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故地重游,回味遐想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179 2019.06.18 15:26

  清晨。

  阡音睁开眼,却见身旁空无一人,她起身静坐了片刻,才想起他已回了京都。

  其实她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一直待在刺史府也并不合适,奇怪的是她也没收到任何来自风慎的消息,加之风萧如今镇守在凉州,倒是没有她什么事了,按道理,她也该回去向他复命。

  之前的几年里,她从未闲过一日,可如今让她一直静养着,她定是无法习惯的,好在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不然她定会憋出新的病来。

  见外头阳光正好,她起身下床准备去园子里转一转,风中清甜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连日里的烦闷之意也消散了几分。

  在一旁照顾她的婢女忍不住想上前劝阻,她病还没好,怎么能在风口处站着呢,刚想说话,却见她朝自己摇了摇头,也是,在榻上躺了这么多天,无论是谁都会想活动活动筋骨的。

  阡音看着地上的木枝,突然有种想要拾起来的冲动,这么多日没练,怕是手生了许多,她刚拾起来,却被人夺了过去。

  她转头一看,正是刚从西越回来的临雨,他有些着急道:“哎呦,阡音兄弟,小心伤口,快回去躺着,养病要紧!”

  殿下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好好养病,不能有半分差池,连带着他都十分紧张起来,眼前可是他们殿下放在心上的人,无论如何,他也得护她周全。

  阡音总觉得自从她受伤后,临雨看她的眼神就有些怪怪的,虽是不明显,但她多多少少都能感知到,她难道是做了什么让他奇怪的事情了吗?

  临雨未察觉到她心中所想,只是催促道:“阡音兄弟快别在这风口站着了...”

  阡音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若是能说话,也不会出现如今这种境况。

  等她回了屋,临雨才渐渐安心下来,他如今留在临州,可心却不在此处,他算了算日子,这会儿,殿下和临风应该已经回合了。

  江州。

  临风接到信,便准备在回京都的途中与祁怀瑾会合,这段时日,他一直奉命守在江州以备不测,如今临州一战已大获全胜,他也无需继续在江州守着。

  两队人马会面后,临风看了看他的身后,却没有见到临雨。

  “殿下,临雨怎么没和殿下一起回京都?”

  祁怀瑾嗯了声,又耐心地解释了一句,“他在临州还有要事要办。”

  临风看得出来,殿下如今有些兴致缺缺,他们这是在临州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他住了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主子的事不是他们这等下人能妄自揣测的。

  简南等人与祁怀瑾一同回了江州,他见状上前道:“殿下,如今已到了江州,我等就不再跟随殿下了,还望殿下此去一路顺利”

  祁怀瑾点了点头,“这段时日还要多谢你们,我知道你们不愿与朝廷有所牵连,这份情我便承下了。”

  简南笑道:“殿下严重了,国难当前,这都是我们该做的,以后若是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殿下尽管开口。”

  祁怀瑾看了看回京都的方向道:“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几人刚要出发,便听祁怀瑾道:“你们先去,我等等追上你们。”

  还未等临风开口劝阻,便已见他扬尘而去。

  祁怀瑾随着记忆,来到了那家香见客栈,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如今这家客栈已经改了名字,掌柜也换了人,连里面的格局也都变了模样,可那日的情形他还历历在目。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揽住了她的身子,知道她是女子之身时,他心中涌起了一丝异样之感,若是再来一次,他定会将她圈在怀中,不让她有一丝犹豫之色。

  他忽地笑出了声,将一封信与一袋银子递给了掌柜。

  掌柜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他笑着道:“公子可是有事情需要帮忙?”

  “过一段时日,若是有位不会言语的公子来到此处,你且问他认不认识景翊这个人,若是他认识,你便将此信交与他。”

  掌柜点了点头,他不经意颠了颠银子的重量,这个忙倒是好帮,“公子你放心,这事我一定放在心上,可若是那人一直没有出现呢?”

  “那这封信你便一直留着,我今后还会再来。”

  祁怀瑾说完便离开了客栈,他回头又望了望客栈。

  他知道她会来的。

  .....

  西越国。

  越离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便见一个太监进来禀报道:“王上,三王爷已经到了门外,您看?”

  他放下手中的奏折,缓缓道:“让他进来。”

  越北寒进了御书房,在他眼前跪下道:“父王,儿臣前来请罪。”

  越离倒是饶有兴致道:“哦?你倒是说说,你何罪之有?”

  越北寒顿了一顿,“儿臣不该轻敌,不该让凉州城落入北祁之手,更不该失了民心...”

  越离听他说完这一大串罪责,脸色稍缓道:“你可知接下来你该怎么做?”

  越北寒沉吟了片刻,“韬光养晦。”

  “你就跪在这里,两个时辰之后再起来。”

  才过了一个时辰,便见一个太监又进来禀报道:“王上,卫贵妃和四王爷求见。”

  越离朝着跪得笔直的越北寒道:“你母妃还真是沉不住气。”

  那个太监有些迟疑道:“王上?”

  越离摆了摆手,“让他们在外头等着。”

  卫贵妃听越北寒正在御书房中,便即刻赶了过来,她有些摸不清越离的意思,只觉得因为此次失利,他怕是会对离儿彻底失望,这样一来,他们以前所做的便全部功亏一篑。

  不只是卫贵妃,西越各朝臣都在关注宫中的动向,此时的西越还未立太子,越离的反应可谓是意味深长。

  又过了一个时辰,卫贵妃有些沉不住气,越北安见状道:“母后,相信父王心中有数。”

  就在此时,御书房的门被打开,越离身边的李太监宣读了圣旨。

  卫贵妃听完后,只记得越北寒被撤大将军一职,并让他回府闭门思过三年,不得上朝...

  她心中顿时凉了一截,他这是要...

  此时的越北寒已跪了两个时辰,他脚下有些绵软,朝卫贵妃道:“这几日让母后担心了,父王说给的惩戒我都会承受。”

  卫贵妃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也给御书房内的越离施了一礼,便回了宫。

  越北寒与越北安对视了一眼,皆读懂了两人眼中的意思。

  不一会儿,各朝臣皆收到了这个消息,看来他们得要好好打算一番了,若是站错队,可不是闹着玩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