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栈中惊醒,一揽乱千音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998 2019.06.13 15:01

  滁宁县,是从京都到临州的必经之路,经过几日的风雨兼程,阡音准备在这里的客栈休息一晚。

  香见客栈里,正有一群江湖人士在饭桌上喝酒,洒脱至极,让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这一眼,倒让她发现一个与几人气质完全不符的人,他看起来,倒像是个有身份的,但也只匆匆一瞥,便听店小二朝她道:“这位公子,打尖儿还是住店?”

  阡音拿出银两,指了指楼上。

  店小二立即心领神会,这位公子怕是不便言语,他接过银两,殷勤道:“公子,请随我来。

  阡音此时穿的是墨色的男儿装,她将头发高高束起,本高挑的身材,现下颇有些英姿飒爽,叫人移不开眼。

  一路走来,暗自观察自己的人不在少数,本想低调些,倒越发引人注意了。

  她点了点头,想早些进房休息。

  到了楼上转角处,她刚好能看见那位气势不凡的公子,不知是不是巧合,那位公子忽地抬头,自己的视线好似撞进了他幽深的眸子里。

  只是短短一秒,快得让阡音以为这只是她的错觉。

  怎么会是错觉?

  坐在楼下的那人轻轻一笑,拿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

  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壮士见状道:“瑾大兄弟,你刚刚在笑什么?”

  祁怀瑾放下酒杯道:“没什么。”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人的左肩受了不小的伤。

  要说祁怀瑾为何会出现在此,还要从昨日说起。

  昨日,他途经此地,刚好遇见与在江州相识的几位走镖人,几人常年走南闯北,对江州,临州一带甚是熟悉,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人脉甚广,这次一行,少不得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为了说服几人于他同去江州,他便在滁宁镇多待了一天。

  祁怀瑾见几人迟迟不表态,便问道:“简兄,你考虑得如何?”

  “瑾兄,于你的身份,肯信任我们哥几个,那是我们的荣幸,不是我们不愿帮你,只是都有些难言之隐罢了。”

  说话之人是同兴镖局的大当家简南,他万万没想到在江州偶然结识的一位朋友竟是当今的翊王殿下,听他说了临州的局势,他能感受到他的诚意,加之这又关系到边境的存亡,他确是感到了几丝犹豫,可...

  “瑾兄,你一向坦诚,我们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我们都是江湖中人,一向不愿和朝廷有所牵连,既然关系到国之安危,我们本不该推辞,但保家卫国,我们也有自己的方式,还望瑾兄见谅。”

  祁怀瑾是知晓他们的顾虑的,他又再次说服道:“简兄,我虽是在江州待过一段时间,但远不如你们熟悉,很多事情还需借助你们的力量,况且,这只是以我个人的名义,我绝不会强迫你们做不愿的事情,如何?”

  旁边的壮汉简老二道:“大哥,瑾兄弟说的没错,我们的力量毕竟有限,如果能助瑾兄弟一臂之力,也算是事半功倍了。”

  简南喝了一碗酒,终是道:“瑾兄,您都这样说了,我哪能不答应,可否让我们今晚回去再与几个过命的兄弟商量一番,明天再给你答复?”

  “好,我等你们的答复。”

  他们定是会同意的。

  说完,几人起身告辞,祁怀瑾也回了楼上的客房。

  ***

  阡音回到客房后,将衣服脱下并查看肩上的伤,许是这几日用力大了些,绷带上印出了斑斑血迹。

  忍着痛意,她将绷带一层层解开,然后将药倒在了伤口上,因她一只手不便包扎,她只得将绷带胡乱缠上。

  因为明早要尽早赶路,她吃了些饭菜便在床上和衣而睡。

  到了半夜,本睡得不安稳的她忽地睁开了眼睛,门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像是...

  轻声下床后,她走到门边上查看外面的情况。

  竟是客栈里遭了劫匪...

  怎么这里也是如此不太平...

  在她想该如何应对时,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她即刻拔出自己的匕首朝那人砍去。

  那个劫匪的反应也快,一下子挡住了她的匕首。

  经过上次从丞相府回来的那一遭,她早已又留了一手,她的匕首内有个暗层,只要在匕边用正确的力度一按,里面的刀片便会以极快的速度弹射而出。

  以这个角度,这人的脖颈算是是没救了。

  解决了这人,阡音走出门外,发现客栈已乱成一团,有不少打斗声和哭喊声,地上还躺着许多尸首。

  遇人便杀,见物便抢,他们竟是这般目无王法!

  还未多想,她的不远处传来一个小女孩儿的哭声,原来是小女孩儿的母亲拼死护在了她的面前。

  当那劫匪的刀对准小女孩儿时,阡音将旁边的花盆猛地向他砸去,那人因此倒在了地上,她趁这时候将小女孩抱到了自己怀里。

  不要怕,这些坏人都会付出自己的代价...

  很快,那人起身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血,面目狰狞地朝阡音的方向袭来。

  阡音蒙住小女孩儿的眼睛,单手与那人搏斗了起来,肩上的伤又裂了开来,一个转身,小女孩儿不慎被她甩出了二楼的栏杆外。

  她一惊,紧急之际急忙跃起身子去拉住她,可惯性太大,她定会被小女孩拉着摔到一楼。

  在这之际,一只手有力地揽上了她的腰,将她和小女孩儿稳稳当当拉回了原地。

  “当心。”

  阡音转身一看...

  是他...

  眼神再一次对上他有些疏离的视线,她生平第一次恍了恍神。

  刚回过神,她被他再一次揽住腰,身后,传来一个人倒在地上的声音。

  两人身体接触的那一刹那,她的鼻尖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香气,虽是不明显,但她能闻出那是王宫之人才能用的研华香...

  安全只是暂时的,又有不少劫匪朝她们的方向袭来,他们被逼着到了一个角落。

  阡音转过身,发现角落里有个暗门,她将孩子藏在那里,准备与他共同面对那些劫匪。

  祁怀瑾见状,不自觉勾了勾唇。

  他倒是没看错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