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势力不明,四面楚歌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077 2019.06.19 16:49

  京都的另一处宅子里,一个身穿锦衣长袍,腰系玉带的男子正询问着刚从某处回来的下属。

  “可有什么发现?”

  那领头的人道:“回禀殿下,按照殿下的吩咐,我们对那风府四小姐身边的人试探了一番,其中有一名婢女的武功倒是不凡,看来那风将军对她十分上心,不过...”

  那男子坐在书案前,又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还有另一队身份不明的人在暗中保护那四小姐,也不知是不是那风将军派去的。”

  那男子却不这么想,若是他想的那样倒还真是有趣了,这风府唯一的嫡女出现地可真是时候。

  “殿下,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他沉吟了片刻,缓缓道:“你们去给我盯着风府...”

  他就不信他找不出来那人究竟是谁,说不定还能用上一用。

  此时的京都街上驶过了一辆马车,它一路向北,停在了风府门前,路过的行人都停下驻足,想看看这马车内坐着的究竟是何许人也。

  风慎早已命了陈管家在门口侯着,陈管家见王妈从马车上下来,心想着四小姐总算是回来了。

  随即,阡音跳下马车,伸手将风栖宁扶了下来。

  风栖宁站在风府门前,只觉得有些恍惚,虽还是如记忆里的那般,但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了,她迟疑了一番,慢慢说服了自己,这里还是她的家啊...

  陈管家看着已两年未见的风栖宁,发现她看起来倒是沉稳不少,俨然是一位大家闺秀的模样,面色也比离开风府之前红润了些,看来老爷将四小姐送去庄子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收回目光,上前道:“四小姐总算是回来了,老爷和夫人可一直念叨着呢。”

  风栖宁对陈管家一向敬重,她向他施了一礼,“这两年还要多谢管家尽兴照料风府...”

  陈管家是风府的老人,听到这句倒也觉得欣慰了,四小姐一向是个识大体的,对他们下人也是百般照拂,他见她舟车劳顿,有些心疼道:“小姐说笑了,这些都是老奴的本分,小姐快些进府吧,老爷夫人都在等着呢。”

  说完又吩咐下人将马车上的行李拿进府内。

  风栖宁点了点头,朝身后几人道:“随我进去吧。”

  阡音还是第一次以一个丫鬟的身份进出风府,好在她对风府也算是熟悉,以后可是省了不少麻烦。

  等风栖宁进了风府,路上的行人才回过神来,什么时候京都来了一位如此标致的姑娘,就连她身边的婢女也毫不逊色。

  一直隐匿在风府周围的些许人也投身于井巷之中,不知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而去。

  戚苑早已在府中等得心焦,听下人禀报完之后,她快步走向庭院之中,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她走来。

  风栖宁自然也看到了她两年未见的母亲,她忍着泪意,含笑道:“母亲,宁儿回来了。”

  戚宛早已热泪盈眶,她对这孩子心存愧疚,将她送去庄子也是无奈之举,如今看着她亭亭玉立地站在自己面前,她总算是有了些许安慰。

  “宁儿,你回来了...”

  千言万语到嘴边只能成了这一句。

  风栖宁感受着母亲怀中的温度,她拥紧戚苑道:“母亲不必担忧,女儿都明白的。”

  戚苑听了更加心疼起她来,在她这一众儿女之中,宁儿是最懂事的那一个。

  阡音在一旁站着,也不禁为这一幕动容,看得出来这大夫人是真心疼爱四小姐的,动容之余,她微微有些苦涩,若是母亲还在,她会不会也是如此等着自己归家呢?

  思极此处,她摇了摇头,哪里还会有她的家。

  戚苑注意到了阡音,她记忆中倒是没有见过这名婢女,她有些疑惑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阡音不知如何回答,风栖宁见状道:“母亲,她是父亲新派给我的婢女阡音,只是她患有口疾,倒是不能回答母亲了。”

  戚苑心中有了些数,若是风慎此时派给宁儿的人,就算是患有口疾,也定是有些许本事的,她点了点头,朝阡音道:“即使如此,还望你尽兴伺候四小姐...”

  阡音朝她施了一礼当做回应。

  戚苑见她与风栖宁一直待在屋外,倒是光顾着说话了,她笑着挽着风栖宁道:“走,先去你的屋子,看看可有什么东西还需要添置的。”

  这时风府的三姨娘姜宜伶带着五小姐风栖月姗姗来迟。

  听风栖宁能完好无损地回到风府,姜宜伶倒是意外了一下子,这样一个病秧子怎么能与她秀外慧中的女儿相比,不过表面的礼数她还是要尽一尽的,她向身边的女儿道:“栖月,还不见过你姐姐。”

  风栖月也没想过她这个嫡姐还能回来,这两年来她俨然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如今她回来了少不得要将自己的身份压下去,就连她的婚事也可能...

  她没有再继续想下去,就算回来了又如何,她就不相信以她这病恹恹的模样能入得了谁的眼,眼下她还是装作一副想与她亲近的模样道:“栖月见过四姐。”

  风栖宁对她这个善妒的四妹妹一向无感,但此时她也不好拂了她的意,只是道:“五妹妹客气了。”

  姜宜伶又接话道:“宁儿这两年在庄上过得可还好,身子可好些了?”

  戚苑听了皱了皱眉,她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个女人虚情假意的模样,宁儿从小落下病根还是拜他所赐,若不是老爷选择息事宁人,如今风府哪还会有她的影子在,每次想到此处,她对风慎都是有怨气的。

  风栖宁也不想与这个二姨娘有过多接触,“托父亲的福,我的身子已经好多了,只是一路上有些乏了,便先回屋了。”

  戚苑看也没看这母女二人,话里有话道:“如今我们风府正值多事之秋,谁要是不安分守己,尽整出些幺蛾子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风府上下连连说是,连带着姜宜伶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她看着两人的背影,向身边的风栖月低声道:“女儿,你可看好了,我一定会为你寻个好出路。”

  阡音跟在风栖宁身后,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