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联盟之我真不是很无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你在找死吗?

联盟之我真不是很无敌 更新稳定 2016 2019.06.16 11:10

  在陈墨惶恐的目光下,穆然终于噙着笑容开口了:“陈墨,你隐藏得很深啊,为了什么?”

  “隐藏什么?”陈墨有点不明白。

  “自己看看联盟首页上,这些视频都是同一个人的。”穆然指了指一旁的主脑,“而这个人,正是你陈墨吧?”

  没等陈墨回答,穆然继续说道:“而且你现在已经是觉醒了吧?也许还是不普通的觉醒?变异觉醒?”

  听着穆然的话,陈墨蒙了。

  什么变异觉醒?

  陈墨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一副我真牛逼的样子,道:“唉,我本想做一个闲云野鹤的隐士,但奈何总是掩藏不了自己的实力啊。”

  “坐下。”

  砰!

  陈墨无条件的对穆然的话服从,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害怕被揍,而是尊敬这个代理老师!

  穆然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散,依旧盯着陈墨:“觉醒了什么英雄?”

  “关你屁……咳咳,觉醒了一把剑。”

  穆然瞪了陈墨一眼,道:“来释放出来我看看。”

  “凭什么?”

  “就凭我暂时是你的老师,还有……我拳头比你大!”

  看着穆然那擦拳磨脚的样子,陈墨还是觉得尊重一下别人好一点。

  他真不是怕挨打!

  “好吧。”

  陈墨应了一声,开始在脑海中勾.引……额,沟通那把光剑。

  “出来吧,光明之剑!”

  陈墨大喊了一声,让对面的穆然嘴角扯了了一扯,这中二的样子是跟谁学的?

  这家伙真的是霸占了联盟首页的那个亚索的操作者吗??

  就在穆然想一串念头闪过的时候,她看见了光。

  那是红光,

  刺眼的红光。

  这刺眼红光正是陈墨的光剑上面迸发出来的,让穆然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果然是变异觉醒!”穆然自语,心中惊讶不已。

  过了好半会儿,穆然才适应了那强光,慢慢的看了过去。

  但是入目依旧是红色的光,完全看不清那剑身的样子。

  “好了,赶紧收回去吧。”穆然说道。

  陈墨闻言将光剑默默的收了回去,进入了自己的脑海里面。

  收回去之后,陈墨才疑惑的开口:“穆然姐姐,你说的变异觉醒是什么意思?”

  穆然美目再次看了陈墨两眼,道:“上课的时候你干嘛去了?”

  不过没等陈墨回答,她继续道:“变异觉醒意思就是觉醒的时候英雄变异了,这种情况只有极少数的情况才会发生。”

  “变异分为两种,一种是正面变异,一种是负面变异。”

  陈墨没有打断穆然的话,聚精会神的听着。

  “所谓正面变异,就是说变异是往好的方向变化,反之。”

  “有的正面变异会让觉醒的英雄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又或者技能的形式变异,让威力更大。”

  “负面变异的话,大概就是觉醒英雄少了一两个技能,或者觉醒了但是没有英雄的武器等等。”

  解释完之后,穆然才看向了陈墨:“所以你认为你的变异是?”

  “负面……”陈墨有点伤心,“我就只觉醒了一把剑……”

  这伤心不是陈墨装出来的,现在的他的确感觉伤心透了。

  虽然他觉醒的这把剑有点不一样的样子,亮出来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影响一下敌人的视觉,但是还特么的还不是只有一把剑,自己完全就不会亚索的任何技能啊!

  虽然脑海里面还有其他的两个英雄,但是那两个家伙完全就不听使唤的那种啊!

  自己还能怎么办?

  陈墨的话让穆然有点诧异,她本以为陈墨只是让剑变异了,并没有缺少其他的功能,毕竟陈墨之前给她的感觉并不像是刚觉醒的,反而像是实力更强大的觉醒者。

  这样的话……

  穆然皱起了眉头。

  父亲的话自己还需要转告吗?

  犹豫了好久,穆然开口:“陈墨,不用气馁,就算是只觉醒了一把剑,同样有着无限可能的。”

  “嗯,我知道。”陈墨点头,脸上的悲伤已不见。

  呵呵,就算是只有一把剑,自己同样强大。

  这或许,就是天选之子吧。

  就连以防御著称的简子豪都差点挡不住自己一半力量下的一剑,威力可想而知。

  “对了,穆然姐姐你找我啥事来着?不会就是为了看一下我的剑吧?”

  “没错。”

  “……”陈墨无语。

  就在陈墨想要继续问的时候,穆然又开口了:“陈墨,你愿意进入城主府吗?”

  陈墨有点愣:“什么城主府?”

  “如果你想的话,随时可以告诉我。”穆然没有解释,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随后穆然下了逐客令:“好了,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奥。”陈墨疑惑着,就准备告辞。

  砰!

  陈墨刚一起身,一道巨响传来,差点没有把他重新吓得坐了下去。

  原来是代理教师办公室的大门开了,一个器宇不凡的男子站在门外,眼神扫荡着里面。

  “这家伙也太没素质了,门是用来踹的吗?”陈墨心里嘀咕,看着那个家伙很是不爽。

  穆然站了起来,大怒道:“秦钛,你干什么?”

  “然然。”叫做秦钛的男子看向了穆然,亲切的叫了一声,然后又看向了正腻手腻脚朝门口走去的陈墨,大喊:“站着。”

  陈墨停了下来,一脸疑惑的看着秦钛。

  然而秦钛叫住他之后就没有理会了,而是看向了穆然:“然然,他是谁?”

  “关你屁事?”穆然毫不客气的回答,“秦钛,给我滚出去,谁让进来这里的?”

  “然然,我这不是关心你,害怕你被……”秦钛的解释直接被穆然打断:“滚,我不想说第二遍。”

  “好,我先出去,你别生气,我真的只是关心你。”秦钛一边说着一边出门。

  走到门外的秦钛眼神还盯着陈墨,好像是在说:小子,你赶紧给老子出来。

  陈墨有点懵逼,这是发生了什么吗?

  看了一眼胸口起伏的穆然,陈墨还是选择了走出去。

  陈墨就显得很有礼貌了,走出去之后还顺带将门给带上。

  在门口等待的秦钛看见陈墨出来,立马就换了一副不善的神色盯着陈墨:“小子,你是在找死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