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侠道不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枫州云集

侠道不孤 落羽流风 3037 2017.09.14 00:51

  “枫州的叶落真美啊!”杨依轻轻的捧起一片枫叶。她苍白色的脸在落日余晖下,对照着火红的枫叶,显得那么无力。娇小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凝聚在了两三片小小的枫叶上。

  这是又起了一阵风,风吹动了她的长发。她的后面、前面,一片片枫叶翩翩起舞。不过没有人会在意这些。

  三三两两的人的独自聚在一起,各自关上了自己的门窗。

  “吴天,我们赶紧把今天的消息传到门派去。要是我们山水盟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派人来,我们就立功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商贩说道。

  看似平静的枫州城,其实潜伏了各大门派的暗哨。有的卧底半辈子都在这里,因为对一个门派来说他的价值就在这里。等十年、二十年没有关系,谁会在意他们?一但只要得到了有用的消息,对他们的门派来说就值了,那时候他们会觉得自己终于有用了。

  “对对。赶紧把纸墨找来。好久不用都找不到了,我们快点写,说不定这次我们就能回门派了?”只见这个人眼中闪耀着莫名的激动。

  片刻后,一只只飞鸽,往各各方向飞去。这些暗哨他们的身份虽然没有曝光,但是枫州的主人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也是江湖上的一种共识,在它方重要的地点都会有自己的暗哨。

  暗哨还好毕竟他们还没有换上门派身份,那些卧底才是最可恶的。明明有了门派,还要假装没有而加入行的门派,暗中尽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也正是他们的可怜之处,因为他们已经算得上半个弃子了。

  枫州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各大门派,三天之内更是传遍了江湖。

  “什么?竟然有如此的异象,恐怕是有绝世强者要出世了。”飞鹰堡的堡主说道。

  飞鹰堡堡主下面座满了飞鹰堡的骨干成员,显然这件事情他们非常重视,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让他们都集中起来。

  “堡主,比起来比通神境界的绝世强者还差了一点,应该是化脉顶峰的强者。”一个鹰眼、鹰鼻的人答道。

  几个人接着说道:“是啊!是啊!离上一代通神的绝世强者千机逝去尽百年了,通神境界恐怕是更难突出了。”

  “传闻千机能突破通神境界,全靠上古阵法‘太引升星阵’。”有又几人说道。

  经过各种消息的混合,现在关于枫州城的传闻是:枫州城有不明强者突破通神境界失败,导致他内力尽散,这才让枫州城下了一场内力雨,估计该强者随内力雨消失在天地间了。

  但这仅仅是江湖传闻而已,很多时候明知道去不会有什么好处。但是疑惑就是这么的迷人,何况是关于至高境界,通神境界的迷呢!

  枫州是侠门重要的一个城市,要不然也不会让侠门少主来当城主。虽然说枫州是侠门的重要城市,但毕竟不是侠门门内,所以外人要进来还是很轻易的。

  枫州城十分的繁华来往的都是江湖中人士,城内城外都种满了枫树,所以这里不适合平常人主,也没有土地可以让他们种庄家。是有少数没有武功的常人在城中的店铺当伙计,但他们都不是为简单的谋生而来。

  风停了,枫叶也停了。古道上的枫叶已经被人狠狠的压在泥土离了。上面有马车的痕迹,有很多马的蹄迹,但是有更多人的脚印。

  无数的武林人士来到枫州城,好在古人的房子面积都很大,挤一挤也都能勉强容下。但客栈就不一样,此时客栈的房间十分抢手,这让房价都翻了一番。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侠门在此事上绝对不亏。更何况找回了《侠客决》呢?

  “咚咚咚,一连三声的敲门声。”

  “余忠,进来吧!”行命说道,随后睁开了双眼。

  “城主,来我们枫州城的人越来越多了。而我们也并没有找到,当日奇异事情的源头。城主您看怎么办?要不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余忠有些不安的说道。虽然这里是侠门的地盘,但是外面的人联合起来施压那就不好说了,毕竟此事非同小可。

  “余忠你放心。交代?我们侠门还要给他们交代?闹事者,格杀勿论。”白羽剑仙的气势就是不一样。

  余忠说的行命都考虑过,但究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也没有做出什么,何必要向他们低头,侠门也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

  行命知道自己退一步,他们就会进十步。退着退着,他们还会心安理得的往前走呢?何必呢!自己白羽剑仙怕过谁?侠门又畏惧过那方势力?所以这件事情上越还是强硬的好,当然该有的礼节也还是要有。

  不管对方怎么过分,自己还是不能越线。不然当时候还得争谁有理,那不是很可笑吗?智者不为。

  唯一让行命担心的是,行浅还有《侠客决》。最担心的还是《侠客决》,行浅的身份就算被人知道了,现在也不会有人对他不利。但《侠客决》就不一样了,武林最高深的秘籍之一,通神之路绝佳助力。有了它功力至少能提升一个档次。

  秘籍本身就是一个门派的根,十分的珍贵。而有希望让人成为通神境界强者的秘籍,世上不过寥寥数本,都是各大门派的不传之密。甚至一些门派都是,一脉相承,绝对不会传给第二个人。

  不管怎么说,对《侠客决》的是都要慎之又慎。目前知道《侠客决》的人只有,行命、行浅、张毅、黄霜他们四人,还是非常安全的。

  此时,城主府的贵客房间中。

  “霜儿,你说行命师弟怎么还没来?应该不会出事吧?”张毅的心境还是不如行命那么好!比起自己黄霜来都差了一点,但女人的心境就是两个极端,那么好的可怕,坏起来一样可怕。

  因为心境跟不上,所以张当时毅始终不是自己敌人的对手。血债血偿,他一直都想手刃仇人,所以并不让行程他们帮忙。

  一次偶然的机会,行程得到了一颗提升心境的妙药“天皇补心丹”。在天皇补心丹的帮助下,张毅的心境飞升,最后才能手刃仇人,所以他无比的感谢行程,以至于后来的可以为他付出生命。

  黄霜有些着急的说道:“出事是不可能,应该行命师兄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马上就来了,不过现在的枫州城和当年一样,还是越早离开越好。”

  在房间里的行浅到是没觉得什么。纯洁无暇少年的心,至今有几个江湖人能达到呢?

  “呵呵呵,心境上张师兄还是不如黄师嫂啊!师弟冒昧的说一句,还是要提升。”行命晚来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

  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就不但是靠内力了,境界越是往上越需要感悟和心境。当年张毅全家人死在他面前的时候,始终是放不下,一个结一直在他心中。

  “张师兄、黄师嫂,师弟前来正是商量‘走’的事情。”行命说道。

  “那师弟接着说吧!”

  “当日我们进房子城的时候,想必城中大部分人都看见了。刚好我们回来就发生这样的异象,如果这时我们走,他们自然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枫州离侠门不远,不管怎么样都能回侠门。所以我们也不怕他们知道什么,但留在城中还是更好的选择。”

  经过行命这样一说,张毅和黄霜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确实留在枫州城是更好的选择。

  就凭这捉风捕影的异象,各大门派到不至于派来他们门主那样的强者,就凭来的那些人,行命还是应付得了的。

  行浅现在还只是个打酱油的,大人的话听就是了,偶尔有疑问都是一些没经历的事想不明白。

  四人商量完以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现带行浅出去玩还不适合。

  酒客楼是枫州城的一家老酒楼,平时就很多人喜欢来这里喝酒,打探消息,凑热烈,如今那更不用说。现在没有一定身份的人,都很难进酒楼了。在酒楼的一个密室里,一群人围在一起正在商量事情。

  “各位,这行命也不给不点反应,我们要怎么办?”

  “是啊!是啊!这毕竟是侠门的地方,我们也不好做什么?”

  “依我看,这次就派我们山水盟为代表去行命问个明白。”

  各种层出不穷的消息都有,这时一位相貌不凡的年轻人说道:“这就是江湖人士啊!还是本候找到答案再告诉你们吧!”

  这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正是当今朝廷的威武候,也是当今最年轻的侯爷。很多纨绔子弟能封官进爵都是靠长辈,但威武候刘烁的候位绝不是这么来的,是他靠自己的本身战功换来的。以他洗髓(一流)中期的实力在江湖上,也能闯出个名堂来。

  至于刘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

  经过朝廷的人这么一闹,大家彼此之间的距离又有了。这样一来,聚会也就不散而终。

  刘烁早有了线索,这样做就是为了破坏他们的联合。

  “白羽剑仙果然不是寻常之辈,有趣,医圣杨青为何也来了,又匆匆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