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雾隐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意外之外

雾隐传说 尘崖 3460 2019.06.04 20:29

  休息好后左祀德来了,安吉丽娜表示也想去看看。左祀德领着几人出了总管府,上了马往魔法行会行去。安吉丽娜和左祀德在前并行,三人跟在后面,一队府卫在后随行。转过一处街角,沿河而行,远远的就能看到英雄北歧的雕像。

  左祀德指着雕像转过头对两兄弟道:“你们想必知道这是谁的雕像。”

  秦珏道:“这定是在几百年前对抗亡灵战争中表现卓越的英雄北歧。”

  左祀德点点头:“这是我北阳人的骄傲。”

  秦珩心想,大少爷是怎么知道的。

  这条临河街道游人颇多,河两边各种着一排杨柳,离魔法行会近的杨柳比其它的树高大粗壮很多,看来后面的树都是新种的。隔上一段会有一座小桥连接两边街道。正是深春时节,阳光暖融融的。柳絮飘飞中,耳边不时传来游人的说话声和街边的吆喝声,两兄弟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也不知道洛阳家中如何了。

  左祀德在前面给安吉丽娜介绍所见。走近雕像,几人绕广场而行,不多时就到行会门口。

  行会大门处就像城堡般,全由巨石堆砌而成。大门在一座看着像塔楼一样的建筑之下,两旁各有两道小门。再往两边是两根大大的立柱,拨高成两座尖塔,尖塔上各有一座魔法时钟。正门上方楼起三层,最上一层仿若亭子。顶为圆形,圆顶中间形成一个尖锥。大门前纵深有四根方形望柱,上雕有祥云奇兽。整个大门建筑看着厚重古朴。

  左祀德下马领着四人从正门进去,一条宽阔的道路夹在修剪整齐的绿植间向前沿伸,两边有古树参天,环境清幽。一幢四方形四角各有尖塔耸立其上的建筑出现在道路前端。

  有一个行会的人在前面领路,府卫则留在行会大门处没有随行。秦珩奇道:“一路来都没见过如此完整的大树,难道这里没被影响到吗?”

  左祀德道:“这里可是魔法行会,离朝阳城那么远还得不到很好的保护,那行会也不用开了。包括旁边的学院是唯一没被影响到的地方,当年火雨满天要把整个北阳城的上空都遮起来却是难以办到,魔法护罩根本承受了。”然后向几人介绍道:“前面是各处前来的魔法师登记,及各种事务的办理的地方,我们要去的地方还在后面。”又对两人交代等会可能会见到些什么人,要怎么称呼。最后道:“如果是行会会长北白玉出来,最好少说话。他是大魔导师,他是北歧的后人,已经快到神魔师的级别了。据说有一百五六十岁了。”

  再经过几幢建筑来到一座巨大高耸的尖塔面前,尖塔怕有百多米的高度。前面领路的人让几人在此等着,自己进去通报。

  到几人等得有些不耐烦时,通报的人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头发花白,但面容红润看不出到底有多少岁了的老者。

  左祀德轻声道:“这是会长北白玉。”

  北白玉来到几人身前看着左祀德道:“总管大人。”再无后话。

  左祀德恭敬的道:“北大导师好久不见,最近可好。”

  北白玉也不答话,指着两兄弟道:“是他们两吗?”

  左祀德道:“正是。”

  北白玉对左祀德道:“放心,是最好的觉醒液。”然后看着两兄弟道:“你们谁先来?”

  两人愕了一愕,这才明白了一点儿左祀德为什么说少说话,因为说也是白说。对视一眼秦珏道:“你先去。”

  秦珩点点头,对北白玉道:“麻烦北大导师了。”

  北白玉也不回话转往身往法师尖塔走去,秦珩赶忙跟了上去。

  左祀德吁了一口气,道:“北白玉一身痴迷魔法,当年朝阳大战满天火雨,还是他救了我一命。虽然性格孤僻、古怪,做为北歧的后人,还是会为国家着想。这次来为他们两兄弟觉醒也是托了丞宰大人的名,不然我也不敢肯定他会否答应。”

  秦珏道:“左大人,这样好吗?”

  左祀德道:“这事昨晚我和丞宰大人通过传送阵禀报过。”

  秦珏心想看来我两兄弟要出名了。

  秦珩随北白玉进了尖塔,发现第一层有十几米高,空荡荡的,除了墙上的绘画和地上一些奇怪的图案,什么也没有。正发愣间已随北白玉走到一个图案中心位置。

  北白玉站定,道:“别慌。”

  秦珩正不知所以时身体已和北白玉一起飘了起来,差点忍不住想去抓着北白玉的手来稳住身体。

  心惊胆颤的随北白玉飘到第二层,北白玉带着秦珩朝一间小屋走去。小屋边已有三个人在等着。第二层四面有四个大大的窗口,而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根本没发现这个高度有窗口存在。同样和第一层一样没有看到有楼梯这种东西存在,有几个人在一张大长桌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北白玉递给秦珩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紫色的液体,秦珩认得这是雷纳德说过的玻璃瓶。

  北白玉说了一下觉醒过程,秦珩愣愣的点了点头把瓶子打开,一股刺鼻的气味散发出来。皱着眉头把液体喝了,一股灼热的感觉顺着咽喉直入脏腑,然后散往四肢百骸。知道觉醒液开始作用,径自进到小屋里盘膝坐下,也不理外面的人要做些什么。小屋的门关了起来,里面一片黑暗。秦珩早有打坐的经验,不一会儿就进入定努力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时间慢慢过去,左祀德对安吉丽娜道:“我带殿下到前面去休息吧!”

  安吉丽娜开始有点紧张起来,道:“不用,我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

  法师尖塔离河不远,河边有一道曲折的长廊,河对面就是北阳魔法学院。左祀德道:“那我们去长廊坐会儿。殿下和小珏都不用紧张,相信小珩一定可以成功的。北会长虽然性格有些怪,但说一是一,是绝顷可以信任的。”

  安吉丽娜自然知道左祀德在安慰两人。如果没有魔法师的血脉,普通人觉醒魔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即使有魔法师的血脉,也不是能百分之百成功的。当然这还要看觉醒液的品质,醒魔的设施,以及陪合的人。像北阳城这种有名的大城中的魔法行会,这几样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安吉丽娜道:“贵城的魔法行会虽不是当今最有名望的,但也是数一数二的。我自然放心。”

  左祀德转移话题道:“听情报说小珏你们两兄弟剑术十分了得,由其是小珩,不知是在哪里学的?”

  秦珏道:“大人过誉,只不过从小和家父在山里打猎练就的一身本事,而且我们没事时也经常切磋练习,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厉害。因为基本没怎么和别人动过手。”这些话是早先就和秦珩在一起商量好的,怕有人问起。

  正说着秦珩从尖塔里走了出来,几人一声欢呼围了上去。

  秦珩见几人围过来,摊开手摇了摇头,简单地道:“没成。”

  几人顿时傻了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秦珩道:“大少爷,到你了。北大导师还在里面等着你。”

  秦珏拍了拍秦珩肩头,往尖塔走去。

  秦珏进了尖塔也是一脸茫然,深吸一口气走到北白玉身边。刚想说话,身体已飘了起来。

  安吉丽娜关心地道:“怎么回事?”

  秦珩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进觉醒屋前北大导师要我好好感知同围有什么。可一直到出来周围还是黑乎乎的,什么都感觉不到。”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来的时候几人都很兴奋,从未想过会失败。安吉丽娜自我埋怨道:“都怪我不好,就只顾着高兴。应该早点告诉你们觉醒的过程,也好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然后冷着脸转向雷纳德:“你怎么不提醒他们一声!”

  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能否学会魔法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秦珩道:“没事,虽说艺多不压人,学不了魔法也没关系,况且我其它本事也不差。”

  安吉丽娜几乎没对雷纳德发过火,雷纳德自己心情也不大好。被安吉丽娜这么一说本要发作,看着安吉丽娜泫然欲泣的样子做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举动,把安吉丽娜抱在了怀里。

  左祀德干咳一声,往河边走了过去,装做在看风景。心想西大陆的人还真是开放,当众搂搂抱抱。

  秦珩从没经历边这种情况,正有点尴尬不知所措时安吉丽娜竟一下推开雷纳德,然后一把抱住秦珩,眼眶渐湿,心想北阳魔法行会这种大行会都不能成功觉醒,以后怕是机会渺茫了。

  嗅着安吉丽娜身体传来的芬芳,听着轻轻的抽泣声,秦珩心里一阵激动。缓缓将不知该往那里安放的手收拢,轻轻拍了拍安吉丽娜的背。轻声道:“姐,你还不知道兄弟我的本事吗?等我到了宗师的级别,神魔师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秦珩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位亲人。

  雷纳德在一边见到此情此景心中也一阵激动和有些失落,同时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安吉丽娜渐渐停止哭泣,缓缓松开抱着秦珩的手,秦珩也松开了手。

  左祀德在一边偷眼看了两眼,“想不到两兄弟和安吉丽娜的关系这么好,即使安吉丽娜最后离开北阳城,可秦珏两兄弟是我红日帝国的人,得多嘱咐二人几句,和丞宰大人也算有个交待了。”

  安吉丽娜抽出手帕擦着眼泪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秦珩一呆,抓抓脑袋道:“姐!”

  “唉!”安吉丽娜犹带泪渍的脸上一抹红晕悄悄爬了上来,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刚才太激动,有点失态了。不过这声姐我可听得清楚,以后也要这么叫。”

  秦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叫安大姐都叫习惯了,这突然改口怕是有些不适应。”

  “嗯!刚才不是叫了吗?”

  “刚才我也是一时……”

  “嗯!!”

  “好的,安大姐姐!”

  安吉丽娜脸上最后的一丝阴霾也一扫而光,没好气的道:“真拿你没办法,不知道珏小弟的情况如何了?”

  雷纳德站到安吉丽娜身边道:“不用担心,虽说魔法能改变一个普通人的命运,但珏兄和珩兄都不是普通人。”

  秦珩道:“有句话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安大姐不用担心。”

  安吉丽娜道:“你不是说技多不压身吗?珏小弟的本事也没你大,珏小弟你一定要成功啊!”

  左祀德见几人已回复平静,招手道:“来这里歇会儿,小珏还有点时间才会出来。”

  时间又一分一秒的过去,雷纳德和安吉丽娜都觉得时间过得比秦珩进去的时候慢了。过了好一阵雷纳德从怀里掏出魔力表看了看,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去等着。”说着带头往法师尖塔走去。

  过不多时,领众人进来的魔法师先出了尖塔,秦珏也跟着走了出来。

  秦珏看着众人摇了摇头,笑道:“看来我两兄弟没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

  “啊!”安吉丽娜一脸的不能相信。

  见安吉丽娜似乎又会悲泣起来,雷纳德伸手搂着安吉丽娜的肩头轻轻拍了拍,道:“你看珏兄自己都很看得开,还在笑呢!”

  秦珏不可思意的看着这一幕,心想雷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

  待几人走到一起,安吉丽娜对秦珏道:“你没事吧?”

  秦珏道:“没事,又不是天塌了。不过我看安大姐你怎么好像哭过!”

  秦珩也怕安吉丽娜说着说着又伤心起来,哈哈一笑:“我说大少爷,你没看雷兄现在这么识趣,都懂得安慰安大姐姐了,走吧!”

  安吉丽娜这才想起雷纳德手还在自己肩上,脸上一红,轻轻挣开雷纳德的手,上前伸手搭在秦珩肩上,道:“要不要姐姐安慰你一下啊。”

  秦珩投降道:“还请安大姐放小弟一马。”

  安吉丽娜道:“这还差不多。”放开秦珩,转身抱了秦珏一下,道:“走吧!”带头朝魔法行会外走去,弄得秦珏一头雾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