争辩的性子,便转而伸手去摸摸许择的额头,道:“今儿天真热,困么?想不想睡觉?”

  许择小孩子爱玩,明明困了却撑着不想睡:“不困。”

  冒氏悻悻然,转头同樱哥姐妹俩道:“也不见得就是要打给这些人看,必是稍后等男客退场以后再打的。”

  樱哥姐妹俩不好回答她,便只是笑着。却听傅氏突然道:“咦,怎地赵夫人她们要走了?”

  于是众人的注意力都转了过去,回头看向赵家婆媳的座位,果见钟氏板着块脸往前走,两个儿媳跟在后头,眼见着去得远了。

  冒氏奇道:“她们要走,怎不来与我们打个招呼?”

  许樱哥心里微沉,笑道:“许是家中有事也不定。”

  孙氏微一沉吟,招手叫耿妈妈过来,低声吩咐道:“你去问问是怎么回事。”

  耿妈妈稍后回来,道:“说是家里有事。”

  讲武榭另一边。

  正值午后,日光最辣之时,即便是有帐幔遮着,赵璀也热得出了细毛汗。他灌了半杯凉茶,四处寻找张仪正的身影。适才武进引着,当着众人的面,张仪正倒也没给他什么眼色看,可才刚落座不过片刻,张仪正便没了影踪。后来听说是去见永乐公主了,他想到在那边的许樱哥,由来心里就堵得慌。可又想到,那边多是女眷,想来张仪正不会在那边留太久,怎奈这人去了便不见回来,倒叫他越发担忧。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不祥的预感一般,张仪正还未归来,他家中小童便过来道:“四爷,夫人身子不舒坦,已上了马车,让您过去呢。”

  赵璀皱眉道:“好好儿的,怎地突然不舒坦了?”

  小童垂手肃立:“小的不知。”

  既是母亲病了,这里的事情便是暂时无法顾及了,早前跟着自己进来的那人至今没有音信,却要留个人接应才是。赵璀低声吩咐长随福寿留下来善后,自起身同许执等人告罪,看了讲武榭另一边的坐席一眼,大踏步离去。

  转眼间,一场球赛终了。唐媛等人趁空兴致勃勃地赶过来寻许樱哥:“樱哥,刚说好了,等他们这里打完喝酒去,天也凉快些了,我们便和冯宝儿她们打一场。你可一定要留下来给我们呐喊助威!”

  事情已经起了变故,许樱哥虽不想扫兴,却也要听姚氏的安排,便婉言道:“要听我母亲的安排。”

  唐媛遗憾之极,拉着她歪缠:“这是你姐姐家,又不是外人,多留片刻又会如何?”

  冒氏默然看了片刻,笑道:“这是正话,你难得出来散心,想必你母亲也不会太拘着你。我也留下来给你们呐喊助威!”

  “那敢情好。”唐媛见又一场球赛开始,不好再打扰孙氏等人,便退回了自家坐席。

  冒氏便悄声问许樱哥:“你这是怎么了?”

  “劳烦三婶娘挂心,我没什么。”许樱哥灿然一笑推了开去,忽见许杏哥身旁的大丫头蓝玉走过来道:“二娘子,我们奶奶怕您身上乏,让奴婢领您去后头歇息呢。”

  想来许杏哥已经知道赵家人离去的消息,担忧她心里不好受却还要应对各色应酬,这是体贴之意,不当随意拒绝。许樱哥站起身来准备跟蓝玉离开,因见许择眼睛都要闭上了,心生不忍,便道:“三婶娘,让乳娘抱了五弟随我一同去歇歇如何?”

  虽然许择乖巧安静,但到底是个孩子,冒氏正嫌他闹腾,乐得把许择扔开,便笑道:“有劳你了。”

  梨哥想着要去照顾姐姐:“二姐姐,我同你去!”又问孙氏:“娘,可以么?”

  孙氏上了年纪,经过的事多,至此已经知道事情大抵是发生了变故,心想有梨哥陪着也好,便点头准了。只是有些看不惯冒氏的样子,哪有这样做娘的,把幼年的儿子扔给病愈不久的侄女看着,自己却贪玩躲清闲?

  冒氏犹不觉得,津津有味地同两个侄儿媳妇点评场上的球赛:“可惜了,这要是一个海底捞月,便能勾起那球来……”

  却说赵璀疾步行至将军府别苑前,见自家的马车已经整肃停当,准备出发,自己的马也被人牵出来候着了。心中不由十分犹疑,便上前去问车前立着的婆子:“夫人如何了?”

  那婆子还未回答,就见车帘掀起来,钟氏在里头道:“回去再说,赶紧上马。”

  赵璀不知究竟,只直觉不好,便堆了一个笑道:“娘,这里离城老远呢,怎么也得颠簸许久。您身子若是不舒坦,不如儿子去同武家说,让他们收拾个房间,让您歇一歇,好些又再走如何?”

  钟氏正是心烦意乱,满心怨恨的时候,见他不听话,不由勃然大怒:“逆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做主了?”

  赵璀越发觉得不妙,还要再说,就见他大嫂从后头一张车上探出头来,面色凝重地朝他摇了摇头。赵璀心中一沉,便不再问,沉默地接过仆役递过来的马缰,翻身上马,跟着马车离去。

  幸亏不曾定亲。钟氏仰头靠在坐垫上,轻轻抚着胸口,发狠地想,便是和丈夫大闹一场,她也绝不会让许家那倒霉蛋狐狸精害了她儿子。她也不乐意长乐公主插手赵璀的亲事,想要断了这些人的念想,最简单干脆的莫过于赶紧给赵璀说一门合适的亲事,谁家姑娘合适呢?钟氏微闭了眼,在脑海里过滤着今日见过的姑娘们,要不怕得罪学士府的,又要能让公主府满意的,那便是新贵了。

  ——*——*——

  感谢神马都是服芸、柏觅双、1973101lizi的香囊,书友110714214421065、魔幻雨滴、牛牛天涯侠客、汩淼、年少轻闲、amber17的平安符,Chieh-Ching的圣诞袜。

  感谢lillian00的20张、书友110714214421065的2张、Chieh-Ching的1张、我努力想起你的1张PK票

  新的一周,新的榜单,求推荐票。

  良婿很快就要满下榜啦,以后不好找啦,该收藏的请收藏啦,O(∩_∩)O~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