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真相不可饶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真相不可饶恕(4)

真相不可饶恕 烟雨思江南 4042 2019.05.10 09:30

  户外骄阳似火,闷热难耐。

  萧强一路狂奔,直到再也迈不动步子,他大口喘着气,在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一路前行,心中的情绪难以言说。

  伤心?

  不甘?

  还是愤怒?

  也许都有,但还不止!他能感觉到,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而强大的情绪在肆意生长。

  他又饥又渴,走进一家汉堡店,点了汉堡和可乐。填饱肚子,大口大口地灌入冰镇可乐,大脑终于冷静下来。

  萧强继续思考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车祸案。

  不,是谋杀案,这点他已经肯定。

  就目前的证据,车祸案的幕后黑手,最大嫌疑人就是梁英母子。梁英制造车祸究竟是为帮林俊熙夺取张念馨而杀自己,还是为帮林俊熙登上广告公司CEO的位置而除掉李世杰呢?

  或者两人都是她的目标?萧强却不能肯定。

  “萧强,到了现在,这些还重要吗?”

  “当然,非常重要!”

  “萧强,你太爱钻牛角尖了!”

  “不,世杰,你听我说:如果梁英想杀的是我,那事就经了结,你不会再有危险;如果梁英本来是想除掉你,那现在,你时时刻刻都有危险;如果她目标是我们两个,那现在计划只完成一半,之后她会根据你的决定来行事,你不辞职,离开公司,那危险就一直存在!”

  “可这又有什么区别,我不走,就是有危险,难道你要走?”

  “咚”

  萧强座位旁,一个用餐的年轻女孩看到他自言自语,嘴里蹦出词又是杀,又是危险,吓得打翻了长台上的可乐。

  萧强却没留意,依旧喃喃自语,直到可乐从桌上流到了他的大腿上。

  “啊!”他惊的跳了起来。

  女孩花容失色,僵立在一旁,不知所措,旁边座位上的两个壮汉忽然闪出来,隔在萧强和女孩中间。

  萧强莫名其妙地看了眼三人,笑笑,走出汉堡店。

  他拨通林若雨的电话,因为他想到了应对梁英的办法:在调查期间,尽量和林若雨在一起,这样即便梁英想对他动手也有所忌惮。

  “若雨。”

  “世杰哥,你没事吧?”电话那头,林若雨关切地问。

  “Sorry,让你担心了,刚才我只是又想起那晚的车祸,所以...明天我会去公司,到时见。”

  “今天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我还有事要处理,明天见!”

  “嗯。”

  结束和林若雨的通话,萧强立刻给“老警察”打电话。

  “李世杰?”

  “对,是我,你好,你能不能帮我弄到林复鑫妻子梁英最近的通话记录,我想看看有没有异常的通话记录。”

  “你终于相信车祸不是意外了?”

  “是,不过我没有证据,所以需要你的帮助。”

  “当然可以,即便我退休了,我也是一名警察,有疑问的案子一定要一查到底,不然怎么对得起死者!你放心,我马上就能弄到梁英的通话记录。”

  “多谢!”

  挂了电话,萧强走回凯莱饭店地下停车场,林若雨恰巧从负一楼的电梯口出来,欢快堆满在她漂亮、精致的脸上。

  即便隔着很远,还是能感觉到她身上洋溢出的青春活力。躲在水泥柱后的萧强脸上一阵抽搐,心中哀叹道:真好!

  目送林若雨驾车离去,萧强从柱子后面走出,坐进车里,对着镜子贴上胡子和黑痣。

  车从车库驶出,阳光刺眼,他从仪表盘上拿起墨镜戴上。

  在城里兜了几圈,买了一整套将要用的工具,同时物色了一辆轿车。这是一辆停在巷子里的老款汽车,上面积了很多灰,车的主人应该有段时间没开了。

  在远处停好自己的车,萧强拿着开锁工具,几十秒就打开了车门,接着撬开方向盘附近的塑料外壳,重新打火启动汽车。

  萧强将车开出巷子。

  坐在车里,他不禁想起以前误入歧途,帮人偷车的事情,也是因为偷车的事才让他最后决定去当兵。

  这一切,好像在做梦。

  一个很长的梦,亦真亦幻。

  兜了一圈,确认汽车性能没有问题后,又加油、洗车,不多久就接到了“老警察”的电话。

  “李世杰,你怀疑的梁英果然有问题!”

  “你查到线索了?”

  “对,车祸前几天,他和梁军通话频繁,尤其车祸当晚,通话达到12次。”

  听到梁军的名字,萧强兴奋起来,两人有过一面之缘,他连忙追问确认。

  “梁军是不是梁英的弟弟,在地产公司上班?”

  “是!他的资料我通过邮件发给你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萧强看着前方的红灯,将车停下来。

  “呃,早就想好了。”

  “具体呢?”

  电话那头的“老警察”似乎很想知道细节,萧强将墨镜推上额头愤怒的眼神直视前方。

  “这,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过了两秒,绿灯亮起,萧强拉下墨镜,一脚油门,车飞了出去。

  “你提供信息给我就好,我不想你卷入这场案件,因为我也不清楚最后案子会演变成什么样!”

  “老警察”叹了声。

  “这也是你不问我姓名的原因吧!?”

  “呃,是!谢谢你的信息,我们下次聊!”

  萧强挂断电话,打开邮件,看到“老警察”发来的有关梁军的资料后,立刻向右手的街道拐去。

  半个小时候后。

  萧强将车停在梁军工作的大厦前,立刻用新买的手机,以“知情人”的身份给梁军发去信息。

  知情人:梁军先生,关于三天前,在西茄市北郊落云山脚发生的渣土车和轿车相撞的车祸,我有一些独家资料。

  很快,萧强就收到了梁军的信息。

  梁军:知情人先生,如果你有什么情况,应该报给警察而不是我。

  萧强继续以知情人的身份回复。

  知情人:我更喜欢钱,而不是做吃力不讨好的证人。

  梁军:你什么意思?你找错人了!

  知情人:怎么会,我当晚明明看到你了,我手机视频里还有你忙碌的身影,你说我找错人了?

  梁军:兄弟,有话好说,你开个价。

  萧强心跳的厉害,手因为颤抖,差点掉落了手机。虽然之前听到“老警察”提到梁军,他就料想,一定是后者亲自实施了这起车祸,但真的确认之后,他还是难以接受。

  “畜生!”他对着手机屏幕痛骂。

  梁军又发来一条短信:兄弟,别不说话啊,50万,行不行?

  看到梁军新发来的信息,萧强调整呼吸,努力平复情绪,再次回复信息。

  知情人:你打发叫花子呢!?那个替死鬼王允都值几百万,你拿个零头就想打发我?

  梁军:兄弟别生气,那你要多少?

  知情人:好说,1700万现金,今晚7点前准备好!!

  梁军:1700万!这也太多了吧,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知情人:那我不管,你要是不给,7点之后我就卖给报社了。

  萧强当然知道梁军不可能一下子拿出1700万现金,梁军没有,但梁英有,他说这个数额就是要逼出幕后主使梁英,他需要更多的证据来组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指控梁英。

  许久,梁军再次发来信息。

  梁军:兄弟,一切好说,我尽快筹钱。

  十几分钟后,一辆SUV从地产公司的大厦停车场出口出现,车牌号码就是梁军的。

  过了十几秒,萧强才启动车子跟追上去,不出所料,狡猾的梁军果然开车在城里兜圈。

  萧强早有准备,一直远远地跟着。

  梁军兜了半小时候,终于将车开进一条商业街,下车之后,又在车旁抽了两支烟,接着又启动车子开了出去,萧强等了十几秒,刚想启动汽车跟上去,却留意到后面开来的沃尔沃。

  林家也有一部沃尔沃,他急忙打开手机核对资料。

  没错,沃尔沃上悬挂的车牌就是林家的。

  果然,从车里下来的人是梁英。

  梁英穿了一件白色长裙,腰间束一黄色的细长皮带,让她看上去优雅,但举手投足间透出的却是精明、狠厉,远比中午看到的她更真实。

  “真厉害!”

  萧强暗叫侥幸,如果不是手上有两人的资料,那刚才就被梁英发现了。

  没一会,梁军的车再次出现,两人说了几句,一起走进临街的咖啡店,萧强用手机拍下了过程。

  半小时后,两人才从咖啡店出来。

  梁英打开沃尔沃汽车的后背箱子,梁军从里面陆续拎出8个黑色行李包装进自己的SUV,转移完这些行李包,两人驾车离开。

  萧强收起手机,将车停进附近一条僻静的巷子,下车后找了一家汉堡店吃东西,同时等待夜幕的来临。

  等待,总会让人觉得时间比平时慢,萧强却没不耐烦,他需要更多的思考时间。

  如果拿到梁英和梁军犯罪的完整记录,他又该怎么办。

  是在自己自杀前杀了他们,让他们陪葬?

  还是让法律来严惩他们?

  .....

  想到杰西卡,萧强第七天跳崖魂归蓝天碧海的想法再一次动摇。

  “我是不是该扣动扳机,碰碰运气?”

  萧强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出手枪状,接着缓缓抬起手臂,用“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

  “嘭!”

  他咧着嘴,呲牙笑起来。

  “15%的机会,我会抓住的,一定会的!”

  汉堡店的人都怪异、惊恐地看着他,当萧强注意到时,他对着众人耸耸肩,笑笑。

  不经意间,他在这些人中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中午在另一家汉堡店,那个被他惊吓,而将可乐打翻在他腿上的女孩。

  “真巧!”萧强自语了一句,端起尚未喝完的可乐走出汉堡店。

  夜已黑,他要开始狩猎前的最后准备了。

  他继续以知情人的身份给梁军发消息:钱准备的怎么样?

  梁军:已经凑齐,什么时候交易?

  知情人:我能相信你吗?我很担心,既然你可以制造车祸杀人,谁又能保证你不会杀我!?

  梁军:兄弟,你想多了,我怎么敢,你在暗,我在明,时间地点都由你定,我只想拿到视频。

  知情人:好,如果发现你带人,我就一键发布视频上网。

  梁军:绝对,我以人格保证!

  萧强笑出了声,对着手机屏幕骂道:“梁军,你这心狠手辣的东西,你还配谈人格?”

  “呸!”

  萧强恨不得现在就逮到梁军,痛殴一顿,但他知道,事情没成功前,他必须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他再次给梁军发消息:现在你将车从远望路开到解放南路的第三个十字路口,到时我会再发信息给你!

  梁军:好。

  萧强开车回到寓所大厦,和大厦物业交代,如果他两天没有回来,物业就撬开他的家,将杰西卡送去动物收容所,并手写了一份授权书给值班经理。

  他虽然有100%的把握制服梁军,但谁又能保证没有意外,他绝不能让杰西卡有事。

  将杰西卡的“饭盆”装满后,萧强就收到了梁军到达指定地点的信息。

  他回复信息:去三天前,车祸的地方,不要问为什么,立刻去。

  很快,梁军回复:好!

  从大厦出来,萧强重新贴上络腮胡和黑痣,又检查了背包里所有的东西:帽子、匕首、束缚带、绳索和其他工具。

  车向落云山一路疾驰,夜空下映照的灯光越来越少,夜空恢复了它本来的面貌,落云山出现在不远处。

  几年前和战友穿越深山老林的7天野外生存训练画面,浮现在萧强面前,这让他肾上激素飙升:隐蔽自己,消灭对手!

  “你必须比敌人更狠!”

  萧强带上帽子,加速朝上次车祸的十字路口开去。

  还没到约定的地方,他就看到了梁军的SUV,他踩下油门,撞了上去。

  “嘭”

  “兹”

  追尾之后,两辆车都停了下来。

  萧强将匕首别在背后,将束缚带放进口袋。下了车,见梁军不下车,便假装醉汉,摇摇晃晃走上前。

  “咚咚咚”

  他用力敲了敲梁军的车窗,叫嚷道:“喂!发生车祸了,你为什么不下车。”

  梁军斜了他一眼,不说话,拿起仪表台上的手机查看。

  “啪”

  萧强拍了车窗一掌,向后退了七八步,一屁股坐在了马路上,同时嚷叫道:“下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梁军开门下车,右手放在背后,向萧强走去。

  萧强侧过身,跪在地上,背对梁军,假装呕吐。

  极快的脚步从身后传来,透过手臂和身体间的空隙,萧强看见梁军手拿电击器向他冲来。

  “呕!”

  萧强提高呕吐声音的同时,猛地侧转身,飞起一脚踢向走到身后的梁军的右手。

  “咚”

  “啊!”

  电击器从梁军手里飞脱出去,摔在路边的杂草里。

  “你!”

  梁军面如土色,等他意识到身前的胡须男就是“知情者”,想逃跑时,已经来不及。

  “想跑?做梦!”

  萧强冷笑一声,闪到梁军身后,用臂弯勒住后者的脖颈,他手上使劲,只几秒,梁军就开始出现窒息昏迷的症状。

  “还跑不跑?”萧强哑着嗓音恐吓道。

  梁军摇手回应。

  萧强松开手臂,梁军弯下腰一阵剧烈咳嗽,接着大口喘气。萧强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束缚带,将梁军的手臂绑在背后,同时将后者身上T恤衫从前面拉起套在头上。

  梁军蒙着头,蹲在路上,一句话不敢说。

  萧强将8个黑色行李包转移到自己车上,又从草丛里找到那个电击器,之后带着浑身颤抖的梁军,开车离开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