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轩辕疆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沧海有时尽,兄弟话情仇

轩辕疆场 意斐然 3307 2019.02.11 20:36

  “呼。“

  慕轩此刻也长出一口气,看着周围人的脸色也尽是如此。

  “诸位,谈谈自己的想法吧。”此刻也唯有这位铁血军帝能保持着一份淡然,但天知道慕天乾这时只是强压着心中的一份骇然,因为他明白,一个帝国,连皇帝老子都对一战感到胆怯。那这仗还怎么打?所以无论愿或者不愿,慕天乾都得强打起精神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

  久久无语,慕天乾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掌拍至桌面骂到:“他妈的!趁老子获疾,出兵进犯,兰仓,好得很,自己亲哥哥都被老子弄死到战场上,还敢来送死。不就是一个纳灵之境吗?拿人堆不死他吗?”

  慕天乾又开始自己领兵那会的骂骂咧咧,旁边的几位老将都显得老神自在。显然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嗤呼,嗤呼”满腔怒火爆发后,慕天乾仍止不住暴怒的心情。

  恰在此刻,慕枫,天玄四皇子。直起身行向慕天乾欠身答道:“父皇,我对此到是有些看法。”

  慕轩此时也看向慕枫。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慕轩可是深知他的四弟,绝对不是一个纸上谈兵的皇家子弟,因为自打慕轩记事起,他这位四弟可是完全不遗余力的针对他,阴谋、阳谋、哪一样都是玩的称心如意,而且在外人看来这两兄弟也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无论冬夏,慕枫都是手持一把折扇,并非是装斯文,而是在任何时候让自己头脑保持清冷。慕轩对自己的这位好弟弟这么多年仅有两个字概括“阴狠!”

  自打十岁起,几位皇子都被皇帝带到战场上熟悉军务,能从这种血雨腥风中脱颖而出的,也就仅仅二三四三位皇子,二哥慕寒年长于两位胞弟,如今年仅二十七岁便作为镇西元帅副手,实打实的军功在手,也不怕旁人说风凉话。四弟慕枫在跟随自己父皇平定辽地叛乱的时候曾献策恩威并施,离间辽地,“凡东辽地区如不投降攻一城便屠一城,而西辽则是围而不攻,以劝降为主”这项建议直接让两辽地区差距骤现,连东辽的王上都以为自己的亲弟弟总督西辽军务背叛了自己。两辽战事原本预计半年平定,结果只用了两个月不到便告捷。而正是这场平辽之战让自己的四弟显现出出人的军事天赋,也让自己在军中声名鹊起。

  所以慕轩也是全身心注意到慕枫对战局的分析,这或许是他大病初愈以来的唯一一次用心,一位皇子能凭自身能力做到兵部侍郎足以体现慕轩对战局也有一定分析。此刻正是天玄帝国未来两位继承人于战场上的见解之争!

  “父皇,依愚之意,南北两国皆是不足为虑。首先,北方天玉帝国地处极北,天寒地冻,而此时竟于十月发兵南下,除非一月他们能攻破镇州城,否则届时寒冬一至,粮草物资转运殊为困难。天玉人再能耐冷,也总不可能顶着风雪,饿着肚子进攻镇州城。所以,此一路不足为虑。至于大燕,慕枫冷哼一声“除非他们南蛮子想灭族。整个就是一个个草原部落,野战或许他们睥睨天下,但至于攻坚战,我倒是不信五十万草原狼能在威武城翻出什么浪花来。而且狼庭素来反复无常,此时若遣使许以狼庭百万旦粮供其抵御寒冬,我有九成把握,狼庭必然退兵,及时不退兵,也必然会对兰仓阳奉阴违!我想兰仓也必然会料到这一点,所以相约两国共同出兵,无非是想牵制我国南北将士,顺便恶心一下我们。”

  “啪啪啪“三声脆响,关定天竟从椅子上站起身连道三声好。

  “当真是后生可畏,未及战场便对两国做出分析,看来四皇子对这边境各国颇为了解啊。”

  而慕枫竟也不辩解,只是淡淡一笑,不可置否,转头看向出神的慕轩。

  “三哥于此危难之际苏醒,重掌兵部,可谓是我天玄擎天一柱。愚弟也想听听三哥的想法”

  暗道一声狡猾,慕轩不禁眉头一皱。一句话看似恭维,实则是讽刺他担任兵部侍郎,三个月的昏睡致使祸患迭出。而且,一句请教便将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分析的好倒也罢了,而若是不到位,自己四弟这句重掌兵部就若一记巴掌狠狠扇到自己脸上。真真是毒!

  两人对视的目光于空中好似能碰出火花来。所幸慕轩仅仅是噗嗤一笑。抬头看向慕天乾,慕天乾此刻也是一脸的希冀,看向慕轩的眼神也充斥着期待。

  也罢,既然自己的四弟咄咄逼人,那这自己当三哥的若不予以回击岂不是在声势上先弱三分。

  “其实在我看来,四弟所言极是,可是宏观排布虽皆以具备,但细处操作又该当如何呢?”

  这一问倒是向众人高涨的情绪上泼了一盆冷水,将大家的思绪从幻想拉至现实。

  “所以,我认为,天玉虽是佯攻,不必重视是事实,但我们也必须做足了样子给天玉看,同时摸清楚这帮北蛮子是否是仅仅做做样子?相信大军若动便是黄金万两,如此劳神,我觉得天玉所图非小。所以战之不可避免,让他们觉得我们并未小觑他们,但还不可为此而调兵北上。基以此理,我们大可以用减兵增灶之法,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且不必高挂免战牌,每月出战那么一两回,双方面子上都过得去,相信他戚风也不是傻子,收了兰仓的好处但也不必要为他们真正卖命。撑吧,待寒冬一至,天玉自然不战而退!”

  “而至于大燕么,魏武丹或许是一个将才,但绝不是一个帅才,诚如四弟所言,南蛮子他们要攻城,那让他们来吧,也不必采用什么策略,正常攻坚战即可。所以,无需粮草收买狼庭。两方大患已去,剩下的便是举全国之力会战兰仓!”

  “啪”,慕枫此刻将折扇一合,两眼精光直射。而后又暗淡下去,但慕轩可未放过这个细节。

  “娘的!是你逼哥哥我说的。伤你面子了就是这幅嘴脸。”

  虽是不爽,但慕轩绝计不会表露出来。但是还是暗地里多了一个心眼,天知道他这四弟脑子里又拐出什么歪主意。

  果不其然,全场震惊片刻后慕枫再次起身,而这次却是直对慕天乾振声道:“父皇,听三哥一言,儿臣自愧弗如,而三哥自幼便对阵法、兵法、灵休样样精通。儿臣斗胆请求父皇交于三哥征西元帅一职,统领我天玄将士狙击兰仓大军于铁峰关外,扬我天玄国威。”

  好嘛!这一翻说辞简直是大义凌然,全身心为国考虑,毫无半点私念。乍一听连慕轩都觉得自己这四弟今天脸上都多了几分阳光,但一对上慕枫那百年不变的死人脸,慕轩也是暗叹一声走眼……

  “哈哈哈哈”。

  听闻此言慕天乾竟是仰天大笑,毕竟也是诸子夺嫡中存活下来的独苗,慕枫那点花花肠子这朝堂上的老油条怎会听不出弦外之音。但仍就对此付之一笑。

  这两兄弟慕天乾早已为他们在心中做好了定位,慕轩,乃运筹于阵前,俯仰间挥定百万大军的帅才。而慕枫,宏观把控,天下大势尽为我掌的相才。一文一武,天玄双雄!

  但两者间的间隙,毫不客气的说,起码有一个裂开的峡谷那么宽。这一点作为皇帝的慕天乾怎会不知,但却无法干预,皇室家族,哪一个不是活出来的人精,子嗣间的明争暗斗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非但不能干预,作为父亲还得冷眼旁观,这或许就是天家最大的不幸!

  笑毕,慕天乾凝眸看向慕轩,“轩儿,你意下如何?”

  这一刻的慕天乾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一句话表达数层意思,一者是对慕枫谏言的肯定。二者也是对慕轩胆识的一种考验。

  瞬间决策权便到了慕轩手中,但这可绝不是一句话就能了断的事。

  拒绝便是说明自己只可夸夸其谈,而非一位统兵决战的帅才。答应便是一脚踏入鬼门关,还是十死无生的那种。慕枫这一句恭维实在玩的高明。

  但于慕轩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本无意于朝堂,本就是一个率性随真的性格,这么多年皇子间的明争暗斗,自己虽然不愿,但却无法置身事外,只得不断的接招,出招,疲于应付,说实话,这样的日子自己真的够了。

  父子对视良久,慕轩嘴角挑起一抹弧度,

  “四弟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答应似乎对不起哥哥这个身份呢。”看似随意的回答,实则是慕轩真的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因为他心中总觉得自己似乎不属于这个地方。皇权,在人们心中无法衡量的至高之物,自打慕轩有过记忆起,便极为排斥,所以慕轩看来与粪土无二!

  或许战场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归宿。所以慕轩迟疑片刻缓缓道出自己心中所想。亦是对自己意志的一次考验。

  但慕天乾可不这么认为,看了看慕轩,又看了看慕枫,这个皇权的老油条很轻蔑的说到:“区区兰仓,还不够我儿子亲自出征的资格。传令:令上将军君廉统二十万天威军进发铁峰关,协助镇西元帅杨帆守卫我天玄西大门!有失者,军法处置!散了吧,慕轩,你留下。”

  这一刻的慕天乾终于展现出军人那果断的一面,军法处置看似为严令,实则是全军将士的一记强心剂,表明铁峰关乃天下第一险。加配二十万将士共计五十万守天下第一险,若是这样还守不住,那你们干脆就别回来了。

  听闻此言,慕轩也是淡淡一笑,即使是慕天乾不说他也不会走,毕竟这两父子可是三个月没见面了,虽然在慕轩看来不过是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