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徒弟都是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刷怪

我徒弟都是玩家 白加红 2075 2020.01.10 10:17

  一声发泄式的怒吼,猿魔狠狠撞上僵硬的树怪,将两个树怪撞在一起。

  慌乱间,摆动的树枝有不少缠绕,也有一些准确地鞭打过来。

  金甲术!

  猿魔体表浮现出金色光芒,防备树枝攻击,双拳抬手,闪烁出浓郁的腐蚀绿光。

  她随意挥拳,掀起一片绚烂光影,抢在树枝之前,轰打在树怪身上。

  一时间,连她都忘记挥了多少拳,只看见树怪体表由蓝转红,已是快死的状态。

  一道电球准确轰炸在树身,将其彻底打成粉碎。

  “吼!”她说不出人话,只有以吼声表达不满。

  噼里啪啦的炒豆声响起,另一棵树怪的攻击打在金光表面,没有引起一丝波澜。

  若是有效的话,应该会有点针刺的感觉。

  完全没效,那就是没有。

  这一刻,御女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心脏仿佛是飞机的引擎,轰鸣着,将无穷无尽地力量传达到浑身每一个角落。

  天地仿佛握拳既破。

  “吼,吼!”御女王以吼声发泄痛快,又是一顿爆捶砸下,没让赛吕布补刀,硬生生捶死树怪。

  痛快!和内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她正想着,手臂突然钻出一条条黑色气虫。

  糟糕,她心下一惊。

  “净化,”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乳白色光芒降在手臂,驱散黑色气虫。

  “吼。”御女王表示感谢。

  又是一发火球掠过,怪没打到,反而引起三棵树怪注意,拔地而起。

  御女王战意勃发,正打算测试一下自身法术的极限,没有丝毫退意,“吼,吼,吼。”

  “说人话,我不懂兽语。”赛吕布翻了翻白眼,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猜到御女王的心思,“好,接着上。”

  一次干掉两个树怪,让他意识到,游戏创始人肯定削弱过树怪,没有内测那么强。

  想想也是,攻击几分钟,都不倒下的树怪,又不是boss,完全不适合新手体验。

  刷怪持续一阵,累了御女王和赛吕布就出去打坐恢复。

  小花铃立刻围上来,红扑扑的脸蛋满是兴奋,似乎自己下场打过,“好厉害啊,御姐,吕布,你们真得好帅,特别是御姐,你变得那个太酷炫啦!”

  御女王保持盘坐姿势,下巴微抬道:“再多夸奖几句都没有问题,法术多,使用起来果然不一样。”

  “可惜要是能持久就好了,”赛吕布泼一盆冷水。

  御女王轻蔑一扫,“持久?你当我是男人啊,爽就够了。”

  公子楚难得开口道:“这是级别不够,只要等级升上去,自然能坚持久点。”

  他说完,发现四人都盯着他看,似乎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他抬手摸了摸,纳闷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小花铃摇了摇头道:“没,我就是很惊讶,你居然会说这么多话。”

  赛吕布点头道:“是啊,老楚,你先前太沉默,不是嗯,就是哦,我还以为你只会说那几个字。”

  公子楚想了想,还是懒得解释这个问题,哦一声,恢复常态。

  他不擅长和人同辈交谈,未离星山之前,上有师父,下有师弟师妹,关系虽亲,却非友情。

  游历大陆千年,他要么厮杀外域,要么寻找回星山路途,遇见同道,不是前辈,就是后辈。

  他天资过于卓越,以致找不到同等位置的友人。

  他不在意,就是面对玩家,颇有一种,不知该如何交谈的感觉。

  索性少说,多做,这样就不会有什么错误。

  他沉默,小花铃没有沉默,絮絮叨叨道:“老楚,你起得名字挺占我们便宜啊,和星山那个小气鬼祖师一样。”

  赛吕布插嘴道:“这算什么,我遇见过一个谁都不想杀的玩家名,你的爹。”

  公子楚面色不变道:“我随便取得,不过,星山祖师应该不会是小气鬼吧。”

  小花铃仍在作死的边缘徘徊而不自知,哈哈笑道:“你是没见过星山祖师,别看他长得人模狗样,内里是小肚鸡肠,我当时是全服唯一的玩家,他竟然不给我亲传弟子待遇。”

  “让我打扫星山,整整几个小时啊,一点好处都没有给我!简直就是铁公鸡!”

  “哦,”公子楚应了声,手悄悄在袖子攥紧,心里寻思着,该如何让小花铃吃点苦头。

  打外域的时候,他正好要试试玩家的不死是否能起作用,就让这丫头第一个试试。

  他心里有决断,面上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小花铃突觉身躯一寒,又转瞬消失,心里纳闷,游戏怎么会冷?

  错觉吧,她抛开这个问题。

  赛吕布法力补充完毕,起身道:“好,继续刷。”

  花花敲甜握拳道:“这次我一定要多打几个。”

  公子楚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刚刚刷怪,赛吕布和御女王沉浸在战斗,小花铃怕得不敢看,他是看得很清楚。

  花花敲甜是故意引怪,每一次火球都准确带动野怪,不断增加难度,为磨炼赛吕布?

  眼神也不像啊。

  花花敲甜察觉到他的视线,故意落后两步并肩,侧头看了看,嘴角勾起,低声道:“意外,没想到你看起来老实,竟然是那种人,或者说,闷骚是你们的常态吧。”

  她勾了勾衣领,虽不如御女王那么胸围,杀伤力也是堪称一流。

  公子楚沉默,这个女人不如外表那么开朗,心底似乎藏有什么黑暗的情绪。

  换做是道士的话,一定很危险。

  玩家就不需要在意了。

  让他能够省去开导弟子的麻烦。

  从这点来说,他还是挺庆幸,星山的弟子是玩家。

  刷到黄昏时分,小花铃打个招呼下线了,她还是女高中生,现实的白天需要上学。

  从她的描述,学校大概和道统一样,是学什么的地方。

  就是人人都可以去学,让公子楚有点意外。

  花花敲甜也下线了,说是有事情要忙。

  御女王和赛吕布索性都下线吃早餐。

  或许是关系不熟的缘故,他们没有让公子楚等上线。

  公子楚看了看天梯榜,玩家的等级明显出现撕裂,御女王和赛吕布遥遥领先,一些有镇魂法术玩家的队伍,升级也明显快。

  垫底的玩家都是队伍是没学镇魂法术的全输出队。

  这样的队伍不好打。

  公子楚想了想,决定挑一队去帮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