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医表仁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4、凌雪姐是你让我说的

医表仁财 爱说谎的茄子 3693 2019.06.19 00:14

  几十年后有机会遇到故人之子,秦老相当感慨。

  顾小白的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世,对于当年在越南那段岁月顾小白只是只言片语在父亲顾大样口中听过一些。

  秦老说起当年的往事,顾小白听的很认真,同时也对他们那一辈的勇敢无畏的精神感到敬畏。

  时间在忆往昔峥嵘岁月中悄悄流逝,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客厅外面有三男两女走了进来。这五个人分别是是秦老的大儿子秦苍军、二儿子秦苍亮、三女儿秦舒玉,还有一个长相儒雅的年轻人是秦苍军的儿子秦非、以及秦苍亮的儿女秦凌雪。

  秦老笑着介绍道:“来见一下这位是我在越南战场上的政委、也是我救命恩人顾重山的孙子,顾小白。”

  几人一听是自己父亲的救命恩人的后代,赶忙向顾小白握了握手,自我介绍了一番。

  秦老说:“舒玉七七怎么没来?”七七是秦舒玉的女儿,秦七七。

  “爸,七七有个同学过生,去北戴河了,我已经通知她了,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赶得回来。”

  秦老点点头道:“罢了,由她去。对了小白这几天回住在我们家,给我医治顽疾。”说着指向秦非道:“小非,你和小白年纪相仿,小白初次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你这几天留下来陪小白逛逛,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

  “是,爷爷。”秦非向来是最服从秦老的安排,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其实不答应不行啊!

  三位长辈听说顾小白是来给秦老治病,倒是很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番,有些不信。老爷子发话,子女也不敢乱说什么。

  倒是秦凌雪犹豫了一下道:“爷爷,我已经联系了美国的脑科专家,下周就能抵达北京给你动手术。”

  秦老哼了一声:“美国专家?然后把我的头盖骨打开,然后随便他们弄?哼!我这个伤就是被他们打的,现在又让他们来给我治病?”老爷子这辈子经过了朝鲜战场、越南战场,不言而喻对美国很敌视。

  “爷爷......”秦凌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爷爷的倔脾气他最清楚。

  “好!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是不会让我的敌人给我治病。小白医术不错,我相信他能治好我。”

  顾小白风轻云淡的笑了笑道:“老爷子你抬爱了,这样我会有压力的。”其他的不说,对于医术这块顾小白有着绝对的自信。

  顾小白做为秦家的重要客人,秦凌雪表现得相当客气,不过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有能力治好秦老的顽疾,秦凌雪打死都不会信的,准备调查一下对方的底细,笑着问:“小白请问你是在哪所医院高就?”

  顾小白摇摇头道:“没在哪高就,我还是个学生。”

  除了秦老,其余人吃惊的对望一眼,学生?秦老是老糊涂了吗?让一个学生给他治病,而且还是最复杂的头部,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咯!

  “爸!这......”这时候,秦苍军也按耐不住了。

  秦老抬手止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放心,不会有事的。”

  顾小白觉得此时自己很有必要做点什么,让大家信服。于是扫视四人,最终把目标停留在秦凌雪身上。

  秦凌雪当然不会让自己的父亲冒这个风险,于是皱眉道:“小白,你知道我爷爷的身份吗?你有多少把握,用什么方式治疗?如果出了什么事你担当得起吗?”

  顾小白道:“秦老年事已高,不易动手术,我选择保守治疗,用中医针灸的方法施针三次,在加上中药调理,嗯......大约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根治。”

  顾小白说的轻巧,就像是发烧感冒一样,但是对于秦老的子女却心里嘀咕,一个星期?而且还是中医?这不可能一定是个骗子!

  秦凌雪略带讽刺的微微笑了一下:“照你这么说你是神医咯?不用开刀只需要扎几针就能把我爷爷的顽疾治好?”

  顾小白笑着摇摇头:“神医不敢当,只是秦老的这个病真的不算什么!真的。”

  好狂!

  秦老笑道:“小白他们不信。你就给让他们见识见识。苍军啊,你不是说你最近腰杆不舒服吗?让小白看看。”

  秦苍军楞了一下,随即走了出来:“小白你给我看看我这腰最近不太舒服,医生说可能是骨质增生。”

  顾小白玩味的笑了笑,刚才就看出了秦苍军的腰根本没问题,秦老这么说也有点考验自己的意思。

  秦苍军看着顾小白在笑,问道:“怎么了小白?”

  顾小白说:“秦叔叔你这腰没问题,可能是医生搞错了你没有骨质增生。”

  秦老随即笑了起来:“看吧我说是不是小白很厉害。”

  “切!懵的。”秦凌雪道:“你这么厉害,那你看看我。”说着就把手伸出来。

  秦凌雪今年三十岁,在北京搞化妆品生意。前几年在父亲的安排下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秦彤是认命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有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

  顾小白迟疑了一下还是假模假样的把手搭在秦凌雪白皙的手腕上,半晌也没开口。

  几人好奇的看着顾小白,秦老道:“小白怎么样?”

  顾小白依旧没有说话。

  秦凌雪道:“你说呀,我身体怎么样?”

  “真说呀?在这里?”

  “就在这里。”

  “我说了!”

  “你快说。”

  顾小白犹豫了一下扭头看向秦老,秦老向他点点头示意让他说出来。

  顾小白想了想道:“凌雪姐,那啥......你还是处女吧?”

  秦非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啥,小白你说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言一出,场面极度尴尬!

  秦老眉头紧皱,秦苍军、秦苍亮、秦非这吃惊的望着秦凌雪。

  “顾小白你个混蛋!”说完,秦凌雪羞愧的转身就朝楼上跑去。

  “凌雪姐是你让我说的。”顾小白望着她背影说道。

  看秦凌雪气冲冲的上来,这下大家都明白了,顾小白说得是真的。

  秦老埋怨的瞪了一眼秦苍亮,秦苍亮此时的表情也不好看。

  顾小白顿时有点恼火,早知道这种场面就不说她是处女了,说个其他的。

  片刻之后秦老起身笑了笑道:“好了,这会大家没话说了吧。来吃饭,秦非上楼去把你姐叫下来。”

  吃晚饭的时候虽然大家都没提秦凌雪的事,顾小白看得出大家的心思并不在吃饭上面,而是在思考为什么她会是处女,难道是秦凌雪的男人张孝林那方面有毛病?

  顾小白低着头吃饭,任然能感觉周围透着一股杀气,而那股杀气来自秦凌雪。

  饭桌上顾小白了解到,秦苍军和秦苍亮以及秦舒玉在北京都是大官啊!

  秦苍军担任的是国务院高官职位。

  秦苍亮担任的是BJ市市长。

  秦舒玉央行高管。

  我的妈妈呀,顾小白小心脏扑通扑通跳,我顾小白何德何能能跟这样如此显赫的家族一起共度晚餐?

  饭后,秦老让秦非带顾小白去逛逛北京城。秦凌雪父女则被秦老叫进了书房。

  顾小白和秦非走到别墅外,顾小白发现秦非的神情明显放松了不少,不由得暗暗感慨,生在豪门也是不容易。

  顾小白回头看了一眼,说:“非哥,我好像说错话了!”

  秦非拍了拍他肩膀:“别放在心上。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凌雪姐和张孝林感情不和,怪不得结婚几年都没生孩子。”

  顾小白没有接话。

  秦非道:“小白这几天我是你专职司机,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如果这一幕被秦非的朋友看见,估计要吃惊得下巴着地,京城太子哥之一的秦非谦虚的给一个愣头青当司机,保证会是头条新闻。

  顾小白想了想道:“三里屯吧。”

  “那行,我就带你去三里屯逛逛,那可是网红打卡地哦。”秦非一边启动汽车一边说道。

  “谢了非哥。”

  “别跟我客气,你爷爷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你现在又来北京给我爷爷治病,是我们该谢谢你。”

  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三里屯,看到长枪短炮的摄影师对着路过的美女拍照,以及一些身材火辣的网红正在直播。

  顾小白之所以来三里屯倒不是为了看美女,而是买衣服,今天走的匆忙,没带什么衣服,再说了到秦老家做客,再怎么也要穿好一点,免得丢人。

  “非哥,我对三里屯不熟,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男装推荐一下?”顾小白笑着说。

  秦非想了想:“前面太古里有,走我带你去看看。”

  两人右朝太古里走去。

  秦非知道顾小白是个学生,于是找了几家价格中档的服装店给顾小白看,顾小白还真是个败家子,对面那家国际品牌纪梵希男装店吸引了他的目光。

  “非哥走去那家店瞧瞧。”

  秦非抬头看去秦纪梵希,不由得皱了皱眉,心说这小子太虚伪了,去那里一趟至少好几万,倒不是秦非舍不得花钱,而是觉得这顾小白一个高中毕业生有点爱慕虚荣,这样不好。不过秦非还是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顾小白和秦非走进店里的时候,身材不错的售货员理都不理顾小白径直朝秦非走去,笑着介绍起自家的衣服。

  秦非说:“我不买,这位先生买,帮他挑一下。”

  售货员这才走到顾小白身旁。

  “先生这件好看,这件适合你!”

  秦非玩味的看着顾小白在店里越挑越来劲,最关键的是连价格牌都不看就让售货员包起来。顾小白还不忘问秦非要不要挑几件。

  结账的时候,秦非抢先上去,一看总价7万9,心里小痛了一下,把卡递给售货员。

  顾小白赶紧把卡抢了过来还给秦非:“非哥怎么能你付钱,我自己来。”顾小白一边拦住秦非一边掏出一张霸气的黑卡递给售货员。

  “我靠!黑卡?”售货员顿时多看了顾小白两眼。

  秦非楞了一下,这样的卡他见过,去年去姑姑秦舒玉的央行办业务的时候,看到秦舒玉正在审批这种特殊的银行卡。

  好像听姑姑说这种卡叫做至尊黑卡,每个省只限五张,而且还不是一般有钱人能得到的。

  就连自己也没有,他怎么会有?

  这下,秦非楞住了,对眼前这个少年更是有些看不懂了。

  秦非暗自摸了摸自己包里那张工行储蓄卡,也就没抢着买单了。

  其实到了秦非这样的家庭,什么至尊黑卡已经对他们失去了意义,身份就是最好的黑卡。

  刷完卡,售货员依依不舍的把卡递给顾小白。

  出了商场,秦非笑着拍了拍顾小白肩膀:“小子看不出来啊,还是和金主。我可认识这张卡,叫什么至尊黑卡。”

  顾小白点点头:“就是名字听起来炫酷一点,说白了还是张银行卡。”

  秦非玩味的看着他,这会才知道眼前这货根本就不是一个懂的低调的主。

  这时候,秦非的手机响了,走到一旁接电话。

  顾小白站在原地四处看了看,突然,茫茫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左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