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徒弟都是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图谋复活的女神

我徒弟都是玩家 白加红 2076 2020.01.16 18:49

  百姓的聚集地是一个隐蔽山洞,单靠赛吕布他们,绝对是找不到,全是黑娘子积极指路。

  在这个山洞门口有藤蔓和荆棘交织,形成天然的防护罩。

  小花铃瞅了瞅,伸手抓住没刺的地方,一扯,仿佛扯包装的糖纸,轻易扯开,露出黑黝黝,深入地下的洞口。

  “你,你们是谁?”有人紧张地询问,手握紧刀柄,神情亦是一片悲壮的严肃。

  公子楚伸手搭住御女王的肩膀拉开,让她下意识想要来个过肩摔,随即想起是在游戏里,便按捺住那股冲动,“我们是星山道统的弟子,特奉祖师之名,前来铲除盘踞在有离国的妖怪,不是你们的弟子。”

  他自问这种场景,还是自己出面比较好。

  “诸位的奇装异服,委实不像是道士,”一道沉稳的声音传出,从黑暗步出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腰挂玉佩,黑发束起,一看就是非常严苛的人。

  小花铃退了一步,嘀咕道:“这个人让我想起班主任。”

  花花敲甜深以为然道:“我也讨厌这家伙,让我想起我老爸。”

  御女王手摸了摸胸口的小可爱,“我以前的师父,也是这个严肃要命的性格,真怀念啊。”

  文士面无表情,他身为一郡太守,也算是见多识广,面前三名女子,奇装异服,说是青楼的风尘女子,还有几分说服力。

  上衣领口拉得那么开,下面穿得是裤子?完全就是包住臀部,露出的长腿白得晃眼。

  不知廉耻。

  那个胸口有狼崽子的女人还好,黑发黑瞳,其她两个女人,头发和眼睛都不是同色,怪异至极。

  绝不能让他们进入山洞。

  “诸位有什么事情在这里吩咐即可,我等会努力办妥。”

  小花铃也没兴趣进去,手戳了戳黑娘子的软肚皮道:“小黑,你想吃什么?”

  黑娘子讨好地舔了一下她的食指,“主人,我想吃烧鸡。”

  她朝下道:“听到没有,来一份烧鸡。”

  文士袖子下的手攥紧,强行压制心内感情,沉声道:“二虎,去告诉里面的人,做份烧鸡出来。”

  赛吕布凑上前道:“大叔,你们知道附近哪里有妖怪吗?”

  金色箭头指向这里,不可能是让他们将藏在这里的人干掉,一定有什么隐藏剧情,或者消息。

  郡守略一沉吟,这些人该不会想要将妖怪引过来吧?

  公子楚抬脚一跺地,劲风飞扬,卷起肉眼可见的沙尘延绵十几米,他淡定道:“若我们真是坏人,你们是挡不住。”

  郡守见此,不再迟疑道:“向西百里,有一座妖城,内有蛇妖盘踞,它喜欢抓青壮男子采补,爱剥人皮。”

  “她可是叫做帝尧?”赛吕布追问道。

  郡守摇头道:“不清楚,靠近它的人,都回不来了。”

  金色箭头指向西方,说明信息已经得到,赛吕布不甘心地问道:“你们有什么需要拜托我们的事情吗?”

  郡守果断拒绝道:“没有。”

  赛吕布放弃了,这个游戏的任务还是那么少啊,连寻找阿猫阿狗的任务都不给一个。

  小花铃缠着公子楚道:“老楚,你刚刚那一脚应该不是法术吧,怎么做到的?”

  公子楚淡淡道:“很简单啊,我们体内不是有气流窜动的感觉嘛,将那些聚集在脚上,稍微控制下,就可以做到。”

  “是嘛,”小花铃闭目,憋了半天,憋得脸都红了,她睁开眼,抬脚一跺,气荡八方,沙尘一圈圈扬起。

  她惊喜道:“哇,做到了,我刚才是不是很有高手风范?!”

  赛吕布翻个白眼道:“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光好看有什么用。”

  小花铃哼一声,没回答,负手而立,体会那种天下无敌的寂寞感。

  少许,她又耐不住性子,逗逗黑娘子,抱怨烧鸡还没来,叽叽喳喳,嘴没停过。

  公子楚就纳闷了,她哪来这么多话?

  再过一会,香喷喷的烧鸡拿过来,黑娘子嫌体型小,吃不过瘾,跳出御女王怀抱,迅速变回成年体。

  肩高两米二,体长四米,一身黑毛散发出黑铁的质感,额头月牙状的印记显得威武霸气。

  “这不是狗吗?”花花敲甜惊讶了。

  山洞内的三人吓得脸色发白。

  黑娘子没管那么多,一口吞下烧鸡,连骨头嚼碎吃下,垂下的尾巴立刻摇摆起来,头蹭了蹭御女王脸颊,“主人,上来吧,我跑得可快了。”

  她可不是一条懒狼,填饱肚子,就想要活动下身体,跑跑步。

  “坐骑,她竟然是坐骑!!”赛吕布顿时眼热,心里大为后悔,早知道那个兽耳娘能变身如此威风凛凛的模样,他哪里会踢飞。

  “哈哈,我还没骑过狼,等等,你到底是狼是狗?”御女王跃上狼背,岔开腿,大马金刀地坐着。

  黑娘子晃下头,颇为骄傲道:“我是励志当一辈子狗的狼。”

  小花铃眼巴巴道:“我能不能也坐上去?”

  “可以呀,但他不行,他踢我,还伤了我纯洁的狼心。”黑娘子盯着赛吕布,眼神愤愤,亏她那么感动,甚至愿意奉其为主,可转眼间就被抛弃。

  这证明男人都不是合格的主人。

  赛吕布嘴角抽了抽,酸溜溜道:“我才不稀罕,我跑得比你快多了。”

  黑娘子仰起头道:“论跑,我还没怕过谁。”

  赛吕布顺势激将道:“假如我跑输,请你吃大餐,跑赢了,你就要让我骑。”

  “行啊,”一听有吃的,黑娘子想都不想,一口答应。

  “老楚,你做公正人,数三下开始。”

  “嗯,”公子楚点头,“一,二,三。”

  话一落,一人一狼立刻冲出,他不慌不忙地跟上。

  等他们离开,郡守面色缓过来,转身,走下长二十米的通道,转个弯,面前豁然一宽,火光照得这里宛如白昼。

  大多数人都是老弱妇孺,坐在地上,默默祈祷着。

  除了祈祷,他们也做不到什么事情。

  “大祭司,他们人走了。”郡守走到一个老人跟前,极为恭敬地汇报。

  头戴五色羽毛,挂着纯金吊坠的老人睁开眼,声音沙哑道:“你做得很好,光明女神会记下你的功劳。”

  郡守面上浮现出一丝狂热,“这都是我的荣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