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君愿不绝,藕断丝连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977 2019.06.20 15:16

  阡音回到风府,屋子里静悄悄地,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她躺在卧榻上,看着屋顶出了神,突然间,她貌似想起来什么一般,急忙起身将放在暗处的匣子拿了出来。

  匣子里面是当初翊王殿下在江州赠予她的玉佩,连日以来,一系列发生的状况都让她忘了还有这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说不准这块玉佩能给她带来什么其他有用的线索。

  可事到如今,她与他再无瓜葛,今后也不会有询问他的机会,她叹了口气,将玉佩又仔细端详了一遍,只觉得上面的纹饰有些熟悉,却想不到在哪里见过。

  她还记得那时他将这块玉佩塞在自己手里,又对自己说有急事可以凭这块玉佩去找他,他们两人之间的牵扯貌似就只剩下这块玉佩了。

  这块玉佩,还是当年父亲留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

  不对!还有那份信。

  那是独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的秘密。

  阡音拿出那份信,想撕了彻底断了她的执念,可撕到一半,她生生停住了动作,心里那个隐隐的声音叫她无法忽视,罢了,就让这份执念深深埋藏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知晓罢。

  折腾了这么久,天已经微亮,她收拾好东西,起身去风栖宁屋中服侍。

  凝香在屋外碰见她,见她脸色有些不好,关心道:“阡音,昨晚可是没有睡好?”

  虽一夜未眠,但她此刻意识清明,竟没有一丝困意,听凝香关心的话语,她打起精神,笑着朝她摇了摇头。

  凝香见状微微一愣,她笑得可真好看,等回过神,她才道:“我去煎药,你去里屋帮王妈服侍着,小姐快醒了。”

  阡音点了点头,煎药这种事情她们必须亲力亲为,就怕有心人在里面动手脚。

  风栖宁这一夜也睡得十分不安稳,趁着王妈去端早膳,她朝阡音道:“阡音,我昨晚做了个噩梦。”

  阡音见状抚了抚她的肩膀,她少时坐了噩梦,哥哥就是这么做的。

  风栖宁颤抖着道:“我梦见父亲被人带走,哥哥战死沙场,风府被抄家的模样,阡音,我实在是怕极了,如若我被许给哪位王公贵族,是不是就能保我们风府少一丝危险?起码我还能尽些力。”

  阡音听完她这个梦,只觉得感同身受,她宽慰地摇了摇头,怎么会呢,风府如今还是受王上器重的,风慎虽居朝野,但也没有什么实权,绝对不会招来王上与他人的忌惮,也绝不会重蹈覆辙。

  风栖宁见她脸上的担忧之色,终于笑出了声,“你看我,不过是一个梦罢了,哪能大惊小怪,倒叫你白白为我担心了。”

  这时王妈和凝香也端了早膳和药回来。

  “小姐,快吃早膳吧,吃完早膳,药就刚好不烫了。”

  风栖宁今日倒是吃得积极,她想过了,她要好好爱惜自个儿的身子,一股脑喝完药,她放下碗漱了漱口,“凝香,陪我去向母亲请安。”

  ......

  王宫中已经在着手为各位皇子选王妃之事,祁怀瑾也被太后叫到了她宫中。

  太后一想到他这个不省心的儿子便发愁,他如今快到而立之年,可府中却一直没个贴心服侍的,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奈何她每次说这些都能被他搪塞过去,如今叫他来,她是铁心了要为他指一门婚事。

  祁怀瑾向来不理会这些事情,可见他母后对此事如此上心,他却有些头疼,再想到昨晚那个狠心女人说的话,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他一向自持,又怎么会娶一个自己不喜的,说到底,她还是不信任自己。

  太后见祁怀瑾今日心情不佳的样子,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瑾儿,可是有心事?”

  祁怀瑾回过神来,兴致缺缺道:“儿子无妨,只是想起个人来。”

  太后眼睛一亮,她倒是很好奇是谁会让她这个冷傲的儿子放在心上,“哦?你想到了谁?”

  祁怀瑾见太后一脸好奇的模样,下意识把这个话题接了过去,“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太后在心里摇了摇头,他和先王一样的性子,都这么口是心非,想到今日叫他来的正事,她看着他的脸色道:“瑾儿,你该要立个正妃了。”

  祁怀瑾刚想拒绝,又听太后打断道:“你先别急着拒绝,王后准备三日后在百花园设宴,届时京都各大臣之女都会来,你借此机会好好选一选。”

  “母后,儿子事务繁忙,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太后故作生气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那日要是不来,以后就别来见哀家了。”

  太后这次的态度十分强硬,让祁怀瑾无法有拒绝的机会。

  祁怀瑾见状态度倒是软了下来,他问道:“皇嫂可是把京都的大臣之女全都召来了?”

  太后见他有了兴趣,笑着道:“可不是,几位皇子也到了该婚配的年纪,少不得要好好打算一番。”

  祁怀瑾心下有了计较,当下起身向太后施了一礼道:“儿子还有事情,就不在这叨扰母后了,还请母后注重身子。”

  太后摆了摆手,这孩子总是刻意逃避这个问题,当下也不好怪罪他,“去吧去吧,记得三日后参宴。”

  祁怀瑾走出王宫,见廊前竟下了微微细雨,他没有在意,就这样走进雨里,任由发丝染上湿意。

  在雨雾缭绕间,一位要去向王后请安的女子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看着一位穿着玄色锦衣的男子沿着廊沿走过,他清冷矜贵的面庞与这雨景甚为相配。

  在这一刻,她觉得有些庆幸能遇见这样一位撩人心魄的男子,她好像从未见过他,也不知他究竟是谁。

  直到身边的姑姑催促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眼下倒不是去想这个的时候,向姑姑表达了歉意后,她与姑姑继续往王后宫中走去,不一会儿,两人便消失在了宫闱之中。

  在雨中,祁怀瑾还想着昨晚之事,他忽地攥紧他随身携带的平安符。

  想向与自己划清界限吗?

  那他就偏不如她意。

  若是她不敢走向自己,那便由他来罢。

  她,只能是他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