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0章 行刺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2200 2019.07.19 23:16

  这一问可谓猝不及防,萧统正端起茶盅的手忽地就顿了下来,他望向站在船头迎风而立的“少年”,修长的身姿有不胜罗衣的纤瘦,但身姿笔挺,却给人一种哪怕是玉山将崩,却绝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倔强和震憾。

  她的目光纯澈,幽清,带着几分期许,几分猜测,但绝对没有羞涩。

  不知为何,萧统竟觉自己回答不出这个问题来,甚至于多年以后,他还会时常想起这一幕,不觉会心一笑,永埋在心底。

  萧统选择沉默,谢陵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拱手道了声:“报歉,是陵唐突了。”便打算转身离去。

  这时,他才启唇答了句:“暂时没有,不过,以后可能会有。”

  谢陵回过头来,望向他一笑,点了点头。

  “多谢太子殿下坦然相告!”她施礼道,又想起什么,续言,“其实陵还有一事想要提醒太子殿下,不知殿下可愿听?”

  “请讲!”

  “请殿下一定要小心身边的人,有所谓知人善用,莫要让自己的仁慈成为他人伤害自己的利剑。尤其是鲍邈之,如若可以的话,尽可不用。”

  萧统神情变了变,刚想问为什么,又听她补充了一句:“还有殿下的六叔临川王萧宏,那日我在香山寺,有听闻他欲使永兴公主设计刺杀陛下与太子殿下您,如今永兴公主对陛下已生怨念,想来这一日也不会等太久。”

  “太子请一定要珍重。”

  说完这最后一句后,谢陵莞尔一笑,再次拱手道了声“告辞”,便从船头一跃而起,跳至岸边,扬长而去。

  见谢陵离去,萧统便从船舱中走了出来,不禁慨叹道:“可真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小郎,所言所行竟让人有历经沧桑之感,也不知那个故事是他故意编出来骗孤的,还是真有其事?”

  陈庆之便接道:“臣倒觉得这小郎所言有八分可当真,太子殿下曾体察过民间疾苦,却到底没有亲身经历过战场,所以感受不到人在绝境之中时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汉时董卓将献帝挟至长安,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王粲曾作《七哀诗》,就有写到‘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

  战乱之中抛妻弃子,没有食物果腹,与人交换了婴孩烹煮而食,乃是常见之事。”

  陈庆之这样一说,萧统不禁目露哀悯:“所以要想百姓不再忍受饥饿之苦,想要天下太平,就得平息战乱,而平息战乱的方式自古而然,似乎也只有以战止战。”

  “大善即大恶,大慈即大悲,以佛治国,过分的仁慈真的会最终酿成大错么?”

  “太子此言是何意?”陈庆之听他喃喃自语,似有不解。

  萧统又摇了摇头,忽叹了一句:“无事,孤只是忽然想:如若老师在世,看到有这样一个儿子,该是多么欣慰,可惜老师再也看不到了……”

  “殿下请节哀,既然谢景相是因太子殿下而亡故,殿下也唯有查出真凶,才能还谢师一个公道。”

  萧统的神情立时变得肃穆起来。

  “还有那小郎提到的鲍邈之,殿下打算怎么做?”

  ……

  鲍邈之不过是萧统身边的一个太监,但前世萧统之所以因为“蜡蛾”事件而被梁帝所猜忌,最后落得一个郁郁而终的下场,却全是拜这名太监所赐。

  正是这名叫鲍邈之的太监在梁帝生病期间,暗中将萧统在其母亲丁贵嫔的墓中埋蜡蛾的事情状告于梁帝面前,并污蔑太子以“厌胜”诅咒梁帝早死,欲谋篡位。

  谢陵不知道今世是否还会改变,但既然选择了太子,那便是将他们谢家与东宫捆绑在了一起,所以她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可以改变前世太子命运的机会。

  而这个鲍邈之便是她第一个要除去的人。

  正想着这些时,忽一道人影拦在她面前,她抬头一看,见站在她面前的人正是庐陵王萧续。

  “谢五郎君,别来无恙。”

  “庐陵王殿下安好?”

  “今日正好得空,听说秦淮河西岸有一家民乐坊酒肆,其间醇酒香甜,美人婀娜,乃人间仙境,不知谢五郎君可愿一同前往?”

  谢陵便笑了笑,拒绝道:“多谢庐陵王殿下盛情邀请,今日便不了,我今日还有事,要尽快回到府中照看我阿姐。”

  萧续便是一声诮笑:“你谢家有仆僮千人,何时轮到你来照顾人了,此等下人做的事情你也做?还是说,谢五郎君是看不起我庐陵王,而只愿与太子一同泛舟畅饮?”

  谢陵的心中咯噔一跳:原来这庐陵王竟然在跟踪我?他到底是在监视太子的行踪,还是在监视我的行踪?

  萧续的性情十分古怪,谢陵忽然想到香山寺上,他的突然出现似乎也透着某种不寻常。

  忖度了片刻后,她便笑道:“当然不是,今日相约太子是有要事相告,何况我长姐身体不适,我心中担忧,自然要多陪伴一些。”

  “哦,原来是姐弟情深啊!好吧,那本王就不强人所难了,改日得空,本王再约你。”

  说完这句,这少年又踏上牛马,十分潇洒的走了,倒是私毫不留念,谢陵也继续往前走去。

  过了朱雀桥,很快就能到达乌衣巷,可就在刚进入巷子时,她竟感觉到身后似有人跟踪,于是谢陵故意转了个急弯,在那人快步跟上来时,突地拔出一把短剑,横在了那人的颈间。

  来人看上去不过三四十岁的男人,脸上还蒙着布,谢陵将他脸上的布扯了下来,看到的不过是一张极为普通的脸,便问:“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男人不答话,谢陵又试探着问:“是庐陵王萧续?还是临贺王萧正德?抑或是临川王萧宏?”

  男人依旧没有答话,但当谢陵提到萧正德与萧宏之时,他的神情有明显的变化和慌色。

  而这个时候,她的身后似乎又有人跟来,而且听脚步声,人数还不少。

  “你们是一伙的?”

  谢陵问了句,她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有剑光朝这边袭来,于是她侧身向旁侧一躲,未想耳边就听得:“卟”的一声,那剑竟是直刺进了那中年男人的胸口。

  “谢小郎君,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主子想见你!”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对谢陵来说,这张脸很面生,可眸光中却尽显轻浮之意,谢陵一见就知,这就是一位久在风月温柔乡里呆过的男人。

  “你们主子是谁?”

  “是谁?你刚才不是已经猜过了吗?”

  “萧正德?”谢陵再次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