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红色的眼睛

红色的眼睛

萧寒.QD

  • 都市

    类型
  • 2002.07.12上架
  • 4.38

    完本(字)

1.9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红色的眼睛》的都市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凸~二~凸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红色的眼睛 萧寒.QD 2152 2003.04.13 10:59

    人体上哪一个器官最重要?大脑?心脏?*官?还是…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大刚却认为是眼睛。没有确切的原因,只是一种感觉,因为他不敢想像,如果双眼不能去看世界,会是怎样一种境地?幸好,他现在并没有这种忧虑,炎黄祖先赋予他一双黑色的眼睛,用以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什么东西在咬我的眼?”迷迷糊糊中大刚在大声叫着。最近一段时间,在睡觉时大刚总有一些奇怪的感觉,他总是常做一个相同的梦,梦中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只发现无数双红色的眼睛在盯着他。他不明白,他们的眼睛为什么会是红色的?流泪过多会哭红;劳累过度会熬红;愤怒过限会气红;杀气过重会染红…,还有一种被忽略的情形,就是细菌感染会病红的。

  “红眼病”,是一种传染性非常强的疾病,每年春夏之交,总会在某一范围内兴起一阵波澜,于是漫街的酷哥靓妹,一色的高级变色镜。其实他们并不是在扮酷,而是有恙实在不得不遮。

  梦中似乎总是有一个人在对他说:“该戴一副眼睛了。”他疑惑地说:“我这不是戴着吗?”对方说:“是变色镜。”他笑道:“我近视眼,戴不了变色镜。”对方说:“不是戴在眼上,是戴在心上。”

  心上?眼镜怎么会戴在心上呢?心还能戴眼镜吗?他真的有些不明白。而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戴眼镜,他并不是近视眼,他也没有戴变色镜的习惯。然后这个梦就告一段落,他又昏昏睡去。

  在清晨即将醒来时,他又会做另一个同样的梦,或许也根本不是梦。他总是在想,天快亮了,该起床了,但无论怎样努力,双眼就是无法睁开。他拼命地去努力,但就是不行,那就再睡一会儿吧!不行,这一睡要是起不来怎么办?还是要起来,我睁眼,睁眼,睁开,使尽睁…

  每天他都在这种反反复复地折磨中,忍受巨大的痛苦后,才从深渊里走出来。今天也同样不例外,只是睁开眼后,他却突然说:“什么东西咬了我的眼?”妻子揉揉惺松的睡眼,说:“怎么了?我看看。”晓芳是个贤惠的妻子,对丈夫体贴地细致入微。一听丈夫说眼痛,一咕脑从床上坐了起来,侧身靠向丈夫,问:“怎么了?让我看看。”说着,伸出手去掀丈夫的眼皮。

  丈夫的眼睛怎么这么红?眼丝也特别多,连眼睑都泛着红。一个念头闪过晓芳的脑海。“怎么样?”,大刚有些着急。晓芳收回了手,说:“你不会是得了红眼病吧?”大刚眨眨眼,感觉眼角确实有些磨得痛,像有粒沙子在里面,似乎正是红眼病的症状。他看着妻子,见妻子眼神关切,而且刚才由于着急,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连件衣服也没来得及披。虽然现在天气已经转暧,但屋内的温度还是不允许赤身露体的。妻子睡觉时从不穿睡衣,甚至是连胸罩都不戴。她认为,睡觉对人来说是身体的放松,睡衣虽然宽松,但对人体还是束缚的,尤其是晚上睡着后,总是要翻来覆去的,它肯定不会那么老实地在你身上整整齐齐的。至于胸罩,真不明白是什么人发明的,她认为这是封建社会思想余毒的延伸变异,与封建社会时妇女的裹脚布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简直是缪论!”每次丈夫总是这样反驳她,“真不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怎么是缪论?现在人们不都是崇尚自然吗?吃的是绿色食品;用的是环保家电;住的是乡村别墅;就连喝水都要是矿泉水,但怎么一到自己身上就那么虚伪不自然了呢?”“这是科学,怎么是虚伪呢?这不仅保持了女性体态的完美,而且报上也登过,科学家已研究发现,说正确佩戴乳罩的女性,乳腺癌的发病率比正常的比率要低十几倍。”大刚反驳道。

  “这报道我也看过,但也有科学家说,乳腺癌的产生与戴乳罩睡觉有很大的关系。”“咱俩争这个干什么?”大刚显得一头雾水,晓芳也扑哧一声笑了,是啊!和丈夫争论这个干什么呢?丈夫对自己的事很少过问,一直什么事都是自己做主。

  说归说,在现实中她还是不能不戴的,真让她去做,她并没有这个勇气。这时,丈夫就会在一旁反讽道:“真正虚伪的应该是你,说的比什么都好听,做起来就不是你了。”她也不想反驳,或许人活着都是要有虚伪的一面的。但在晚上她坚决是不戴的,因为这时没有外人,自然不用注重那么多了,老夫老妻的了,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今天,也同样不例外,大刚看着妻子的胸口已泛起了一层红色的鸡皮疙瘩,有些心疼,忙用被子裹过去,说:“天冷,当心着凉。”晓芳心里一阵发热,突然就来了女人的娇气,扑进丈夫怀里,温顺地蹭着丈夫。大刚忙把妻子推开,说:“小心!我的红眼病会传染。”“我不怕。”

  说不怕是假,晓芳还是怕的要命,起床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大刚准备了专用的毛巾、肥皂,“这些是你的,要用什么就叫我拿,别自己乱动!”“你把我隔离起来算了。”大刚笑着说。“如果条件允许,这不失为一个好的建议。”晓芳说。“奇怪呀!我怎么会被传染上红眼病呢?我说这几天老是做梦,梦见有许多红色的眼盯着我。”大刚若有所思地说。“什么?会有这么巧?难道真有梦中显灵这回事?”晓芳嘴里的牙膏沫还没吐净,就回过头问。“什么呀,我才不信这些呢,说着玩就是了。”

  大刚坐到餐桌前,又笑了,他发现妻子连早餐都与他分开了,“你也太仔细了吧?要知道红眼病是不通过食物传染的。”“可它会通过餐具传染啊!”妻子一脸正色地说。“看来我真成了秋后的苍蝇了,人见人烦啊!”大刚自嘲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