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神偷小贼大捕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 奖品

神偷小贼大捕头 二两胡豆 2001 2019.01.23 08:00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沈案用诗经上的一句来回答,他脸上同时浮现一个略显轻佻的笑。

  杨大人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如果是个女子,必当沈案是在挑逗自己:“我也有心和沈公子交个朋友。”

  沈案转头看向窗外,窗外有零星雪花飘下:“下雪了,今年的初雪来的可真晚。”

  他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像一片轻飘飘的雪花一样,从窗户掠了出去,消失在屋脊之后了。

  杨大人将玉佩中的纸条点燃丢进香炉里,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纸条被火焰卷成一团灰烬。

  沈案在房顶上飞掠着,突然看到前方一片红梅,雪已经薄薄的落了一层,衬着如血红梅煞是好看,他轻轻的掠过去,一枝开得正艳的红梅被他折在手里,他接着像一阵风一样的掠走了。

  就在沈案离开以后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一个小厮步履匆匆的穿过这片红梅走进了旁边的暖阁中,掀开的门帘带进来一股冷风,让单脚站在屋子中间的女子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女子的头上顶了一个果子,单腿站着本来就不太稳当,她这么一个冷颤直接让头上顶着的果子落到了地上,她吓得忙对着靠在软塌上喝茶的中年妇人跪下:“姑姑饶命啊。”

  屋里这两个女子偏偏沈案都认识,如果他刚才无聊进来转一圈,就能认出喝茶的是红酥手,而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正是胭脂楼的沉月。

  小厮也忙跪下:“不知道姑姑和月姑娘在这里玩呢,小的冲撞了姑姑,还望姑姑赎罪啊。”

  “都起来吧。”红酥手说。

  沉月用手撑了一下膝盖站起来,刚才单腿站太久,一只脚已经麻软无力,她往旁边一斜,小厮忙扶她到椅子上坐下。

  红酥手颇有些阴阳怪气的说:“沉月姑娘真是惹人怜惜啊。”

  小厮忙退到一边急急的说:“刚刚有消息传过来,沈案去找过大理寺少卿杨大人……”

  “知道了。”红酥手说:“你下去吧。”

  小厮忙行了个礼退出去,这位姑姑一向脾气古怪,可千万不能惹。

  “若不是汉王自己沉不住气发了兵,就冲你不知道玉琢偷了玉佩的事,我也能剥了你一身皮。”红酥手虽然只剩一只左手,却颇为灵活,她倒了一杯茶放到沉月手边的小桌上:“你回去以后好好盯着沈案,公子对他很有兴趣。”

  沉月喝了一口茶,缓了缓才说:“在富贵楼他一无所获,公子为何会对他感兴趣?”

  “公子的心思岂是你我能猜到的?你想要知道就自个儿去问公子啊。”红酥手冷笑一声:“莫不是你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沈案?沉月啊,浪子无情才子无义,你把真心托付到他身上还不如拿去喂狗。”

  喂了狗的沈案这个时候落在贾家门外,来做客的时候他还是稍微守一点规矩,从大门进去而不是直接翻墙而入。

  可沈案刚一落地,贾家门外停着的一辆马车里就扬出一条长鞭,长鞭卷住了沈案的腰,而沈案竟像是一个木偶一样,就这么被拖进了马车里,他的人刚一进马车,车夫就一拉缰绳让马跑了起来。

  沈案躺在马车的车板上,手中那支红梅却连一片花瓣都没伤到,他对持鞭人啧啧两声:“二舅,你一把年纪了别老是玩这种幼稚的把戏行不行?”

  “我们摊上大事了。”二舅一脸严肃的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我去你说藏着踏春图的地方看了,东西没有了却留下了这封信。”

  心上字迹清隽有力,措辞更是文采并茂,大意就是觉得三大飞贼一直没机会分个高下挺可惜,于是就想制造一个机会让大家知道谁才是飞贼界的老大,又怕三大飞贼事多不肯去,这个写信人就把三大飞贼的一些藏品给拿走了,谁要是能在富贵楼蟹宴上拿到神机盒,谁就可以把这些藏品当奖品给领了。

  二舅情绪激动的问沈案:“你拿到神机盒没有?”

  “被蝶无衣拿走了。”沈案说:“当时不没看到这封信嘛,当然啦,如果看到了,哪怕是冷无常在赏芳园被人剁碎了喂狗我也未必会去,这人当自己是谁啊,他说比就比啊?当我没脾气是咋地啊?”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来:“之前我还挺疑惑的,千手观音用来毒死冷无常的饮雪寒是哪里来的,看来就是这个写信人给她的,为了取信于我们,拿了据说在我手里的饮雪寒给千手观音,必然也会留下据说在千手或者蝶无衣那里的一样东西,二舅,他留下的是什么?”

  “哪有……”二舅本来想直接不承认,可一看沈案挑了一下眉,接下来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他只好极其不情愿的从怀中摸出一个盒子。

  沈案把盒子给打开,看到里面放着一只玉雕的桃子,这个桃子约莫拳头大小,玉质温润雕工精美,最难得是这块玉胚正好半百半绿,雕成两片绿叶托着的一个寿桃。

  沈案将这个寿桃拿出来掂了掂:“四年前内史省虞大人母亲过寿,虞大人为她在玉满楼定制了一颗玉寿桃,寿宴当天一直放在大厅的桌子上,大厅门口守着仆从,可在寿宴完了以后却发现这颗寿桃不翼而飞,据说是落在了蝶无衣手里。”

  “关键不是这个寿桃。”二舅想把寿桃拿回去,可沈案一转手就把寿桃连带盒子都给藏了起来:“关键是这个写信人,他到底是什么目的?真的是闲来无事弄个比试消遣你们三个吗?”

  “反正那场比试是蝶无衣拿了神机盒,接下来这个人有什么目的,自然是去找技高一筹的蝶无衣,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沈案说:“你别想着去查这个人,他就盼着我和他结梁子呢,这种人我太明白了,就是闲的,对付这种人关键就是不搭理他,你一旦不搭理他,他自讨没趣也就不祸祸你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二两胡豆

二两胡豆

造反的这个汉王呢,就是暗指的隋文帝最小也最疼爱的儿子杨谅,这个汉王一看自己二哥能死了大哥,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啊,爹爹最疼的是我啊,封地给的最大啊,二哥下一个肯定就要杀我了啊,不行,与其被人杀不如我就造反吧,打到长安我就是皇帝了,于是哐啷,造反了,不过没打赢,所以隋朝二代还是杨广

2019-01-23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