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再弹《十幽兰》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910 2019.07.04 20:37

  阡音看着京都的官家小姐们一个个献上了自己的才艺,却未见在场的人们有任何惊艳之色,这时,一个女声传来:“北祁国的女子们倒也不过如此。”

  这句话除了越凌,应该没有任何人敢说,她这句虽不大声,但足以能让在场的人听见。

  王上此时脸色有些拉了下来,她这话是在说他们祁国无用吗?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直至坐在风慎身边的风栖月站了起来,“禀告王上,臣女愿奏一曲燕归梁,祝王上寿比南山,洪福齐天。”

  风栖宁有些生气地看向她这个不知时宜的妹妹,她要出风头也不用偏偏在这时候,若是给她们风府招来祸患,非得要把父亲气死不可。

  这首曲子可不容易弹奏,一旦心境出了任何差错,弹出来的效果也只能差强人意,场上的人都安静下来,等待着王上的反应。

  只见王上命人取了一床珍藏已久的古琴,掷地有声道:“这把算是我们北祁最好的古琴,若是弹得好便赐予你,也好给来自西越的长公主看看我们祁国女子的风采。”

  越凌听了也径自站了起来,“那本公主便洗耳恭听了。”

  她倒是要看看这风家之人有何能耐。

  场上有关的人无关的人都想看好戏,风栖月若是弹得好便算了,若是弹得不好,让王上失了脸面可就好看了。

  风慎此时顿觉后悔,他就不该带着她前来,她与她母亲一样,心思实在是太大了,如今也只能盼着她那琴技能上得了台面。

  风栖月自然是不怕的,她苦练了这么久,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今晚她若是能在宴会上大放异彩,她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连她嫁给二王爷的姐姐都能比过了去。

  她坐在在场之人的中央,右手抚上琴弦试了个散音,果真音色深沉混厚,如大地般坚实,随即,她左手触弦如蜻蜓点水,右手同时弹出,其音清脆高远,若隐若现。

  这首燕归梁婉转悠扬,有些许畅意天地之感,场上的人都纷纷闭上了眼,感受着难得的轻快惬意,叫人听了心情委实不错。

  风栖月一身蓝衣,倒是与这意境相辅相成了。

  一曲终了,她向王上施了一礼,十分满意在场人向她投来的目光,“臣女献丑了。”

  只见越凌站起身鼓了鼓掌:“琴音确实不错,倒是让我想起我们西越的磅礴峻岭,定能让诸位感到震撼。”

  风栖月此时有些恼怒,她的言下之意不过是认为自己所弹之曲不够气势,显得小家子气。

  明眼之人都能听出她话中的意思,皆未接她的话。

  只是她说得不明显,不能让人抓到错处借机对她发作一番。

  王上倒是笑了,这西越长公主还真是伶牙俐齿,若是他们北祁再出声反驳,岂不是应了她的话,刚想让琴技精湛的祁怀瑾弹上一曲,就听老二家的侧妃李嫣然站起来道:“禀告王上,嫣然曾在王府里听过王妃院中合奏而出的琴音,实在是气势磅礴,余音绕梁,叫人感叹不已,不如让王妃与她身边的侍女弹奏一曲,给大家开开眼。”

  阡音与风栖宁之前的担忧果然是对的,李嫣然给她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高帽子,无非是想看她们在众人面前出丑。

  越凌见状附和道:“这么说来,本公主还真是十分期待。”

  这倒是有趣了,今日这西越长公主怕是和风家的人杠上了,再想到风府前些日子大败了西越大军,也觉得越凌的反应不足为奇了,不过看二王妃的模样,能弹奏出那样气势磅礴的曲子吗?

  祁景恒自然知道李嫣然的目的,此时也有些不满她的自作主张,不过他并没有出声制止,他也想看看他的王妃能否带给他其他的惊喜。

  王上命人又拿来一床古琴,还给阡音赐了席,阡音见状坐了下来,她实在是不愿引起旁人的关注,此时怕也是无法避免了。

  祁怀瑾轻咳了一声,若是她不愿意,他也能设法让她不弹。

  太后一直在看祁怀瑾的表情,见他的小动作,倒也暗自笑了,她想地果然没错。

  阡音听到了他的暗示,他们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有过多牵扯为好。

  风慎坐在下面有些担忧,或许他不该让阡音跟在栖宁身边,这究竟是对还是错?

  风栖宁与阡音对视了一眼,还好前两日两人一同弹了几遍,眼下还能应付过去。

  李嫣然听到的是她们不熟悉琴谱时所弹的曲子,声音听着自然有瑕疵,这才让她生了想让她们出丑的心思。

  不过她怕是要失望了。

  为了符合她是一名侍女的身份,她故意藏拙了些,只为凸显风栖宁的琴技。

  两人音色一高一低,弹奏没有间断,连绵起伏地仿佛置入了苍凉而又壮阔的高山流水间。

  祁怀瑾此时有些诧异,若是他记得没错,两人合奏的是便是言珍先生早已失传的《十幽兰》,早在他幼时,东黎国的质子曾为他弹奏过这曲子。

  风栖宁是北祁人,她绝对不会知晓这首曲子,这样看来,那便只有一个解释,知晓这首曲子的人是阡音,可她又是怎么知晓的呢?除非...

  他第一次觉得,他可能还是一点也不了解她。

  看她弹琴的姿势,他便知晓她的弹琴的时日并不短,定是从小便学了的,在她入了风府之前,她究竟是怎样的?

  不过,相比而言,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

  一曲终了,众人还在回味中无法自拔,以前还从未知晓将门出身的风府还能培养出如此德才兼备的大家闺秀出来,倒是与他们想的不一样了。

  祁景恒也有些意外,他还真是小瞧了他的王妃,还有她身边的婢女,虽这婢女的琴技算不上多好,可对于一个婢女来说,已然是不容易了

  越凌站起身鼓了鼓掌:“二王妃的琴技果真不同凡响,连身边婢女也比旁人出色。”

  风栖月此时有些恼意,她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都怪那个李嫣然还有那个西越公主,若不是她们,此时众人的目光定会停留在自己身上。

  风栖宁笑了笑,“这丫头从小便跟在我身边,耳濡目染的,自然学了些许皮毛。”

  太子倒开口问道:“从未听过这曲子,敢问是哪位大师所作?”

  风栖宁笑了笑,“是我随性而作,算不得大师,太子谬赞了。”

  阡音有些庆幸,幸好在场没有人真正听过这首曲子,前几日她也是一时兴起,才凭着记忆将《十幽兰》这早已失传的谱子画了出来,她与风栖宁算是躲过一劫了。

  这时王上终于说话,“风将军,你们风家还真是人才辈出,倒让寡人刮目相看。”

  风慎站起身道:“多谢王上赞扬,不过是雕虫小技,倒在众人面前班门弄斧了。”

  ......

  一曲下来,风栖宁脸上蒙了层薄薄的汗意,此时也有些吃不消,便借身子不适退下了。

  祁景恒还留在宴席,他低声向阡音道:“照顾好王妃!”

  他可不想再出了什么差错。

  李嫣然见状有些不甘,今日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这么白费了?

  还好她等等会与王爷一同去拜见贵妃姑姑,王爷该是向着自己的。

  离开宴席时,阡音与祁怀瑾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有些心照不宣。

  越凌正喝着酒,突然笑了。

  宴席结束之后,祁景恒与李嫣然去了贵妃宫里请安。

  贵妃见二王爷与她侄女一同来了宫里,心下自然有了一番计较,入了宫这么多年,她最遗憾的便是一无所出,虽坐到贵妃这位子上,受得王上的宠爱,可没有一儿半女的,她终究还是没有可依靠的。

  她本想着让侄女入了东宫,可王后太后都防着她,将嫣然许给了二王爷。

  她一直对这个出身宫女之子的二王爷没什么关注,可如今一来,她倒是要好好瞧一瞧了。

  两人站在一起,倒也般配。

  祁景恒与李嫣然向贵妃施了一礼道:“自从嫣然嫁进王府,本王还未与嫣然一同拜见过贵妃娘娘,还请娘娘不要介意。”

  说完,又吩咐人将风栖宁准备的那份厚礼送入了宫中。

  贵妃见状笑了,“都是自家人,不用如此客气。”

  他之前他一直没有表态便是在试探着贵妃一家,直到她们李家将目标对准了风府,她们的目的不过是想让李嫣然代替风栖宁的位子,接下来便看李家的野心究竟有多大了。

  贵妃自然不介意道:“哪里的话,只要看着嫣然与二王爷相处得好,我便放心了。”

  祁景恒拉过李嫣然的手,顺着她的意思道:“我与嫣然很好。”

  李嫣然心下一喜,王爷这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