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百步残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阴谋阳谋(一)

百步残阳 百步残阳 3117 2019.06.13 12:32

  赤霄剑从马车门帘里伸出。

  乌黑的剑鞘,剑鞘上精美的花纹,在花纹中间,赤霄两个字如火般燃烧。

  持剑的手瘦骨嶙峋,宽大的手背不仅起了茧,甚至粗糙而丑陋。

  李残阳并不在意这柄剑,不仅仅是因为《百步残阳》不在赤霄剑内,最重要的是,能够被人夺走的宝剑,他一定能再次抢回来!

  人,现在从马车里走出来。

  雍容华贵的服饰,胖得流油的体态。这人圆圆的头,小小的眼睛,鼻塌嘴宽,若非穿着价值不菲的衣衫,倒真与屠夫无异。

  任何人一眼看去,下意识便认为,这人定然是个突然暴富的屠夫,非但高调做事,就连身边都不缺奴才伺候。

  李常林既是剑中之邪,为何是如此一副模样?的确令人大跌眼镜。

  再看他身边的人,左边的男人一袭黑衣黑如墨,四四方方的脑袋,精壮的身子,尤其是两只眼睛,不怒自威甚是骇人。

  右边的男人白衣如雪,小巧玲珑的脑袋上,一双眼睛柔情似水,嘴角含笑三分,颇像个刚出闺的女子。

  “李常林身旁两人是谁?”

  李残阳的目光从赤霄剑身上移开。

  阮玉香抬起纤细的手臂,伸开柔弱无骨的食指,指着两人轻轻道:“左边这人叫常无黑,右边那个叫常无白,两个人皆是鬼门之中严望的手下,如今成为李常林的奴才。”

  李残阳震惊无比,啐道:“黑白无常?阎王?真是个很形象的组织。既然他们是黑白无常,又为何给李常林做奴才?”

  阮玉香掩面一笑,嫣然道:“自然不是真的做奴才。黑白无常本就是锁命勾魂的,他们既然为李常林做奴才,只有一个目的……”

  李残阳截口道:“莫非,是要抓他回去成为鬼门杀手?”

  李残阳的心一提,望着阮玉香道:“难怪你说,愚蠢的人只会听一个人的话。这人就是鬼门的严望!”

  阮玉香口吐芳香,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剑圣李后行的儿子,会不会听他的话。”

  李残阳冷笑道:“绝不会!”

  从屋外走进来不过五十步距离,方傲寒很快走进来,一边走一边怒视李残阳。

  戏,还没演完。

  李常林三人却走得奇慢,五十步的距离,他们几乎当做一百五十步来走!

  李残阳退后两步,忽然道:“是你……李常林,你这个叛徒!”

  阮玉香仿佛听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方傲寒冲过来,指间寻血针清晰可见:“李残阳,你自以为聪明绝顶,却未曾想到吧,只要百步残阳还在你手中,你即便逃到海角天涯也是无济于事!”

  这句话比寻血针还要锋利。

  只因方傲寒已表明态度,他不会陪着演这场无聊的戏,他要的,也是百步残阳。

  有几个人不想得到百步残阳呢!

  “你说什么?”

  李残阳手无兵刃,倘若使出天佛经的武功,势必败在方傲寒手下。

  话已说尽。

  一支寻血针,快如电,隐于风。

  谁能避开寻血针?没有人能避开!

  李残阳看不见针在哪里,只有等死。

  但这时,如清泉般地琴声自半空盘旋,迅速落入方府庭院里。

  “嘶”

  细微的长鸣声绵延不绝。

  寻血针出现在李残阳眉心前一尺距离,细若发丝的寻血针原地翻转,针头翻转几圈后竟对准方傲寒的膻中穴!

  这场戏还没开始就已结束。

  方傲寒不急不慢,再发出一支寻血针。

  这支寻血针被另一支刺穿,分成两支消失无踪,对准的竟是李残阳双眼。

  另一支寻血针还未射到方傲寒面前便骤然失力,坠落在地。

  琴声消失,屋子里飞出两枚象棋棋子。

  李残阳转身接过棋子,双手发力,以天佛经中的武功两极掌扔出去。

  棋子反向旋转,形成一股巨大冲力,两支寻血针突然现形刺中棋子。

  两支针化成灰烬!

  李常林还未走到方傲寒面前,仿佛眼前的事与自己毫无关系,只是在镀步而已。

  “寻血针不过如此,看来方家寻血针的招牌,今日要被你给毁了。”

  李残阳虽然说得轻巧,但背在身后的两只手都已剧烈发抖,手掌手臂血液似要爆体。

  天佛经乃是记载着佛门中的各种精绝武功,每一样都是一流以上的。

  但是,方傲寒方才使出寻血针,才用了不到七成的功力!

  方傲寒还不服气,又欲发针。

  常无白已经拦住他,取下寻血针说道:“方傲寒,原泽州绿水县人士,生于公元一四七三年八月十九,是如意娘子方心之后代,为人诡谲多变,狡黠油滑,善使寻血针,为护方家威名不得已而为之。”

  这场戏已经被识破了。

  李残阳不由得发冷,他想不到这方傲寒为人行事居然这般恐怖。

  他不愧是个绝顶的戏子。

  常无黑大步而来,大叫道:“喂,方傲寒,在爷爷面前演戏,活腻了吗?”

  说着一手揪住方傲寒衣襟。

  李常林慢悠悠走来,走到李残阳跟前。

  他忽的双手捧剑,递给李残阳。

  “宝剑仍在,斯人已逝,生前的光芒黯淡于剑下,却长留剑鞘之内。这墨色剑鞘是我亲手所造出,算是送给你的礼物。”

  李常林话语诚恳,表情严肃。

  可惜,话中之意却是振振有词,有如圣旨和命令一般,压迫力十足。

  李残阳接过剑,淡然道:“既然如此,你可得日夜提防,只因这光芒仍然有人继承。黑暗只适合人用来做梦,但虚梦,终究会被光明击碎的!”

  李常林微笑:“谁是光明?谁是黑暗?”

  李残阳咬牙道:“叛徒就是黑暗!”

  李常林大笑,说道:“你错了一件事。我现在并没有杀掉你,你,却想杀我。”

  “不止他想杀你,我们也想杀你。”

  说话的是成双、曲长歌、岳青枫、尚致远、阮玉香,也就是琴棋书画女儿香。

  他们都是方傲寒的人。

  五个人都在庭院里,李残阳身后。

  李常林挥袖,袖中滑出一柄三尺长的利剑,这把剑便是当年断成两节的名剑“碧血照丹青”其中一节。

  这柄名剑在李常林左手。

  但见他右手一挥,衣袖中也滑出一柄剑,这柄剑赫然是昔年武丁所铸名剑“照胆”!

  一个人能有两柄名剑在手,这绝不是运气,这是实力!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你一定知道。天剑李家的天惊地裂生死反手剑有多可怕!”

  李常林说话底气十足,即使面对多个高手也是不慌不忙,没有出招地打算。

  李残阳懂得反手剑的威力,这种剑法凶残至极,一旦出手绝不留情。

  何况,方傲寒在一旁等着,他势必要坐收渔翁之利。

  黑白无常不会插手,他们的目的就是随时找机会抓住李常林——这样的人做杀手,实在是不可多得。

  琴棋书画女儿香五人似乎一直在准备对付李常林,苦于没有机会只有等待。

  李残阳皱着眉,忽然想到一个人。这个极其重要的人只怕已被李常林打发走了。

  “我差点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海阔天既然把事情说明白了,那么鬼门就绝不会放过他。当然更不会放过……钟正英!”

  李常林故意说得很大声,就是为了让海阔天听到。

  海阔天坐在屋子里,说道:“李常林,你这奸贼,身在棋局之中仍敢大言不惭,与其在此狺狺狂吠,何不进来与某家下一局?”

  众人无不惊愕,这绝代英雄竟然真的能不动声色,还要邀请李常林下棋!

  李残阳禁不住暗道:‘这些人又怎能明白,绝代英雄并非莽夫,常无黑与江无量之辈焉能与海大侠相提并论?’

  这样的邀请的确怪异非常。

  一般人根本不会答应这要求,但李常林怎是平常的一般人?

  李残阳等人让道一边,给李常林一条路。

  成双点点头,自顾自说道:“以棋交战,要比论武麻烦,不过,麻烦才能产生斗志,越麻烦的事,越有意思。”

  所以众人随着李常林走进去。

  屋子里宁静无声,檀香的青烟摇摇而上,优雅而令人舒适。

  李常林坐下,一坐下便出手!

  棋盘根本连一个子都没有。

  “海大侠,注意,炮进三!”

  他左手正要放在棋盘上,右手作爪状抓住海阔天挥来的铁拳。

  拳风止,海阔天左手握住李常林左手虎口,说道:“马截后路,炮作前锋。”

  现在,海阔天已经走了一步棋,棋势如招式,李常林已经处于下风。

  “一卒当先,飞马紧随。”

  李常林左手脱开,弹指打在海阔天右手掌心处,右手掐住海阔天脉搏,使其无法动弹!

  李残阳喃喃道:“生死反手剑!他竟然以肉掌使出,果然厉害。”

  转瞬急下,海阔天似乎已被困住。

  李常林双手突放。

  “过河車杀门前炮,将军!”

  只见李常林右手按在棋盘,似在推子过河,左手握拳打在手肘内侧。

  右手朝天一拳,打向海阔天下颚骨!

  “退炮为守,象走危崖!”

  海阔天头一偏,左手摆拳击在李常林手肘,右手五指张开钳制住李常林右手。

  还未等李常林走下一步,海阔天右手顺势一扭,左手将木桌击碎!

  李常林弯着腰,身子在颤抖。

  海阔天抬起右腿,压在李常林脊背上。

  “卑鄙小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海阔天怒火爆发,手脚一齐发力。

  李常林竟不觉疼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