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真情难辨,如此绊人心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945 2019.06.15 12:44

  第十二、十三章

  翌日,临州刺史郑府前停了一辆马车,只见车夫下了马车,将车内人交予他的信封递给门外的侍卫。

  “还请这位官爷前去通报一声,就说是刺史的远亲到访。”

  阡音此时坐在马车里,抿着的双唇揭示了她此时内心的紧张,她这么多年来虽是假扮过不少身份,可扮作一名已婚女子还是头一回,况且对方还是...

  祁怀瑾看着她紧攥着的手,心下也有些不自在,说起来,他也是头一回要与一个女子作亲密之举,为了不暴露身份,他才出此下策,倒不想是有些难为他们二人了。

  “你不用紧张,到时候跟着我见机行事便是。”

  阡音听了与他对视了几秒,她缓缓点了点头,只是演戏而已,自己也不必太过纠结。

  祁怀瑾习惯了她穿男儿装的样子,如今见她穿回女装端坐在马车上,神态尽显女儿家的娇羞之色,心中倒是升起了一丝微妙的感受,浅浅的,却令人无法忽视。

  仔细一看,阡音倒是有她独特的地方,她的姿色虽不张扬,却也能叫人过目不忘。

  说到底还是个姑娘家,从她换回女装开始,他便能发觉她那微微扬起的嘴角。

  阡音可能自己也没发觉,自从到了将府,她便极少穿女装,不过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她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阡音,想不想一直穿女装?”

  她低下去的头又再一次抬了起来,他为何这样问?

  祁怀瑾也不知他为何会脱口而出这句话,他咳了一声道:“随便问问,那刺史估摸着已经派人出来了。”

  临州刺史郑勤拆开信,里面有一块刻着龙纹的令牌,这种令牌除了王室,无人能用。

  郑琴心中有了猜测,立马打开信纸快速看了一遍,看完后又将信烧毁了才放心。

  翊王殿下现下不是应该在军营,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此?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按照信上的意思向下人道:“远亲到访,快与我去外面迎接,切记,不准怠慢。”

  王管家应道:“老爷,小的明白。”

  祁怀瑾和阡音进了刺史府内,便见那郑勤向他们二人走来,“贤侄,真是许久未见,不知你父亲身体如何,可还健朗?”

  祁怀瑾顺着他道:“劳您记挂,家父一切都好,”

  他见他身旁的阡音向他施了一礼,又问道:“这位是?”

  祁怀瑾十分温柔地看了眼阡音,回道:“这是我的内人风音,只因她受了风寒,这几日便暂时不能言语。”

  郑勤心下了然道:“原来如此,时间过得还真快,转眼间,你们这些小辈都已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祁怀瑾笑道:“我们一路游山玩水,途径此地,便想代父亲向您问候一声,还请世叔莫要怪我们叨扰。”

  “哪里的话...”

  阡音在一旁听着两人说话,也同时在观察着周遭环境。

  凭她的直觉,此时定有人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看来西越下的这盘棋还真大。

  这时,郑勤的夫人与女儿也刚从寺庙里上香出来。

  郑夫人见家中来了客人,不由得多看了两人几眼,“老爷,这两位是?”

  郑勤向她使了个眼色,道:“夫人,这位就是我常与你说起的景翊贤侄,这位是他的夫人。”

  郑夫人读懂了他眼中的意思,接话道:“原来是景翊贤侄,圆儿,快来拜见你的表哥表嫂。”

  郑圆还是头一回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如此俊美的表哥,

  不由得看愣了一番,直到郑夫人叫了她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她羞红着脸道:“圆儿见过表哥表嫂。”

  阡音觉得这姑娘甚是可爱,便友好地朝她笑了笑。

  祁怀瑾也微微颔首,三人也算是打完了招呼。

  见几人都站着,郑夫人笑着道:“大家快别站着了,去里屋坐坐吧。”

  祁怀瑾看着阡音,心中忽然一动,便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触及到阡音的手,祁怀瑾感受到了一阵凉意,她的手居然这样冷。

  下意识地,他又将她的手握紧了些。

  阡音见状抬头看向了他的侧脸,祁怀瑾这时也低下头,两人的视线瞬间交缠在了一起。

  他此时的目光柔和极了,一点也不似平日里那般冷峻,是了,他虽待人恩怨分明,但不时会让人感觉到一丝疏离之感,加之他那身份,她对他总是有一份敬畏之心。

  可现下她却有些恍惚,只因他的神情太过深情。

  要不是知晓他们此时在演戏,她怕是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可他的深情却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她不再想下去,这一切只是演戏罢了。

  “手可还冷?”

  他这样问她。

  阡音半分真心,半分演戏地与他十指相扣,不管任谁看了都能感受到两人的亲昵。

  郑圆看着两人,不禁生出一丝羡慕之意,他们的感情可真好,若是她也能得一有心人,白首不相离...

  呸呸呸,她这是想到那里去了,真是说出去羞死人了。

  郑勤虽知晓翊王殿下这是做给某些人看得,但还是感叹两人演技的精湛,亦或许是他与她站在一起,本身便十分相配。

  在不远处的一个婢女,一直关注着几人的动静,她被派来监察郑府,随时禀报可用的消息。

  她刚开始是有些怀疑,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可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不过看到二人刚刚亲昵的姿态,还真像是一对夫妇,倒不像是主子所说的那几个重要之人。

  或许是她想多了,他真的只是郑勤的远亲而已,思及此处,她摇了摇头,继续扫地上的落叶,这几日她还真的是敏感过了头。

  在里屋又寒暄了一番,郑圆才知晓阡音暂时失语之事,她心中有些遗憾,但没有表现出来。

  郑夫人见郑圆与阡音倒是十分投缘,便提议三人去花园赏花,而郑勤支开了一众下人,想与祁怀瑾单独说话。

  支开众人后,郑勤朝祁怀瑾揖了一礼道:“微臣参加翊王殿下。”

  祁怀瑾将他扶起道:“刺史不必多礼,倒是难为你与我演这场戏。”

  郑勤擦了擦脸上的汗道:“这都是微臣的本分,只是不知殿下为何要以这种方式...”

  祁怀瑾看向窗外道:“掩人耳目,郑刺史,你家中怕是有不干净的人。”

  郑勤倒是后知后觉,“殿下,我这就差人去查。”

  他们府中怕是要好好整顿一番,也不知那些人是如何混入府中的,差一点,他们就要陷郑家于不义之中。

  “切记,不要惊动那人,暗中控制住就好。”

  郑勤又揖了一礼,“微臣明白”

  祁怀瑾这才点了点头,又道:“我要你去办件事,越快越好。”

  郑勤见他一脸严正,也知他接下来说的怕是十分重要,也郑重道:“殿下请讲。”

  ......

  两人商议完之后,祁怀瑾去了庭院花园寻阡音的身影。

  到了那儿,便见她浅笑着站在郑圆边上,视线停留在一株蒲公英上。

  只见那白色的冠毛随风飘散,落在了不知名的某处,再也找不回踪迹。

  或许,那便是她最后的归宿吧。

  祁怀瑾读懂了她眼神中的那抹孤寂,飞絮飘零,让她触景生情了罢。

  这样想着,他走到她的身旁,握紧了她的手道:“你们在看什么?”

  郑圆见他来了,便知晓他与父亲已经谈完事,看着两人这般如胶似漆,她倒是不愿打扰两人。

  她识趣道:“表哥,我就不打扰你和表嫂了,你们可以随处逛逛,等等吃晚膳了我再派婢女来寻你们。”

  祁怀瑾点了点头道:“表妹有心了。”

  郑圆又朝阡音眨了眨眼,才转身笑着离开。

  现下,便只剩他们二人,阡音有些拘谨,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只听他轻笑了声,阡音不明所以,抬头看向了他。

  祁怀瑾伸手将她拉向自己道:“到我这里来。”

  阡音有一瞬间想挣开他的手,可看到远处经过的几个婢女,她忍住了推开他的冲动。

  她能感觉到他将她抱得更紧了些,他的话语随即从她的头顶传来道:“刚刚为何难过?”

  阡音有些讶异,他是如何察觉到她转瞬即逝的那抹失意?

  祁怀瑾望进她一双泪光盈盈的眼眸,喉咙微微一动,其实一切发生得很自然。

  阡音没想到他竟然,他竟然...

  祁怀瑾眼神深邃地看着她,只见她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抱歉,刚刚吓到了你。”

  其实祁怀瑾也不知,他为何会做出此举,他一向自持,就算是演戏也不用做到这一步。

  可刚刚他还是那样做了,但他不后悔,因为肯定的一点是,他对她存了不一样的心思。

  阡音闭上了双眼,将头深埋进他怀中,两人就这样在原地站了很久。

  ......

  吃过晚膳,阡音与祁怀瑾回了郑夫人为两人准备的厢房。

  想到下午两人在花园内的情形,她下意识地当作没有发生过。

  关上门,阡音这才意识到这几日她还得要和他同住一屋,再看向屋内,只有一张卧榻...

  “睡吧。”

  阡音听了直摇头,她还不困,或许她可以在桌子上靠一晚。

  祁怀瑾不等她拒绝,一个拦腰将她抱到床上,“我这是以翊王的身份命令你。”

  相处了这么多天,他深知她的软肋所在,她这是典型的吃硬不吃软。

  她听了果然不再动弹,乖乖盖好被子闭上眼,她还是听话一些比较好,不然又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即便是闭上了眼,她又怎么会睡得着,感受到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她忍不住翻了个身。

  祁怀瑾靠在卧榻边上,听着她一点点变均匀的呼吸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