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8章 赌射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243 2019.06.25 00:00

  听完萧正则所定的游戏规则后,谢陵心中哂然一笑:这是在算计她的钱呢!

  萧正则玩的这场“金沟赌射”很简单,也就是射箭,但是这种射箭的难度有点大,五十步之内,比赛谁的箭射中的“五铢钱”多,要知道那五铢钱铜币中心的孔也就箭头那么大,要瞄准射穿箭还不落地,那可不是容易之事。

  “怎么样?这游戏还不错吧!我和董世子他们经常玩,你看到那几座金山没有?”

  萧正则指着猎场上的几座用铜币堆起来的小山,对谢陵说道:“我们就以这两座山来算输赢,谁输了一个铜币,那金山就挖出一角往对方的金山堆上去,最后我们再看,谁的山更高!”

  谢陵心中失笑:“那么小候爷的赌注是什么?”。

  萧正则忙叫夏候洪与董暹抬了一件战甲过来,谢陵的眼前再次一亮,这竟然是一件全身都镶着金片的黄金战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可谓金光闪闪,熠熠生辉。

  “知道这件战甲值多少钱么?它全身的金片加起来,至少也有七百万。”萧正则解释道,“如若你赢了本候,本候就将这件战甲作为赌注送予你。”

  董暹的神情变了变,似有些肉疼不舍,但旋即一想,萧正则箭术还不错,谢陵不过是一个出自书香世家的士族子弟,而且身体还羸弱,这些士族子弟平日只知吟风弄月,煮酒清谈,哪里懂什么射箭。

  这么一想,董暹也不担心了,高高兴兴的等着看一出好戏。

  “那要是我输了呢?”谢陵又问。

  “你输一个铜币,就算一千金,输多少,赔给本候多少就行了。”萧正则极为慷慨的说道。

  一千金再多,也比不上价值七百万的黄金战甲。

  但那也只是听起来不多而已,若是谢陵输掉一万个铜币,那也不只七百万了。

  萧正则赌的就是让谢陵输得彻底!

  “这赌注,听起来,小候爷似乎会吃亏呢!”

  “无妨无妨,本候今日请你来就是玩的嘛,只要谢郎君玩的尽兴,就算输掉一件价值七百万的黄金战甲,本候也觉得值。”

  “好,那这个赌注,我同意了。”

  董暹和夏候洪差点在一旁捧腹大笑,这个谢陵,果然是久居深山不懂人心险恶,傻子一样好骗。

  “那现在,我们开始吧?”

  萧正则命人搬来了两把弓箭,正要弯弓搭弦,忽地又听谢陵说道:“哦对了,小候爷,咱们这场赌约无凭不证的似乎不太好,而且我记性差,怕输的太多了,赔不起,不如,我们先立个字据。我也好在玩的时候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输了多少,要不然,我怕会对不起我谢家的列祖列宗。”

  萧正则哑然失笑,一拍谢陵的肩膀:“你是谢家嫡长子,你怕什么,再说了你们谢家有钱,你们谢家的庄园连本候见了也要叹为观止,以你谢家嫡长子的身份,将来整个谢家都是你的,你不是这么输不起的人,再说了,你也不一定会输啊。”

  “小候爷,看这谢小郎君如此胆战心惊的,怕咱们三个欺负他一个,不过就是立个字据嘛,依了他算了。”这时的夏候洪说道。

  “是是,一个字据而已,怕什么!”董暹也在一旁附合道。

  被董暹与夏候洪这么一说,萧正则也不好意思再推拒,十分豪气的袍袖一甩,叫了两仆过来,取笔墨纸砚,龙飞凤舞的写上一行字后,再盖上自己的印鉴。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萧正则问谢陵,就见谢陵望着那两座金山皱了皱眉,似乎还有什么不满意。

  “小候爷,我觉得那两座金山上应该再立两根标竿,会好一点。”谢陵忽道。

  “为什么?”

  谢陵便看向萧正则一笑:“树立两根擎天之柱,方能壮我雄威嘛!而且小候爷刚才不是也说了吗?要看谁的金山更高,那就以两根标竿来计量,也能准确的计算出金山的高度,准确的计算出我们之间的输赢到底有多少。”

  早在听到第一句话时,萧正则就已经傻了眼,“树立两根擎天之柱,方能壮我雄威”,这是素来讲究品性高洁和雅人风度的谢家郎君能说出来的话吗?

  “谢陵,你还真是与我从前见过的王谢子弟不一样,太不一样了,不过,你这样的本候更加喜欢,更为赞赏,同道中人,同道中人啊,是不是?”

  萧正则望着董暹和夏候洪二人不禁哈哈大笑,笑完之后,立刻吩咐几名下仆去搬了两根铁竿过来。

  “去,将这两根标竿给本候立起来!”

  不一会儿,两根铁竿飘着两面大旗树立在了两座金山上,风一吹来,那两面锦旗立刻翻起了红浪。

  萧正则看着那两面锦旗飘扬,竟然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赏心悦目,连带着看谢陵的心情也极为顺畅起来。

  “现在可以开始比箭了吧?”

  “好,开始。”

  两把弓分别递到萧正则与谢陵手中,萧正则立即搭弓如满月,不料一旁的谢陵竟然问了一句:“小候爷,这弓应该怎么玩?”

  萧正则一愣,一旁的董暹和夏候洪立即捧腹大笑,直笑得眼泪都要掉了出来:果然是个不懂箭术的傻子。

  “你不会玩,那你怎么同意与我赌射?”萧正则问。

  “是候爷你说好玩的嘛!所以我就同意了,再说了这射箭又不是什么难事,你教我一下,我学学就会了嘛。”

  把射箭说得跟吃饭一样简单,这不是傻子还是什么!

  董暹和夏候洪再次笑得前俯后仰,笑得一旁安安静静站了许久的秋实都有些面红耳赤,不好意思起来。

  郎君哪里不懂射箭,她这是在将这三个傻子当猴耍呢!

  不过,郎君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用意,她说过今日来此一定要万分小心,步步不能走错,那么郎君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射箭开始,萧正则极有耐心的将射箭的步骤给谢陵演示了一遍,最开始的时候,谢陵连弓都拿不稳,箭也会射偏,吓得那拾箭矢的几个下仆抱头鼠窜,连滚带爬的逃离现场,生怕谢陵的箭射到了他们身上。

  别说是射中那五铢钱了,谢陵这箭根本连靶都中不了,眼看着那代表着谢陵的那座金山已经被移去了一半,秋实急得满头大汗,原地徘徊着只差一点跺脚:郎君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便是这谢陵的贴身小婢女吧!小娘子长得不错,别急,你家郎君应该还有峰回路转的机会。”

  夏候洪见秋实急得额头上已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忙凑过来安慰道,一双眼却是极粘腻的看到了秋实的胸前。

  “是吗?我家郎君真有峰回路转的机会吗?”秋实忐忑不安的反问。

  峰回路转个屁,谢陵这次一定死定了,等他输掉谢家大半的庄园,他们就有理由去谢家上门讨债,到时候谢家必定不会管他死活,乖乖的将他交出来,任由他们三个处置。

  到时候这小子要怎么玩,还不是他们三人说了算!

  夏候洪心中这般想着,嘴上却道:“当然当然,小娘子,不如……”

  说着,手便向秋实伸了过去,不料秋实突地跳了起来,一只拳头挥舞着正中夏候洪的鼻子砸了过去。

  夏候洪顿觉鼻中腥甜激涌,痛得就要破口大骂:这个贱婢,竟敢打我!

  耳边却传来秋实一道惊喜的呼声:

  “郎君他赢了,赢了!”

  夏候洪转眸一看,就见谢陵的一支箭“嗖”地一下射中了那靶上的一个五铢钱。

  不就中了一个吗?有必要这般欢喜!

  但接下来夏候洪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谢陵的箭几乎百发百中,而且每一次所射中的五铢钱都以成倍的数字上升。

  董暹在一旁惊呆了,两腿控制不住的发抖起来,萧正则更是不肯服输,一次又一次的与谢陵比试。

  眼看着代表着萧正则的那座金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一旁记载数量的仆僮已经开始焦灼不安起来。

  “候爷,您已经输了九百万金了,是不是该停下来了。”仆僮提醒道。

  “停下来干什么,继续!”

  他就不信,他一个练了十几年箭术的人,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初学者。

  萧正则再次拉满了手中的弓弦,“嗖”地一下,箭入空中,带着四五个五铢钱掉了下来。

  谢陵也不示弱,拉弓如满月,也只听得“嗖”的一声响,那箭竟然像是长了眼睛,会转弯似的,连中一串五铢钱掉了下来。

  老仆将那箭上的五铢钱拿来数了一遍,抹着汗水,骇然惊道:“三十四个!”

  这是怎么做到的?

  萧正则不相信,自己抢了那五铢钱,亲自数了一遍,果然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四个。

  蓦然间他好似明白了什么:这个谢陵,他不是不懂射箭,而是根本就在欺骗他耍他!这是在玩他呢!

  却也没想到,不过一个弱不禁风的士族子弟,箭术竟然会这么好!

  “不玩了,不玩了!”

  萧正则恨恨的将那弓箭摔在了地上,又狠狠的踩上了几脚:“这什么破弓!”

  “那小候爷,今日的游戏是不是到此结束了,我家郎君是不是可以拿着小候爷您输掉的银两回家了,小候爷还立有字据呢!”

  字据已在谢陵的手中,萧正则嘴角抽了抽,只差一点没忍住就将谢陵手中的字据给抢了过来。

  不过,此时的萧正则还不想撕破脸,对待如谢陵这般的文人,就要有文人的高标雅度。

  “天色还早呢,怎么就结束呢!本候还没玩尽兴呢,想必谢郎君也一样,我们再比试一场。不过,现在不比射箭了!”

  “那比什么?”秋实有些害怕,好奇的问。

  “作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