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1章 成全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137 2019.07.20 14:40

  年轻男子的眸中现出一分诧异,旋即弯唇邪异一笑:“早听说陈郡谢家的嫡长子谢陵自幼便聪慧秀颖,辨悟绝伦,看来还真不是吹的,不错,有几分小聪明,就是我们临贺王殿下要见你,想约你煮酒清谈,聊一聊当今时势,你不会拒绝吧?”

  “临贺王刚从北魏逃回来,他想跟我聊什么时势,是又想通敌判国呢?还是想直接刺杀君王自己当大梁的皇帝?”

  那年轻男子顿时剑眉一竖:“谢陵,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殿下要我来请,那是给你面子,你既不要这面子,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言罢,一声厉喝:“来人,都给我上,只要能抓活的,伤了他也无所谓!”

  “是!”

  几个蒙面剑客齐齐应了声,便个个手持长剑大喝着向谢陵刺了过来,那年轻男子便干脆坐在一旁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戏,边看眼中边露出不敢置信:

  “好啊!还真是看不出,一个弱不禁风的世家子,竟然还有两下子!都给我上,快上,只要能留着他一条命,就算是砍断了他一条腿也无所谓!”

  那几名蒙面剑客起初还顾及着谢陵世族子弟的身份,这会儿听年轻男子这句话,顿时攻势变猛,咆哮着向谢陵冲上去,可就在这时,巷子里突地响起一阵“嗡”的长鸣声响,年轻男子只觉眼前一道银光一闪,那冲向谢陵的两名剑客脚步陡地一滞,竟背靠背的齐齐跪倒下去。

  年轻男子就见,竟然是一支极长的银光箭矢贯穿了这两个人的胸口!

  一箭双雕!

  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真正的见,有人竟能一箭射杀两个人,这个人是谁?

  年轻男子不禁觉得背脊发凉,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窥视,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无人,竟吓得逃也似的朝巷子外奔去。

  另几名刺客见此情形也吓傻了眼,纷纷作鸟兽尽散!

  谢陵的目光却再一次的凝在了那贯穿两人胸口的银光箭上,箭尾依然是如扇形一般好看的雀翎。

  脑海里顿时闪现出那个绝色的少年,站在碧色广袤的草地之上,手中握着一只箭矢,带着几分淘气,又带着几分仰慕和欺许的望着她。

  她问:“连城,你可有字?”

  少年答道:“无。”

  “那好,我给你取个字,就叫凤凰,如何?”她笑问。

  少年也笑问:“是如燕国王子慕容冲的那个小字,凤皇吗?”

  她摇了摇头,答:“不是,汉时王充有一言,处尊居显,未必贤,遇也,处卑在下,未必愚,不遇也犹辱,连城,我只是希望你将来能如这九天之上的凤凰,可以自由翱翔。”

  少年不禁璨然而笑:“那好,那我以后就做那凤凰,可以载你一起飞翔。”他举起手中的那支箭,骄傲的说道,“以后我手中的这支箭,就叫凤凰翎羽,无论它射向何处,都一定会在你身边。”

  思绪拉回,谢陵不禁抹去了眼角一滴泪,再次在巷子里寻觅起来:

  “慕容连城,我知道是你,既然来了,为何不肯现身?”

  巷子里依旧无人回答,谢陵也知道如若他不肯出来见她,便是强求也无法,可让她奇怪的是,如果这个人真的是连城,他为何会知道她遇险且屡次三番的来救她?

  那日在香山寺中遇到的那个男人也是他吧?

  “我愿成你手中的剑,你若上阵杀敌,我便冲锋陷阵!”

  “那些肮脏的血腥的事情都让我来做好了,别让那些人的血脏了你的手!”

  她前世是如何遇到连城的?不过是赐予了他一碗饭吃,便叫他涌泉相报,后来即便是做了武陵王萧纪的幕僚,也会时常给她递送消息,在关键时刻助她一把,

  可今生今世似有所不同,她明明去过建康城西的那个碧萝巷,却没有如前世一般遇到落迫得连一口饭也要乞讨的连城。

  他又真的是如陈硕所说,是慕容绍宗派来南梁潜伏的一枚棋子么?

  带着这些疑问,谢陵深锁眉头,暗自叹了口气,也不再继续追查连城,便回了谢宅,先去慈心堂向祖母请安,刚踏入门槛时,就听到祖母正与祖父说道:“夫主,这个朱氏,我谢家是容不下她了,当年若不是陛下下旨,我也绝不会同意景相娶她为妻,你看那朱异现在是什么样子,整日就知道溜须拍马,哄得陛下高兴,实足的小人做派。”

  “朱异是朱异,朱氏是朱氏,既然朱氏已嫁到我谢家来了,那就是我谢家人,夫人,我们不能以其父亲的行为而去揣度她,更何况,她嫁到我谢家,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吃了不少苦,一些小事上就不要与她计较了。”

  “若真是小事也就罢了,可这次,她竟联合着那蔡温氏一起来算计我孙女,此事我如何能忍?若不是陵儿救了阿蕴,还不知道阿蕴现在会成什么样呢?”

  “你都说了,这事你也无真凭实据,阿陵也没有,都只是猜测,既是猜测就不要妄下定论,若是以后真找到了什么证据,再说吧!”

  “夫主——”

  两人正议至此,忽见谢陵走进来,谢张氏又扬起笑容,道:“陵儿回来了,今早去哪儿了?”

  谢陵沉默了片刻,方如实答道:“阿陵去见太子了。”

  “见太子?”

  “是。”

  说罢,谢陵又跪了下来,望向谢几卿正色道:“祖父,祖母,阿陵想成全阿姐,助太子。”

  谢张氏的脸色顿时一变:“为何又要助太子了?陵儿,你不是说过……”

  “是,太子诸君之位不稳,将来更会有日食之异象发生,不过,阿陵没有更好的选择,整个萧梁皇室,也许只有太子能将南梁带向一个欣欣向荣的太平时代,只有他才能阻止那颗七杀星的到来。”

  谢几卿神情变了变,沉默半响后又重重叹了口气:

  “阿陵说得不错,太子为人高洁仁厚,年少之时就时常和景相一起体察民情,萧氏皇族人多奢侈无度,唯他能做到服御朴素,身衣浣衣,膳不兼肉。如若太子能顺利登上皇位,未必不是我大梁之福啊,其实当年景相也是……”

  言至此,谢张氏在一旁提醒,谢几卿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陵儿啊!其实不管是相助太子也好,不附党也罢,祖母只希望你们过得好。其实我谢家不掌权也是极好的,想当年祖母的父亲……”

  谢张氏说到此,语气又是一顿,转而抚了谢陵手道:“罢了,不提了,不提那些旧事,阿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祖母都支持你,只是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扛着。”

  谢陵含泪感动道:“多谢祖母!”

  “快去看看你阿姐吧!经此一事后,阿蕴难免会有心结,你多陪她说说话,许能开导开导她。”

  谢陵含笑点头:“是,祖母!”

  ……

  出了慈心堂,谢陵便径直来到了兰馨院,但见谢含蕴呆呆的坐在胡床上,神情有些恍惚而呆滞,秋实正端着一碗汤药欲喂她喝,但谢含蕴却不肯喝。

  秋实有些着急,抬头见谢陵走进来,忙放下药碗,向谢陵示意道:“郎君,大娘子她……”

  谢陵便走到了塌前,坐下来低声安慰道:“阿姐,你放心,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看见过那个男人,也不会有任何人将此事传出去,你是清清白白的,那个男人没有碰到你一私一毫。”

  谢含蕴的眼圈一红,顿时就将谢陵拥进了怀中,羞愧自责道:“都怪阿姐没有听你话,可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阿陵,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他为什么要假扮太子的模样来骗我?”

  谢陵摇头,暗自沉声道:“我也不知道,我若知道是谁,我一定会杀了他!”

  谢含蕴心头一惊,又忙松手,看向谢陵:“你和他交过手了?不,阿陵,阿姐无事就行了,你别跟那些人拼命,不值得。”

  谢陵便笑了笑道:“我谢家有部曲三千,又何须我来拼命,阿姐多虑了,不过,阿姐对那男人可有什么特殊印象?也猜不到是谁吗?”

  谢含蕴摇头:“他面容极似太子,可我知道那不过是他伪装的一张面皮罢了,那男人极好色,还说什么,要与我……然后再来我谢家提亲,不过,他倒是说了一句‘你既想嫁萧氏皇族,那么便嫁我也是一样的’。”

  “如此说来,他也是萧家的某一位皇子。”

  谢含蕴点头:“是,哦对了,我还看过他放在案几上的一幅字,写得极好,却是我不曾见过的字体。”

  谢陵便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来,递给谢含蕴看:“你说的是这幅字?”

  谢含蕴看了一眼,就见上面写着: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写的是诗经《伐檀》,谢含蕴点头:“对,就是这幅字。”

  谢陵的目光便沉了下来,心中暗道:二皇子萧综曾经就请求过徐勉帮忙求天子将他派往徐州任刺史,以方便他逃至北魏,徐勉不同意,他便写过一首《伐檀》来讽刺徐勉。

  难道真的是豫章王萧综吗?

  正在她沉思时,谢含蕴又道了句:“哦,对了,那个男人手上似乎还戴着一枚指环,我虽未看见,但也能感觉那是一枚金戒。”

  谢陵脸色大变,讶然道:“金戒指?难道是……”

  “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