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雾隐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无人之城

雾隐传说 尘崖 3733 2019.05.15 14:59

  在一座高塔的一个房间内,有五个人围坐在一起。地面上画有一些复杂的图案,五个人就坐在这些图案上,都穿着一身袍服。袍服颜色各异,绣着不同的滚边图案。其中一人穿着黑色的袍服,衣上的兜帽翻起戴在头上,脸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让人看不真切。

  黑袍人嘴唇轻轻嗡动,不知在念叨着什么。一会儿之后,黑袍人的神思仿佛灵魂出窍般飞越万里,来到一座废弃的城市上空。落在一个损毁的圆形建筑中间空地上。圆形建筑很大,中间原来有一个亭子似的建筑,但已不复存在。只有撑起亭子的石柱还有几根孤单耸立着,表明这个亭子曾经存在过。

  在亭子中间地上有一条裂缝。长不过三五米,最宽处只有半尺许,但是却深不见底。

  黑袍人的神思停在了裂缝前。很神奇的是,黑袍人不但能看到神思所处的地方,而是就像亲身前来一样。真切的感受到了风拂过身体,感受到周围的温度。如果有人在旁边,会真以为黑袍人就在那里。

  原来五个人坐着的图案是一个神秘的魔法阵。黑袍人就是要去感受万里之外的一些东西。

  黑袍人走到裂缝旁,精神力缓缓送出,进入裂缝深处。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股极细微的神秘力量。黑袍人愕然抬头,刚好与这股力量接触。在这一瞬间魔力不受控制的狂泄而出。坐着的五个人同时一震,不约而同的收回魔力。黑袍人的神思险险收了回来,五个人都像是脱力了一样,魔力消耗一空。

  秦珩明明还抓着秦珏的手,却感觉手中空空的,身体虚虚荡荡没有任何感觉。秦珏既在身边又像在很遥远的地方。周围突然陷入黑暗,光怪陆离的影像在眼前转瞬即逝。秦珏也和秦珩同样的感觉。明明还抓在一起的手却没有任何感觉,身体失去了重量。周围一片黑暗,未曾见过的画面不停从远处而来然后在眼前划过。

  像是一瞬间,又像过了很久。身体突然传来感觉,两兄弟的手依然紧紧抓在一起,有风拂过身旁。

  秦珏和秦珩同时感到不对劲。身体正在下坠,且越来越快。两人忙提气轻身,坠速稍缓。往下一看,两人齐叫了一声妈呀!原来马上要到地面了。

  秦珩本身功力比秦珏深厚,急切间将秦珏向前摔出。自己则提聚全身功力一拳向地面轰出。借这一点反震力在落地的瞬间功聚双腿,身体顺势滚出,又化去一点下坠的力道,在地面滚出十多丈方才停下。强提一口真气刚站起身来,脚部关节传来针刺般疼痛,跌坐在地。一时间感觉五脏六腑仿佛翻过来般。一口鲜血喷出,受了不轻的伤。

  秦珏被秦珩摔出,斜斜落往地面。身体不受控制的滚到一处墙角,撞在墙上才停下来。肩头传来巨痛,显然是肩头撞在了墙上。这一下摔出,跌得七荤八素的。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并无大碍。虽然也受了伤,但并不是很重。

  看到秦珩在不远处就地坐着,一动不动似乎正在疗伤。秦珏忍着身体的不适,站起身走到秦珩身边坐了下来,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到处是破败不堪的房屋,残垣断壁间看不到一点生机。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声音。天空中大朵大朵灰朦朦的云飘浮着,偶尔会在缝隙处透下一丝阳光,稍解压抑的感觉。

  一阵风吹来,秦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毕竟刚满十六岁,一股寒意升起,难道自己已经死了,这是阴间!恐惧袭来,又不敢打扰秦珩疗伤,紧了紧身体。看看天空,又摇摇头。阴间不会有阳光吧!秦珏在心里不停安慰自己。

  时间慢慢过去,秦珩依旧一动不动。呼吸逐渐变得越来越平缓绵长,看来伤势已压住。秦珏也缓缓运转真气疗伤,但始终保持着清醒,注意着身周的动静。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夜来临。

  不知过了多久,秦珩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看四周又看看天空。一轮比平时看去要大上一圈的月亮悬在高空,在云朵后时隐时现。秦珏感觉到动静也睁开眼。

  秦珩转头看向秦珏,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秦珏道:“伤不重,倒是你好些没有?”

  秦珩道:“好多了,腿骨感觉像是开裂了般,还有些痛。方师傅教的内功果然是很上乘的内功。以前没机会好好体会。刚开始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一样,几个周天下来就感觉舒服了很多。”然后兴奋地道:“江湖上好像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高手,果然是隐世高人?”

  “会不会是寇少帅养子,方陵仲的后人?”秦珏思索道。

  “嗯!八九不离十。”秦珩哈哈大笑道:“我们学的是长生决,这下捡宝了。”

  秦珏道:“应该就是了。”

  说完两兄弟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呃!”笑声嘎然而止。两兄弟一人捂着胸口,一人捂着肩肋处。

  秦珩忍着笑道:“受伤后真不宜大笑,你的伤也不像表面看着那么轻。对了,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又指着天上的月亮“你见过这么大的月亮吗?”

  “没见过,我也不明白怎么到这里的。刚开始我还以为我们都要去见阎王了。这里一个人没有,静得可怕,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秦珩刚疗完伤只顾和秦珏说话,没怎么注意周围情况。听了秦珏的话,朝四周看了看。一下从后面抱住秦珏,躲在秦珏身后道:“大少爷,你别吓我!这里不会是鬼城吧!”

  从小秦珏就长得比较高大,遇事时秦珩总喜欢躲在秦珏身后。

  秦珏哆嗦了一下:“你也别吓我。阴间有没有月亮我不知道,但白天的时候还有太阳的。阴间不会有太阳吧!”说完,自己都开始怀疑起来。

  秦珩在心里抹了把汗,暗道:“能看得太阳就好。”把手从秦珏肩上放下来道:“怎么样!看一下?”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条宽敞的大街,不远处有圆形围墙围着的建筑群。周围有街道环绕,看着有数百丈宽,围墙早已坍塌,里面的房屋更是损毁严重。另一侧在昏暗月光下远远的隐约能看到城门处的城楼。这是一座很大的城。

  指了指圆形建筑,秦珏道:“那边看看。”说着两兄弟一起走了过去。

  走到近处,借着月光看到一些地方有黑色的痕迹。两兄弟对望一眼,秦珩道:“这地方被火……”

  “烧过。”秦珏接口道。然后向四周仔细打量。

  显然火灾已经过去很久,许多地方经过风吹雨打,痕迹已被洗尽。只在一些角落、缝隙处还能看出火灾的痕迹。

  秦珩看着四周道:“也就是说……”

  “不是没有人……”

  “而是……”

  秦珩下意识的抱住秦珏手臂,紧张的四下张望,仿佛要看穿破败房屋的阴影。想看看房屋角落里,地面上是不是蜷缩着什么。

  “别说了!”秦珩道:“快想想,我们是怎么来这里的?大少爷,你读书多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

  秦珏这时候也挺害怕。强自镇定道:“我朝倒是烧过宫殿,这么大座城……想不出来。”然后仔细想了想道:“我们在喝酒赏月……胸前的吊坠传来怪怪的感觉……亮了一下……”

  “和吊坠有关……拿出来看看。”

  两兄弟把吊坠拿到眼前翻来覆去,又对着月光仔细打量。秦岳试着注入真气。弄了半天,毫无反应。

  叹了一口气,秦珏收回吊坠。

  “现在怎么办?”

  “先在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可睡觉的地方。其它的等天亮再说。”

  “你觉得会有吗?”

  “呃!不会。”

  “那边应该可以出城,要不先出了城再说。”

  虽然有时隐时现月光,黑沉寂静的街道依然像恶魔张开的巨口,仿佛要吞噬黑暗中的一切。

  “你走前面,我跟着。”

  “……”

  正商量着一只不知是什么动物从长街左侧窜到右侧。两人吓了一跳,顺势倒退跃上身后圆形围墙上一处还没完全倒塌的墙顶瑟瑟发抖。

  “什么东西?”

  “老鼠?”

  “好像是。”

  两人看往身后发现圆形建筑中间是一大片空地,中间有几根高矮不一的石柱。

  秦珏壮着胆道:“走,去看看。”说着带头跃到空地上。

  走到近处并未发现有异样,有几根石柱甚至只剩下基座。

  秦珩观察着四周道:“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秦珏道:“应该发生过一场大战。噫!地上有条缝,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没感觉。”秦珩摇摇头,看着秦珏专注的神情说道:“你有什么感觉?”

  秦珏也摇了摇头:“很难形容!干脆就在这里打坐疗伤,等天亮再说。”

  秦珏并不知道正是这条裂缝中的能量使他们来到这个地方。

  秦珩到处看了看,点了点头。

  天蒙蒙亮时秦珩睁开眼,感觉伤势已好得七七八八。看看天空,灰蒙蒙一片。四周依然一片寂静。

  站起身来在附近转了转。看到远处石砾间有几团黑色的东西,信步走了过去。这时候秦珏也疗伤结束,向秦珩走去。突然秦珩倒退掠回,差点撞到秦珏身上。

  “死人!”秦珩指着那几团黑色的东西。

  “没看错吧?”

  “绝对错不了,几乎烧成灰了,但还是能看出来。”

  两兄弟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秦珏道:“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往哪边走?”

  “还是走昨晚那条街,在城里迷路就麻烦了。”

  一晚打坐两兄弟伤都好了很多,秦珏多是筋骨皮肉伤,基本已无大碍。秦珩在落下来时没得到太多缓冲,内腑受伤,一时半会不可能痊愈。

  来到昨晚的大街,两人提气向城楼跑去。城门在望,两人终抵不过好奇心壮着胆在街道两侧的房屋里搜索了一下,几乎每间屋里都有烧死的人。城头上和城下死的人特别多。不敢多做停留两人直接出了城。

  城门十分坚固厚重,居然还耸立着,没有倒塌。

  出城来,城外也是一片荒凉。回头看了看,还能依稀从未完全倒塌的城楼和城墙看出当初的雄伟。秦珏感慨道:“这座城比起长安、洛阳也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珩挠挠头道:“到底是什么地方?能找到人就好了,问问洛阳该往哪走,再弄些吃的。还是走吧!”说完和秦珏走了。

  走出不远看到地上出现死人,还有动物尸体。虽然烧得只剩一点,又被风侵雨蚀,在有心留意下还是能从痕迹看出来。兵器、盔甲凌乱一地,都被烧熔变形。

  两人倒吸一口凉气。秦珩道:“城外也是这样!虽然大白天的还是瘆得慌。”

  秦珏道:“那就换个方向走。根据昨晚的月亮,现在是往南。我们朝北走吧!”

  不想再回城,两人绕城往北掠去。北方也是一样,整个城的城里城外被死尸包围着。没有办法两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都在心里想着,莫非真到了冥间地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