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真相不可饶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真相不可饶恕

烟雨思江南

  • 短篇

    类型
  • 2019.05.05上架
  • 10.21

    完本(字)

321位书友共同开启《真相不可饶恕》的短篇之旅

学徒烟雨思江南 见习爱看书的蓝老鼠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真相不可饶恕(1)

真相不可饶恕 烟雨思江南 2516 2019.05.04 22:14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照片刻印在墓碑上,萧强还是没忍住,流泪满面。

  从医院跑来墓园,萧强只是和过去的自己做个告别,从今天开始,他将以李世杰的身份活下去。

  其实萧强自己搞不清,他该以何种心态活下去。

  按理说,他已经车祸身亡,但他的意识却活在了上司李世杰的身体里。他并不相信只有小说影视作品中才可能出现的灵魂附体、重生穿越之类的超现实现象,但现在的他又该如何解释呢?

  意识迁移的高科技?不可能,目前的医学和电脑技术决然做不到。

  难道真的是脑袋里肿瘤让自己产生了幻觉?那医院的医生也有了幻觉了?

  怎么可能!

  “去他妈的肿瘤!”萧强忍不住爆粗口。

  如果灵魂附体李世杰是上帝的恩赐,那上帝又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七天,15%的机会!

  “呵,既然死过一次,再来一次又何妨。”

  萧强用手指轻轻抚过墓碑上自己的照片,惨惨地笑了。

  车祸后,萧强在医院醒来,既被告知得了胶质瘤,开颅手术手定在7天后进行。

  等萧强意识到自己已死,灵魂附体李世杰后,便疯了似的跑出了医院。没多久,他就接受了现实。

  不然还能怎样?

  他决定不去做那个将近九成机会,可能会成为植物人的神经外科手术。

  他只想好好利用这短暂的七天,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见自己想见的人,最后一天,他会纵然一跃,魂归蓝天碧海。

  “萧强,再见!”

  萧强掏出香烟盒,抽出一支,点燃后放在墓碑顶上,接着又给自己点了一支,谁知只吸了一口,就剧烈咳嗽起来。

  “该死!”

  他扔下香烟,踩灭。

  “是你!?”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萧强颤了下,缓缓转身,看到张念馨站在几米远处,手里捧着一束鲜花。

  他怔怔地看着张念馨,不知如何开口。

  她一身米白色连衣裙,脸色苍白,比之前消瘦了很多,萧强心里一阵刺痛。

  “李世杰,你为什么来这里!?”

  萧强怔了怔,看到张念馨愤怒的眼神,才反应过来:萧强已死,他现在是李世杰。

  “我——”

  “你什么!?要不是你,萧强会死?”张念馨瞪着萧强。

  萧强无言以对,说起来,他的死的确和李世杰有关,可他还活着,灵魂活在李世杰的身体里,事实上,死的是李世杰,真是奇怪、可笑。

  “滚!这里不欢迎你!”

  张念馨下了逐客令,但萧强不愿走,想多看一眼面前的女人,他很了解张念馨:她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刚才的“滚”应该是她能说得出口的最狠的话了。

  张念馨满脸厌恶地转过身,走到墓碑前,扔下墓碑顶上的烧了一半的香烟,用高跟鞋狠狠踩灭在地上,仿佛那烟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她轻轻将带来的鲜花放在碑前,神情肃穆、悲痛。

  “强哥,好好安息,我们来世再做夫妻······”

  心如针刺,萧强想冲过去将张念馨拥进怀里,告诉她,现在的他就是萧强,她的强哥还活着。

  他强忍住,他是萧强,却也是李世杰,更是一个生命可能只剩七天的人,他不能像上帝对他一样,给人一个希望后又加上一个绝望。

  绝不能再伤害念馨了!

  胸口越来越闷,萧强感觉要窒息了。

  再也受不了了!萧强转身便跑,直到再也迈不动双腿,最后一下瘫坐在下山的大道旁。

  看着满山遍野的墓碑,他大口喘气,心痛如割。

  “念馨,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不知过了多久,口袋中的手机响了,陌生来电。

  “喂,你好,是李世杰,李先生吗?”

  话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你打错了,”话刚出口,萧强便意识到陌生男嘴里的李世杰就是自己,便立刻改口,“不好意思,我就是。”

  “李先生,关于车祸的事,我想和你——”

  “你是保险公司的吧,对不起,我现在状态不好,不想谈这个,七天后,你再联系我。”

  “不是,李先生,我不是保险员,关于你和萧强的车祸,我有些资料想给你,你先看下,等会我再电话联络你。”

  “慢着,你叫——”

  萧强话未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他怔怔地看着手机屏幕发呆,电话中的陌生男人是谁,会发什么资料来。

  没一会,手机震动起来。

  萧强点亮屏幕,人脸识别后,进入系统。果然,在李世杰的邮箱APP里有一封新邮件。

  点开新邮件,最上面是一张车祸现场的照片:黑夜中,熊熊烈火包围了一辆汽车,不远处有一辆停在绿化带上的渣土运输车,车头已经凹陷。

  “我就是死在烈火中的吧!”

  看到自己惨死的现场照片,萧强手不停颤动,皮肤像抹了辣椒,火辣辣的疼,呼吸也变得急促,他不得不大口喘气,努力平复情绪。

  许久之后,他才得以继续往下看,下面是一长段文字。

  《李世杰先生:

  我是一名有30年刑侦经验的退休警察,我是从报纸上获悉这起车祸的。很幸运,车祸中你没什么大碍,不幸的是你的司机萧强昏迷,被困车内,被大火烧死。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起意外,我想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我却并不这么想,尤其是留意到事后,渣土车公司的处理方式,我就在怀疑,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案。》

  李世杰倒吸一口凉气,心猛地缩起来,血液一下拥进颅内,他感觉脑袋涨痛,耳朵嗡嗡作响。

  “谋杀?杀我?怎么可能。”

  萧强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墓碑所在地,张念馨已经不见:走的真快···,他转回头,收回心思,继续往下看邮件。

  《如果你看下面的数字和赔偿方式,就知道幕后主使花费了多少心思和金钱:

  渣土车所属的公司赔付受害者萧某的亲属(未婚妻):300万元;

  赔付伤者李某某:160万元,协议待签;

  出于人道考虑,赔付渣土车司机王某的家属:120万元。》

  这些文字内容的后面,插了一张刊登赔偿协议的报纸的截图。

  萧强想到张念馨能拿到300万赔偿款,郁结在在胸中的伤心和愧疚消散一半,但他不明白给李世杰发邮件的老刑警为何说渣土车所属公司的处理方式有问题。

  明明做的有情有义!

  他忍不住继续往下看:

  《我想,你看了上面的资料,一定会觉得货车所属的公司做的够情够义。

  没错,光看这些是看不出问题的,如果你看看交警队公布的案件调查结果就知道,这家公司的做法并不符合情理。

  警方公布:

  6月13日,我市发生一起严重车祸,车祸导致两死一伤,轿车驾驶员和渣土运输车司机当场身亡。

  经查实,车祸系渣土车司机王某毒驾造成,事故责任由王某一人承担,关于王某身上的毒品来源,我们已经将案件移交给市公安局缉毒大队。》

  文字下面也配了一幅公告的照片。

  看到这里,萧强也起了疑心。

  如果车祸真的是因为王某毒驾造成,王某所属公司不向王某家人索赔已经是天大的善良,怎么还可能给王某家属抚恤金呢!?要知道毒驾造成的车祸,保险公司是有理由拒赔的,所以这次车祸的所有赔偿都要渣土车所属公司自己掏钱赔付。

  这,的确不合情理。

  萧强按耐住激动,继续往下看:

  《出于警察的本能,我通过私人关系,调查了渣土车所属公司和卡车司机王允,一查,我果然发现了更可疑的地方。

  第一:渣土车所属公司居然是你老板林复鑫名下地产公司的建筑分公司,这太巧了。

  第二:渣土车司机王允,没有任何案底,他本人不抽烟不喝酒,朋友和邻居也没见他吸过毒。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除了王允的母亲有过申诉外,王允的妻子对王允吸毒一事,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而她最清楚丈夫是不是吸过毒。而萧强的女友其实是没有资格获取赔偿款的。

  所以,我觉得王允根本没吸毒,毒品很可能是他昏迷后,被人注射的,而他的妻子极有可能和别人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才没提出申诉。而给萧强女友的赔偿款也是为了安抚对方,以防节外生枝。

  要是你留意的话,会发现,车祸发生在深夜,地点又是在偏僻的山间道路,附近也没摄像头,如果有人要做什么手脚的话,并不会有人注意。

  因为案件已经了结,而我身份特殊,不便再做深入调查,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话,我可以提供帮助。在邮件附档里你可以看到一些有用的资料。》

  邮件的确有个附档,是表格文件。

  萧强点开之后,发现表格里是一些人的地址和电话,其中备注为王允妻子的一栏还有几张银行卡的号码。

  难道真的是一场阴谋?萧强陷入沉思,却一片茫然。

  “针对我?”

  “因为什么?结仇?我孤儿院长大,之后参军,不可能和人结怨。为钱?我现在一个司机,有什么钱?”萧强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推测。

  “卡车司机王允?也不太可能!要杀他,凶手没必要冒险弄得这么复杂。”

  “难道目标是世杰,我的死只是意外?王允背锅掩饰谋杀真相?”

  萧强觉得这个推测是最合情理的,如果老刑警的资料可信的话,可是即便知道又能怎么样?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该死的上帝,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不让我死的彻底!要这样折磨我?”

  他深吸一口气,扬起右手。

  “世杰已死,我也只有七日之命,去特么的谋杀案,就让一切随风去吧。”

  当砸下手机的一瞬间,萧强改变了主意,他怔怔地看着墓园山脚下,惊诧的眼中布满了血丝。

  山脚下,一个年轻男人迎上张念馨,将后者拦在了怀里,两人缓缓而行,向园外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