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秦帝国之赘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抵达战场

大秦帝国之赘婿 耿弇 2187 2019.02.11 23:04

  大秦北疆,渔阳郡。

  郡守张显祚躺在榻上,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无奈,他只好静静望着房顶发呆。

  “叮叮…”

  清脆报警钟声响起,张显祚大吃一惊,赶忙穿上早已备好的战甲,冲出房中,大喝道:“怎么回事,匈奴来犯了吗?”

  “启禀郡守,城外来了一支军队,身披我大秦战甲。”有士兵跪倒在地,双手抱拳,朗声道。

  “传令下去,万不能开城门!”张显祚眉头微蹙,大喊一声,转身离去。

  早在十天前,匈奴们便乔装成大秦士兵,打得上谷郡守王离大败而归。此时正是三更半夜,谁也不知外面那些援兵是不是匈奴假扮的,小心为妙。

  张显祚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咸阳距离北疆如此之远,即便接到战报立即发兵驰援,最少还需半月时间。而广阳、右北平、辽西三郡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那三个王八蛋若是想要驰援,援兵早就到了,万不会拖到现在。

  而今渔阳郡的守军已然全部驰援上谷去了,几乎是一座空城。虽然张显祚动员了万余民壮,可仅凭这些民壮,绝对不是匈奴的对手。

  如果城下这些军士不是援兵的话…莫非,上谷已经失守了吗?

  上谷郡一旦失守,渔阳将会直接暴露在二十万匈奴军的视野之下。这么一座空城,能够坚持到援兵抵达吗?

  冷汗自额头渗出,流入眼中,带起一阵酸涩。张显祚手掌紧握成拳,脚掌每次落下,都显得如此沉重。

  “郡守!”

  “参见郡守!”

  城墙之上,无数民壮恭敬跪倒。

  张显祚也是穷苦出身,深知百姓疾苦,因而爱民如子,深得人心。故此,他才能在数十天之内集结如此之多的民壮。

  “嗯…”张显祚只是轻轻点头,双手负背,走向远方。这位一心为民的郡守,此刻的背景看上去如此落寂。

  “小张,快开城门!”城楼之下,一名身披黑甲的将军骑在马背,大喊道。

  “放肆,什么人敢与张郡守如此说话?找死吗?”此话入耳,城墙上的民壮全都愤怒起来。张显祚在他们心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岂容别人如此侮辱?

  张显祚却是一惊,忙趴在城墙之上,四下张望。

  这道声音,为何如此耳熟?

  城下那将军隐匿在黑暗之中,挽弓搭箭。手指一松,箭矢飞射而出,直射向城楼之上。

  “噗!”

  一名民壮的喉管被这箭矢整个洞穿,直挺挺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保护郡守!”张显祚的亲兵们立刻将之围在中间,警惕望着城下那名黑甲将军。

  “匈奴来了…匈奴来了!”

  与亲兵截然不同,民壮一见有人死了,顷刻间乱作一团。单兵素质,差了不知多少。

  “都给我让开!是蒙将军…是蒙大将军来了!”张显祚将亲兵们推开,激动望着城下那潜藏在黑暗中的将军,大喊道。

  城下,几名秦兵举起火把。火光照亮了那将军半边脸颊,正是大将军蒙恬。

  “开城门!快开城门!”张显祚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向城楼之下。

  蒙恬轻轻一笑,将弓箭递给身旁士兵。手掌向前一挥,数千骑兵紧紧跟随。

  吊桥缓缓打开,张显祚早已等候多时。蒙恬明显认得他,也翻身下马,抬起手来挥舞几下:“小张,别来无恙!”

  “蒙将军…”张显祚激动地无以复加,紧紧攥着蒙恬的手。良久,他才又有些疑惑:“蒙将军,你为何杀死那个大秦子民啊?”

  一般郡守见了蒙恬,定要好酒好肉招待着,美女美酒伺候着。各种谄媚奉承,更是没有丝毫吝啬。张显祚到底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第一件事,竟是质疑起蒙恬来。

  “那人是匈奴派来的刺客,你可以翻检一下他的靴子。如我所料不错的话,他靴子里藏着一把弯刀…那是匈奴独有的。”蒙恬轻轻一笑,道。

  那民壮一直跟在张显祚身后,位置看似平常,却极度刁钻地避开了所有亲兵的可攻击方位。而且他一直弓着身,右手向靴子靠拢,明显有古怪。

  若别人在此,定会遭了毒手。很可惜,这人碰上了蒙恬。在蒙恬眼前玩这些把戏,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郡守,这是从死去民壮靴子里翻出来的!”恰在此时,几名亲兵行下城墙,半跪于地,举起一把弯刀,朗声道。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面露惊骇之色。唯有张显祚,勉强保持着平静。他曾与蒙恬接触过,自然知道蒙恬的厉害。

  算上这次,蒙恬可是救了他两回了……

  历史上的张显祚便是被匈奴刺杀身死,人们为了纪念他,不知修建了多少祠堂。临行之前,蒙崇德便再三嘱咐有刺客要刺杀张显祚。起初蒙恬还不信,此时此刻,却觉得蒙崇德那小子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些。

  “小张,上谷战事如何了?”蒙恬大踏步走向城中,头也不回地对身后骑兵摆了摆手,骑兵们立刻跟上,众人也都跟在蒙恬身后。

  “启禀将军,匈奴们拥有整整三百架投石车。王离与他们交手四次,虽斩首万余,却皆以惨败告终。据在下估计,上谷此时恐怕只剩万余可战之士了。”张显祚不愧是蒙恬一手提拔的渔阳太守,他的分析,居然丝毫不差。

  “什么?”蒙恬却皱起了眉头,王离也是一员猛将,输得如此凄惨,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心中疑惑,又开口道:“匈奴连刀剑都凑不齐,从哪弄的投石车?他们是哪个部落的?”

  “匈奴乃至东胡已经被一个叫冒顿的家伙统一了,据在下所知,他们的全部兵力不下于三十万。投石车的数目,保守估计恐怕不下于五百…”张显祚苦涩一笑,道。

  “冒顿?”蒙恬脸上表情愈发古怪起来,他依稀记得这个名字,好像…崇德跟他提过?

  那小子不会成精了吧?

  “张郡守!”城门之外,一匹黑马狂奔过来。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狼狈栽倒,正是王离。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大喊道:“快…快带着渔阳的百姓撤退!上谷郡已经丢了,渔阳…”

  他本想说渔阳是一座空城,无论如何也守不住,却猛然发现城中居然有数千骑兵。

  骑兵数目并不算多,可那股冷冽杀机,却令人胆战心惊。北疆,何时多了如此精锐的骑兵?莫不是广阳、右北平以及辽西三郡的援兵到了?

  尔后,他看见了一张英武的脸。那是大秦第一猛将,被世人视为守护神的大将军…蒙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