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神偷小贼大捕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2 可能

神偷小贼大捕头 二两胡豆 2036 2019.01.31 08:30

  “我又不傻,像玄武帮这种刀口舔血的帮会,要是知道了有人挪用了黄金肯定会予以酷刑杀一儆百的。”贾南斋说:“难怪沈兄你当初一看到这屋里的情况就说是帮会刑堂,我也一直想不明白凶手为什么要用这么麻烦的方法杀人,因为查账的要来了,他们得让这件事看起来是李德贵做的。”

  为了让李添福相信李德贵是用刑逼问出了藏金的地方,然后卷带黄金逃走的,所以才费了这么大的周章。

  “按照你们的说法,那应该是掌柜和李进财联手杀了李德贵,那李德贵的尸体呢?”成竹对这个推测还存在疑虑。

  “别忘了厨房不见了的菜刀,我想那就是杀害李德贵的凶器。”沈案说:“杀人的地方应该是在后院或者厨房。”

  说着他就快步的跑下楼,其他人忙跟了上来。

  成竹跑的急了点有些喘气:“你凭什么这么说?”

  沈案推开仓库的门:“就凭这一地的大米。”

  他说:“原本我以为是凶手为了拿到藏在米里的黄金,才会划破米袋,现在想来也许还为了掩饰他们将分尸以后的李德贵藏在米袋里运出去的事。”

  成竹和贾南斋对视了一眼,成竹的眉头紧皱,他看看后院:“如果李德贵是在这里被杀害分尸的,为什么地面没有血迹?”

  “你别忘了当时装着掌柜血的那个大木盆。”沈案说着对贾南斋使了一个眼色,贾南斋走过去,他用扇子在贾南斋脖子划了一下,然后另一只手将自己的披风堵在了伤口:“这样血就不会喷出来。”

  贾南斋顺着他的手倒在地上。

  “可盆子里的血又是怎么处理的呢?”成竹觉得有许多地方说不通。

  “这可是冬天,等冻成冰了敲碎往各处一撒,或者干脆煮熟成血旺倒茅房去,都是很好处理的。”沈案说。

  “这里有没有死过人,让我的老鼠一闻就知道了。”毒郎中将手里的木头箱子打开,喂了一颗药丸给老鼠吃,老鼠这才从箱子里窜出来。

  老鼠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跑进了厨房,冲着灶台里唧唧的叫了两声,又窜出来爬上米店运货的独轮车,又是唧唧的叫了两声。

  贾南斋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灶台边用一根木柴将里面的炉灰给掏出来,还真让他给掏到了一件还没烧光的衣服,衣服上还能看到一大片暗黑色的痕迹,他拿到鼻子前面闻了闻:“是血。”

  案子顿时就变了,凶手变成了死人,受害者变成了奸诈的凶徒。

  成竹觉得自己看了那么多的案卷,实在是没看到过这么峰回路转的案例,他深吸两口气稳住神:“我立刻让麻二两去查米店最近有没有出城送过货,都送到哪里,然后让他们沿路去翻看有没有荒地野林被新翻动过的痕迹。”

  沈案摇摇头:“你别忘了,玄武帮是靠水吃饭的,他们要扔尸体必然不会选择埋了,因为现在冬天土被冻的很硬,挖土太亏力了,我如果是他们就出城以后想办法把尸体给抛河里,河面虽然结了冰,可以玄武帮的手段,必然有在河面上快速开个洞的法子。”

  这么一说想找到李德贵的尸体是不可能的了。

  成竹有些泄气:“那你说李进财是主谋,你告诉我他是如何在双手被绑住的情况下还能杀了掌柜的呢?”

  沈案对贾南斋使了一个眼色。

  贾南斋从院子里拿了一卷绳子笑嘻嘻的走过来:“我演掌柜是吧?”

  “先上楼去。”沈案说着往屋里走:“有点事我得说一下,我觉得那把刀应该是李德贵的,而且李德贵的刀法应该不错,至少在玄武帮的人看来,李德贵的武功比李进财要高很多。”

  贾南斋这点倒是没想过,他脱口就问:“为什么?”

  “因为李添福也没有怀疑李进财这个局,也就是说在他的心目中,只有李德贵的武功足以让掌柜和李进财毫无还手之力。”沈案说话间已经上了二楼,他站定转身用一副不太正经的腔调对贾南斋说:“掌柜啊,眼下我们杀了李德贵,还得想办法给自己脱身啊。”

  “怎么脱啊?”贾南斋也很配合的问。

  “你看这样行不,我先把你给吊起来,然后我在你身上割几刀,大家都知道李德贵刀法好,我就用他藏的那把刀来割,到时候查账的看到我们的伤势,肯定会相信我们说的话的。”沈案阴阳怪气的说。

  “行啊。”贾南斋说着拿起绳子:“我觉得这个时候李进财为了取信于掌柜,会让掌柜先把他的手给绑起来,我之前和冷姑娘说过,我在屋里没找到撕破的衣服,而要从一个大男人身上脱衣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见这个时候是掌柜自己脱了衣服。”

  沈案伸出双手让贾南斋给绑上:“其实只绑住手腕根本不耽搁做一些事,比如削皮割喉。”

  他拿过贾南斋手里的绳子将贾南斋给绑住,将嘴也给堵上了,却没将人给吊起来,然后他用扇子装刀在贾南斋身上割了几下,这个时候他的语气也正经起来:“贾兄在验尸的时候,曾经说过掌柜身上削皮的伤口非常的薄,根本不到致命的程度,不过这个时候掌柜一定很疼,还有可能晕了过去。”

  贾南斋很自觉的躺到房梁下,沈案搭着凳子将绳子抛上房梁,然后将贾南斋给掉了起来,然后双手握着扇子在贾南斋的脖子处划了一下。

  毒郎中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却也看的津津有味:“然后呢?”

  “然后就用一个瓷罐装些掌柜的血在地上摔碎了制造出自己是如何逃生的假象,紧接着嘛,就这样……”沈案一个飞身上了房梁,先在房梁上用绳子打了一个死结,然后让成竹把凶器递给他,他割断绳子以后用剩余的部分绑住自己的双脚,紧接着在自己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迅速的将凶器塞到屋椽下然后跌下来落在地板上。

  成竹看的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