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章 重归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475 2019.06.08 00:00

  梁大同二年初春,一场春雨过后便迎来了一场倒春寒,夜间寒风料峭,月色入户,潮水般的凉气涌入室内,直冻得人遍体生寒。

  春华不禁打了个寒战,拢了拢衣袖,轻吁出一口雾气,望向窗外溶溶月色下所笼罩的青草,但见几朵花蕊摇曳,随风飘落,心中竟然生出一抹草色烟光里的旖旎风情来。

  似想起了某事,她唇角边不自禁的扬起一抹笑意,转身但见同伴秋实还守着一盆清水坐在女郎的塌前,脸上已掩饰不住浓浓的疲倦,便掩了门窗,走近打趣笑道:“你看你,都已经开始打磕睡了,还在这里硬撑着,快去歇息吧,今晚郎君就由我来服侍吧!”

  秋实的睡意瞬间被冲淡,抬首摇了摇头:“不,我比你细心,郎君也向来喜我近身服侍,你还是为郎君打点好行李,待郎君一醒,我们马上又要赶路了,再过三日可是大娘子的及笄之礼,郎君与大娘子自小姐弟情深,又怎可错过?”

  “可郎君这一睡都已有三日了,也不知何时能醒来?”春华嘀咕了一句,见秋实无半点反应,便又温了一盅果酒送来,“夜深露重,你既要硬撑着,便喝一盅酒暖暖身体,也可提提神。”

  秋实点头,接过酒盅后一饮而尽。

  春华站在原处瞧了瞧,果然不出一刻,这婢子已然撑不过困意,睡了过去,便又小心翼翼的将秋实移到屏风另一侧的小耳房,给她盖了被子安睡。

  待做好这一切后,春华再回到原来的房间,坐在塌前,轻唤了几声:“女郎,快醒醒!”这般摇了几次后,见久不闻回应,她便来到案几前,从袖中拿出一荷包来,倒出一物至茶水中,

  正要端起茶碗晃荡,却在这时,躺在床塌上的“少年”突地睁开了眼睛。

  谢陵睁开眼,神思还有些昏沉,看见眼前绣着火色凤凰图案的幔帐轻曳飞扬,似觉得哪里不对,便倏然坐起身来,寻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

  这才惊觉自已竟然坐在一张胡床上,身上还盖着绣着精致莲纹的丝被,小轩窗外夜色已降,但月光似雪,朦胧中依稀可见树影幢幢,枝上报春桃含苞待放,艳旖芬芳。

  这情景似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

  谢陵有些恍惚,伸手抚了抚心口,脑海里犹自清晰记得,在她咬紧牙关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不后悔”四个字时,一把尖刀在她心口搅动的痛楚,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还是被一刀又一刀凌迟的痛苦。

  可她却不能忘记,在自已咽下最后一口气时,那个男人发疯似的摇着自已的身体,在她耳边咆哮,说着:“我要将慕容连城千刀万剐,为你偿命!”的话。

  真是可笑啊!明明是他亲口下令要了她的命,却还要将这份罪责强加到他人身上。

  可惜她却再也不能为连城做些什么了。

  太清二年,候景在寿阳起兵,不过一年,就已带着仅二千兵马攻进了建康台城,一路上可谓顺风顺水,所到之处群鸟尽散,所向披靡。

  这倒不是因为候景的战斗力有多么强大,而是萧家的那些王爷们给他的这次叛乱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说起来候景的这次判乱极其的讽刺可笑,本不过是一个被东魏高澄所弃而逃到南梁的外来客,身边已无一兵一卒,却因过去的战绩获得了梁武帝对他的信任,梁武帝不仅将寿阳赐予他为封地,还屡屡送去粮食财帛以示对他的器重。

  他大概以为自己慈父般的关爱能得到候景对南梁的忠心和回报,却万没有想到候景本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狼心狗肺的小人,这个小人早就存了拿着他所赐的粮食衣帛作为军资,来实现他反客为主夺取南梁称帝的野心。

  前世她作为司天监,南梁的国师兼侍中,本就多次对候景乱梁的意图向梁武帝加以暗示,可都抵不过那些宵小在他耳边吹风,哪怕是证据摆在面前,梁武帝依然不信候景会带着二千兵马来造反,反而对候景这个小人加官进爵以示安抚,来表他帝王宽厚的仁善之心。

  最后这个贪心不足的小人,竟然还妄想娶她们谢家的女儿为妻,这件事情不要说祖父不会答应,便是她谢陵也不会让谢家的女儿毁在这样一个集丑陋与人品败坏道德沦丧于一身的小人手中。

  于是当梁武帝提起此事时,谢陵果断的表示了拒绝,也便是这次联姻的拒绝,便为他们谢家埋下了祸根,更激起了候景对梁武帝的怨恨。

  之后,候景在临贺王萧正德的里应外合下攻进建康台城,所下的第一道命令便是将王谢两家连诛。

  她知道候景乱梁的命运已不可改变,便早在候景攻进台城之前,带着族人逃离了建康。

  可是没有想到在逃亡的途中遇到了陈硕派来的兵马,陈硕拿着梁元帝萧绎的圣旨,想劝他们回归江陵,她又怎会上当,那个男人不过是想利用他们谢家的声望,来做那亲授玺绶之事,不过是想拿她来邀功罢了。

  那副谦谦君子下所包藏的狼子野心,她早已看透。

  为了躲避陈硕的追杀,是连城装扮成她的样子以自身为饵引开了那些追兵,方才给她的族人争取了逃离的机会和时间。

  然而连城却落到了他的手中,被屈辱的绑缚在那根石柱之上示众,受尽烈日炙烤与夜间寒风刺骨的折磨与痛苦。

  她又怎会不知陈硕不过是想以此法来引得她自投罗网,又怎会忍心看着连城为她们谢家人受过。

  因此在陈硕说出那番话时,她的心中只会对这个男人生出鄙夷。

  哪怕连城真是慕容绍宗之子又能如何?

  以命换命的这份恩情,谁又能做得到?

  可惜,这份恩情,她终究是无法再还了。

  正当心下愧然疼痛之际,耳边骤然传来一声轻响,却是一只落地的酒盅撞进了她的视线,谢陵这才抬眼看向了房中除她以外的另一个人。

  一个穿着碧烟罗长裙梳着垂鬟分肖髻的婢子俏生生立于面前,瓜子脸,肌肤白净,虽然一双妙目中含满错愕和惊惶,却是水汪汪的,格外明澈生滟,尤其眉骨微张,双颊生晕,更是为她俏丽的颜色添了几分明媚。

  谢陵有些错愕,这个人竟然是春华,是她年少时陪在身边的两名贴身婢女之一,现年不过十五六岁,正值少年慕艾,易春心萌动的年纪。

  年少时的春华容色便是极美的,即便是在他们谢家这等高门贵族所养的婢子之中,春华的容貌也属上乘。

  不然,她也不会做她谢陵的贴身女婢。

  身为谢家长房的嫡次女,抑或是“嫡郎君”,家族对她们的教育培养不但自身严苛,哪怕是她们身边的一名婢女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春华与秋实便是祖父从一众训练有素的一等家生女婢中所挑选出来的使女,在赐给她之前,亦拿了她们的家人作牵制,为的便是能让这两名使女对她忠心不二,可惜大概连祖父也没有想到,他留给她的亲信,陪伴了她近二十年的春华最终会为了一个男人差点将他们的族人置于死地。

  她又怎会忘记,便是这个春华在他们逃亡的一路上洒下相思豆作为暗号,给陈硕留下线索,方才引来了那些追兵。

  盯着这婢子久了,谢陵墨玉般的双瞳不自觉的便染上了一层寒霜,春华不明所以,忍不住身子一缩,向后退了一步。

  虽然意识到了谢陵眼中的冷意,这婢子还是能很快恢复神态,一展俏丽温婉的笑颜,细声问道:“女郎,你醒了?”

  谢陵这才起身下塌,在屋子里再次打量了一周,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潺潺月色问:“你刚才唤我女郎?”

  “是。”猛地意识到什么,春华又忙改口,“不,奴错了,奴当唤女郎为郎君。”

  谢陵一笑,又问:“你还说过,三日之后便是我长姐的及笄之礼?”

  “不,不是我说的,是秋实说的。”春华连声更正,但见秋实躺在屏风的一侧还在昏睡之中,便又连忙改口道,“对,女郎,我是说过,三日之后便是你长姐大娘子的及笄之礼。”

  谢陵静静的看向了她,脑海里许多过去已久的记忆顿时涌现了出来,倘若三日之后真是长姐的及笄之礼,那她现在便是回到了十四年前,这一年她还只有十三岁,正是她学艺有成告别师傅回到谢家的第一年。

  她本出身于乌衣巷陈郡谢氏,她的家族是与琅琊王氏并称的一等门阀士族,自晋室南渡以来,历经四朝二百年,一直为士族之冠,名流之首。

  然而,因这二百年间的皇权倾扎,谢家几度遭到当权者的猜忌,不少族中精英子弟尽皆枉死于狱中或是英年早逝,

  谢家显支嫡系传到这一脉竟已是人丁不旺,她所在的这一支中,祖父也仅有四子,她本是谢家长房次女,她的生母沈氏也只是谢家长子谢景相的续弦,沈氏生她之时便遇难产,原本是一对龙凤胎,却只活了她一个,她那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刚出生没多久,便夭折了,不久之后,沈氏也因伤心过度月子里大血崩,也跟着去了。

  谢景相为沈氏守了二年,之后又娶了朱氏,一年之后,朱氏又产下一女,虽未得子,但母女平安倒也如意,原想着朱氏调养好身体后必能再育子嗣,可不曾想,谢景相却得了心疾,没过多久也去逝了,

  那一年她还只有四岁,她的父亲也不过而立之年,她亲眼见过祖父痛失爱子的悲痛,曾一度哀叹谢家人是否受到什么诅咒,凡兼俱才能者竟然一个个都活不过四十岁,而父亲便属于明显的英年早逝。

  父亲生前无子,这一去,长房这一脉又算是断了,祖父原本想从二房过继一子到长房,可后来不知为何又改变了主意,竟干脆将她以郎君之身份记在长房之下,并将她的名字由原来的谢含琳改为谢陵。

  祖父对外宣称,沈氏所生的那一对龙凤胎,活下来的本就是一儿郎,从此之后,她不再是谢家嫡次女,而成了谢家嫡长子。

  这个秘密除了祖父祖母与长姐外,没有多少人知道,而春华与秋实便是除了她家人外唯二知道她身份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