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章 预言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055 2019.06.19 00:00

  几乎是一提及临贺王萧正德之名,谢几卿便变了脸色。

  三个月前,有御史弹骇萧正德常在自己的殿中以太子自居,梁帝将其召至文德殿狠狠痛骂了一顿,不过是一次略施小惩的训诫,萧正德不但不知悔改,竟然还写下“桢干屈曲尽,兰麝氛氲销。欲知怀炭日,正是履冰朝。”的诗篇以誓报复,

  之后甚至还带兵逃至了北魏,以梁国废太子身份向北魏俯首称臣。

  因他这次出逃,满朝大臣皆上疏剥夺其爵位,同时对这个品行不端的恶霸终于离开了南梁而感到庆幸,没想到这庆幸只过了二个月,他竟然又回来了。

  原以为萧正德的这次叛逃定然触碰到了梁帝的底线,即便回国也必死无疑,却未想到他于文德殿前一番涕泪纵横肝肠寸断的哭诉以及悔过之词竟然又让萧衍心软了。

  这个一生信佛的大梁天子对自己的萧氏皇族子嗣简直是无底线的宽容。

  萧正德不但没有获罪,而且还恢复了爵位,被派往吴郡为太守,萧衍美其名曰让他去反省思过,学学怎么冶理一方百姓,实则还不是想让他去避避风头。

  直到现在,御史台所上的折子还在满天飞呢。

  如今算起来,萧正德去吴郡也有一个月了,怎会在吴兴郡与阿陵遇见?

  谢几卿似想到什么,脸色蓦地一沉:“他到吴兴郡去做什么?”

  谢陵未答,秋实便抹着眼泪接了句:“他想给郎君下蛊,想用蛊虫来控制郎君,若非郎君及时发现,那碗茶水……”

  “到底怎么回事?”谢张氏的神情已变得极为紧张,迫切的想要知道详情,同时也隐含着愤怒。

  秋实便将在吴兴郡所遭遇到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

  话一说完,谢张氏几欲站立不稳,又惊又怒之下,猛地一杵拐杖,怒喝道:“萧正德,他竟想害我孙儿!!他当真以为我谢家好欺负!!”

  谢张氏毕竟出身武将之家,虽娘家败落,可威仪还在,与祖父的温文尔雅相比,谢张氏倒显得有些跋扈了。

  不过,也许正因为谢陵的生母也同出身于武宗豪强,与她的性子相合,谢张氏对谢陵自小就表现出由衷的喜爱。

  这会儿听到谢陵被人暗算摔下马车,又差点喝了春华所下的蛊茶,最后还与狼虎博斗,这一路上可谓是凶险重重,九死一生,听得谢张氏心惊胆战,胸口便似被人狠狠的剜了几刀一般疼痛。

  “可他为何要害我孙儿,我们谢家已经退出台城中枢,未掌兵权几十年了,我们一步步的向皇权让步,只希望能保儿孙平安顺遂安康,他萧正德为何要害我孙儿?

  还有春华那个婢子……”谢张氏说到此处,声音便是一肃,“来人,去将吴妪与任执事唤来……”

  吴妪与任执事便是春华的亲生父母,两人一起管理着谢家的一处田庄,深得谢张氏信任。

  “是!”

  一名仆妇应声正要离去,却被谢陵拦住道:

  “祖母,春华受人蛊惑利用,而且临死之前亦有悔过,就罪不及她家人了吧!”

  “阿陵,你倒是宅心仁厚,可这婢子是怎么回报你的?此事祖母定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谢张氏仍不想饶,谢陵又乞求似的道了句:“祖母,算了吧!阿陵不想此事闹大。”

  这时,谢几卿也接道:

  “罢了,阿陵亦言之有理,我谢府之中打死一名奴仆事小,传出去有损声誉事大,而且春华既然是被萧正德所利用,她也为此偿了命,就不再罪及其家人了。阿陵能有此胸襟和考量是我谢家之福啊!”

  谢张氏不禁声音一哑,竟是有些呜咽起来,她一把将谢陵抱进了怀中,有些控制不住的哽咽起来:

  “我只是心疼陵儿啊,我的好孙儿,从小就被送往罗浮山历练,祖母都没有机会好好疼你。我们谢家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怎能让他人如此欺凌,家主,此事,我们定要为陵儿讨回公道。”

  一番话说得谢陵的心中也极不好受。

  说到讨回公道,谢几卿便叹了口气,多少弹骇萧正德的折子交到天子萧衍手中,最后还不都是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

  以萧衍对萧家子嗣的宽容,律法根本冶不了萧正德的罪,否则他也活不至今日了。

  “我只是想不明白,我谢家一无人执掌中枢,二无人执掌兵权,他算计阿陵做什么?”谢几卿暗自沉吟了一句。

  谢陵便道:“良田千顷,仆僮千人,还有母亲嫁过来时所带的部曲私兵,算不算是极大的诱惑?”

  谢几卿的脸色便是一变:

  “阿陵,你怎知道?”

  谢家良田千顷,仆僮千人,这是众所周知之事,南宋之时,烈祖谢灵运就曾写过一篇《山居赋》来描述谢氏庄园的宠大富庶,其间物产之丰富,林园之广阔可谓叹为观止。

  可是沈氏嫁入谢家时所带来的部曲私兵,那是无人知晓的,这几乎是他们谢家历代相传但密而不宣的密秘。

  “祖父,如若萧正德想夺嫡,想登上皇位,他不会去想着怎么讨好天子,取得天子的信任,而是要将这个大梁搅得满城风雨,伺机揭竿而起,那么他所需要的便是军需储备与武装部曲私兵,还有一个可以让他名正言顺登上帝位的理由,

  那便是世家的支持。”

  这几点,无疑谢家都是极好的选择。

  谢几卿的脸色变了变,有些震惊,也有些无奈,更有对大梁皇室中乌烟瘴气的愤怒。

  “无论如何,萧正德欲害我陵儿之事,绝不能罢休,此事我们必须上奏,让陛下给我们谢家一个交待。”谢张氏忍不住接了句。

  这时,谢陵忽地又跪下来,神色郑重道:“祖父,祖母,萧正德之事,暂且不提,阿陵今日还有一事相求。”

  “有什么事起来再说,何须跪着。”

  谢几卿欲要拉她手,却见她目光固执极为认真的说道:

  “此事对阿陵来说乃是极重,所以孙儿必须认真的求祖父。”

  “好,你说,无论何事,祖父都答应你。”

  谢陵顿了一刻,仰首郑重说道:“祖父,别将阿姐嫁入萧氏皇族,哪怕是太子也不行。”

  万没有想到谢陵提出的是这样一个请求,谢几卿神色一变。

  “不能嫁太子?为什么?”

  她无法答出为什么,但直觉告诉她,长姐前世清誉被毁多半与这件事情有关,太子萧统虽然是一个极其完美的人,可惜他不长寿,更不适合在政斗中生存,前世的他便是因为想向死去的生母丁贵嫔尽孝道,而在其坟中埋下蜡蛾,被有心的奸人所告,最后竟然演变成了一起想要弑父篡位的“厌胜”事件。

  此厌胜事件几乎与汉武帝之太子刘据如出一辙,太子萧统也便是因为这桩“蜡蛾”事件而失去了梁帝的信任,之后郁郁寡欢,直到一次池塘落水,病故而亡。

  无论这其中的真相是什么,谢陵都不想拿长姐谢含蕴的幸福来冒险。

  “祖父,阿陵也说不出为什么,阿陵跟师傅学过阴阳家的七略术数略,有夜观过天象,看到过那颗象征着东宫太子之星的变化,只怕……”

  “只怕什么?”

  谢陵顿了一声,一字一句说道:“将来会有易储之事发生。”

  她话音一落,谢几卿与谢张氏便同时变了脸色,忙制止了谢陵将余下的话说下去,并吩咐人去守着堂前。

  “阿陵,此话可千万别再对任何人提起啊。”谢几卿蹲下身来,低声说道,“此预言可有几分把握?”

  谢陵顿了顿,肃然回答:“七分。”

  葛天师葛修远虽为晋时名医葛稚川之后,同时也是阴阳家与纵横家的信奉者,不仅通晓诸子百家,而且道术通神,可窥天命,更是精通一些玄妙诡谲的奇门遁甲与占星之术。

  这也是谢几卿为什么要将谢陵送往罗浮山学习历练的原因。

  谢几卿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忖度片刻后,忙将谢陵拉起身:

  “走吧!我们现在去祭祀家庙,去参加你长姐的及笄之礼。”

  谢陵含笑点头,忽地似想起一事,看向谢张氏问:“对了,祖母,你这里可有一只镶红宝的悬珠免金钗?”

  “有,当然有,阿陵要这钗子做什么?”虽这么问,谢张氏还是立即命仆妇取了这样的一支发钗过来,心中暗道:到底是个女郎,还是喜欢这些首饰之类的,“不过,只要阿陵喜欢,祖母都会给你。”

  ……

  注解:“桢干屈曲尽,兰麝氛氲销。欲知怀炭日,正是履冰朝。”是萧正德所作的一首名叫《咏竹火笼》的诗,诗的意思是:“你们这帮人让我受尽委屈,我就跟你们没完!将来你们倒霉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了,我特么就是你们冬天里的太阳,知道不?”

  看懂这诗的意思了,大家一定会笑,这萧正德怎么会这么奇葩,哪有像大喇叭似的天天喊着我要当太子要当皇帝的,没错,你们想的没错,这个人就是这么奇葩,而且他亲爹比他更奇葩,

  关于他亲爹的事,某夜以后应该也会提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