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雾隐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把红颜

雾隐传说 尘崖 3829 2019.07.17 19:49

  玉露坊比和孔智桓去吃饭时见到的那些青楼高了不止一个档次。门口站着的并非是招徕顾客的姑娘,却是几个劲装大汉,见二人到来,一个大汉把二人领进大堂。只见一个三十来岁,尤有风韵,仪态万千的鸨儿笑靥如花地迎上来,身旁还跟了另一个姿色不俗姑娘,那鸨儿一把抱着秦珏的手,半边身子挨了上去,道:“两位公子是头一次来吗?奴家还未见过像公子这般轩昂俊伟人,真让奴家心动。两位公子有没有相熟的姑娘啊?若是没有奴家可亲自伺候两位公子。”

  这鸨儿身旁跟着的姑娘,不依道:“花娘也来抢我们的生意了,这两位公子就由我来服侍吧!”

  这时大堂中坐了十来个姑娘,有几个客人正和几个姑娘调笑。其它的姑娘则正含笑打量两人,眼中放光,如此年轻俊朗客人真是少见。

  秦珏心有所属,又在想着到底是什么人约二人来此,感受着鸨儿充满弹性的身体,忙收摄心神。秦珩以前在家是怕老爹不敢去,现在则有安吉丽娜时常一起不能去。今天初次领略风月场所,有些小兴奋,尽量克制着自己。在一边笑道:“两位姐儿就不必争了,本公子可是慕名而来,快把你们这里最红的红阿姑娘叫来。”

  那花娘“哎哟”一声,道:“真是不巧,今晚三位红阿姑娘水珠儿,露珠儿和玉珠儿早被人叫去了,我给两位另叫几个也是颇有姿色的姑娘让两位挑选。”

  秦珩一呆,想起家中丫环,心道怎么全是珠儿。

  秦珏则道:“那就不用了,我们来找人的。”

  正说着,旁边站起一人,笑道:“两位公子姓秦吧?在下庄永富,我们把公子正等着两位。”两兄弟定睛看去,却不是白天见过的那人。

  花娘又十分夸张的哎哟一声,媚笑道:“说不巧,还真是巧,三位红阿姑娘就是被把公子叫去的。”

  两兄弟对视一眼,庄永富道:“两位请随我来。”丢下花娘带着两人走了。

  穿过大堂,来到内院。内院里有一方小池塘,上面浮着荷花,中有一座假山,塘边植着几棵垂杨。里面和两边是三层想连的阁楼,有红蒙蒙的魔法灯悬在楼道上,转角处有红灯笼挑出。阁楼主体虽是砖石所砌,但面上都是木料,也有飞檐斗拱,砖石上也上了彩漆,别具一格。

  由于是建在山坡上,前后进不足,在两边楼下各有一个门洞,通往两处小院。庄永富带着两人进了右边小院,来到一间厢房前,厢房内有琴声传出,敲了敲门,道:“把公子,两位秦法师来了。”

  厢房内响起一人的声音道:“快请两位法师进来。”

  门开,一张白皙俊美的男子脸膀出现在门内,笑着道:“两位请进。”里正有一个女子坐在对门的一张琴桌前抚着琴,另一女在堂中和韵唱歌起舞。琴声优雅,歌声婉转。两边分别有一条矮长桌,早已备好下酒菜和点心。还有一个女子独坐左方长桌边,好奇的看着两人。三女各具特色,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但比起两兄弟的心上人还是差了些。

  两人望向门内的男子,有种似曾见过感觉,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此子穿了一身花哨的衣服,还扎了根辫子拖在脑后,再加上肤色、长像的关系,两兄弟差点以为是个女子。

  待两兄弟进到房内,庄永富把门关上,自己留在了房外。

  被称做把公子的人招呼两兄弟坐下后,来到对面独坐一旁的女子身边坐了下去,

  把公子介绍道:“在下把红颜,我身边这位是露珠儿姑娘,弹琴的是玉珠儿姑娘,唱曲的是水珠儿姑娘。”

  待把红颜坐到露珠儿身边后,两兄弟马上想起去年孔智桓带几人去吃饭的酒馆里见过此人。当时也是穿了一身花哨衣服,身旁还伴着两个艳丽女子。

  介绍完,把红颜继续道:“两位一定很想知道我是谁吧?”

  秦珩收回看向弹琴,唱曲的两位姑娘的目光,转头哈哈笑道:“知道这几位姑娘是谁就可以了,干嘛要知道你是谁?”

  把红颜闻言一呆,接着琴音略顿,曲声略挫。露珠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把红颜苦笑道:“秦珩兄别怪我弄得神神秘秘的,两位现在已成各国关注的焦点,两位还不知道吧?”

  这回轮到两兄弟一呆,秦珏道:“把兄这话从何说起。”

  把红颜道:“首先,你们是帝国的人,秦珩兄曾以一平常人斩杀了一个大法师。现在两位又觉醒了魔法,而秦珏兄只用一年的时间就已到了大法师的级别,成为神魔师只是早晚的事。”

  这时候琴歇,曲终。水珠儿移步坐到秦珏身边,玉珠儿离琴坐到秦珩身边,见几人说着事,都没打岔。

  把红颜接着道:“而你们应该也清楚,朝阳之战后,帝国衰落之势已是难已挽回。南阳和北阳城城内看似和以前差不多,但离城远点的地方衰颓之势清晰可见,只西阳城情况稍好。帝国要想回复到当年盛况不知要多少年。各国对魔力源泉都有觊觎之心,只不过源泉从未有过枯竭的情况,如果贸然行事就算能最后能夺得源泉,但得来无用还成众矢之的就很不划算了。另外朝阳城现在寸草不生,荒凉一片。所以现在各国都沉住气,没有对帝国发动战事,只等源泉有所恢复就会找借口出兵帝国。谁也不知道源泉会不会恢复,就算恢复也不知道是三年后,又或十年后。在这个时候谁会希望帝国多出两个神魔师来?虽然秦珩兄有可能到不了神魔师的级别,但实力也不容轻侮。”

  秦珏道:“东大陆形势我们还是有所了解,但没想到会和我两兄弟有联系,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本来无意间得了个红日帝国的身份,秦珏并不放在心上。但后来发现自己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人,自己莫名其妙到了大唐,现在又莫名其妙回到这个世界。自己的身世既然和尤古斯泰有关,那么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的人也必是十分强大的。如果曾经的身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在不清楚自己身世的情况下,这样的身份能起到一定的掩盖作用。只有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可能知道谁是敌,谁是友。在敌友难分的情况下,自己也不知道该信谁。不然,到敌人找上门来,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有好处,也会有坏处。坏处就是那些可能会帮到自己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总比敌人先找上门来,而不是朋友先找上门来的好。所以秦珏很庆幸有了这样一个身份。

  把红颜笑道:“秦珏兄只是一时没想到吧了。在魔武大会上秦珩兄虽然和每一个对手都打得有模有样,但无论对手是强是弱,赢的总是秦珩兄,现在各国恐怕都更关注秦珩兄了。而秦珏兄虽只打了两场,白天一场也是出尽风头,两位以后要小心了。”

  秦珏点点头道:“把兄为何会提醒我们呢?而且还对我们的事很了解的样子。”

  把红颜道:“两位可知我是哪国人?”

  秦珩道:“你不说谁知道!”

  把红颜笑道:“秦珩兄真是快人快语,我是凤彩王国的人。之所以对你们的事很了解是因为安吉丽娜来东大陆后,安吉丽娜的母亲希望我们能暗中照顾安吉丽娜。前次刺杀的事,实在是我们也没有觉查到。如果有的国家想在你们更强大前除去你们,也会危及到安吉丽娜的安全,因为现在安吉丽娜和你们走得很近。”

  想起雷纳德说过派拉耶达和凤彩王国关系要好,秦珏道:“怪不得有城卫司的人跟着安吉丽娜你也知道。但你来提醒我们,凤彩王国就对魔力源泉没有觊觎之心了吗?”

  把红颜道:“不是没有,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倒也不是国力、军事方面,而是地理原因。我国在雾隐山脉以西,除去周边的几个小国不提,红日帝国地处大陆中央,东靠兕巨泽,其它几个大国可直接攻打红日帝国,占领朝阳城。我国要想争霸只有先进攻南面巨石王国,才能出而争霸天下,而巨石王国实力也不容小觑,现在又和西阳城连成一气。只要巨石王国不乱,我国就没有什么机会。”

  想起在雾月镇时看到的那条磅礴的山脉,颇有蜀道难的感觉。秦珏道:“所以凤彩王国更多的是坐山观虎斗了。”

  把红颜点头道:“秦珏兄说得对,在形势没有大的变化下只能这样。我对两位也很好奇,从你们和安吉丽娜出现在大兴城我们就对你们有过留意。可是在那这前,关于你们的任何事都无从查找。听到你们去过我国,又派人去查过,还是一无所获。两位之前在什么地方?为何会说自己去过彩凤王国,是我们没查出来,还是有其它的原因?秦珩兄身上的天生神力是不是真的?我都很好奇。”

  秦珏道:“这么说,我们去彩凤王国做过马匹生意的消息是你们放出去的?”

  把红颜一愕道:“正是。你们居然会知道这件事?两位还真不简单,看来红日帝国和狮王国之前查过你们的事你们也是知道的。因着和派拉耶达的关系,你们又和安吉丽娜公主关系那么好,帮你们圆个谎也是小事。不管将来形势如何,先和两位打好关系总是好的。”

  红日帝国查过两人自是意料之中的事。

  顿了顿,把红颜道:“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

  秦珏道:“把兄有话就请直说。”

  把红颜道:“两位真是帝国的人吗?”

  秦珏微微一笑盯着把红颜道:“你何不去问问安吉丽娜。”

  把红颜哈哈笑道:“我已经知道了,另外我想问一下秦珏兄,我们是敌是友?”

  秦珏道:“我们的敌人应该是一个或几个人,把兄也说过,彩凤国暂时还无缘天下。而那几个人中把兄应该还排不上号。”

  把红颜点点头,微笑道:“我虽然自负,但比起两位秦兄来自是差了一截。”说着端起酒杯道:“两位能来此赴约,把红颜荣幸之至,我就先干为尽。”

  秦珩端起酒杯嗅了嗅,也和秦珏一干而尽。

  两人喝完酒,水珠儿和玉珠儿忙为两人酒杯添满,正事也说得差不多了,两姑娘乘势依靠在二人身上。把红颜道:“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两位尽可找我,这玉露坊是敝国的产业,这三位姑娘也负责一些情报收集。”

  两兄弟心想这自是情理之中的事,不然说了那么多机密事,难不成还要把这三个姑娘灭口。

  感受着身边姑娘的热情,秦珏收摄心神道:“把兄可不可以帮我几个忙?”

  “秦珏兄请说。”

  秦珏道:“把兄能查出尤古斯泰在哪里吗?”

  把红颜一呆:“这个怕有些难,尤古斯泰已经失踪十多年了,怕只是白费人力。而且像他那样的人若要蓄意隐藏怕是没人能找到。不知你找他做什么?”

  秦珏心想也对,点点头道:“这事确实有些难,至于为什么找他,暂时不便说。那把兄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卓魂?”

  “卓魂!”把红颜点头道:“这个人很神秘,我们会帮秦珏兄留意的。”

  秦珏道:“那就多谢把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