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5章 父亲之谜1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2829 2019.07.02 12:16

  “萧正德想娶长姐?”谢陵语露惊讶道,经萧正则一事后,以陈硕的心机城腑,不可能猜不到谢家对临贺王的态度,明知不可能之事,怎么还在肖想这门亲事?

  “还想让永兴公主来保这个媒。”谢张氏亦是冷哼一声,“这个永兴公主自己便不守妇道,当年若不是她屡次三番设计诱我儿景相,又怎么会生出那样的事?”

  谢张氏说到此处已是义愤填鹰,捶胸顿足。

  听到父亲的名字,谢陵的心中便是突突一跳,紧接着问了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谢张氏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心急,脱口暴露出了太多信息,又笑了笑,忙回避道:“哦,没什么事,陵儿啊!你陪祖母出去走走,我们去一趟寺庙,祖母去给佛祖烧烧香,让他多多保佑我们谢家子孙个个安康,长命百岁。”

  说到“长命百岁”四个字时,谢陵心中有些酸涩,她暗暗道了声好,却还是手抚上谢张氏的手腕,露出少见的小儿女情态,语露娇嗔道:“祖母,阿陵长大了,有权力也应有担当知道我谢家所有事情,阿陵自一出生便无母,四岁之时,父亲又离我们而去,那时候我虽年幼,可脑海里却能清楚的记得父亲教我写字时的模样。”

  “父亲待阿陵很好,阿陵还记得他总爱对阿陵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很温暖,并不像祖父一样严苛,有一次我被罚跪了,还是父亲偷偷的给我送了一个荷包凤凰卷吃呢,可后来这事还是被祖父发现了,结果父亲还跟着我一起受罚跪伺堂,阿陵觉得父亲可委屈极了……”

  说到这里,谢陵咯咯一声笑,抬眼却见谢张氏已是泪盈于眶,又似乎怕她看见忙用衣袖掩面,假装跟着一起笑。

  “祖母,父亲一向身体很康健,便是他离去的前一日,都还陪着阿陵一起写字,他还跟阿陵讲过泥巴与庙堂的故事,

  他问阿陵:乌龟是愿意死后被供奉在庙堂之上,还是愿意活着在泥巴里爬行呢?

  阿陵想了一天,刚想到答案时想要去告诉他,可为什么他就突然不在了呢?”

  谢景相去逝时,乌衣巷谢宅之中来了很多人,以太子萧统为首的萧氏诸皇子都有来此全身着白以便服吊丧,就连天子萧衍也为谢景相写下了一篇长长的哀悼词,其词句哀婉清凌,感人肺腑,直念得满室灵堂跪着的孝子孝妇们哭声震天。

  那时候的谢陵还不知道死亡到底是什么意义,她也曾问过父亲,死是什么样子的,父亲骗她说,就跟睡着了一样,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所以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哭泣,反而是长姐抱着她哭得嗓子都吵哑了,后来还晕厥了过去。

  而多年以后,当她看到建康城数十万百姓死于屠刀下的惨状,她才知道原来死亡并不如庄子所说的那般自然,豁达,并非什么“有形化为无形”的一种超脱,回归自然,真正的死亡伴随着丑陋,肮脏甚至是根本不敢直视的可怖以及人性的摧残。

  所以自此以后,她便不再读庄老,因为她明白,庄老之道不过是慰藉人心灵的骗术!

  是时下士人们自欺欺人最深沉的悲哀!

  庄周,其实就是个大骗子!

  “祖母,父亲他当真是因病故去么?”

  “还有母亲,您一直跟阿陵说,母亲是个性子直率又要强的女子,她出身武宗豪强,自小修习过武艺,性子爽迈豁达,身体也十分康健,可为什么她在生我和弟弟时会……”

  谢张氏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不禁伏在案几上痛哭了起来。

  谢陵立即跪伏在地,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忙道歉说了声:“对不起,祖母……是阿陵错了,阿陵不该……”

  话未完,谢张氏又立即将她拉了起来:“好孩子,不关你的事,快起来,在这谢家虽然是无规距不成方圆,可祖母不吃这一套,你好好坐着,祖母就跟你说说你父亲和母亲生前的故事吧!”

  “好。”

  谢陵雀跃的答了一声,便坐在一旁听着谢张氏诉说起来。

  “你父亲自小就颖悟通达,聪慧绝伦,在你祖父的教导下,四岁时便已读完《毛诗》与老庄周易,有一次陛下到咱们这乌衣巷来坐客,就有考校过你父亲,那时你父亲也才七岁,便能对陛下所提的问题对答如流,陛下盛赞你父亲乃满座之颜回,长大后必不输于咱们的晋时太祖谢安谢太傅。

  你父亲亦果然不负众望,十五岁时便参加十八州定品考核,获得了士族子弟中最上品之三品,后又于殿前考核诗赋经义,

  祖母还记得当时陛下拿着你父亲所作的诗句爱不释手,曾赞:‘一章之中,自有玉石,然奇章秀句,往往警遒,足使叔源失步,明远变色。’

  之后你父亲便以三品入仕,做了东宫太子萧统的老师,也便是太子少师之职。”

  说这番话时,谢张氏顿时容光焕发,满脸都是与有荣焉的幸福光彩,可不过一瞬,那幅光彩又渐渐的黯淡了下去。

  见谢张氏不说话,谢陵便好奇的问:“那后来呢?孙儿听说,太子殿下勤学思勉,亦是一个博闻有强识之人,而且太子极富同情心,又能明辨是非,不是一味追求仁慈之人,父亲做太子的老师定然是十分乐意的吧!”

  “当然乐意,怎么会不乐意呢?太子殿下年少时也十分敬仰你父亲,遇到许多事情都会来向你父亲请教,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太子殿下太依赖你父亲了,以致于陛下后来对你父亲越来越不喜,之后,更是撤去了你父亲太子少师一职。”

  听到这里,谢陵心中便微感到一丝不妙,又问:“太子殿下是不是在政见上有许多都与陛下不合?”

  谢张氏不瑕思索的便点了头:“是,太子殿下自小就有自己的主见,善恶分明,曾有一老儿在谤木函里递了封信,痛骂陛下执法不公,宽于皇族,严于庶民,太子殿下便以‘重修国法’这一事曾与陛下起过争执,因为此事,陛下还罚太子殿下禁足了一个月,连带着你父亲也受了陛下的痛斥责罚。”

  谢陵心中便咯噔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猜测油然而升,年幼时的记忆虽已不深,但她似乎依稀还记得父亲常负手立于窗前,或独自沉思,或怅然轻叹。

  “那后来呢?后来父亲怎么样了,陛下有没有再处罚父亲?”

  谢陵这一问,谢张氏却是摇了摇头:“这倒是没有了,陛下只是让你父亲在家好好休息,让朱异暂代了你父亲之职。”

  “朱异?”谢陵不禁蹙紧了眉头,又压下了心头的惊讶,转而问,“陛下就再也没有提过起复父亲之事了,是么?”

  “是。”

  谢陵沉默了一会儿,又问,“祖母刚才提起过永兴公主,这永兴公主与父亲之间……是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谢张氏的面色又是一沉,露出满目的嫌恶,谢陵给她送上了一盏茶,谢张氏轻呷了一口,这才缓缓道来:

  “这永兴公主自小就傲慢跋扈,十岁时就被陛下指给了殷睿之子殷均,十四岁便嫁到了殷家,可这女人并不安守本份,还时常参加宴会,与当世名流世家子弟一起畅游共赏,也不知背着自己的夫君做过多少没脸没皮之事,

  原也与我们谢家不相干,可就偏偏在一次宴会之上,她便看上了你父亲,那时你父亲刚与琅琊王氏的五娘成亲……”说到这里,她又握了谢陵的手,解释道,“也便是你长姐的母亲,你父亲与你长姐的母亲乃是青梅竹马,自小便定下的婚事。”

  “我知道的,父亲定然十分爱长姐的母亲。”谢陵含笑说了一句,“那后来呢?”

  谢陵隐约感觉到:难道晋时王献之的故事也要在父亲身上重演,正这般想时,便听谢张氏接道:“这永兴公主便闹到了陛下面前,非要我儿景相休妻,再娶了她,我谢家怎会做出此等事来,不过索性陛下也是知理的,亦不敢同时得罪我们陈郡谢氏与琅琊王氏两家,更何况那殷睿也是陛下年少时的好友,这事自然也就放下了。

  可没想到才过了一年,你长姐刚出生没过多久,五娘就莫名的……”

  “嫡母她是怎么死的?”

  “是一场意外……可我知道这意外必与她永兴公主有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