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刀刃无情,到底意难平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113 2019.06.13 15:02

  几个劫匪见状道:“看两位都是个有本事的,我奉劝二位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哦?这句话倒是有些深意,倒不像是正经的劫匪说的话,看来,今晚早他们早已蓄谋已久,背后之人又是谁?

  祁怀瑾冷冷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还劝你们就此收手。”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祁怀瑾向旁边的阡音递了个眼神,她瞬间领会,两人一前一后,背对而立。

  看着四周朝他们袭来的劫匪,阡音将袖中的银风针尽数向几人射去,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将它们拿出来。

  银风针是风慎专门命人为她打造的暗器,是以杀人于无形,到现在,她还从未有用到它的时候,不料倒是用在了今日。

  银风针一出,瞬间倒下许多劫匪,两人接下来便轻松了很多。

  在两人分散制敌时,一个劫匪将地上的刀飞向了祁怀瑾,此时他背对着那劫匪,怕是躲闪不及。

  阡音见状想立刻推开祁怀瑾,只是已经来不及,她只能一手将他拉向自己,一手将刀握住。

  她将刀扔在地上,手也因刚刚被刀刃刺得血流不止,却也没有哼一声,只因为她也哼不出。

  祁怀瑾此时能感受到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他现在有些恼怒,为何官府的人还没来,这账他定要和他们好好算算。

  这时候,劫匪们像是提前商议好的,都尽数跳窗消失在了黑夜中。

  阡音看着一片狼藉的客栈,心下一阵悲凉,枉死的这些人该从何处讨回公道?

  想到这里,她的手突然被人握住。

  祁怀瑾看着她的伤口道:“需要包扎一下,小兄弟,刚刚多谢了。”

  阡音摇了摇头,将手抽回,她还不习惯与一个男人接触,更何况是...

  等劫匪们都走了,官府的人才出现在客栈。

  祁怀瑾冷眼道:“你们来的可真巧,那些劫匪刚走。”

  那个领头捕快听了倒是毫不在意道:“这件事,我们县令会处理这件事,你们都散了吧...”

  “哦?我倒是想知道你们县令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领头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他恼怒道:“你这人竟如此放肆,我们县令是你敢质疑的吗?”

  阡音捡完她的银风针,便听到了这句话,她心中生起一股怒意,今日惨案的发生便是因为地方官府的不作为。

  祁怀瑾冷哼了一声,“我倒还真敢。”

  回了镖局的简南一行人也闻讯赶到了这里。

  “瑾兄弟,你没事就好!不然,我简老二得愧疚死。”

  祁怀瑾朝他说了句无妨,又对简南道:“简兄,有一事还需你帮忙。”

  “祁兄请说,我一定在所不辞。”

  听到客栈遭匪的消息,他的心揪在了一起,要是翊王殿下出了什么事,他怕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还请简兄让这小兄弟去你们镖局借住几天,顺便包扎一下她手上的伤。”

  简南听了看向他旁边的阡音,果真见她的手一片血色。

  阡音没有推辞,折腾了一晚,她是该要找个地方短暂休息一番,突然,她想起了还在二楼暗门里的小女孩儿,她怕是已经吓坏了。

  开了门,便见小女孩儿蜷缩成一团,小女孩儿看见她,惊恐的眼神褪去了不少,只是嘴中一直叫着:“母亲,母亲...”

  她弯腰将小女孩儿抱下了楼,然后看向简南。

  简南见还有一个幸存者,心中也起了可怜之意,便道:“就让小姑娘也随我们一起回镖局吧,瑾兄,你可否与我们一起。”

  只见祁怀瑾向那捕快道:“带我见你们的县长。”

  这个捕快领头平时一向不敢惹简南,见祁怀瑾与他认识,语气也下意识软了一些,“既然你想见,容我先向县长禀报了再说。”

  话是这么说,可他心里想的是,等等到了县衙可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简南知晓这个捕快向来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他有些不放心道:“瑾兄,我随你一起去。”

  祁怀瑾点了点头,又朝简老二道:“简二兄弟,他们就拜托你了,如有人来寻我,请让他在镖局稍等片刻。”

  阡音听见他的前半句,心里涌起了一丝异样,这话听起来还真是...

  说完话,她抱着小女孩儿随简老二回了镖局,祁怀瑾和简南去了县衙。

  那个捕快此时怕是还不知道,他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

  去镖局的路上,简老二才知晓了她不会言语,怪不得,从他见到她开始,就没听她说过一句话。

  简老二素日里最怕让他憋话,他此时也一个人滔滔不绝道:“小兄弟,我还真是佩服你,这么深的伤口都不见你有一丝异样。”

  “小兄弟,你长得还真是清秀,你不是本地人吧。”

  “小兄弟,你尽管在我们镖局...”

  怀里的小女孩儿在睡梦中突然呓语了一声:“好吵。”

  阡音听了忍不住弯起了嘴角,这个简老二倒是很有趣,和他在一起的人,应该从来不会觉得孤单吧。

  简老二挠了挠头道:“小兄弟,别介意啊,老毛病,老毛病...”

  回到镖局,就见一个妇人从房间里出来,她见阡音,有些疑惑道:“老二,这位是?”

  简老二难得语气简练了一回,“大娘,先帮这位小兄弟收拾间房,剩下的等等再和您说。”

  简大娘闻言也不问了,看了阡音和她身上的小女孩儿一眼后,便去收拾屋子了。

  收拾完屋子,阡音想将孩子放下来,却见她死死抱住了自己。

  这下她倒是犯了愁,她要是会说话还好,这下该如何哄她呢?

  简大娘是个察言观色的,见她手上的伤便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她伸出手朝那小女孩儿道:“丫头,到大娘这儿来,哥哥要去擦药,大娘带你去沐澡然后再去床上睡一觉好不好?”

  小姑娘抬头看了眼阡音,见她笑着点了点头,才肯松手。

  “乖孩子,大娘先带你去沐澡。”

  阡音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臂,拿着简大娘给她的衣服和绷带进了房间。

  简老二甚是贴心地往房间提了两桶水,阡音也借此简单地洗了洗身上的血腥味儿。

  看着肩上的伤势,她叹了口气,一时半会儿怕是好不了了。

  包扎完肩上和手上的伤,她终在床上沉沉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