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2章 解释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341 2019.06.29 00:00

  绢帛上所写的全是如何向陛下解释之事:比如说,如若陛下问起赌约之事,该如何回答,若问起呼风唤雨引雷电之事又该如何回答?

  包括那张字条,也作为证据一并交付到了他手中。

  这一切竟然是早就算计好的。

  谢几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这个五年未见的孙女,却听她轻描淡写般极为坦然的答了一句:“不错,董世子与夏候洪,是我杀的,是我引来了雷电,将他们劈成了炭灰。”

  “你——”

  谢几卿立即面露愠色,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

  一旁的秋实便立即跪了下来:“家主,此事也不能全怨郎君,何况郎君所为那也是替天行道啊,那董世子、夏候洪与乐山候以及临贺王在这建康城行过多少劫杀掠夺之事,多少女子受其残害,家破人亡,郎君如此做,也是为民除害啊!”

  “你住口!太刚易折,过慧则夭,就算他们做过无数丧尽天良之事,那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事。”

  谢几卿有些痛心的看向谢陵,又问:“你是如何做到的?如何能做到呼风唤雨,引雷闪电?真的就只是一首诗吗?”

  真的就是因为一首诗不成诗的诗吗?

  “一首诗当然引不来雷电,孙女只是恰好的选择了这样的天时与地利而已。”谢陵答道,“祖父,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神鬼道术之说,所谓的天象,雷雨甚至是日食、月食都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孙儿早就看过这几日的气象,算到昨日酉时一刻必会有一场雷雨,于是便借助了这样的天气,去赴乐山候的约,

  在金香园与萧正则玩赌射时,我让他在两座金山上插了两根铁杆,当闪电降临之时,就能通过那铁杆传达下来,

  原本只要不触及那铁杆,也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董暹为了他那一件价值七百万的战甲,不惜扑到了那铁杆上,夏候洪又想去拉他,于是,这两人便一起死在了雷电之下。”

  听到谢陵如此平静的叙述这一桩借雷电杀人之事,谢几卿简直不敢相信这便是他一手养大的孙女,心中一时五味杂陈如惊涛骇浪般滚过。

  直是怔了许久,才叹声问道:“阿陵,你怎么会有如此深沉而缜密的心思啊?你现在不过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女郎啊!”

  “可我也是谢家的嫡长子,祖父您说过,我既为谢家嫡长子,就一定要有承担起振兴家族的责任!”

  谢几卿不由得痛苦的锤胸顿足:

  “但我也没有让你去杀人啊!阿陵,祖父只是希望我们谢家能不负祖上之期望,不论乱世风云如何变化,可以世代相传下去,祖父只是希望我们谢家代代有人才辈出,希望你们能一生安康得享荣华,一世荣光啊!你怎么……”

  谢陵便向谢几卿跪了下来,说道:

  “祖父,阿陵明白祖父的苦心,阿陵也知道有关于我们谢家的一个预言,可祖父您看看,这大梁如今是何光景?

  庄子有曰: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候,我大梁的律法正如此般形同虚设,陛下敦睦九族,优借朝士,有犯罪者,皆屈法申之,而百姓若有罪,又案之如法,其缘坐则老幼不免,一人逃亡,举家质作,

  正因为陛下的这般偏坦,所设律法从来只对庶民,而宽于皇族,所以才会有如萧正德、萧正则以及董世子、夏候洪这般肆无忌惮知法犯法杀人夺财之人,

  既然陛下不治他们的罪,那就由孙儿借上天之手来惩罚他们,来治他们的罪好了!”

  谢几卿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在屋中来回踱了好几步,看着谢陵直是连连嗟叹,又是惊颤不已,又是无奈叹息。

  房间里一时也陷入紧张的氛围之中,直是过了很久,谢几卿忽地叫秋实退出了房间,待屋子里只有祖孙二人相对时,才问了句:“阿陵,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是不是?”

  谢陵如实回答:“是!夏候洪与董暹之死只是我给萧正则的一个警告。”

  也是给那个人的警告。

  “你还想做什么?难道你还要杀了临贺王萧正德?”谢几卿问。

  谢陵沉默了半响,并没有回答,但谢几卿却从这孙女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杀意,这是一种烈焰焚烧直欲将人挫骨扬灰的杀意。

  “阿陵,罢手吧!现在大梁的天下乃是萧家的天下,你若杀了他们萧氏中人,就得赔上我们谢家满门,祖父既已知此事,就绝不能让你再如此一意孤行错下去!来人——”

  谢几卿正要唤人进来,却又听谢陵问道:“祖父,您知道十四年后的建康城会是什么样子吗?阿陵小时候有见过祖父珍藏在一只檀木匣子里的一本书,知道我谢家历经九世而衰的预言,祖父对我千辛万苦的栽培,不也是为了改变这样的命运吗?”

  谢几卿面色一怔,更为惊讶的看向了她。

  “你看过那本书?”他低声问。

  “是,我看过!”

  谢陵不由得眼中一润,心中暗道:早在前世您即将故去之时,就有给我看过那本书啊!

  这本书便是她们谢家祖上所流传下来的一个秘密,唯有谢氏家主才有资格亲启一睹书中之内容,前世谢几卿临死之时,便将这本书传到了她的手中。

  提到这本书,谢几卿心中也是万分悲凄:

  “不错,我们谢家祖上的确有人预测到了我们谢家历经九世而衰的命运,也预料到了大梁即将毁于贼手的命运,可这也仅仅是一则预言而已,也许……”

  他本想说,也许这也只是个猜测而已,并不一定就真的会实现,可是话到嘴边,他又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去。

  从南宋至南梁,谢家由盛而衰,多少人死于皇权倾扎,那本书上所记载的无一没有灵验。

  谢陵出生之时,天有异象,紫气东来,霞光铺照,有仙鹤盘桓于屋顶,声啸九天,谢几卿将其视为吉兆,所以在长子谢景相死后,并没有过继其他子嗣于其名下,而干脆将谢陵视为长房嫡子记入谢氏族谱。

  取名“陵越群雄”中的“陵”,便也是对她寄予厚望。

  “没有也许,祖父,您明知道,有许多事情都已经灵验了!”

  谢陵的一句话将他的思绪打断,紧接着,她又站起了身,来到窗前,将那半遮半掩的珠帘刷地一下拉了开,指向窗外暮色已降的天空,说道:“祖父,请看那颗星!”

  谢几卿好奇的走到窗前,顺着谢陵削葱般修长的手指望了去,就见那正北天空中的那七颗呈勺形排列的星子在夜空中熠熠闪烁,格外明亮,而就在这七颗星辰之外,还有一颗星虽不耀眼,却似以一种微不可察的速度逐渐向那象征着紫薇星的星辰靠近。

  “那是七杀星!”

  谢几卿亦博通四书五经,自然了解《易经》之中的紫薇斗数,知道那是一颗象征着搅乱世间之贼的七杀星。

  “这颗星怎么了?”谢几卿问。

  谢陵便垂下目光,看向谢几卿答道:“这颗七杀星正在向紫薇星靠近,当它与破军、天狼同宫,天下必将大乱。”

  谢几卿的脸色骤然一变:“那这颗七杀星现在何处?”

  “它此刻还在北魏!”

  “北魏?既在北魏,它又如何能接近我大梁的紫薇星斗?”谢几卿有些骇惧的问。

  谢陵心中亦微微苦笑:

  如今北魏虽为胡太后垂帘听政,可真正掌管朝政的却是尔朱荣,而在尔朱荣的手下,有两名骁勇善战的良将,那便是高欢与宇文泰,

  在不久的将来,便是这两个人将北魏分裂成了东魏与西魏,被称之为北地两大枭雄。

  高欢不过驿兵出身,因被北魏真定候之女娄昭君所看中,被封渤海王,逐渐走进北魏的政冶中心,与他一起飞黄腾达的还有一人,那便是候景。

  “候景这个人怎么了?”谢几卿也听说过候景此人,与高欢同为驿兵出身,深得高欢所看重,如今已手握重兵,同在尔朱荣手下做事。

  “他便是那颗搅乱世间之贼的七杀星。”谢陵答道,目光又望向了窗外。

  候景此人一生最敬重的只有两人,一人便是高欢,一人便是慕容绍宗,一为他之主,一为他之师,他曾经说过一句话:“若高欢在,吾必忠于高欢,若高欢不在,吾必不会屈于鲜卑小儿膝下。”

  于是,在高欢死后,他便义无反顾背叛了当时的东魏之主高澄,本欲逃往西魏臣服于宇文泰,但宇文泰是一个政治上卓而有远见之人,他料到候景必不会甘愿臣服于任何人,表面上答应了他的投诚,实际上并没有当回事,

  在得知宇文泰的态度之后,候景并没有放弃,而是将他贪婪的魔爪伸向了南梁,在东魏高澄所弃,西魏宇文泰置之不理的情况下,候景便带着他的残兵败将逃到了南梁,野蛮的夺取寿阳为基地,然后又假惺惺的对南梁天子萧衍俯首称臣。

  便是这个大梁信佛的天子,不但没有将贼人驱逐出南梁,反而视为重臣一般养了起来,所以才造成了那之后的“候景之乱”。

  候景此人嗜杀成性,侵占建康之后,便对三吴之地的儿女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掠杀,使之人口锐减二十万,最后活下来的已不足三千人了。

  一念至此,谢陵的心中又如直坠冰窑一般的刺骨寒冷,极为难受起来。

  “阿陵——”

  也不知这是谢几卿第几声唤了,谢陵猛然惊醒,看向了谢几卿。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见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谢几卿又似有些心疼,不禁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祖父并没有怪你这件事做得不对,祖父只是害怕啊!害怕你一招不慎……”

  谢陵便摇了摇头,看向谢几卿笑道:“祖父放心,阿陵无事的,如若无万全准备,阿陵绝不行毫不把握之事。”

  “万全准备?”

  “是啊!祖父,阿陵向您保证,阿陵绝不会给谢家带来任何灾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