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凿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通古斯巴孜特

凿空 栾崇振 2379 2020.09.19 19:40

  无人理睬,但朱二旦快乐而内心狂野。他孤单、自由、任性而又狂放,独自置身荒野中,周围是陌生且壮丽的天空,含盐的湖泊,前所未见的仙人掌和胡杨木,以及灰蒙蒙的光线。

  西游团行走在南疆塔里木盆地的中心,维吾尔语中,“塔克”、“博格‘达’”的“达”,都是山的意思。“拉玛干”,应该是“广阔的大荒漠”。

  所以,“塔克拉玛干”就是“山下面的大荒漠”。

  甘夫对任长风说:“当地人说这里是死亡之海、进去出不来。”

  任长风不怎么当一回事儿,已经半个月了,都快习惯骑骆驼了,除了稍微有点口渴,太阳确实厉害了点,和以前没啥不一样。

  看着胡杨木的任大侠,不屑搭理甘夫。

  连傻子都知道有树的地下,从沙子表面往下挖,早晚能看见湿沙,从湿润的沙子里面,总能挤出一些水分。

  冷水是不能直接饮用的,要放在小铁锅上把水烧开,那肚子就不会出问题了。

  包括任长风,朱二旦,张骞,所有人唯一感兴趣的是,什么时候能从这鬼地方走出去?

  携带的水源早就告罄,两只骆驼背负的绝境备用水,倒是已经从沿途绿洲不断的得到补充。

  自从见识沙漠绿洲,这群不怕死的汉人,明显嚣张了不少。

  沙漠,也没什么可怕的!

  甘夫这向导明显不太合格,他以前只是到过沙漠的边缘,还是青年时期,现在沙漠求生技术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甚至还不如朱二旦从乌孙浪莎糜身上学到的更靠谱。

  甘夫为了拯救自己的颜面,倒是在所有人无限饥渴的时候,弯弓射箭,从天上射下一只迷路的大鸟,然后非常男人一样,用刀子划破脖子,直接喝血,等鸟肚子明显扁下去之后,甘夫抹一抹嘴角的血:“啊,嘴唇终于不干了!”

  所有汉人看怪物一样看甘夫,甘夫搂着张骞的膀子:“使君,如果我们的运气没有那么好,如果连续三天找不到绿洲,鸟,蛇,骆驼,它们的血,都得进我们的肚子。”

  任长风宁可从胡杨树下挖沙子找泥水,也不相信甘夫的鬼话。

  张骞倒是有点信,只要能活着,喝点血不算啥,但那玩意估计不好咽下去,等到了那一步再说!

  塔克拉玛干,地处欧亚大陆的中心,四面为高山环绕,东西长约1000余公里,南北宽约400多公里,是一个流动性沙漠。

  沙漠流动沙丘的高度一般在100~200米,复合型沙山和沙垄宛若一条条憩息在大地上的巨龙,而塔型沙丘群则更加的神秘和奇幻,像是骷髅,像是巨鸟,甚至像是大鱼。

  第一次遭遇沙尘暴的时候,西游团的运气从天而降。

  恰好走到高大的,红白分明的“圣墓山”,这是由红沙岩和白石膏组成,风蚀蘑菇,一望可知,奇特壮观。

  奈何当时沙尘暴起,这群灰头土脸的爷们也没欣赏奇观的心情,乌龟一样缩到巨大的盖下,当沙尘暴过去,张骞悲哀的发现,任长风手下两个兄弟,朱二旦手下三个兄弟,五个人已经永远的被埋在了黄沙下面。

  为躲避沙尘暴,一行人连滚带爬,躲到圣墓山下时,已经完全没有搭设帐篷的时间,每个人都扯出褡裢里面的被褥,直接搭在脸上,然后西游团就整体被黄沙覆盖了。

  不言而明,如果没有圣墓山,如果没有石头伞盖,这场沙尘暴,足以埋葬整个西游团,牺牲的五个兄弟,是因为被褥里面渗透了沙子,积攒到不可忍耐的时候,他们揭开了身上的遮盖物,走出不到十米,狂风眯眼,后悔无及,已经陷身流沙。

  沙漠里面,有大鸟的骨头,有大象的骨头,有骆驼的骨头,甚至有鱼骨化石,有前所未见的上古神龙的骨头,如今也不断新添人类的骨头。

  进去出不来,死亡之海,名副其实。

  告别了逝者,张骞看着四周的山,北面的叫做天山,南面的叫做昆仑山,西边的叫做葱岭(帕米尔高原),向东一片湖(罗布泊),那里有人定居。

  走过一个有一个芦苇荡,翻过一座有一座沙丘,终于即将再次看见两条腿的人类,整个西游团都振奋了,只剩了34人,日照金山,烈日雪山,大自然的天造地设,不断削减着队伍牺牲的痛苦。

  输给天灾,不算给汉帝国丢脸,皇帝估计也能原谅。

  前方或许是世界上最难到达的村子,甘夫已经骑着骆驼冲了上去,分别用匈奴语和月氏语和放马的汉子打招呼。

  然后甘夫晃晃悠悠骑着骆驼返回迎接队伍:“村子叫做通古斯巴孜特,通古斯巴孜特,啦啦啦。”

  沙漠部落,沙漠的肚脐,世界上最孤寂的绿洲,死亡之海,唯一保留的生机之地。

  西游团没有如此狼狈的冲进村子,而是一头扎进了克里雅河,一遍欣赏千姿百态的原始胡杨林,一遍看着如诗如画的远在天边的雪山,近在眼前的村落。

  克里雅河渗入沙漠,大河恋,大河早就的绿洲,养育着胡杨、红柳和芦苇,也养育着牛羊,猫狗和人类。

  那时候的天地生态尚未被破坏,绿洲的数量,比如今更多一些,所以西游团倒是没有因为断水产生幻视,没有见识海市蜃楼。

  但如今的村落,真有点如梦似幻从天而降的感觉。

  沿途将近一个月,路上看不到一丝人烟,入目都是沙子和太阳,如今时空停滞,背后的沙丘依旧变化着形状,面前却忽然出现了胡杨,灌木和散漫的羊群……

  离群索居,与世隔绝的隐士,打扰了。

  我们虽然是匈奴打扮,可我们是地地道道的汉朝人。

  奉大汉皇帝命,出使大月氏,为和平而来,不带一丝丝恶意。

  第一次放松的吃着馕和羊肉,第一次在水井边打水,看见井沿上的石头都这么亲切,西游团的汉子们养好精神后,主动发扬国际精神,自觉的帮助乡亲们打水,所有的水缸全部灌满。

  不为其它,只喜欢听见清水流淌的声音。

  当然,从井里面打上来的水,依然有不少的沙子。

  可毕竟不是像挖树根一样,从沙子里淘水,这是从水里面过滤沙子,心情爽多了。

  “通古斯巴孜特”,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里的居民,主食是一种名为“库买奇”的面食,胡杨树枝在有沙子的火膛里燃烧,将面饼摊在热沙上,等面饼烤熟之前,上面还会被风吹上一层沙子。

  虽然语言不通,可看着张骞源源不断掏出了的礼物,村子明白,这是遥远的帝国来的贵客,那里肯定有了不起的文明。

  自从进入沙漠,西游团第一次吃饱了肉,羊肉搭配洋葱、恰麻菇、胡萝卜、大葱、大蒜这些,适合隐居的沙漠秘境,张骞再一次的想起了沙漠客栈,想起了媳妇阿吉玛,双胞胎儿子张伯牙,张子期,妹妹张小野,第一次,张骞对匈奴的想念,比长安更多,或许是美食的作用,或许是民风古朴的村子,有一种家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