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雾隐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荒镇惊魂

雾隐传说 尘崖 4012 2019.05.15 15:39

  秦珏和秦珩两兄弟绕城往北,一路上死尸越来越密集,被烧熔的盔甲包裹着、卷曲着。身处死人堆中两人反倒不怎么害怕,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心中也越来越疑惑。

  掠到一处小山丘上,两人停了下来。附近已没有什么死人,算时间应该快到中午了。周围一样的没有生机,可能大火把埋在土里的种子都烧毁了,一片的荒凉凄惨。

  吁了口气,秦珩道:“什么人放的火?比诸葛亮还厉害。一座城烧了不说,城周都烧成这幅模样。”看着山丘上烧得只剩下短短一截截的树桩,秦珏道:“这应该是一场很著名的大火,可是怎么没听说过!”顿了顿又道:“这里离大唐可能不止十万八千里!”

  秦珩惊道:“那怎么回家?”接着捧头道:“娘可要担心死了。”

  秦珏叹了口气:“得先找到有人烟的地方,问清楚情况再说。希望娘不要太但心吧!倒是爹说不定正在发脾气,认为你又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珩闻言一呆,苦涩地道:“有道理,等回去大少爷你可得护着我,和老爹解释清楚。他一般不听我解释的。”

  秦珏无力地道:“等回到家,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也许什么气都消了。”

  秦珩犹自担心:“说不定火气更大了。”顿了顿道:“刚才在死人堆里跑得快了些,有些气血翻腾。你怎么样?”

  “我还好,就在这里休息下再走吧。”

  天空越来越阴暗,昨天还能见到的丝丝阳光被云层遮得严严实实。远处能看到山峦起伏,但也是光秃秃的,微风带着寒意拂面而来,秦珏打了个冷战,缓缓睁开眼睛。见秦珩还未醒,站起身,肚子咕咕叫了两下,这才想起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向四周看了看,除了风声更无其它声音。突然后悔起来,经过战场时随便什么武器,还能用的捡一把用来防身或打猎也不错。想了想,在秦珩面前做了个箭头记号,示意自己离开的方向。提气往回掠去。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秦珩舒展一下四肢,舒服的呻吟一声。感觉内伤不但好了很多,而且功力似乎又有长进。兴奋的睁开眼来正要说话,突然感到不对劲,往旁边看去,秦珏果然不在。张望了一下,发现地上的做的标记。心道:“大少爷疯了吗?”忙提气朝箭头所指方向急掠而去。

  才跑出没多远,只见远处一个黑点往这边跑来,正是秦珏。忙迎了上去。

  隔着还有一段距离,秦珩叫道:“大少爷,你是不是疯了?你喜欢死人吗!又去干什么。”

  “哈哈!谁喜欢死人了,给你看样东西。”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一起。秦珏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递给秦珩。秦珩接过一看,原来是把短剑。鞘身漆黑,上有细密的浮雕。都是些奇怪的图案,有圈、有线连在一起颇有美感。拔出剑来,寒光逼人。剑身长尺许,由柄处逐渐收窄。血挡两头也向前呈尖刺状。整把剑给人一种锋锐无匹的感觉。只是在剑柄处镶嵌着一颗看去有些浑浊的水晶。

  秦珩评价道:“不错,只是长度……说是剑短了点,匕首吧!又长了点。还有,怎么镶了颗如此质地的水晶!”

  秦珏道:“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秦珩又看了看,轻抚剑刃,道:“很锋利,不会是削铁如泥的宝刃吧!”

  秦珏道:“来的路上,见到的那些……”

  “哎呀!我怎么忘了。”秦珩打断秦珏的话:“肯定是宝贝,一点没烧坏,还锃亮锃亮的。看来这水晶也有古怪。”

  “有什么古怪不知道,就凭一点没烧坏,肯定是好东西。路上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有武器总是好些。”

  秦珩把短剑递给秦珏道:“你拿着,还是继续赶路吧!以我的实力自保应该没问题。”

  秦珏接过短剑点了点头:“走吧!”

  天一直阴着,还好没下雨。看不到太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路上遇到两个村庄,已经烧得勉强可辨,一样的死寂。搜索了一番,一无所获。

  这时两人已来到山中。在远处看似乎没有道路,到近处发现依稀有条道路往山里延伸。幸运的是到山中逐渐有动物活动。两人打了一只也不知道什么名字小动物。

  “是穿山甲吗?”

  “不像,穿山甲头是尖的,管他那么多。医好肚子再说。”

  在一处山坳里,两人费了很大的劲,把火生起。用短剑刨了两个小树桩放在火上,把那不知名的动物架在火上烤着。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秦珩躺在地上咕哝道:“原来生个火这么困难的。”

  秦珏道:“没打火石能生起来就不错了,看来古人的方法还是管用。”又看着火堆道:“短剑的主人看到我们用来刨树桩,肯定气死了。”

  秦珩哈哈笑道:“不是气死了,是早就死了。应该是气活转过来。”

  秦珏也哈哈大笑:“对,得气得从棺材里爬起来。”看着插在一旁地上的剑两兄弟笑得喘不过气来。

  笑了一会儿后秦珏道:“不如再去刨几个树桩,把火生大些,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

  正要起身,秦珩已一跃而起。

  “我来,想起这慌山野地的我就怕怕。得把火生大些。”

  说完从秦珏手中接过短剑,就在附近刨了起来。

  这不知名的动物肉质嫩滑,烤起来就已焦香四溢,引人垂涎。吃过后更是赞不绝口。秦珩大叹:“可惜可惜,要再有点盐和香料那就完美了。”

  黑夜降临,两人都静静打坐休息,保持着警惕。秦珏内力进展缓慢,一直都很勤奋。秦珩对武功修为也很用心,只是有心等秦珏,近两年的修炼显得很随意。但进步总比秦珏快。没事时两兄弟经常切磋,也和家里护院切磋。秦珩知道秦珏的内力和自己相差不是一点半点。现在总有一种危机感,秦珩很自然的想提升实力,以应付未知的前途。

  第二天早上秦珏从冷风中醒来,打了个喷嚏。秦珩也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感觉精满神足。看了看四周道:“很久没好好打坐炼功了,感觉现在老虎都能打死两头。”秦珏心中感动,知道秦珩是为了等自己,也不多说什么,道:“走吧!看今天能不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嗯!今天我带着你跑吧!虽然感觉不怎么怕了老在这种鬼地方转悠还是不爽。”说完两兄弟牵起手,在秦珩的带领下,提气往北掠去。

  一天走走停停,累了就打坐恢复。感觉已是下午时分,本来打算打一只昨天打到的动物做晚餐,却一直没见到,只打了只不知名的动物带着。

  天色越来越阴暗,风也变得急了起来,看样子真是要下雨了。

  秦珩道:“要下雨了,怎么办?”

  秦珏道:“再走走看,能不能遇到能躲雨的地方,实在不行就返回路上遇到的一处山崖避雨。”

  秦珩实在不想往回走,道:“就往前走吧,遇到可以避雨的地方就停。”

  秦珏点头同意,两兄弟继续赶路。

  天色向晚,秦珩有些焦急起来,风更大了。拐过一处山路,一座小镇出现在前方不远处。还没来得及欢呼,雨点打了下来。秦珩牵着秦珏的手提气急掠。

  在一处看上去还算可遮雨的房屋,两兄弟掠了进去。这里房屋多以石头堆砌建成,虽然损坏依然很严重,但好歹有个避雨的地方。

  雨势渐急。两兄弟在房屋里搜索了一下,并未发现有死人,略微安心了一点。

  秦珏道:“有没有发现,这个小镇没之前遇到的那些村镇毁坏得严重。”

  秦珩点点头,道:“我们来的地方烧得最严重,那里应该是起火的中心。”然后摇摇头,道:“我们已经赶了两天路,还没走出火场……”

  两兄弟实在想不出这火是怎么烧的,很是无语。外面雨越来越大,天还没全黑。

  两兄弟又在附近房里搜索了一番,在另一间屋里发现了一个地窖,好在没有被雨水浸到。

  “下去看看。”秦珏提议道。

  秦珩深吸一口气,来到秦珏身后探出脑袋看着黑乎乎的地窖口,道:“大少爷,还是你带路吧!”

  受秦珩影响秦珏也紧张起来。感觉着从秦珩手上传来的一股真气,两兄弟配合惯了秦珏功聚双目,视线明朗了许多,带头往地窖走去。

  “啊!”

  “啊!……”

  秦珏道:“你叫什么?”

  秦珩指着一处墙角,道:“你看。”

  原来墙角有三具尸体,显然是起火时躲到地窖来被活活闷死的。没怎么腐烂,倒像是被风干了一般。

  秦珏深吸口气,道:“没事,这两天遇了那么多死人还怕什么。你看,有木桶,还有些木箱子,那挂着的像不像是腊肉?”

  秦珩的目光立时被吸引了过去,道:“至少有柴火了。”

  两人在地窖里一番寻找。

  秦珩道:“这下有口福了,还有葡萄酒。唉,要不要把这几具尸体弄出去,就在这里烤肉喝酒。”

  秦珏虽不怎么怕了,可要去移动尸体还是有点难接受。摇了摇头,道:“不管他就是了,要不你弄?”

  秦珩立时摇头如拨浪鼓:“你都不敢,我还是算了吧。”

  由于风雨较大,门窗都被烧毁,地面没多少干爽的地方,两人就在地窖里弄出块空地生火烤肉喝酒,不亦乐乎。

  吃饱喝足,风雨渐歇,天早黑尽。要在地窖里和几具干尸一起过夜,两人总觉得怪怪的。

  弄息地窖里的火,留了火种。两人找了处偏僻的房间,地上没被打湿多少。在墙角里生起火开始打坐休息。

  半夜时分,秦珩听到一点响动清醒过来。火堆的灰烬散着微微的红光。站起身来,从敞开的门洞后探出头去,只见一个人影从地窖所在房屋一瘸一拐,一歪一扭的走了出来。秦珩以为自己眼花,揉揉眼睛,提聚功力再次看去。正是地窖中三具干尸中的一具。

  秦珩一脸惊恐张大了嘴差点呼出声来,迅速缩回身子摸到秦珏身边。压抑着狂跳的心脏,轻轻拍了拍秦珏。

  秦珏睁开眼,看到一脸惊惧秦珩正要询问,秦珩已一手捂住秦珏的嘴,打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点。”放开捂着秦珏的手,向后看了看,道:“死人活过来了。”

  秦珏瞪大眼睛,道:“什么?”

  “地窖里的干尸复活了!”

  “你没看错吧!”

  “不信你看。”

  两人摸到门口,探头向外望去。

  秦珏道:“什么都没有啊!”

  秦珩使劲眨了几下眼,努力看去,道:“已经走出去了吧?”

  秦珏根本什么也没看到,倒很好奇:“走,去看看。”

  人总会对一些超出理解范畴的事十分好奇。虽然不大信,但看秦珩七情上面的表情相信秦珩不是在开玩笑,带头往街面的房屋摸去。到临街的一个窗前蹲下,探头往外望去。只见几个身影晃晃悠悠朝镇中心走去。

  两人缩回脑袋。秦珏吐出一口凉气,看着秦珩眨了眨眼,轻声道:“真的!”

  秦珩拼命点了几下头,道:“真的,你眼没花。”

  秦珏突然感到周围的气温降了几度。身子紧了紧,镇定下心神,道:“再看看。”

  秦珏又再探出头去。除了干尸,还有两具只剩森森白骨的骷髅也在移动。靠近镇中心的地方数量最多,离他们最近的只有二十来步。秦珩下意识的抱紧秦珏,从身后探头外望,道:“怎么办?”

  “好像没什么意识。”秦珏道:“等走远点我们就跑,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秦珩正想点头,身后又有声音传来。两人赫然后望,正有一具干尸从后面走来。

  两人哪里还忍得住,齐齐一声怪叫,翻窗往镇外掠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