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红衣似火,惊人之意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847 2019.06.24 17:27

  正值太子的大婚之日,王宫内百官同贺,祁怀瑾也早早让人备了贺礼送去,这时,西越国也派人前来贺喜并送来了朝贡之物。

  经过太监宣见后,只见一个女人穿着一袭红衣出现在了大堂之上,众位大臣皆被她身上的那股凛冽之气所震撼,果然是来自那蛮夷之国,只是不知她究竟是何身份。

  “西越长公主越凌拜见北祁王上,此次越凌受父王所托,前来向北祁太子贺大婚之喜。”

  听完她的话,众官又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原来她便是西越的长公主,只是可惜生了一副女儿身了,不过敢只身前来北祁并在太子大婚之日穿这一身红衣怕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在众人打量她的同时,越凌扬起了她傲然的脸庞,她可不能失了西越的气度,叫他们北祁人小瞧了去。

  说完她指了指身后的随从所抬的五个箱子道:“区区贺礼,不成敬意,还望王上海涵,今日便祝太子和太子妃百年同心,鸾凤和鸣。”

  打开箱子,里面满满的金银珠宝,此次西越还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只是目的究竟是为何,便不得而知了。

  王上祁怀琰今日心情不错,也笑道:“你父王有心了,请代我向你父王道谢,西越长公主远道而来,舟车劳顿,倒是让寡人过意不去了,来人,赐座!”

  越凌大方坐下道:“多谢王上!”

  此次她前来北祁国还有另一个目的,那便是好好会会那翊王殿下,他可是将她三弟彻底打败之人,她朝众人打量了一番,却立即将视线落在了祁怀瑾的身上。

  他看起来确实气度不凡,与她同样不可一世,只是不知他为何至今未娶,却生出那样的传闻来。

  祁怀瑾坐在一旁对刚刚所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感知到她的视线后,他用锐利的眼神回看了她一眼。

  这身红衣倒是不错,他想象着阡音穿上它的模样,定能潇洒自如,令人向往,随即他收回视线,思绪飘到了大堂之外。

  越凌此时有一种被无视的羞耻感,想她去哪里不是众人的重点,这人还真是不解风情,难怪至今尚未娶妻,不过越是这样她便越有自信,于她,来日方长。

  祁景恒见他皇叔翊王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又加之那西越大公主正意味深长地看着皇叔,他心中有了几分猜测,看来西越对翊王还是一直耿耿于怀。

  到底在暗中保护风家嫡女的人是不是皇叔还不得而知,不过肯定的是,等风栖宁正式成了他的二王妃,他便多了一个筹码。

  祁怀瑾也在暗中观察着在场每一个人,直至太子与太子妃穿着大红色的嫁衣行大婚之礼。

  太子祁景渊今日无疑是高兴的,他看着旁边将要携手一生的顾倩容,嘴角一直上扬着,就连他自己也未曾发现。

  顾倩容这几日一直在教习嬷嬷的指导下学习宫中诸多礼仪,此时一脸端庄的模样,真是叫人一点错处也挑不出,只是她眼神里到底是缺了几丝笑意。

  若是嫁给当朝太子她都不开心,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也只有她心里才知晓吧。

  祁景渊握紧了她的手,顾倩容见状与他相视了几秒,又立即低下了头,众人以为她这是娇羞之状,可他知道她从不稀罕这太子妃之位,她想要的东西他怕是一辈子也给不了她。

  太子是明白她的,他一直知道身边这个女人一直便对他恭敬有礼,完全不是寻常女子见到心爱男人的模样。

  虽然如此,他还是要娶她当自己的太子妃,他与她注定会成为一对琴瑟和鸣的恩爱夫妻。

  这样的恩宠,他只会给她一人,众人都说绝情不是帝王家,可他不是,旁人包括顾倩容此刻或许都不会明白,可终有一天,她会的。

  请原谅他的自私,他只是无法接受他的身边没有她的事实,就算是她不愿,他也要将她的这颗心狠狠圈住。

  虽然顾倩容在极力控制着自己,但她还是故作不经意间瞥了祁怀瑾一眼。

  真是讽刺,明明是自己的大婚之日,但她还是不顾太子的颜面,竟想着看其他的男人。

  明明她与他已毫无可能,但她还是忍不住做了刚刚那不忠不义之举。

  明明她爱的是他,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还要看着他前来祝贺她与太子的婚礼。

  可祁怀瑾不是其他的男人,他是她放在内心深处的一份执念,她的这份心思只能自己珍藏,永远不能被旁人知晓。

  她真的是快要疯了,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在众人真心或是假意的祝贺下,两人行完了大婚之礼,太子妃被扶着回了东宫等待洞房之夜,而太子按礼还需留在大堂之内招呼宾客。

  祁景恒率先向太子祝贺道:“恭喜大哥了!”

  太子也回谢道:“大哥也要向你道贺,听闻准弟妹才情过人,二弟的婚礼又将至,届时一定回敬你的这杯喜酒。”

  祁景恒也笑道:“不敢当,有空定要找大哥好好喝几杯。”

  两人这场面话一说完,便十分默契地不再言语。

  太子见翊王坐在一旁,上前道:“没想到日理万机的皇叔能来,皇叔的心意侄儿收下了。”

  祁怀瑾嗯了一声,“从临州回来之后,本王倒是空闲了不少,来参加你的婚礼还是有时间的。”

  太子看了一眼越凌,“只是不知这西越大公主为何出现在此刻,皇叔可要多提防着她,怕是来者不善。”

  祁怀瑾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这里是祁国,更何况西凉有风萧守着,想来掀不起什么风浪。”

  听他提到风家,太子试探道:“看来皇叔很是信任风家。”

  祁怀瑾话锋一转,“看来太子不是很信任风家。”

  太子见状笑了笑,“哪来的话,侄儿自然相信皇叔的眼光。”

  “过奖了,本王也自然是在观望之中,太子你深系祁国重任,不要叫本王失望了才好。”

  “多谢皇叔教诲,侄儿明白。”

  说完,祁怀瑾起身离开了大堂,这种宴席他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喜宴到这儿也快散了,越凌随即被安排入住鸿胪寺,还派了几名宫女随身伺候。

  越凌笑了笑,有些事情还是装糊涂为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