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1章 祖父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273 2019.06.18 00:00

  朱氏现今不过三十岁,肌肤保养得如水一般润泽红润,与她们站在一起,若说是姐妹也不为过。

  朱氏年轻守寡,又立誓不会再嫁,祖父总觉得谢家对她有亏欠,不仅将后宅掌家之权交给她,而且让她们这些晚生后辈对她多示敬重,朱氏若受一点委屈,闹到祖父那里,祖父都必为她讨回公道。

  前世,朱氏待她们姐妹二人是真的好,她生病之时,夜间总能见她衣不解带守在塌前,并随时给她递上一杯茶水。

  她对朱氏心存感激,将其视为生母,在候景攻进建康台城之前,原本制定了完美的计划带着她一起逃往魏国,却不曾想,这个一直待她如己出的母亲却狠狠的在她背后捅了一刀。

  那一刀虽不致命,却让她元气大伤。

  她问她为什么?

  这个女人说出了让她至死也无法忘记的一番话: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早就想要你死了,凭什么你一出生,谢家就要将最好的一切都给你,你不过是个女郎,却要继承谢氏下一任郎主之位,所有人都捧着你,爱护你,你们又将我的女儿置于何地?我朱氏是以正妻之身份嫁入谢家的,不是你们谢家的奴仆。

  现在好了,谢家算是完了,候景若称帝,我父亲可是大功臣,我身为功臣之后又怎么可能会与你们一起做逃亡的难民呢?”

  她父亲便是出自吴郡朱氏的朱异,前世便是这个朱异在梁帝耳边进谗言,才阻止了梁帝一次又一次粉碎候景起兵判乱的计划。

  祸起萧墙,南梁倾覆,二十万百姓惨死贼手,他朱异确实在其中立了大功。

  前世她与朱异在朝堂上斗得你死我活,却从不曾怀疑到朱氏身上,在她看来,父母之过,罪不及子女,何况朱氏已是谢家妇。而且朱氏的极擅作伪也曾令她深信不疑。

  便如此刻,朱氏一双眼中便盛满了泫然欲泣的慈母关怀,这种温柔中又透着楚楚可怜的关怀曾让她在前世用一生去回报,保护。

  可笑她将其视为最亲的人,换来的却是她恨了一辈子的报复。

  “阿陵这是怎么了?是不认识母亲了么?”

  见谢陵目光滢滢隐有恨意,神情十分冷漠,朱氏仿佛冻着了一般收回手,尴尬的笑道。

  这时的谢含蕴忙解围道:“哦,母亲,阿陵刚从罗浮山归来,一路周车劳顿,有些倦了,我先带她去休息片刻,马上就随母亲去祭祀加礼的家庙,烦请母亲且在兰馨院候女儿片刻,可好?”

  说完,便牵了谢陵的手,率先向乌衣巷中的谢府走去。

  朱氏尴尬的无言以对,脸上已毫不掩饰的露出了不悦之色,还是谢禧在一旁说了句:“婶母别介意,阿陵许是真的累了。她自小与阿蕴关系极好,就让她们姐弟二人叙会儿旧吧!”

  朱氏讪笑着朝谢禧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如今住在乌衣巷中的谢氏族人有两支,一支可追溯到南宋时期的谢庄,而另一支可追溯到同时期的谢灵运,谢陵的祖父谢几卿便是谢灵运之曾孙,如果再往前追溯,其远祖便是东晋时期以“淝水之战”而流芳百世的谢玄,算起来,谢陵便是谢玄的第八世孙。

  前世祖父在病故之前就曾告诉过她一个有关谢家祖上所流传下来的密秘,这个密秘让她穷尽一生试图去改变谢家倾覆的命运,然而最后她还是没能改变候景乱梁的结局。

  也便是这个密秘,让陈硕在帮助萧绎夺得天下之后一直对她们谢家心存忌惮和觊觎。

  这般想着,两人已经绕过琅琊王氏的府邸,经数座土木的建筑,入府门,绕影壁,经穿堂,路过莲池曲径,小桥流水,假山亭阁,最终在一牌匾上写着“慈心堂”的堂前停了下来。

  谢陵自然记得,这慈心堂原是一座佛堂,也便是祖母谢张氏礼佛的地方,时下因梁武帝信佛,开启了一代佛学之风,便是这江左南梁的土地上,所建的佛堂寺庙就达二千八百四十六座,梁武帝“以佛冶国”,不仅下诏全民奉佛,便连他自己也身体力行,亲自到佛堂讲经,传诵佛法。

  谢陵还记得,前世的梁武帝还曾三次出家当过和尚,五十岁之后的他便不再踏足后宫,不近女色,不食荤腥,不闻笙歌燕舞,这样的一个皇帝,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然而也就是这样一个过份仁慈的皇帝,才给了候景乱梁的可趁之机吧!

  候景在寿阳起兵,一路攻向建康的途中,作为天子的他曾有数次的机会阻止,然而不管她与那些大臣如何劝诫,这位天子所做出的决策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不仅不诛反贼,反而还自己反省反思是不是自己这个皇帝做得不够好,最终给反贼送去财帛物资以示安抚,不曾想却是给了敌人充足的军粮储备,

  如今想起,仍觉可笑又可悲。

  谢陵曾想,这一切的后果除了奸佞进馋言,萧家的王爷们争权夺利袖手旁观外,是不是还有他所倡导的佛心使然呢?

  “阿陵,你在想什么?快进去吧!祖父与祖母早在堂中等着了。”

  谢含蕴的一句话将她的思绪打断。

  谢陵含笑点头,迈脚踏进慈心堂,刚跨过门槛,就闻一道熟悉又苍老的声线传来:“是阿陵回来了吗?”

  谢陵抬头,就见一身着团花杂裾垂髾服的老太太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快步走了过来,因为欣喜,老人昏黄的眼中还闪烁着泪光,只是目光涣散,似乎与人对不上焦距,人还未走近,双手便胡乱的在半空中乱摸了起来。

  是祖母谢张氏。

  谢陵忙迎上去,握住了谢张氏的手:“祖母,阿陵在这里。”

  谢张氏这才定睛看向谢陵,有些干瘦的手轻抚上谢陵的脸颊:“是阿陵,是我的阿陵,好孩子,长大了,长得更俊俏了,只可惜啊……”说着,似想起什么,又抹起眼泪来。

  祖母谢张氏本出自武将之家,她的父亲张敬儿原是南宋一越骑效尉,曾助齐高帝萧道成镇压住了荆州刺史沈攸之的判乱,从而立下大功,成为南齐开国重臣,后萧道成驾崩后,齐武帝继位,却对手握重兵的张敬儿心生忌惮,竟将其诱入宫中,秘密处死。

  因为此事,曾祖父谢超宗也曾一度被齐武帝所猜忌,被人诬告下廷尉,因心忧成疾,一宿发白皓首,后在流徙越州的途中病亡。

  一夜之间,祖母痛失亲人,还连累到了谢家,悲痛之下哭伤了眼睛,又落下了病症。

  她的眼睛很不好,往往要离人很近,才能辨认出谁是谁来。

  虽族人皆亡,娘家也无依靠,还好祖父一直待她如初,给了她一生的信任和尊重。

  “来,阿陵,快随我去见你祖父。”

  谢张氏将谢陵的手紧紧握着,拉着她绕过屏风,行至堂前,谢陵远远的就看见一身着大袖衫的人影长身立于堂前,此人正是她的祖父谢几卿。

  谢几卿年幼时便享有清辨之名,被称之为当时神童,只是一生的仕途多有不顺,也许是曾祖父一生的遭遇对他影响颇深,乃致于他对当权者多有评击不满,于是几次罢免赋闲在家,只专心于玄学经义的研究注解。

  算起来,现在祖父应该也只是挂了一个侍御史的闲职,自南宋刘裕称帝以后,谢家因执掌兵权而遭猜忌,谢混、谢晦相继死于刘裕之手,之后谢家便不敢再领方镇兵权,只做一些毫无实权的清贵显职,久而久之谢家处于朝堂上的地位也逐渐下降。

  但即便是这样,以谢家世代的清望,每一个上位的当权者都以能得陈郡谢氏支持为荣。

  这也是陈硕在谋取帝位之前,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她们谢家来扶持?

  唯谢氏亲授玺授,方可名正言顺,更何况那时的她手中还有传国玉玺。

  “夫主,看,是谁回来了?”

  谢张氏的一声唤,让她倏然惊醒,就见祖父已行至她面前,祖父还是她记忆中的模样,虽两鬓花白,但面色红润,形貌俊朗,卓而有风度,与谢张氏相比,祖父实在是年轻许多。

  “阿陵,你回来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她听出了这语气中的愧疚和沧然,这让她想起了祖父初将她送往罗浮山时所说过的一句话:

  “阿陵,你别怪祖父狠心呐,为了打破那则预言,祖父只能拿你来一试了。”

  其实谢氏有族学,以谢家祖辈们所积累下来的著书财富以及长辈们的言传身教,谢家的子弟即便不能争得江左第一,其才学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有她谢陵是唯一送往罗浮山跟葛师学道之人。

  “是,祖父,阿陵回来了。”

  谢陵也回道,说罢,便曲膝跪下,抬手施礼道:“孙儿见过祖父,愿祖父一生安康无忧。”

  “快起来,这孩子,你刚回来,跪什么?”谢张氏忙将她拉起,又柔声问,“累不累,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儿?”

  “不碍事,呆会儿,我还要去参加长姐的及笄之礼呢!”

  话说着,堂外便有仆妇进来,禀道:“家主,老夫人,宾客已在祭祀家庙前等候,大娘子的及笄之礼就要开始了,大夫人让奴来问一句,不知大娘子与家主们何时到?”

  谢几卿便看了谢含蕴一眼:“阿蕴,你先去吧!我与你祖母随后就到。”

  “是。祖父。”

  谢含蕴应了一声后,便福礼带着那仆妇走出了慈心堂,临走时还看了谢陵一眼。

  这时,谢几卿又将目光投向了谢陵:“阿陵,你可有什么话要对祖父说,祖父听闻你归途中不顺,到底遇见了何事?”

  谢陵忖度了一刻,肃容答道:“阿陵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临贺王萧正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