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2章 谢陵的梦(1)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725 2019.07.21 21:45

  谢陵内心震动,不由自主的暗握紧了拳头,过了好半响,她才含笑摇头:“没什么,阿姐,再过五日便是太子主持的东宫文会盛宴,届时丁贵嫔娘娘也许会在众贵女们中选一名才高淑慧者为太子之正妃,你可有想好,如何在贵嫔娘娘的雅宴上展露自己的才华宣扬美名?”

  太子已到适婚之龄,早年萧衍就有赐给萧统十几名乐伎美姬,本也有试探教导之意,但萧统不好声乐,只喜游赏山水,于女色上可谓是半点不沾,年少时又代父出家修行,长大后更是跟着萧衍学习政务,于娶妻立太子妃之事上倒是耽隔了。

  不过,这其中也有萧衍屡探世家之意,谢陵始终想不明白萧衍前世对谢家的态度,前世的丁贵嫔本也是属意了长姐谢含蕴为太子妃的,萧衍也并没有表示拒绝,有关长姐欲入东宫为太子妃的事情几乎都传遍了建康城,可就在这种情势下,萧正则编造出谣言传出长姐与人私会的名声,甚至连写有长姐字迹的丝帕信物都拿了出来。

  梁帝对此不置可否,也没有给她们任何自辨清白的机会。

  她既要助长姐嫁太子,就一定要摸清楚天子萧衍的用意。

  她这一问,谢含蕴却是愣住了,低声道:“阿陵,你不是不喜我嫁太子的么?”

  “我并不是不喜,说起来,阿姐与太子殿下皆才高性洁之人,极为般配,长姐亦是天之娇女,这世间除了太子,谁还能与长姐相配?”顿了一声,谢陵道,“阿姐,我只是有些害怕而已。”

  谢含蕴眼中晶莹一闪,立时又将谢陵拥进了怀中:“对不起,阿陵,这次是阿姐任性,让阿陵担忧了,其实经此一事后,阿姐忽然也想明白了,为保家族安宁,便不嫁太子也可,阿姐现在不奢求什么了。”

  “又说什么胡话,既已心属,又何必委屈自己。”说罢,谢陵便是一笑,“阿姐放心,我会相助你的,只不过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轻信任何人了,尤其是朱氏以及那蔡温氏。”

  谢含蕴的脸色便是一沉:“母亲她怎么了?”

  “阿姐难道不记得了,是谁怂恿你去见太子的?”

  谢含蕴便想起了朱氏对她说过的话:“阿蕴生来就是九天之上的凤凰,命格之贵,无人可比,母亲已给你求过一支姻缘签,乃是上上签,那便说明咱们的阿蕴是的确有凰命的,东宫太子妃之位非阿蕴莫属。”

  “我已打听到,太子巳时三刻会去红豆庵,他会在那里等你。”

  谢含蕴回神过来,有些不敢相信的惊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母亲所为?是母亲故意诱我去见那个男人的?

  这不可能,母亲一直待我很好,她怎么会……”

  这时的秋实也跪了下来,道:“大娘子,郎君不会骗你的,不信你去问问争芬,看她怎么说?”

  争芬?

  谢含蕴便立将争芬唤了来,问:“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争芬看了谢陵一眼,腿一软就跪了下来,泣声道:“大娘子,奴该死,是大夫人威逼奴来到大娘子身边当内应,将大娘子消息传递给大夫人的。”

  “你说什么?”听完争芬的叙述后,谢含蕴不由得激动的从塌上站了起来,“你说你和母亲联合起来算计我?争芬,我平时待你如何?”

  那争芬眼珠子一转,又极为害怕的大哭起来:“大娘子待奴极好,是奴该死,是奴该死,可奴也是迫不得已,奴真的不想的,奴家人的身契都在大夫人手中啊!”

  “那你告诉我,母亲到底是和谁串通在一起,那个欲害我的男人是谁?”

  争芬又摇头道:“我不知道,大夫人只叫我传消息,什么都没有与我说过,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你——”

  谢含蕴气得伸手就要拿东西砸她,被谢陵拦了下来。

  “阿姐,这婢子留着还有点用处,交给我吧!”

  说罢,谢陵又让秋实将争芬带了下去。

  谢含蕴便抓着谢陵手臂问:“阿陵,你一定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对不对?你刚才是故意岔开话题,为什么又不说了?”

  谢陵忖度了一刻,终拗不过谢含蕴,道:“我只是猜测,还不敢肯定,我只知道这世上有两个人喜戴金戒。”

  “哪两个人?”

  谢陵顿了半响,才答道:“临川王萧宏,与临贺王萧正德。”

  谢含蕴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下来:“那就是说,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萧正德?”

  一想到萧正德的为人,谢含蕴便觉一阵头皮发麻和恶寒,多少大臣之妻女被他掳去为姬妾,整个建康中的士民对他是敢怒不敢言,可偏偏陛下对他的态度是极度的宽容,几乎对他所犯下的所有罪都是包庇轻判。

  整个南梁,无人敢得罪他!

  见谢含蕴眼中留有余悸,谢陵又安慰道:“阿姐,你别害怕,我也只是猜测,何况就算是萧正德,我也会将此事解决好的。”

  “你要如何解决?阿陵,无论是临川王萧宏,还是临贺王萧正德,都极得帝宠,是我们不敢得罪的。而且这对父子……”

  “很快了,很快他们就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谢陵忽地打断,顿了一声,她道,“就算陛下不处罚他们,我也会让他们为自己所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说这句话时,谢陵的眸中不自觉的射出狠厉之光,一种凛然而狠决的气息油然而升,令得谢含蕴顿生寒意,莫名的有些害怕起来:“阿凌,你在说什么?”

  谢陵的眸光才渐渐柔和下来,含笑对谢含蕴道了句:“无事,阿姐,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休息了,五日之后,我和你一起去东宫赴宴。”

  谢含蕴亦含笑回了声:“好。”立时唤来鸣玉,将谢陵送出了兰馨院。

  ……

  回到自己的德馨院后,谢陵又将那一道《伐檀》诗拿出来与父亲留下的《长门赋》比对了一遍,竟发现这《伐檀》上的字体有部分果然与《长门赋》最后的一字有所相似,只是一个像是练了许久的魏碑体,而另一个更像是一个初学者。

  《长门赋》、《悲落叶》以及这首《伐檀》,几乎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二皇子萧综,可偏偏萧综人在北魏,而且她现在敢肯定的是,那个以太子之身份骗阿姐去红豆庵的男人一定就是萧正德,那么谋刺太子,杀害了他父亲的人到底是谁呢?

  抑或根本不只一个人?

  谢陵百思不得其解,秋实见她想得费神,忙端了些点心摆在她面前:“郎君,别再想了,先用些晚食吧!”

  谢陵点头,似想起某事,看向秋实:“我让你背的那些诗文,你都背下来了吗?”

  秋实忙点头:“都记下来了,郎君请放心。”

  谢陵点头示以赞许之意,五日之后,便是她在东宫文会盛宴上扬名的时候,她当然也知道,即便今世没有她的相助,陈硕也一定会去参加太子萧统所举办的文会雅集。

  这也是他扬名入仕的一个机会!

  而她要做的便是阻止他今生入仕,以及阻断一切能让他在太子萧统手下为官的途径。

  想着这些时,不知不觉,谢陵已然入眠,也不知睡了多久,竟感觉到有人在摇她的身子,有男人声音在她耳边一声一声的唤她名字:

  “阿陵,阿陵……”

  谢陵睁开眼,就见那个摇她身子的人正是陈硕。

  她眼前的画面也十分熟悉,正是她前世身死时被陈硕关押的密牢,此时此刻,陈硕面色狰狞,红着眼看向了那两个对她持刀的狱吏,厉声吼道:“谁让你们下这么重的手?谁让你们下这么重的手!”

  话说完,他倏然拔出一剑就将那其中一名狱吏拦腰斩为了两段,密牢中的一干人等顿时骇然色变,便在这时,又有人急匆匆的赶来禀报道:“陈王世子,不好了,那个人质,那个人质……”

  那人话还未完,密牢尽头处传来轰然一声钝响,无数嘶喊与咆哮声随之传来,另随着一道光线的逐渐渗入,一道白影踏着无数道倒下的尸体向着这边冲杀过来。

  当那道白影逐渐印入眼帘之时,谢陵的神情也是骇然一变: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连城,是那个被悬在石柱上衣衫皆已破烂,却浑身洒满鲜血,面色苍白而不失狠厉的连城。

  “世子,快逃吧!他不是人,他已经杀了我们一百多名兄弟了。”

  牢中的士卒狱吏们尽数吓得跪倒了下来,他们在害怕,在绝望,他们看连城的眼神仿佛不是在看人,而是地狱修罗。

  而连城并没有看他们,从一进入这个密牢,他的目光便一直照到了另一个她身上,那个双手被缚却已然没有生息的“她”身上。

  “阿陵——”

  他向她走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已持刀而上,那刀落在他背上,顿时鲜血飞溅,而转眼,他手中的剑也将身后之人斩为了两断。

  “叮”的一声,牢门应声而开,连城走到了“她”面前,他轻声唤着:“阿陵,我来了!”

  他含笑道:“阿陵,我来了。”

  “你看,其实我还是能逃脱的,我早说过,我天生神勇,没有人可以困住我,可你为何不信我?”

  他向她伸出手,再次以乞求的语气说道:

  “阿陵,我来了,你不看看我吗?”

  看到连城眼中逐渐涌出来的晶莹和绝望,谢陵不禁亦心如刀绞,她飘然走到了他面前,想要告诉他:我就在你面前。

  可是连城似乎看不到她,他看不到她,眼中却已渗出破碎的光芒,便在这时,牢房之外,陈硕已下命令:“杀了他,快杀了他!”

  谢陵看向陈硕,耳边陡地再次传来“叮”的一声,却是连城斩断了绑缚着她的铁索,将她的尸身揽进了怀中。

  “杀了他,给我放箭,不要让他离开这座地牢!”

  陈硕再次厉喝了一声,自己已经拉弓如满月,霎时,一道厉光嗖地一下撕破夜色,直透连城的胸口。

  “陈硕,你好卑鄙!”

  “就算我今日死,我也一定要你为她偿命!”

  “杀了他!杀了他!快杀了他!”

  一连喊了几声后,陈硕才发现自己已退无可退,那如玉面修罗一般的少年即便浑身插满箭矢也依然走到了他面前。

  “你不知她曾经视你为知己吗?”

  “是她给了你名望,给了你今天!你就是这么回报她的吗?”

  “陈硕,你不配!”

  “你真的不配!”

  你不配!

  最后三字落音,陈硕的瞳孔也陡然变大,一道银光箭矢亦陡地贯穿了他的胸口,在他涣散的目光中,那道白影又一步一步的离他远去。

  谢陵看了一眼正在死亡边缘挣扎着陈硕,也转身向着连城追逐上去。

  就见那少年已哭得像一个孩子般跪倒在涯边。

  “谢陵,我爱你,可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爱你,云泥之别,门第贵贱,我都明白,所以我也并不奢求你能嫁我,可那又怎样?

  我喜欢为你做任何事情,愿意为你赴汤蹈火,我不需要你任何回报,可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