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雾隐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雾隐传说

尘崖

  • 奇幻

    类型
  • 2019.05.15上架
  • 35.26

    连载(字)

1524位书友共同开启《雾隐传说》的奇幻之旅

执事书友20190523234846531 见习犬罗剑陆江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中秋之夜

雾隐传说 尘崖 4291 2019.05.15 14:33

  大唐,洛阳城,秦府。

  又是一年中秋时节。秦珏的母亲柳氏早早就起了床。

  柳氏在丫环梓儿伺候下穿戴好服饰。看着铜镜中的柳氏,梓儿道:“夫人今天看着特别精神,漂亮。”

  柳氏道:“是吗?呵呵,梓儿越来越会说话了。漂亮什么,还不是一样。想着今天可以见到珩儿,心里高兴而已。”说完又看了看铜镜,道:“珏儿起来了吗?”

  梓儿道:“珠儿已经去叫了,这会儿大概起床了吧!”

  柳氏口中的珩儿既是秦珏的弟弟秦珩。原来秦珏和秦珩并不是亲兄弟,秦珏为养子。两人同岁。

  其父名叫秦万才,和妻子柳氏相识于微时,感情融洽。

  秦珩出生时秦家还不是十分富裕。就在出生当天柳氏难产,一家上下忙得团团转,稳婆请了三个。

  由于平时秦万才和妻子对婢女、仆人十分不错,帮得上忙的用心用力,帮不上忙的听着产房里一声高过一声的喊叫也是心急如焚,在心里求遍了各路神佛。秦万才更如热锅上的蚂蚁,就没在一个地方好好站过一秒,在产房外来回踱步,额头上汗珠滚滚。

  就在紧张万分的时候,突然天黑了一瞬,只是极其短暂的一瞬,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就仿佛黑光闪过一般,在众人不明所以时天色早恢复了正常。

  一声,不!应该是两声婴儿的啼哭声同时响起。产房外的庭院里多了一个男婴,产房里的柳氏也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婴。

  庭院里男婴出现时胸前有个吊坠,形似长命锁,颜色墨绿,却不知是何材质,如玉石一般,但又十分坚硬,中心有两处镂空,里面各有一黑白两色玉珠。其内隐有光毫逐渐消失散去。

  秦万才虽极其不解,但这关键时刻男婴的出现柳氏也顺利生产,暗中猜想是不是此子带来了好运使妻子得以母子平安。不想有人因此说三道四,遂称此是天降祥福,让此子来保佑秦家太平。因男婴的吊坠似玉一般,起名珏,立为长子。给自己孩子起名为珩。

  后来秦万才又得了个女儿,起名玥儿。

  说来也怪,自秦珏出现,秦珩出生以来秦万才的生意做得是越来越顺风顺水。到孩子长大一点,秦珏勤奋好学,而秦珩贪玩好耍。秦万才更加认定秦珏是上天所赐,比自己的亲生儿子更加疼爱。

  到两兄弟长到八岁时,逢河南道大旱。难民随处可见。

  因秦万才本出生贫苦,怜惜难民不易,大设粥场。出现老幼无力者,秦万才夫妇及两兄弟不畏脏臭,常去扶持帮助。

  话说江湖中每多奇人异士。在帮助难民的人群中就有一个。

  看到秦家之人助残扶弱,两兄弟天性善良。接触之下颇喜两兄弟性格,遂起了收徒之心。随后收二人为徒传二人内功心法。并告诫二人不得欺压良善,未经允许也不能传人。

  传受二人内功期间并未告诉二人姓名,只说姓方。两兄弟称呼为方师傅。

  相处半年两人内功基础已十分扎实。只秦珏修炼进度颇为缓慢,方师傅告诉秦珏,他的身体经络穴位与常人略有差异。虽修炼内功并无坏处,但一时也找不到改善的方法。在告诫二人日后若为非作歹必废除武功后飘然而去。

  在方师傅离开秦家,走到城门不远处,一十分清丽的白衣女子从旁走来并肩向城外走去。白衣女道:“为何会想起要收二人为徒?”

  方师傅道:“小时候常听曾祖父说起寇少帅和徐子陵先师的故事。感觉二人虽生在富家,却天性善良。最主要是觉得二人和两位先师少年时的性格竟有些相像,心中生出欢喜。以后就看他二人的造化了。”

  白衣女唇角微微翘起,回首望往洛阳城。洛阳城已在里许开外。

  时隔七年多,两人都已十五岁,过了中秋就十六岁了。

  不一时,一个身材壮硕个头高大的少年一阵风般来到柳氏面前,叩首道:“娘亲早。”说话时难掩心中的兴奋。来人正是秦珏,由于从小就比同龄人长得高大,现在看起来已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仔细看才会发现脸上稚气尤浓。柳氏站起身来爱怜的轻抚秦珏头发,看着稚气未退,却已初显英武的秦珏道:“想弟弟了吧?我已命厨房准备了早餐,吃完你就出城去接珩儿和秦伯。”

  原来半年前,秦珩带着秦珏偷看丫环珠儿洗澡。但事有不巧,秦珏闹肚子中途离开。更不巧的是秦万才刚好路过,把秦珩逮个正着。秦珏逃过一劫。

  这一来把秦万才秦老爷气得不善。自己出生贫苦,大字识不得几个。本指望儿子将来考功名光宗耀祖。秦珩却不思上进。那年拜方师傅学武本想着将来若能进宫当个侍卫或混个将军也不错。那想到这小子竟做出如此败坏家风名声之事。

  藤条打断几根,突然想起这小子学了内功。注意一看,秦珩在那里假哭干嚎。常人早皮开肉绽,他身上虽有紫痕却并无大碍。加上柳氏嘱咐家丁手下留情,藤条倒多是被内力震断。

  秦老爷想了想把秦珩扔到城外购置的一处田庄进行劳动改造。未经允许不准回城,也不准谁去探望。还特意交待田庄主事的秦伯,严加管教。若是别人可能也管不了他秦二少爷。可这秦伯是秦万才同乡,很早就跟着秦万才,在秦家颇有威望。从小看着两兄弟长大,对待两人像自己的儿子一般。

  其实柳氏若要去看望,秦老爷也没辙。只是想着秦珩小小年纪犯此大错,所以狠下心肠不去看望。

  如今中秋将至柳氏思子心切,找秦万才说情。秦万才心疼妻子,这才松口。

  中秋节又叫仲秋节、八月节、月夕等。源于上古天像崇拜,由祭月活动演变而来。直到唐朝初年,中秋节才成为固定节日,盛行于宋朝。在唐代,中秋节尚未盛行,人们有望月相思的寄托,却无明确的中秋节概念!但赏月、玩月颇为盛行。

  吃完早餐,安排了两辆马车。在柳氏叮嘱下,秦珏带着一众护院、家丁和秦伯的儿子秦承自出城外接人。柳氏则带着丫环去市坊采买节日物品。

  这一日天公作美,艳阳高照,金风徐来。秦承常来往于田庄之间也觉心胸开阔。秦珏和秦承坐在马夫两边,欣赏着田陌间风景,车厢反倒无人。后面货车几个家丁也坐在车厢外。

  秦承伸了个懒腰道:“往日出城怎不觉得风景这么美?”

  秦珏看着黄绿相间的田野,感受着拂面的秋风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中秋。”秦承道。

  “这不就对了。”秦珏转头看向秦承道:“心境,懂吗?往日是出城办事,虽然今天也有事要办,但办的事不一样,心境自然不同。正所谓秋风得意马蹄徐,一路赏尽洛阳田。”说完从马夫手上接过缰绳亲自策马而行。

  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田庄在望。一个少年正在一间房屋前的井里打水,穿着一身平常的布衣。听到身后动静刚转过身,只见上空一团黑影袭来。立即沉腰一拳击出。

  “嘭!”

  黑影倒翻而回落在地上,布衣少年却一步未动。

  黑影立定后大步走向对面的布衣少年道:“二少爷,半年不见功力又见长进了呀!怎么穿件这种衣服?”

  “哈哈!”布衣少年笑道:“你见过穿绫罗绸缎种田的人?我说大少爷怎么半年不见功力好像没什么长进呀!”说完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黑影正是秦珏,而布衣少年正是秦珩。平时两兄弟都喜欢互相以少爷相称。秦珩长相相对文秀一些但也不缺男儿气概,比秦珏矮上半头。

  秦珩道:“我就知道今天肯定有人会来,嘿!是不是老爹肯让我回去了?”

  说完挤眉弄眼露出期待的表情。

  秦珏道:“当然不是。”看着一脸失望的秦珩,嘻嘻笑道:“是娘找老爹说情才让你回去的。”

  秦珩道:“嘿!娘最疼人了。娘也一直没来看我,我还以为娘还在生气呢!”

  秦珏道:“还生不生气不知道,但娘很想你。”

  这时秦承带领家丁走了过来。一番扰嚷之后自去找秦伯,然后将瓜果蔬菜装上货车。弄完后秦伯带领大家返回洛阳去了。

  刚进秦府柳氏就迎了出来,秦珩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道:“让娘担忧了!”

  柳氏上前把秦珩扶了起来,道:“你还知道娘担心你!”

  秦珩撒娇道:“娘!孩儿早改过自新了。”说完紧张的向柳氏身后瞄了一眼道:“爹呢?”

  “在里屋,娘陪你进去。”说完柳氏牵起秦珩的手,看了眼秦珏。

  秦珏对柳氏道:“娘!我就不去了。”说完向秦珩眨了眨眼,自去了。

  走进里屋,秦万才正看账本。秦珩趋前拜倒叫道:“父亲!孩儿给你请安。”

  秦万才“嗯”了一声,继续看着账本没有反应。

  秦珩偷偷抬头看了眼秦万才,又看了眼柳氏。柳氏走上前去夺下秦万才手中的账本道:“老爷你倒是说句话啊!”

  秦万才无奈的道:“哎呀,我说夫人。孩子都被你惯坏了。”

  柳氏道:“珏儿我也惯着,你怎么不说?”

  秦万才道:“珏儿上进好学,现在的年纪有时候贪玩也是正常。可珩儿不思上进还惹事生非,就非常不妥。”

  秦珩知机的道:“父亲大人,我已痛改前非。请你原谅孩儿的不肖。”

  “唉!”秦万才叹道:“若真能如此也不枉我一片苦心。”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跑进屋里清脆叫了声:“爹、娘。”然后看着秦珩道:“二哥你真的回来了!”说完也不管秦珩还跪着,上去牵起秦珩的手道:“走!二哥,好久没见着你了,快带我去玩。”柳氏也道:“去吧!玥儿也好久没见你了。”

  秦珩看了看父母道:“爹、娘那我带妹妹玩去了。”

  走出门来看到秦珏远远的向这边张望,知道是秦珏使妹妹来给自己解围。

  傍晚时分,厨房里传来阵阵香味,下人备好了酒宴。庭院里挂满了灯笼、花灯。秦万才领着众人入座道:“今日中秋,除厨房要辛苦一下,酒不要过量。其他人都可尽欢赏月。”

  饮至正酣,月亮悄悄爬了上来。秦万才请来的杂耍艺人开始表演节目,引来阵阵喝彩。猜枚斗酒,掷骰分饼,喧嚣热闹。秦万才站起身来,场间稍静。大声道:“值此佳节,秦某敬大家一杯,我秦家上下齐心合力,生意越做越大,辛苦各位。”说完一饮而尽。众人齐道不敢也跟着一饮而尽。

  众人酒酣耳热,月亮爬上中天。秦万才是敬酒最多的对象已回房休闲。秦珩发现秦珏不知去了哪里。端着杯小酒寻到后院处发现秦珏正拎着壶酒坐在院中石桌前对月品饮。

  “何事在此独饮啊?半年不见是不是被哪家姑娘伤了心?”秦珩来到秦珏身旁径自坐下,把秦珏的酒拿过来喝了一口,叹道:“今年月色真美!大少爷有心事?”

  秦珏拿过酒壶对壶饮了一口,道:“从习武之后每年中秋总感觉天上似乎有什么吸引着我,前三四年这种感觉仿佛消失了,今年感觉却特别强烈。”

  随着年纪减渐长秦珏注意到自己和秦珩同天生日,相貌却不一样。追问下得知自己生世如迷雾一般。

  “我的亲生父母会不会在天上看着我呢?”秦珏略带惆怅的说道。

  “吱”的一声,秦珩喝尽杯中酒,看着天上明月。突然嘻嘻笑道:“大少爷,你一定是仙人下凡。哪天要是成仙回天上了可别忘了兄弟我!”

  “哪里有神仙?”秦玥儿提着个花灯,头上两个小辫子一颤一颤,来到桌前拉着跟着的一个小丫头坐了下来嘟着小嘴道:“哥哥们在这里喝酒赏月也不叫我!”

  两兄弟忙陪不是。秦珏道:“这不正说着,小仙女就来了。”

  秦玥儿道:“哪里?”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小丫头然后开心的笑道:“大哥在说我吧?”

  三兄妹说说笑笑,秦玥儿玩了一天有些累了,竟就这么伏在桌上睡着了。

  两兄弟抱秦玥儿睡去后又回到小院。

  夜已深沉,月色如水,银河清淡。两兄弟对月小酌,竟无睡意。秦珩酒量一般,本已是醉眼朦胧,妹妹来搅了一阵竟醒了大半。

  秦珏望着天空中某处生出一种极度渴望的情绪,出生时就戴在胸前的挂坠上突然传来异样的感觉,有光毫现出。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秦珩唬了一跳,只来得及抓住秦珏的手,周围黑了一瞬,仿若黑光闪过。瞬间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和知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