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雾隐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反杀

雾隐传说 尘崖 2563 2019.07.27 19:54

  秦珩说是一早,结果等到日上三竿才慢慢去吃了早餐,然后牵着马悠闲的逛着出了河济城,上马后往新潼的方向驰去。

  秦珩骑马顺着大路驰去,心想怎么才两个人跟着,看来前方必有人埋伏。感受着深秋北方吹来的寒风,秦珩笑出声来:“让你们多喝喝西北风,冷得差不多了我再来找你们的麻烦。”

  渐渐进入林区山地,秦珩放慢马速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走了一阵,转过一个山坳,后面两骑的蹄音渐近。秦珩心想到地方了,扬鞭抽在马臀上,从奔驰的马上跃起,往一边山林掠去。

  后面两骑进入山坳刚好看到驰出视线的马儿,扬鞭追了上去。转出山坳看到无主的马儿正在前方踱着步,两人愕了愕放慢马速往周围看了看,树林间静悄悄的,不时有黄叶随风飘堕。

  其中一人腰配长刀,疑惑道:“他骑的是这匹马吧,人呢?”

  另一人马上挂着一支长矛,道:“我怎么知道,快去前面看看,是不是打起来了。”

  再转过一个路口,前面有一条狭窄的山道。这时从树后转出七个人来,一个穿灰色法师袍的人看着二人道:“人呢?”

  两人面面相觑,配长刀的人道:“跟着跟着就不见了,你们也没看到吗?”

  穿灰袍的人道:“不好!”

  一时间兵器出鞘声连续响起,站在靠后位置的一个人手握剑把看着自己胸前出现的血渍一声嘶喊,转身挥剑乱砍,身后却什么都没有。

  见状所有人都围了过去,后来的两人也下马奔上山坡,有三人持兵器警惕地盯着四周。灰袍人看着倒在地上快要气绝的人,再看向身旁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道:“罗峰,你不是说只是一个中级法师吗?怎么会刺客技?”

  罗峰慌忙道:“朱世宗是这么说的,不过此人还是天生神力。”

  灰袍人往四周扫了一眼,道:“那有什么天生神力,大家小心点,此人应该就在附近。”看了看剩下的八个人,对后来的两人道:“你们看到我们身后有什么人吗?”

  持刀者道:“就看见一点电光,没看到人。”

  灰袍人道:“两人一组分开搜索,别离得太远,见到人先示警,知道了吗?”

  众人答应一声,灰袍人看了一眼罗峰道:“你跟着我。”

  刚才莫名其妙死了一人,在所有人的心里都蒙上一层阴影。再听灰袍人说对方会刺客技,更是心里打鼓。

  其中两人慢慢远离众人,往山坡后拴马的地方移去。

  秋风吹过林间,不时飘落几片黄叶,整个山岭间一片肃杀。本来是来杀人的,现在倒有种等着被人杀的感觉。

  灰袍人注视着周围,突然发现有两人越走越远,喝道:“你们干什么?”

  两人对望一眼,一人道;“这钱我们不挣了。”说完和另一人迈步朝山坡后跑去。

  “哎呀!”灰袍人,焦急道:“快回来!”

  那两人哪里肯听,跑得更快了。

  灰袍人看了眼周围几人,所有人都显得有些紧张。咬咬牙道:“走,离开这里再说。”说完带头往拴马的地方走去。

  刚转过山坡,看到刚才的两人已伏尸在地,不远处几匹拴在树上的马安静的站着。几人忙上前察看。

  站起身来,灰袍人再狠狠盯了一眼罗峰,心中怒气渐生,但知道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再看看身边的人,都是面如土色。对罗峰道:“告诉朱世宗,订金一分不退,这笔活让他另外找人。走!”

  “走!走哪里去呀!罗前辈,想不到又见面了。”

  几人定睛看去,只见一年轻人从前方树后转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青色武士服,在左边胸前绣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怪兽,一支黑黝黝的长枪随意拖在身后,脸上似笑非笑,目光中透着一股冷峻。

  剩下的几人都是过着刀头舔血生涯的人,这时候见到正主现出真身,反倒不怎么怕了。持矛之人踏前一步道:“阁下只懂暗剑伤人,可敢和我单打独斗?”

  秦珩还未说话,灰袍人着脑秦珩暗里杀了三人,道:“一起上。”说完一剑挥出,魔法箭雨朝秦珩射了过去。罗峰和使矛的人也跟着施放魔法。另两人扣动弩箭向秦珩射去。

  这里的人除了灰袍人、使矛的人和罗峰都是平常武士,只不过有魔法辅助加身。

  秦珩闪到树后,展开身法避过魔法攻击和射来的弩箭,迂回往几人冲去,身后传来魔法轰击的声音,掀起落叶无数。

  秦珩边移动,一支极细的电矢向站在前面使长矛的人射了过去。矛手刚放出连珠火球,并未注意到射来的电矢。持刀的人还拿着一个小圆盾,就站在矛手身边,忙横移挡在前面。

  “当”一声响起,附上真气的电矢撞在盾上。刀手被击得连退数步,撞在矛手身上,两人站立不稳滚倒一旁,持盾的左手腕骨尽碎。

  灰袍人和罗峰向秦珩连续施法,树林间树折叶飞一片混乱,根本没人看清秦珩的具体位置。一个弩手射出两支弩箭再待上箭时只觉眼前一点电光闪过,然后胸口一麻接着传来剧痛,捂着胸倒地不起。

  另一弩手朝树叶纷飞的林间再射一箭,突然感到头顶巨大的压力传来。骇然抬头时,一片黑影洒下,全身笼罩在寒意里,已做不出任何反应。

  灰袍人感到秦珩从树上过来,还以为感觉错了。心想此人并没有放什么厉害的法术难倒还会飞行术,而且也飞得快了些。到见弩手丧命,回过神来继续施法。

  杀了两个弩手,秦珩挑弩砸向轰下的雷电,挑散射来的火球,狂猛的劲气,魔息、寒息逼得灰袍人和罗峰往后连退,再追着才站起来的矛手和刀手一枪飙去,一点电矢又现。一时间场中如临严冬地狱。

  护盾渐渐散去,矛手摇摇欲坠的身体还没倒下,秦珩的枪和刀手仓惶间举起的刀错身而过。

  灰袍人和罗峰退出十来步,眼中尽是惊惧,看着如煞神一般的秦珩忘了施法。

  黑冰魔息一震,从刀手身上收了回来,秦珩转身看向灰袍人和罗峰。罗峰双腿一颤,再退两步。

  灰袍人升起一面护盾挡在身前,看也不看罗峰盯着秦珩道:“阁下英雄出少年,今日若能饶过在下,他日必有回报。”

  秦珩慢慢向两人走去,提防着两人会突然施法。心想杀是不杀呢?若是大少爷在就好了。想了想问道:“作坊是你们去砸的吗?”

  灰袍人转头看了一眼罗峰,道:“我只是听罗峰说有买卖,要杀一个中级法师。其它的我并不知道。”

  “罗前辈,你呢?”

  “什么作坊?我不知道!我只是听朱世宗说你会到河济城,让我找人杀你。”

  秦珩眉头一皱,看着再退一步的灰袍人,心想:就算是朱世宗派人砸的作坊,但他怎么知道自己会到河济城?

  秦珩转头看向灰袍人,灰袍人忙道:“我只是见此次钱出得多,鬼迷心窍才跟着罗峰来的,以后绝不敢再打少侠的注意。”

  秦珩移开目光,心想应该是有人通知的朱世宗才对。

  看到秦珩皱眉苦思,罗峰向灰袍人递个眼色,抬手三个火球射向秦珩。紧接着秦珩感到头顶压力传来。

  两人施完法转身向后来的刀、矛手留在另一边的马匹跑去。才跑出几步,两人都是背上一痛,胸前带出一串血珠扑倒在地,没了动静。

  看了一眼被附带真气的电矢震碎心脉的两人,再看着一地的尸体,秦珩心中没有任何波澜。吁了一口气,往自己的坐骑掠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