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天涯有度鸟,莫绝瑶华音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866 2019.06.15 13:14

  到了云水镇,阡音扯了扯缰绳,祁怀瑾因马停下的动作渐渐转醒,他按了按太阳穴,没想到竟睡了这么久。

  阡音和他翻身下马,在就近的一个馄饨摊边坐了下来。

  在摊主煮馄饨的间隙,祁怀瑾轻声道:“等等你不必跟着我去军营,这段时日你便留在镖局盯着他们。”

  要她留在镖局吗?这样也好,到时候也能互相接应,只是她为何莫名有些不舍呢?

  肯定是这几日与他朝夕相处,一时之间有些适应不过来,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她拼命压下心中那股异样的感受,只希望能恢复如常。

  祁怀瑾让他留在镖局,其实有他自己的私心,到时候临州一战,军戎相见,刀剑无眼,她一个女儿家着实危险,更何况镖局里有林越、简南他们护着,他比较放心。

  只是,一想到要与她分离一段日子,他心中便会烦躁不堪,想到此,他自嘲得笑了笑,他向来将公私分明,却不曾想会在她身上变得不堪一击。

  他盯着她看了许久,却没在她脸上看出一丝异样的神情,这个女人心硬忒了些,可谁叫他就是甘之如饴呢。

  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上来后,阡音却没什么胃口,其实她是想去军营的,只因着这是他的命令,她才没有异议。

  祁怀瑾自然也是有些食不知味,粗略吃了两口,便见她已经放下了筷子。

  “走吧,我先送你一段路。”

  阡音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让他知晓自己也想回军营的想法。

  她终是下定决心,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袖。

  祁怀瑾转身看她,只见她张了张嘴,明显有话要说的模样,他见状又坐回了原位,“你想和我说什么?”

  阡音见他坐下,便将自己纤细修长的手缩了回去,却不想被他紧紧握在了桌子底下。

  她挣脱不得,只好随他去了。

  蘸了蘸茶杯里的茶水,她在桌子上快速写着:一同回去。

  祁怀瑾看得很专注,很容易便看清了已经风干了的字迹。

  “你想与我一同回军营?”

  他心底里是高兴的,好姑娘,总算是没白疼她。

  阡音点了点头,又继续写道:“风将军。”

  祁怀瑾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感情她这是担心在风萧,算了,刚刚那句话他还是收回罢。

  虽也想让她一同回去,但她留在镖局是再适合不过的,“镖局让你一块儿盯着我比较放心,听话。”

  阡音倒也明白他的用意,便不再多说什么。

  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她,祁怀瑾总觉得好像缺失了些什么,到了一个暗巷口,他终于忍不住将她拉入那无人之地。

  再一次被祁怀瑾圈在怀里的她还是有些无所适从,他为何每次都如此霸道,可偏偏自己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接下来这些时日,你...可会想我?”

  阡音欲哭无泪,这该让她如何回答。

  祁怀瑾见她迟迟不回答,便故意逗弄她道:“你若是不回答,我便一直亲你...”

  她听了下意识捂住嘴唇,在他幽沉的视线下,她终于败下阵来。

  见她点了点头,祁怀瑾终于笑出了声,他将她的手拉开,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在镖局内万事小心,等我...”

  说完便放开她转身离去,他怕自己再看她一眼便会忍不住想回头。

  阡音站在原地,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她抿了抿唇,不知不觉,他已经吻了自己这么多次,怎么办,她该如何放置她心中暗生的情愫...

  一路赶到了云兴镖局,只见简老二已经在门外等候,看来他们估摸地还挺准,许久未见,她倒是还有些想念简老二的絮絮叨叨。

  简老二见只有阡音一人回来,暂压住他心中的疑惑上前迎接道:“林四弟,快请进。”

  如今,她便是以林越四弟的身份住在同兴镖局。

  阡音走进镖局,就见里面像是被人打劫过一番的模样,简老二向来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

  进了书房,便见林越和简南在商议事情。

  为了提早适应,林越便直接称呼道:“四弟?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殿下在何处?”

  见她在纸上写了“军营”二字,几人才放下心来。

  “事情进展很顺利,过一会儿,镖局便陆续来人了,到时候,我们定不能露馅。”

  阡音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凌桑最是擅长。

  想到凌桑,她心中有些不安,也不知她在西越怎么样了。

  此时想着凌桑的,不止她一人。

  临州军营内,风萧听着严成打探回的消息,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他是知晓她被父亲派去西越当细作,但他不知她竟当了西越四王爷的贴身婢女。

  按照她的性子,若是能帮到自己,她定会不顾一切去做,而父亲便是想到了这根软肋。

  他在意的从来不是她能帮他多少,而如今,他欠她的实在太多,她真的是太傻了,从他小时候第一次见她就傻,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是他太过自负了,是他将两人弄到如此境地。

  严成见他不说话,喊了他好几声。

  这么多年,他一直将两人看在眼里,奈何一个不说,一个不问,如今看着少爷这副模样,他终是叹了口气,少爷对那凌桑的感情怕是在他想象之上,少爷这是动了真情了...

  风萧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知道的实在是太晚了。

  又在帐中坐了片刻,便听严成进来通报道:“将军,翊王殿下回营了。”

  风萧听了顿时振作起来,如今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走!陪我前去迎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