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士女成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4章 东宫盛宴(1)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3018 2019.07.23 21:34

  朱氏面色一僵,窘然笑道:“阿陵这是说什么呢?你祖母何时说过,让我不再踏足兰馨院了?”

  秋实气得就要反驳,谢陵便将她拦了下来,接道:“母亲可还记得在香山寺中于众夫人面前被当众驳了颜面,阿陵只是担忧,如若母亲这次再去太子东宫,让诸位夫人寻了过往的错处挑衅,只怕这次丢的就不只是母亲的脸,更会让我谢家以及你朱家都要遭池鱼之殃了。”

  “你——”

  朱氏气得鼻子冒烟,一旁的谢含烟更是委屈得扑簌簌掉下眼泪来。

  这时的谢陵又道了句:“阿烟,既然祖母说过欲亲自教导你,将你养在膝下,你还是尽快回到祖母的慈心堂去吧,若想要出类拔翠,首先就得严于律己!”

  谢含烟的脸色也微微一白,朱氏更是忍无可忍,厉喝了一句:“阿陵,母亲到底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如此得理不饶人?”

  谢陵便看向了她,含笑道:“母亲做过什么,真的不记得了吗?”说罢,她从袖中取出一支镶红宝石的悬珠免金钗来,量到朱氏的面前,“母亲是否识得这支悬珠免金簪?”

  朱氏的脸色便是一白,伸手就要去夺谢陵手中的簪子,口中更是脱口喊道:“这支发簪怎会在你的手中?”

  谢含蕴也有些诧异,这支发簪她平日里经常佩戴,唯今日特意锁在了一只锦盒之中,怎么会在阿陵手里?但转念一想,她很快也瞧出了异样:不,这不是同一支发簪,而只是相似而已。

  “看来母亲并没有忘,你也很清楚这支发簪上到底有什么,所以,我希望母亲你以后还是能谨言慎行,知道自己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因为我随时有可能将这支发簪递交至廷尉署衙。”

  朱氏的脸色惨白,还未反应过来谢陵话中之意,就见谢陵已然拉着谢含蕴走远了。

  随着二人远去,又有一句话随风飘来:“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祖母已给母亲立了规矩,还请母亲能够遵守,以后别再来长姐的兰馨院打扰。”

  院中杏花飘落,竟然夹杂着无尽寒意。

  朱氏气得哆嗦着唇,使劲的搅着帕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

  “阿陵,你刚才对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支簪子上到底有什么?”走出谢宅之后,谢含蕴便忍不住问,“我记得你在阿姐及笄宴上夺了母亲手中的簪子说要给我行簪礼,这难道就是你掉包下来的,这一支才是母亲欲给我行簪礼的那支发簪,对吗?”

  谢含蕴也是极聪慧之人,很快便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谢陵知道瞒不过,也顿下了脚步,回道:“是,是我掉包下来的,阿姐,不管这簪子上有什么,从今以后无论朱氏给阿姐送什么,或是叫阿姐去做什么,阿姐都要敬而远之。”

  “这是为何?”谢含蕴亦心生疑赎,“难道这簪子上有毒么?可母亲为何要屡次三番害我?”

  “朱氏与我谢家不同心,我也不知这是为什么?我现在唯一的猜测是,她一定是在为另一个人做事。”

  “另一个人?那这个人可是萧正德?”

  “我还不敢肯定,毕竟这其中的疑团甚多。”言至此,谢陵又安慰谢含蕴道,“好了,阿姐,此事你无须操心,今日就想着怎么在丁贵嫔娘娘的宴会上好好表现一番好了。”

  看着谢陵眼中的笑意,谢含蕴虽心中疑惑,也不觉莞尔,不禁暗道:阿陵自罗浮山回来后,不仅长大成熟了很多,而且似乎越来越有一家之主的风范了,只是这心思为何变得如此深沉,便连我也猜不透了?

  正想着时,乌衣巷中,谢禧与王六郎王昀并一众王谢子弟一并向他们走了来,这些王谢子弟也几乎个个都身着乌衣或是白裳,脚上踏着木屐,施施然走来,颇有乘风之势,个个神情恣意而傲然,远山寒雪般令人高不可攀。

  也难怪有人会说,他们王谢两家的子弟太过自负不可亲近,也实是因为那与身俱来的身份赋予了他们狂娟傲慢的资本,令他们往往认不清时势,所以前世他们才会落得那般下场吧!

  想到前世候景为了发泄怨恨,对这些骄傲得连皇室都不放在眼里的王谢子弟进行的血腥屠戮,谢陵心中到底有些戚戚然难以平静。

  “谢陵,你怎么又看我傻眼了,难道是我王六郎的魅力越来越大了,连你也挡不住?”

  被王昀这一声唤醒,谢陵也没好气的回了句:“也只有你这么脸皮厚的将魅力挂在嘴边,当真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无往不利。”

  王昀哈哈大笑了几声,十分不客气的将手搭在了谢陵的肩上:“好,今日我们就在太子东宫宴会上比试一番,让你们看看,我其实除了长得比你帅以外,其才学也一定在你谢陵之上?”

  谢陵便笑道:“只怕这次你不只要输给我,还会输给另一个人。”

  “好狂的口气,那你说的这另一个人又是谁?”

  谢陵摇头便不说了,这时的谢禧接道:“好了,别再跟五弟开玩笑了,我们快上车出发吧,辰时三刻,就要开宴了,毕竟是太子设宴邀请,我们可不能失了礼数!”

  “是是。”

  一众谢氏子弟答是,王昀不禁撇了撇嘴,指着谢禧对谢陵说道:“看看你这位谢禧兄长,永远都是这么一本正经,哪里像学道的,分明就是一儒生。”说罢,又大笑,“好了好了,快上车吧!”

  七八辆牛车满载,浩浩荡荡的向着东府城内的太子东宫驶去。

  不出一个时辰,便已到达萧统所建的私园古玄圃。

  萧统从不喜奢华,不好声色,却唯独将自己的这一处私园古玄圃建得极为清幽绝美,园中不仅建亭馆、凿善泉池,引了活水入内,围成一个大片的湖区,供人泛舟湖上,游咏其间。

  因前世也时常于东宫宴会上坐客,谢陵对此自然也不陌生,而今日的东宫门前自然也是车水如龙,门庭若市。

  谢陵与王昀、谢含蕴等人一下马车,就见对面另一辆豪华的马车停下,一奴仆跪在地上,以后背为墩,将马车中的一名男子迎了下来。

  那男子一身墨绿长袍,腰悬古玉,浑身透着逼人的贵气,谢陵一眼便认出了这名男子正是临贺王萧正德。

  与萧正德一道下马车的还有一人,只不过那人一身白衣,以帏帽遮面,让人看不见容貌。

  但谢陵也不难猜出,此人定是陈硕。

  那萧正德一下马车,也很快眼尖的看到了谢陵与谢含蕴以及王昀等人,他唇角弯了弯,向谢陵走来,十分热络的打招呼道:“可真是巧,一到东宫,就见到了我们建康城中名声霍霍的几名王谢高门子弟,真是幸会!”

  王昀也有些看不起萧正德,并没有答话,倒是谢禧很客气的回了一礼:“临贺王殿下,幸会!”

  萧正德的目光转了一圈,在谢含蕴脸上有意停留了一瞬后,转而便落在了谢陵身上。

  “听闻谢五郎君不仅聪慧秀颖,而且身怀异术,不知本王是否有幸得以一见?”

  谢含蕴看到萧正德这幅轻浮又张扬的嘴脸,想到谢陵所说的那日在红豆庵骗她的人极有可能是他,就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愤。

  倒是谢陵气闲神定的回了句:“临贺王殿下也身藏不露,胸藏机谋万变,不知肘下之伤还痛否?”

  在王昀等一干人的茫然中,萧正德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大笑:“谢小郎君好生风趣,你怎知道我肘下有伤,莫非谢小郎君喜探人隐私,还是对本王别有所好?”

  “你——”谢含蕴实在气不过,就要辩驳。

  谢陵便回道:“临贺王殿下切莫太得意,肘下之痛不过是提醒殿下莫再多行不义,否则的话,恐怕殿下今日会有灭顶之灾,天亦亡殿下!”

  萧正德听罢,更是笑得大声了:“是么?天亡我?那本王可真要好好看看,天要如何亡我!”

  言罢,便招呼了身旁的那白衣人,大步朝着古玄圃中行去。

  王昀不免奇道:“阿陵,你刚才都跟临贺王说些什么?你一言我一语的,你们自己倒是听懂了,我们个个都是一脸懵,什么意思啊?”

  谢陵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心中暗道:果然是他!便压低了声音凑到王昀耳边低声道:“我曾在香山寺中刺伤过一个人,伤的便正是其肘下!”

  王昀的脸色霎时一变:“你的意思是,他就是那个人,那个欺负……”

  在谢陵的目光示意下,他的话顿时止住。

  “六郎,我今天可能还会让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谢陵便将一卷书帛交到了王昀手中,交待道:“你照着这上面做就是了。今日我们王谢两家的子弟能否在宴会上大放异彩,博得盛名,就看你怎么做了?同时,这也算是我给你的一点回报。”

  王昀拿起卷帛一看,不禁眼露惊芒,于无言的震惊之中更是傻了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