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凿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荒野生存

凿空 栾崇振 2142 2020.09.16 15:15

  悲哀,真他娘的悲哀!

  胯下的马,全部换成了骆驼。

  骑马,张骞西游团相当专业,可骑骆驼,除甘夫之外,所有人都是第一次。

  人生中,第一次就意味着缺乏经验。

  三十九个雏鸟,笨拙的骑着骆驼,向大沙漠深处进军。

  以至于张骞开始质疑自己:“如今大月氏连乌孙都打不赢,对付匈奴,能指望这样的盟友吗?还骑骆驼穿越大沙漠,就这种速度,怎么可能和匈奴人弯刀快马对抗?

  人生本来没有意义,意义和梦想,无非是人的执念和欲望。

  无所谓了,到了沙海边缘,没有再原路返回的理由!

  开弓没有回头箭!

  在卖马之前,甘夫看了眼远方发髻凌乱,天生丽质的脸上,也经历了太多的日晒风霜,对待一切女子,甘夫都是足够坦诚的流氓。

  当眼神转移到自己红马的时候,甘夫的眼睛充盈着痛苦和不舍,他骑着自己的马,领着张骞的马,从菜市场周围像风筝一样飞驰,等返回西游团的时候,人骤然下马,马人立而起,又乘势勒住了身后张骞的那匹马。

  马是骏马,甘夫的身手足够漂亮,足够矫健,足够惊人,以至于周围菜市场的商贩都暂时忘记了赚钱,西游团的汉人倒是没没怎么喝彩!

  这狗日的向导,平常猥琐淫贱土,骑术这么惊人。

  张骞自认做不到超速停马,还是两匹。爱马的心不如甘夫,骑术也不如匈奴人,还说什么,北境之地,适者生存。

  在小镇菜市场折腾了半个白天,准备了足够的清水和粮食,等太阳不那么毒辣的午后,西游团终于进入黄昏的沙漠。

  白天的沙漠,还没有那么恐怖。

  张骞这样文人性格的家伙,甚至以及开始赏析沙漠风管,以前未曾设想,认为沙子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尘土,如今过眼滔滔,是沙子组成的海世界,看着沙丘,张骞甚至感觉沙子都有了诗意。

  但用不了多久,张骞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黄昏后,从沙漠里蒸发出来的热气消失了,干冷的寒意彻骨,风卷着沙子吹打在脸上,像是小刀割肉一样。

  白天那个热,热得令人恨不得把衣服脱光散热,可太阳太猛,看着乌孙原住民像铁一样黝黑,像铁一样的坚硬的皮肤,西游团不自觉的有些气馁。

  每个人都是匈奴打扮,白布条包裹着脑瓜,可依然挡不住太阳的强烈。

  如今天黑,居然又开始怀念白天的太阳。

  甘夫这样的人精,恨不得把整个上半身都缩在驼峰后面,又打算把腿也挽起来,他摇摇荡荡的坐在骆驼上,像是在海面坐船。

  张骞,朱二旦也坐在骆驼上,他们瞧着甘夫坐骆驼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又感觉甘夫这样节约体内热量流失,向导做的对,按照甘夫的姿势,弟兄们,学起来!

  任何人坐骆驼都不会好看的。

  何况这些人都是第一次,看着朱二旦白天救了一只小羊,如今骑在骆驼上,老是身手抓挠后背的样子,张骞叹一口气:“这个富二代,究竟还是受伤了。”

  甘夫一直在追踪张骞的眼神,顿时心领神会,穿过所有骑在骆驼上冷的发抖的兄弟,所有人原地等待,等我找一个避风的所在。

  任长风头上包着白布条,看上去倒是更添了几分潇洒,他担任了巡视员的任务,三十九人至少现在还算全乎。

  跟随甘夫,来到一个沙丘的背后,所有人将骆驼围城一圈,在圆圈里面搭起帐篷,生起火来,等热锅中飘散除胡椒,葱姜和牛羊肉的香气,所有人终于再次恢复了活力。

  无论在如何艰难的情况下,看见热锅中冒出咕嘟咕嘟的香气,总是令人愉悦。

  大漠明亮星光的照应下,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却又不可掩饰的有着对前方的恐惧。

  无边无际的大漠,寒冷孤寂的夜色,按照甘夫的交代,所有人都不多说话,节约身体水分,都会到帐篷中睡觉。

  朱二旦不甘心,在钻进帐篷前,弄了张毯子,一会儿看骆驼,一会儿看星光,等到实在枯燥,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帐篷睡觉。

  和其他人对沙漠的诅咒不一样,朱二旦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荒野探索的经历,他又有钱又苗条,年少多金,无拘无束,只是因为七国之乱,朱门收留间谍这才顺从父亲意志,去未央宫当了保镖。

  可朱二旦在匈奴滞留十年,时光在他身上仿佛停止,他好像还是二十出头的性子,曾经那颗敏感、叛逆、渴望流浪的心再次跳动。

  和绝大多数兄弟不一样,在十年俘虏生涯中,包括张骞在内,绝大多数人都学会了谨慎理智,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和行为都被责难,如此才能完成寻找大月氏的使命。

  而朱二旦,他就是那种另类的边缘人,以前只是精神上的游民,如今身体终于站在大沙漠上,想想长安那些酒肉朋友,没有一个人见过沙子组成的异世界,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憨包!

  心灵和身体,两个都在路上,唯美的固执,告别了长安的灯火,匈奴的羊圈,如今的朱二旦,开心的要命,自己马上就要实现浪漫的动人,高贵的一塌糊涂的梦想了。

  看着拥挤的帐篷,帐篷里面拥挤的人群,朱二旦鄙视自己的战友,兄弟们,你的梦想是什么?

  在长安,为了功名,傻乎乎的揭皇榜,寻找大月氏,结果成了匈奴的俘虏。总是对当前的生活不满意,总认为自己拥有的不够多,更急切的寻找更多的名和利,填充自己的虚无。

  如今看着一无所有的大沙漠,这些废柴战友,既没有当初吴山设计摆脱使命的勇气,也没有取代张骞而为之,主动担负国家使命,承受国家荣誉的野心。

  没意思的一群人啊!掂量一下自己,还是选择默默接受别人创造的世界,遵守现实世界的规则,被思想束缚,低下头去,没有诗和远方,只有凑合的工作和婚姻,足够了,平常的活着,已经知足。

  可朱二旦不知足,他天生富贵,注定是要成为传奇的人物,

  即使不能站着回长安,也要活成传奇。

  朱二旦还是坐进观天了,如今霍去病十三岁了,正在刘彻身边学剑,朱二旦的探险经历算逑,什么叫做天生富贵,非霍少爷莫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