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徒弟都是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周子玉的疑惑

我徒弟都是玩家 白加红 2054 2020.01.07 12:51

  小花铃很委屈。

  她不就是改个名字嘛,就变得英勇牺牲了。

  小嘴撅起,酱油瓶子都可以挂上去。

  好可爱啊~御女王妹控的心燃烧起来,戳了戳她的小酒窝,“等你入门,我将大师姐的位置给你。”

  小花铃立刻变成严肃脸道:“不用,御姐,属于我的东西,终将。”

  “属于别人,”赛吕布随口接一句,惹得她小脸涨红。

  “我和御姐说话,轮不到你一个男人插嘴!!”

  赛吕布翻白眼道:“星山大师姐本来就是你的,她还给你不是很正常嘛,你还推三阻四。”

  小花铃震惊了,“你,你原来内心这么尊敬我吗?”

  赛吕布很想讽刺几句,但转念一想,小花铃当星山大师姐,就是一个吉祥物。

  御女王当的话,绝对是实至名归。

  两者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

  “对啊,我一直都很尊敬你。”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诚意,”小花铃眉头微皱。

  赛吕布没好气道:“你还想我跪着求你吗?”

  御女王摸摸她脑袋道:“我也一样,星山大师姐这个位置,我嫌麻烦,只有拜托你帮我了。”

  我帮御姐?小花铃眼神一下子明亮起来,胸膛下意识挺起,仿佛回到小学戴红领巾的日子,“放心,我是很可靠的。”

  赛吕布撇了撇嘴,真好骗还差不多。

  玩家们吵吵闹闹,一路跟着指示箭头。

  动静闹得不小,哪怕隔着一段距离,周子玉都听到了,睁开眼,离开蒲团,风拂过肌肤,没有一丝寒意。

  餐霞道果已经可以寒暑不侵,更别提她是服月芒二重。

  她捡起地面的星山道统服,长老和弟子的衣服变化,大概就是袖口是浅紫色花纹,v字领不变。

  半个胸都差不多露出来,很清凉,算是该换门庭的一个好处。

  周子玉这样想着,手上动作不停,系好腰带,门外传来一道清灵的声音,“弟子御女王,奉命将入门候选的苗子带过来,请周长老查看。”

  “为什么是入门候选?”小花铃吐槽一句。

  完全没什么意义吧,御女王想着,耸肩道:“我也不清楚,我压根没开口,是系统主动发声。”

  嘎吱,门推开,周子玉走出来,阳光瞬间失色不少,吵闹的玩家安静下来。

  小花铃忍不住道:“好漂亮啊。”

  好多人……周子玉被吓了一跳,星山突然冒出这么多弟子??

  这样的景色,在韶山道统都属于少见,起码超过三百人。

  从哪里找来的?星山附近的国家,听说早就灭掉,就算在,也不可能凑齐这么多具有道骨的弟子。

  她心里百般疑问,没有说出来,按照吩咐道:“想要入门,先去外面抓一只鸡过来,证明你们的资格。”

  “组队!组队!”

  “……抓只鸡你都组队?”

  “别小看鸡神啊,一缺四,要得快来!”

  庭院瞬间沸腾起来,每个人肆意大叫,浑然不顾她这位长老站在这里。

  不讲礼仪,莫名其妙,星山堕落到这一步了?

  道统收徒标准严格,就是为防止有心术不正,耐不住寂寞的家伙被魔种侵入,酿成大祸。

  像这样吵嚷,轻浮的弟子,哪怕身具道骨,都不该入道统。

  “祖师,恕我直言,这些弟子不适合修道。”

  周子玉直接找上公子楚,提出她的意见。

  道统的阶级观点,理论上是不存在,过于僵化的规矩,会限制一个人的内心,影响未来修行。

  因此,下面的道士若是觉得不合理,完全能够向上面提出意见。

  这是道统初立时的风气。

  现在的话,经过八万年的沉淀,道统已经形成一套不需要明言的规则。

  那就是境界高的道士,哪怕说得话不合理,都鲜有人敢于质问。

  周子玉能问出来,是她从小被方行云收养。

  服日芒的道士目光看得更远,自然不会以太多的规矩束缚弟子。

  韶山的其他人,也碍于她服日芒弟子的身份,不敢过多干涉。

  公子楚听到她的建议,有些意外,随即恍然,淡淡道:“我做得事情,不需要向你解释。”

  周子玉看了一眼地上的水面,鸡飞人跳,抛开有经验的内测玩家,第一次玩的人,往往会被鸡的灵活给耍得团团转。

  一开始鄙视组队的人,都不得不大喊组队,组队!大佬求带!

  然后,四五个人对着一只鸡下手,按在地上往死里打。

  以玩家的角度,看不到血,听不到鸡的哀嚎。

  周子玉能看得清楚,鸡被残忍地拧断脖子,血溅到玩家脸上,他们表情还笑得很开心。

  这是魔鬼吧?!她心肝颤了颤,愈发坚持自己的决定,“若祖师一意孤行,我只有离开星山。”

  “星山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公子楚一张脸冷了下来。

  周子玉仰头望向祖师,“我怀疑你是入魔了。”

  “哈哈,”公子楚笑了笑,没有指责她的无礼,坦然坐下道:“方行云是不是经常将自己做得决定解释给你听?”

  周子玉犹豫会,点头道:“嗯。”

  公子楚笑容不减道:“你是他的弟子,他自然解释给你听,你和我又是什么关系?我没有任何理由,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解释给你听。”

  “明白了。”周子玉不是蠢人,她刚刚那个举动,对方真入魔,一定会打杀她。

  没有,那就是说没入魔。

  只要祖师没问题,那么祖师做得那些事情再奇怪,都必定蕴含着深意。

  她不理解,说明她境界不够。

  周子玉来得突然,走得干脆。

  公子楚坐在蒲团上,陷入沉思,他不说的话,对方未必不会自己探索。

  那样的话,玩家嘴上没门,什么都往外吐,在有心人的诱惑下,很容易被知晓,他们来自于一个叫做地球的世界。

  他时刻监视周子玉,也不太好啊。

  这丫头竟喜欢脱光打坐,他又不是有特殊癖好的偷窥狂,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直接用法术控制对方思维,也不太合适。

  方行云那个老家伙有点棘手啊。

  公子楚思来想去,觉得堵不如疏,干脆和周子玉混入玩家,一来能监视,二来,还能收集玩家的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