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真相不可饶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真相不可饶恕(2)

真相不可饶恕 烟雨思江南 3749 2019.05.08 16:43

  大脑一片空白,等萧强反应过来,张念馨和那个年轻男子已经走出墓园,消失在视线外。

  体内某种情绪在升腾。

  胸口堵了巨石般难受,他张大嘴巴,用力呼吸,身体剧烈颤动。

  没过几秒,萧强像条饥饿的鬣狗,张着嘴巴,拽紧双拳,从路旁树荫下窜出,沿着下山的大道冲向消失的猎物追去。

  墓园外的停车场,张念馨上了车,一辆红色的法拉利。

  “呵,法拉利,真气派!”

  萧强满开车跟了上去,面目狰狞,眼神愤怒。

  三十分钟后,法拉利停在一栋大楼下的街道上。

  “怎么来这里?”

  那栋大楼,萧强再熟悉不过,是他以前租住的公寓。站在楼外抽烟的那个老保安,叫王大龙,他记得对方每次见到他,都会上来聊几句。

  这里一切如旧,他却成了李世杰。

  “念馨来收拾她的东西?”

  公寓楼里属于张念馨的东西不多,他也没值钱的金银珠宝,两人应该很快就会下楼,萧强打算打算守在车里,他想搞清楚张念馨和那个年轻男人的关系:为什么他刚刚出事,两人关系就这么亲密了?

  他不想怀疑张念馨对他的爱,却又无法控制不去猜疑。

  5分钟、10分钟、15分钟。

  两人没出来,各种可能在萧强脑海浮现,他尽力不往坏的地方想,他不愿将张念馨想成坏女人,刚才在墓园,她是那么伤心。

  他深呼吸,极力压抑冲动的情绪。

  18分钟、20分钟、30分钟。

  萧强盯着汽车显示屏上的时间,眼睛布满了血丝,额头和颈部的青筋也都暴涨起来。

  “好你个张念馨!”

  他决定上楼,于是在车里翻找起来,看看有没有锤子或者利器。

  公寓大楼门外,保安王大龙叼着烟,慢悠悠地走向萧强的汽车。

  “咚咚咚”

  萧强一震,转身看到车窗外的王大龙。他笑了笑,按下车窗。

  “嗨,你好。”

  “你好,你在做什么?”王大龙笑的很礼貌,看着萧强的眼神却很犀利。

  “我...”

  萧强刚开口,不想王大龙对着他,吐出一大口烟。

  他一震剧烈的咳嗽,“你——”,最后忍住没发怒。

  “年轻人,我盯你有一会了,你一直盯着公寓,打什么主意呢?”

  “我没有。”

  “还狡辩,抽第一支烟时,我就见你跟着那辆红色跑车,停在这里,现在我抽第3支了,你还没走,你最好不要打这里住户的坏主意!我记住你了!赶紧走!”

  这个前半生一直在乡下种菜的大叔,居然这般细心,萧强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

  将车开进附近一个小巷,萧强在不远处的超市买了一把水果刀。

  公寓楼西面外墙有条保洁员用的铁楼梯可以通往二楼,将刀别在身后,萧强通过铁楼梯上到二楼。

  按下电梯按钮,显示板上的数字在不停变化:30、29、28、27···

  手机忽然响了,是“老警察”打来的。

  真不是时候,但他还是接通了电话。

  “李世杰?”

  “是!”

  “看完资料没?”

  “有!”

  “那你是怎么想?是不是决定去调查了?”

  “不,我现在还其他事要做!先这样了!”

  电梯门开了。

  “等等,听我说!”

  “老警察”声音很大,震的萧强耳内隆隆作响,他伸手挡住电梯门关上。

  “快说!”

  “李世杰,我不知道你现在想做什么,但事情有轻重缓急,为什么生死大事你不优先处理?你是不是觉得萧强的死与你无关?还是说你就是个冷血的人,萧强怎么死的,死的有多惨你根本就不在乎!?”

  萧强心被铁锤重击了般,脸开始扭曲,呆滞的眼神盯着电梯内的灯光,犹豫不决。

  “李世杰,警方的报告里是这样写的:路过的司机,救出了你,再去救萧强时,汽车突然爆燃,昏迷的萧强被大火烧醒,短短几秒就大火吞噬!难道你不想知道制造这一切的幕后真凶?”

  萧强记不起自己在车里被大火吞噬时的情况,但他按住楼梯门的手还是禁不住剧烈颤抖起来。

  忽然,他眼前的电梯消失了,变成一个十字路口,熊熊烈火包围了一辆轿车,照亮了夜空。

  “救我,救我!我不能死...”

  窒息感压迫着他,而浑身的剧痛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他呼叫着,直到窒息······

  “喂,李世杰,你没事吧!?”

  萧强猛地一震。

  夜空下的十字路口消失了,大火和燃烧的汽车也不见了,面前的电梯正“嘟嘟嘟”的发出警报声。

  他终于从幻象中逃脱,皮肤火辣辣的疼,汗水浸湿了衣服,“我没事。”,同时挂断了电话。

  他松开手,抹抹额头的汗,电梯终于合上,显示板上的数字再次变化。

  “你干什么!”

  从走道传来叫喝声,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萧强扭头看去,发现来人居然值班的王大龙,不禁哑然。

  “说的就是你!”

  王大龙抽出警棍,向这边跑来。萧强下意识地摸了摸腰后的匕首。

  “刀!”

  一声尖叫从身后响起,惊的萧强跳转身,手持匕首对准身后的人,一看忍不住大叫。

  “姜超,是你!”

  发出叫声的是住在二楼的姜超,一个5岁大的小男孩,手里捧着一瓶酱油。

  萧强紧绷的神经一下松弛下来,他立刻换了一副温柔表情,朝姜超笑笑。

  “出来打酱油啊?”

  姜超斜了萧强一眼,点点头,死死盯着他手中的刀。

  “妈妈说不可以随便玩刀。”

  萧强愣了愣,解释道:“哦,这刀是我刚捡到的,你带回去给你妈妈切水果。”

  萧强将刀塞进姜超手中,转身朝铁楼梯口跑去,后面又传来王大龙的叫声。

  “小子!站住!看我不打死你!”

  王大龙跑到姜超身旁,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小子跑的到真快,让我逮到,不抽了你的筋不可!”

  “好啦,王爷爷,你就不要吹牛了!”姜超嘟嘟嘴,将刀递了过去。

  ......

  一小时后,萧强到了王允生前居住的小区。

  小区不大,有些老旧。

  小区里,王允家所在的楼道对面,有两个老人坐在树荫下聊天。

  萧强走上前,大声问:“阿姨,你们有谁知道王允家在哪吗?”

  “找王允?”其中一个烫了棕色卷发的老太太反问。

  “嗯!我是他朋友。”

  棕发老太太眼神透着怀疑,上下打量萧强,她旁边另一个老太太叫起来:“我知道,他家就在...”

  “阿琳!”

  棕发老太太扯了下旁边老太太的的衣角,摇摇头,接着抬头问萧强。

  “年轻人,你不是看到新闻,想过来借钱吧?”

  萧强笑笑不语。

  “那我劝你你死了这条心,王允活着倒还可能,他媳妇呀,钱进了她口袋再要她掏出来,除非你杀了她!”

  “啊!阿姨,你说什么?王允死了?”

  棕发老太太吃惊地问道:“你不知道?”

  萧强摇头,用手揉揉眼眶,想挤几滴泪出来。泪没流,眼睛红了。

  “他是我朋友,我只是来看他!阿姨,他怎么去世的?”

  “唉,新闻上说,他吸毒后开车,发生车祸,撞到脑袋,死了,可怜啊!”

  “吸毒?”萧强蹲下身子,一脸悲伤,“王允不抽烟,不喝酒,怎么会吸毒?”

  “谁说不是呢!反正我是没见过,阿琳,你有没有听过小王吸过毒。”

  “没有,我儿子和他一个车队的,他说他从没见过小王吸毒。”

  萧强故意问:“这么奇怪!?”

  棕发老太太叹口气回道:“人都死了,说这些也没意思了,对了,王允家就在对面楼里404房。”

  萧强道谢,起身离开,刚走了两步,后面传来老太太的叫声。

  “小伙子,小心你朋友的妻子!”

  萧强没回头,只是朝天空伸出手臂,比划出一个OK的手势。

  “咚咚咚”

  等了几秒,没有任何回应,萧强又敲了几下。

  “咚咚...”

  “稍等,就来开门。”

  萧强听出房内说话的是位老人,心想,对方应该就是王允的母亲了。

  “不要开!听见没!”

  一个生气的女人的声音忽然从房内传来,接着是沉重的脚步声。

  “谁?”

  萧强朝猫眼孔招招手。

  “你好,我是王允的朋友,李可。”

  “我不认识你!王允已经去世了,你走吧!”

  “唉,算了,我本来想还钱的。”

  萧强说完,慢悠悠地转身准备离开,404的门咔啦一声开了。门口出现一个30来岁,笑容满面,身材已不能用“丰韵”来形容的女人,她应该是王允的妻子,陈媛无疑了。

  “李哥,请进,请进。”

  萧强大步走入屋内,伸手按了按下巴上的胡子:出汗导致假胡子边缘有些松动,他可不能露出马脚。

  “你是?”萧强问。

  “哦,我是王允的妻子,陈媛,”陈媛哀叹一声,抹抹眼睛,“现在要叫寡妇陈媛了。”

  “弟妹,节哀顺变,对了,我王允兄弟不喝酒不吸烟,怎么会吸毒驾车呢?这不合情理啊!?”

  “这...”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王允的母亲忽然从厨房跑出来,紧紧握住萧强的手,“王允他根本就没吸过毒!你说是不是?”

  “老太婆!”

  陈媛走上前,扯开王允的母亲的手,将她往厨房拖。

  很快,厨房传出陈媛的咆哮声,萧强心生怒气,但他强忍不理,家事难断,何况现在查案要紧。

  没一会,陈媛走回来。

  “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你别在意老太太的话,你知道的,她受了刺激...”

  “不会,老太太怪可怜的。”

  “对了,李哥,你说还钱,是还多少?”

  “不多,1万。”

  “啊?”

  陈媛脸上兴奋期待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沮丧失望,萧强心中暗道:这女人,呸!

  “不过,这1万,是王允10年前的投资基金,现在值500万。”他补了一句。

  “500万!?”

  陈媛跳了起来,身上的赘肉也跟着跳动,萧强甚至感到他所坐的沙发都因此震动了。

  “不过,我必须先了解下情况,这也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没问题,我都会说!”

  陈媛紧握双手,用力揉搓,脸上的表情既紧张又兴奋,萧强看在眼里,厌恶至极。

  “王允真的吸毒吗?还是你们都在吸?”

  “这?这和还钱有关系吗?”

  萧强神情严肃地回道:“当然,我不能把钱交给一个瘾君子或者疑是有毒瘾的人,也许我更应该和王允的母亲谈这件事!”,他故意瞄了眼厨房。

  “别,和我说就好!”

  “呃?”

  “老太太不懂这些,我可以对天发誓,王允他从不吸毒,我也不吸毒,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

  “上帝管用,王允兄弟就不会...”萧强摇摇头。

  “那我拿肚子里的孩子发誓!”陈媛抢道。

  萧强一震,忙问:“你怀孕了?”

  “嗯,我昨天才知道怀上了,其实我们夫妻之前一直在备孕,所以王允不可能去吸毒,我也不可能吸毒,你知道我们这个年纪怀孕不容易。”

  “这样啊!”

  萧强顿了顿,陈媛微微俯身,紧握双手,急切地等待着萧强的肯定。

  “嗯,我相信你了,对了,弟妹,王允出事前,你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没?”

  陈媛摇头,“没,他说要加班,就出去了。李哥,那500万要怎么处理?”

  萧强微微一笑,回道:“没问题,你把协议书给我,我立刻转账。”

  “协议书!?”陈媛瞪圆了眼,终于将眼睛四周肉挤开了,“王允的东西都扔出去了,没看到有什么协议书啊!”

  “这样啊!”萧强起身。

  “你要走!?”

  陈媛伸手拦住萧强,不甘、紧张、愤怒全都堆积在她圆而肥的脸上。

  一张怪异的大脸。

  “放心,我会给你的,不过我要与合伙人商量下,你呢,再找找那份协议,没有的话,我们去做个公证,了结这件事。”

  陈媛不为所动,胸挺的更高了。

  “怎么!你怀疑我赖账?”萧强质问,然后提高声调呵斥,“想赖账,我还会来这里!?”

  陈媛依旧不动,但肩膀明显放松下来。

  萧强加大声音怒吼道:“你再胡搅蛮缠,别怪我不客气,打官司,我让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陈媛颤了下,放下手臂,眼中带泪,犹豫许久后,怯生生地问:“李哥,你真的不是骗我?”

  萧强冷哼一声,绕过陈媛。

  “骗你,我大热天能来这里!?你在家等我消息就好。”

  说完,他便开门,径直走出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