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真相不可饶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真相不可饶恕(5)

真相不可饶恕 烟雨思江南 3385 2019.05.13 08:26

  以防有人跟踪,萧强开着车在落云山附近兜圈。

  “兄弟,你钱也拿到了,为什么要抓我?”蒙着头,躺在后排的梁军哆哆嗦嗦地问。

  “闭嘴!”

  梁军再也不敢问,萧强忽快忽慢又开了一段距离,确认无人跟踪后,将车拐进落云山中,最后在一片树林里停下车。

  打开手机录音,拿了电击器,萧强坐到汽车后排。

  “梁军,你听好了,现在开始,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如果有片刻犹豫,别怪我心狠!”

  “兄弟,你钱拿了,就放了...”

  萧强冷哼一声,将电击器顶在梁军的腹部,同时推上了开关。

  “兹”

  “啊!”梁军惨叫,浑身颤抖。

  “我问你,钱是不是梁英给你的?”

  “你怎么知...”

  “兹”

  “啊!”梁军又是一声惨叫。

  “钱是不是梁英交给你的?”

  梁军满身是汗,喘着粗气,将蒙在脸上的T恤衫吹的鼓胀起来,许久之后才回道:“是,是梁英给的!”

  “那三天前的晚上,造成王允和萧强死亡的车祸也是她主使你去做的?”

  “呃,是。”

  “哼!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狠毒,我再问你,梁英要你制造车祸是针对谁?”

  “我,我不知道。”

  萧强用电击器顶了顶梁军的腹部,不过这次,没通电。

  梁军本能地颤抖起来:“别,我真不知道她要针对谁,她要我一个不留!”

  “蛇蝎女人!”

  萧强拽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最后实在忍不住,一拳重击在车顶上。

  “咚”

  梁军看不到,但听到重击声,他本能地站起来想跑,刚刚直起腰,头就撞上车顶,“咚”的一声又跌坐回座位。

  “别打我,我什么都说了,兄弟,你行行好,放过我,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畜生,给我闭嘴!!”

  深吸一口气,萧强缓了缓激动的情绪,又问:“你是怎么制造车祸的?王允身上的毒品是你后来注射上去的吧?”

  “我说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现在还敢和我讨价还价!”

  “别,我说,我说,其实那晚是我开渣土车侧面撞击萧强驾驶的轿车。”

  萧强目眦欲裂,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梁军,但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那王允是怎么回事?”他又问。

  “王允当时就在副驾驶位置,不过被我药晕了,还打了超剂量的冰毒,之后我把他挪到驾驶位,用他的头撞碎了挡风玻璃。”

  “那轿车着火也是你干的好事!?”

  “是,不过我刚点着火,就看到远处有车灯,所以就先跑了!”

  “哼!杀人放火,畜生不如!”

  萧强气愤难忍,再次将电击器顶到梁俊的腹部,推上开关后久久不松,梁军一阵哀嚎,身体剧烈抽搐,最后昏死在座椅上,但身体还在抖个不停。

  “呸!”

  萧强像扔垃圾一样,将昏迷抽搐的梁军扔出车外。

  车开出密林,驶上公路。

  萧强撕下胡须和黑痣,喝了几口水,清清嗓子,一直用沙哑的嗓音说话,喉咙很不舒服。

  车一路行驶,到了城南的儿童福利院。

  他重新带上帽子,将8个黑色行李包扔在福利院西墙的花丛里,接着又给福利院的杨院长打去电话。

  “喂,是谁啊,这么晚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杨院长熟悉的声音,萧强心头一颤,往事历历在目,不禁心伤难过。

  “杨院长!”

  “你好,你是?”

  “我,我是萧强的战友,今天我和渣土车所属公司的老板交涉,他过意不去,所以私下捐赠1700万给福利院,你可以用这笔钱改善下福利院的居住条件,我希望福利院里的孩子能得到更好的成长。”

  “这,你开玩笑的吧?”

  “不,千真万确,钱我早就放在福利院西墙的花丛里。如果你怀疑钱的来历,明天你可以打电话给复鑫地产的总经理,梁军,是他亲手交给我的。”

  “这...”电话里,杨院长激动地说不出话,“我,我相信你,年轻人,你叫什么?”

  “对不起,杨院长,我不能告诉你。”

  “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言语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了,我替福利院所有的孩子和员工感谢你!”

  萧强强忍泪水。

  “杨院长,我该谢谢你,我替萧强感谢你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希望你长命百岁!”

  他再也忍住,挂断电话后,跑回了汽车。倒在座椅上,儿时在福利院的记忆一下都浮现在他眼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一个梦的话,该有多好!”

  透过后视镜,他看见满头银发的杨院长带着几个员工找到了那8个装满钱的行李包,几个妇女拥抱在一起又跳又哭。

  “再见!杨院长,再见李阿姨、陈阿姨......”

  萧强默念着,启动发动机,踩下油门,车在黑夜中飞了出去。

  按下指纹,打开门。

  杰西卡站在门口,尾巴用力摇着,欢迎主人归家,萧强莫名感动,俯身挠挠杰西卡的脖颈和下巴。

  “丫头,走,我帮你洗澡。”

  收拾好杰西卡,萧强也去取衣洗澡,刚走到衣柜旁,忽然感到脑部炸裂般地剧痛,视线开始模糊,呼吸也变得急促。

  很快,他就如坠深渊,眼前一片漆黑,听不见任何声音。

  “这是哪?我死了吗?”

  “我七天也活不到了吗?也好,算了!再见吧,这个世界,再见杰西卡...”

  “不,杰西卡!我不能扔下她!”

  “杰西卡!!”

  痛的更厉害了,萧强感觉自己快没呼吸了,他努力呼吸,但似乎在无尽的黑暗中没有一丝氧气存在,窒息感越来越强烈,他觉得这次真的要死了。

  什么都看不见了,黑暗也消失了...

  又是一阵剧痛,他眼前一片白,白的刺眼,忽然无数模糊的画像在他面前闪过,他根本看不清那些是什么,最后如下起流星雨,一道道光线在他面前闪过。

  “这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

  “我死了吗?杰西卡!”

  最后,一切都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萧强感觉脸上湿热酥痒,睁开眼,看到杰西卡正在舔他的脸颊。

  “杰西卡!”

  他扶着衣柜坐起身,杰西卡走过来,摇着尾巴,用头蹭他的手臂,嘴里发出呜咽声,他激动地抱住杰西卡,挠着她的下巴。

  “丫头,放心,我没事了,去玩吧!”

  杰西卡叫了两声,跑出卧室。

  头虽然还是一阵阵痛,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萧强起身去拿睡衣,一眼就看到了中午打开的暗格中的保险柜。

  几个数字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脑海:45896710。

  “难道是保险柜的密码?”

  萧强激动不已,他屏住呼吸,按下数字,只听保险柜里发出咔嚓声,轻轻一拉,门真的开了。

  “枪!?”

  看到一把手枪赫然出现在保险柜中,萧强惊的一声惊呼,这太让他意外了。

  “李世杰的保险柜为什么会有枪?”

  他拿起手枪,这是一支5.8毫米口径92式手枪,退下弹夹,他发现里面压满了子弹。

  “难道世杰早就猜到梁英会对他下手,所以准备了手枪防身?”

  “不,不可能,他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不小心了...”

  “等等,为什么我会知道保险柜的密码?难道刚才不是脑瘤发作,而是世杰的记忆回来了?可,为何我记不起其他的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扭头,他看到柜子里另外一件东西,一本记事本,他伸手去拿,猛然间,脑子突然出现张念馨和林俊熙一起进公寓的画面。

  “林俊熙!对,这所有的一切都因为他!”

  “不行,我要去找他们!”

  拿着枪,萧强冲出寓所。

  ......

  通过公寓楼外的铁楼梯,萧强上到二楼,再搭电梯来到他生前所住的11楼,1103房。

  按下智能锁的密码,他进入房间,打开灯。

  房间里一片狼藉,地上、床上全是张念馨的鞋子、衣服和未用完的化妆品,显然上午她不是来拿东西的。

  “那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萧强脸上一阵怪异的表情,忽地,飞起一脚,踢开地上的鞋子,他绕过床尾去走到床头柜边上。

  “张念馨!”看到眼前的一切,他愤怒地叫道。

  床头柜下面的抽屉已经被撬开,里面的东西都被倒了出来,一地都是,两人的照片也被撕成了碎片,扔了在地上。

  他咬着牙,跪在地上翻找起他在部队获得的一等功奖章。

  “念馨,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你一直在我面前演戏吗?”

  萧强满眼是火,拿着被砸烂的奖章的右手不住地颤抖。

  “我要你们死!”

  萧强将奖章牢牢抓在手里,箭似地冲出门外。

  ......

  “轰隆隆”

  没有任何征兆,天空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萧强背着包站在雨中,慢慢带上手套,将绳索的一头系在楼面的消防水管上,接着捧着绳索,站上16层住宅楼楼顶的边缘,将绳子抛了下去。

  “轰隆隆”

  雨下的更大了。

  他系上缓降器,踩着墙面,右手减速,左手平衡,向下快速滑去。

  “16、15、14...”

  萧强默念着楼层,在第11层,他停了下来,并向右走了两步,来到张念馨卧室的窗户边。

  透过窗帘露出的空隙,可以看到:穿着睡衣的张念馨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神情兴奋,嘴里在说着什么,她从柜子里拉出一只崭新的大行李箱,放到床上,打开行李箱后,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床上。

  全是钱!

  一扎扎崭新的钱。

  萧强嘴角不停颤动,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暴涨,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脸上的表情更是狰狞吓人。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什么!”

  “张念馨!”他忍不住叫起来。

  “轰隆隆”

  萧强的叫声,恰巧被雷声掩盖,冲动终于战胜了理智,他再也受不了了,固定好绳索后,他伸手去拿背包里的手枪。

  房间里,张念馨,跪在床上,兴奋地撕开一扎一扎百元大钞上的扎钞纸,然后捧起一大摞钱抛向空中,她在钱雨中欢快地笑着,肆意地笑着,叫着。

  卧室外,大雨中,萧强站在墙上,右手拿枪,左手打开保险,拉动套筒,将子弹上膛。

  他抬起右手,将枪口瞄准了床上的极致兴奋的张念馨。

  “你去死吧!”

  一道闪电击中附近某栋大楼,发出巨大的炸响声。

  “嘭”

  萧强同时扣动了扳机,房间里,张念馨惊叫着,躲进被子,瑟瑟发抖。

  “兹”

  萧强解开固定,几秒之内速降到楼底。

  他,终究还是没有杀她。

  他实在下不了手,扣动扳机的那刻,两人曾经的美好再次浮现,扳机他扣下了,只是将枪口瞄准了上帝。

  “你!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一切!?”

  萧强抬头看了眼夜空,满眼憎恨地冲向一旁的汽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