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闲谈小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奋斗(13)

闲谈小故事 隐没人海 3822 2019.12.31 08:15

  郭明纵身一跃骑在大黄身上。

  “走吧!我们先去泾阳县打听打听贾家庄的情况。”

  “你……我好歹高你一个大境界,你能不能别像以前一样呀!”

  大黄对郭明的做法表示很不满。

  “快走,别啰嗦!”

  郭明拍了拍大黄的脑袋。

  大黄无奈的叹了口气,往泾阳县方向奔去。

  泾阳县贾家庄,林中堡垒。

  一年来,魏磊通过“圣水”的洗礼,又花费大价钱来请名师买药材。终于突破到了一品。就单论天赋来说,魏磊确实比郭明高了不少。

  魏磊如今已经是丰镇,真正的掌控者。当初贾富贵留的一百亲卫军,已经被魏磊用各种手段拉拢了,对贾富贵极为忠心的几个,也被魏磊悄悄除掉了。

  丰镇在魏磊的治理下,已经成为泾阳县第一镇,并且向周围辐射。

  准确来说,魏磊现在已经掌控了小半个泾阳县了,更是不知道从哪里请来数位一品高手,时时刻刻的保护着自己。

  前后短短一年的时间,魏磊便从一个放羊娃,变成一镇之主,本身修为更是达到了一品。

  虽然有“圣水”的帮助,但也不得不承认魏磊武道天赋极高,办事手段老辣。

  如果让他一直这样成长下去,魏磊未必不能成为一方霸主。

  郭明抱着大黄进了泾阳县,一进县城便向悦来客栈赶去。

  郭明正在街上走着,突然看见前面挤满了人。

  “唉!真惨呀!多么好的一家人呀,竟然落得这个下场。”

  一个白胡子老头无奈的叹息着。

  “老人家,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

  郭明向老人问道。

  “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听见郭明的话,老人显得有些惊讶。

  “我今天刚进城,对着城里的事情并不了解。”

  郭明对着老人行了一礼。

  “那就难怪了。前面呀,是本县的富商阳万里的府宅,这阳府有个小姐,不仅长的漂亮,心地更是善良,无论是府里的下人,还是街上的乞丐,都受过小姐的恩惠。但就在半个月前,流云城城主的小儿子贾天赐,路过泾阳县刚好看见正在施粥的阳小姐。贾少爷上前调戏阳小姐,并声称要纳阳小姐为妾。阳小姐当然不会同意,那贾少爷便死缠着阳小姐不放。还好阳小姐的哥哥及时赶到,将贾少爷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今天流云城来人了,说阳府走私私盐,便把阳家给抄了,阳家少爷还活生生的被打折了一条腿。如今阳家十几口人都被压入了县大牢。唉!这世道,好人没好报呀!”

  说完,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便走开了。

  来到悦来客栈,郭明立刻吩咐郭梁去打探阳家的消息,自己则在一间上房内,看着关于贾家庄的情报。

  “魏磊这小子,打小就聪明。每次都能借着我翻身!现在躲在他打造的堡垒里,再加上八名一品武者,我还真不想冒险去杀你。但要是没人管管你,还真要成为最后的赢家了。”

  郭明看完情报默默的想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当天夜里一封关于贾家庄的情报便从悦来客栈送往流云城。

  不多时郭梁回来了,手上多了一份关于泾阳县阳家和流云城城主府的情报。

  “流云城贾家竟然和贾家庄的贾家是远亲,难怪贾老财那么嚣张。唉!这贾烈的小儿子贾天赐也真不是东西,怎么什么坏事都干尽了。按道理说,贾烈的儿子应该天赋不差。可都十六岁了,才堪堪达到二品武者,在那样的家庭背景下也真是垃圾,看来他把时间都用来享受生活了。”

  郭明说完,想起了什么,便对着郭梁解释道。

  “我可没有说你,你没有他那样条件,能用一年的时间从三品巅峰达到二品中期已经很不错了。放心,跟着我好好干,让你突破到一品不是什么难事。”

  郭明说完还拍了拍郭梁的肩膀。

  郭梁通过这一个月以来与郭明的接触,早已经发现了郭明的不凡。

  “属下不敢,老大你高兴就好”

  郭明对着郭梁点了点头,继续看着情报。

  “咦!这阳宇可以呀!才十七岁就已经是二品武者了,不错不错,是个人才。”

  郭明看着情报感慨了一句。

  “对呀!这阳家的少爷可是咋们县有名的天才,要是运气再好点,能在十八岁之前达到一品境界,那便可以被国宗招为弟子,从此便是流云城城主也不敢随意欺压了。只可惜如今他断了一条腿,又惹上了城主府,估计这辈子是完了。阳家小姐也是可怜,你说多么漂亮,多么善良的一个人呀!就要被一个畜牲糟蹋了。”

  郭梁说完叹息了一声。

  郭明刚刚看完情报,知道阳家小姐阳梦婷将在今晚被运往城主府,而押运的正好是当日与郭梁交易的黑衣人。

  听见郭梁说这话笑了笑道。

  “哟!没看出来呀!你还挺多愁善感的。”

  郭梁听出了郭明语气中的讽刺,慌忙跪下认错。

  “老大,属下也是报仇心切,还请老大原谅我这一次。”

  “有什么好原谅的,赶紧准备人手,记住一定要保密,全都给我带上面皮千万不要被认出来,要是被城主府发现大家都有大麻烦。”

  郭明说着,将情报扔在了桌子上。

  泾阳县外,一群人埋伏在峡谷两边的密林里。

  “我说郭梁,你是不是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上次就是在这里和黑衣人交易的吧!还有,你给我找的面皮是个啥玩意,你看你自己整地像个小白脸似的。”

  一名粗脸大汉对着一名白面小生道。

  “老大,你要是对面皮不满意,我们可以换换,你别发脾气呀!这个地方是他们的必经之路,而且黑大他们也是在这个地方被杀的,我要让黑大他们看看,我是怎么为他们报仇的。”

  白面小生说完就攥起了拳头。

  “唉!别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郭明拍了拍郭梁的肩膀。

  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辆马车缓缓使进峡谷内,马车周围有九名黑衣人,彼此正说着话。

  “老六呀,你说校尉大人之前一直让我们在泾阳县,调查郭明的行踪,怎么现在突然让我们押一名女子去流云城呢?”

  一名黑衣人向另一名黑衣人问道。

  “你知道什么,这是校尉大人向城主府示好,校尉大人如今已是一品巅峰,如果能得到城主大人的指点,说不定就可以进入传说中的灵境了。”

  另一名黑衣人笑着说道。

  “前面容易掩藏,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谁再嘀嘀咕咕,军法处置。”

  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人用沙哑的声音呵斥了两句。

  “等会出去我会先干掉走在最前面那个黑衣人,你们冲过去把人给我救下来。记住,你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阳小姐的安全。”

  黑脸大汉提醒了一声。

  “明白!”一群人齐声应道。

  “不好,有埋伏!什么人,快出来。”

  除了最前面的黑衣人,其它黑衣人都拔出了军刀,警惕的看着四周。

  “郭梁,他们这表现,你能不能给我个完美的解释?”

  黑脸大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那个,老大,你要是再不出手,他们就要走远了。”

  白面小生尴尬的说道。

  “冲,都给我出去。”

  黑脸大汉带着人,将马车和黑衣人都给团团围住。

  最前面的那名黑衣人指着领头的黑脸大汉,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就是你们喜欢扮鬼?”

  黑衣人的话里隐隐带着怒气。

  一名黑衣人悄悄对着另一名黑衣人说道。

  “我刚刚看见千夫长大人身体抖了一下。”

  “别瞎说,千夫长大人那是在运功。”

  另一名黑衣人说着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哈哈……开个玩笑,别介意哈!”黑脸大汉笑道。

  “没事!我过会就让你们变成鬼。”

  为首的黑衣人再次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黑脸大汉笑了笑,也不再废话,带着人就冲了过去,一拳就轰在了为首黑衣人的胸膛上,黑衣人冷哼一声倒退了几步,一股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一品境,不!能一拳将我击伤,实力应该不弱于贾校尉。你是一品巅峰。”

  黑衣人扶着胸口,惊呼出声。

  “你这个功夫练得真的不错,我全力一击竟然只将你击伤,惭愧呀惭愧!”

  黑脸大汉揉了揉拳头道。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竟然有胆量跟城主府做对。”

  黑衣人盯着郭明质问道。

  “现在你只需要知道,你和你的手下要想活命,就必须听我的安排,替我效力。”

  黑脸大汉淡淡的说着。

  “我堂堂军人,岂会……”

  黑衣人还没说完,郭明的拳头就已经到了面前。

  “我同意!大丈夫能屈能伸,给谁干不是干呀!”

  听见黑衣人的话,郭明的拳头及时停住了,但拳风还是吹的黑衣人脸颊生疼。

  “好,很好!你很聪明,快去劝劝你的手下吧!”

  郭明微笑的看着黑衣人,他很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好,没问题。”

  黑衣人摸了摸脸颊,想到刚才的情形便有些后怕。

  郭明走到马车前掀开了车帘,看见里面一名身穿白色长裙,头梳披肩长发,体态修长,肤白貌美的少女。

  少年一看见郭明这个黑脸大汉瞪着她,立即吓得花容失色。

  郭明看她在车里动弹不得,便跳上马车,走进车蓬为她解穴。

  郭明刚把穴道解开,阳梦婷一头便要向着车蓬撞去,郭明赶忙用胸膛去垫着,用手护着她。结果阳梦婷寻死不成,便一口咬在郭明的手上。

  马车外的人只看见马车摇摇晃晃,也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

  众人此刻竟忘了与黑衣人的仇恨,都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马车。

  郭明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力量,渐渐的小了许多,也不知何时,有一滴滴热泪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我是来救你的。你咬够了吗?没咬够的话再咬会,不用心疼我的。”郭明淡淡的说着。

  噗呲一声,阳梦婷竟然被郭明逗乐了。擦了擦泪水,阳梦婷抬起头,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郭明温柔的说道。

  “真的吗?你真的是来救我的吗?”

  阳梦婷此刻的样子显得很娇柔,声音更是甜美纯净。

  郭明一把撕下了面皮,露出那张不算英俊但却坚毅的面容,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说道。

  “对!我确实是来救你的。”

  阳梦婷看着郭明撕下面皮显得有些惊讶,想起爹爹曾经说过江湖上有种易容术,可以改变人的样貌,如今算是见到了。稍稍回了回神,阳梦婷看着郭明被咬红的手。

  “你手还疼吗?”

  郭明看了看手上留下的两排贝齿印,笑了笑。

  “没关系,要它能一直留着就好了!”

  “那是谁叫你来的呢?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我家人还在县里面的大牢里,可不可以请你们去救救他们呀?”

  阳梦婷抓着郭明的手急切的问道。

  “阳老爷带人温和,阳少爷为人仗义,阳小姐更是与人为善。我等兄弟几人是自愿来解救阳家的。还请阳小姐到舍下,小可再与阳小姐商议如何解救令尊们。”

  郭明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小的时候没少被贾富贵逼着帮他写功课,如今东拼西凑还算是整出一句了。

  “那便多谢公子了。”

  阳梦婷起身施了个万福。

  “小姐,客气了!”郭摸了摸头哈哈一笑,原形毕露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